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番外前传:动心

发生在少年篇《诘棋题》之前的短篇小故事,算是前传,亮光16岁,站在塔矢亮的视角,看完再结合《诘棋题》看就更懂他的心态了~

本来只收录在《十番棋》的实体本子里,这一年很多可爱的小伙伴私信我说想看,但暂时不打算二刷本子,就干脆整理出文稿给大家看看~

---------------------------------

    “塔矢亮!我,再,也,不,要,跟你下棋了!”进藤光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转身走出了围棋会所。会所里的其他人早就习惯了这两人的争吵,对此也见怪不怪。市河小姐无奈看向仍坐在座位上的塔矢亮,塔矢亮耸耸肩,靠回椅背看向这盘还未下完的棋。

      刚刚又脱口而出说,连白痴都不会下出你这一手。进藤不服输地争辩起来,可还是吵不过自己,脸颊气得涨红的他又一次离席而去。塔矢亮拎起一颗棋子,半天没有落下去。为什么自己最近好像越来越喜欢看到……就是那种……用毒舌的话说进藤,又看着他说不过自己的样子,觉得这样的他好有趣。塔矢亮扶了扶额,这种心态最近越来越明显了,还是收敛点好啊。

      “小亮?”塔矢亮回过神来,见市河小姐正在身边唤着自己,“下午吃什么,我帮你点外卖。”

      “鳗鱼饭吧。”

      市河小姐点点头,俯下身低声说道:“小亮,最近你和小光吵架是不是越来越频繁了?这次他好像特别生气,该不会以后真的不来吧?”

      塔矢亮一怔,“不会的,进藤从不往心里去的。”难道刚刚的话说得太难听了?应该没事吧,以前不也是这样,再见面时找个机会和进藤搭讪,两人又会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市河小姐微微一笑,“就算朋友从不往心里去,也不是你可以让他生气的理由呀。再宽容的朋友都会有底线的,要是因此失去了这样的朋友,不是更可惜吗?”

      市河小姐的话让塔矢亮思索起来,进藤的底线……他以前完全没有想过这些,难道进藤真的很不喜欢自己的毒舌,而又碍于朋友关系不得不忍耐着?以前也从来没跟进藤道过歉,他真的介意了?

      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连续三天,塔矢亮都再没有看到进藤光。他特意去棋院查了查两人各自的赛程,发现大部分时间都错开了,也就是说,如果不主动去找进藤,最近半个月都难在棋院碰见他。塔矢亮没有多想,算准进藤光下完棋回家的时间,就打通了他家的电话,可是……

      “小光和朋友出去吃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进藤美津子在电话里这样说着,“小亮找他有什么事吗?等他回来我告诉他。”

      “也没什么事,我改天在棋院里跟进藤说就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放下电话后的塔矢亮,心底觉得有点儿失落。

      第五天。

      塔矢亮一个人坐在围棋会所里,时不时回答着旁边人的问题,可又有些心不在焉。如果在过去,他早就已经跟进藤和解了,可这次连进藤的面都没有见到。等身边询问的棋友散去,塔矢亮独自开始摆棋谱时,市河小姐又走了过来,笑眯眯地问道:“小亮,今天好像有些精神不振?”

      塔矢亮绽出一个笑容,“没有吧。”

      市河小姐摇摇头,坐在塔矢亮的对面说道:“以前小亮自己在这里安静下棋的时候,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直到一年前,进藤经常过来和你下棋,我发现你变得更爱笑了。哦不,以前的小亮也会笑,但现在的笑容跟以前是不一样的。”

      塔矢亮一愣,“都是笑容,会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以前的小亮是出于礼貌而对人笑着,而你面对进藤的笑容,是因为真正开心而绽放的笑容。进藤在这里时,你整个人都变得有活力起来了,是有喜有怒,是真实的你。而这几天你情绪不振的样子,好像又变回以前那个你了,”市河小姐顿了顿,试探着问道:“大概就是因为进藤不在吧?”

      塔矢亮摇摇头,“我从小就在这里下棋,不都是这样,进藤才来几个月,哪会让我改变得这么明显?”

      “也许我作为旁观者感受更强烈吧,”市河小姐转开话题,笑着温柔问道:“那么小亮今晚吃什么?”

      “还是鳗鱼饭吧。”等市河小姐离开后,塔矢亮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在这里坐了那么多年,都不曾觉得对面的空位有什么异样,可为什么,最近几天却有些不习惯了?

      第六天。

      塔矢亮特意在进藤光的比赛时间来到棋院,远远看着他的对局,临到结束前,他专门等在对局室外。当下完棋的进藤光,看到本没有比赛却出现在棋院的塔矢亮,显得有些惊讶,“塔矢,你怎么在这儿?”

      进藤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在生气,塔矢亮松了口气,可瞬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专门为了看看你是不是在生气?好像有点可笑。“呃,我过来看看,”塔矢亮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进藤光瞬间高兴起来,“你刚刚看了我的对局吗?我又赢了越智,还是逆转胜的,108手看到了吗!连越智都少见地说佩服我了!”他的清透瞳眸里闪耀着期待的光芒,就像一个渴望听到赞许的小孩。

      塔矢亮的心脏突然重重跳了一下,有什么东西正在心底融化流淌,所过之处都变得有些痒意。他尽力掩饰住这丝异常,在嘴角边扬起一个笑容,“看到了,下得很好。”

      进藤光绽开一个完全属于他风格的阳光笑容,眼眸里尽是满足。

      心底融化的东西好像越来越多了,塔矢亮开口道:“进藤,一会儿去……”

      话未说完,从走廊后传来一道声音,和谷义高从背后揽住进藤光,打趣笑道:“喂,下出一手好棋就要到塔矢面前显摆,有这么在意塔矢的评价吗?别迟到了,走吧!”说着,和谷义高朝塔矢亮礼貌打了声招呼,便要拖着进藤光离开。

      塔矢亮呆在原地,把还没有说完的话咽了回去:一会儿去……会所练棋吧。

      虽然被和谷拖出几步远,进藤光仍停下脚步转身问道:“塔矢,你刚想说什么?”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塔矢亮终究还是换了一句话。

      “去和谷的公寓里开研讨会,我们几个每周都要聚一次。”进藤光回答完,又看着塔矢亮补上一句:“塔矢,你准备去哪儿?”

      “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吗?”不知道为什么,塔矢亮脱口而出。

      进藤光一愣,而和谷义高更是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塔矢亮,这个有些高傲冷清的人,从来不曾主动加入过他们的聚会啊。进藤光却高兴起来,“可以啊!”他转头看向和谷,“塔矢当然也可以去吧?我们走吧!”

      当公寓里的其他人看到塔矢亮时,都默默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地交换着彼此心底的惊讶。一开始,研讨会的气氛比以往沉默许多,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坐在角落里的塔矢亮和进藤光竟然开始激烈争论起来。

      “半年前就跟你说过,这种情况这么下已经过时了。”塔矢亮指着一个进藤光刚刚下出的定式蹙眉说道。

      “我觉得好用不就行了,塔矢管得真宽。”进藤光撇嘴说道。

      “既然有一万种可以轻松破掉你的套路存在,那为什么不避开,还顽固地下这种棋,这不是傻是什么?”塔矢亮拎起棋子,拍在棋盘上。

      进藤光叹了口气,“你喜欢更进攻的棋路,所以鄙夷这个定式,但我不觉得它差在哪里,你尊重一下我的思路不行么?你总是这样尖锐地指责我,我快烦死了。”说着,他把棋墩轻轻往前一推,“这盘棋算我输行了吧。”他站起身,走到屋里另外一桌和谷与本田的棋局旁坐下。众人见两人也没再说话,便就又专注到自己的棋局里来。

      塔矢亮呆在了原地——我快烦死了——进藤光的话回荡在他的脑海里。其实塔矢亮在别人面前从不这样,他从不轻易评价对手的棋,除非对手下得很好,他会给予礼貌而节制的赞美。如果下得差,那他多半还会温柔鼓励几句。可为什么,在进藤光面前就情不自禁地说了脑子里的话,忘了克制。

      进藤光在那边开心说笑着,跟刚刚在自己面前一副委屈的脸截然不同。塔矢亮觉得自己好像根本没办法插话,他有些不是滋味。而且,进藤似乎真的生气了,还说他快烦死了,塔矢亮心底突然升起一股焦躁。

      “进藤,”塔矢亮唤了一句,他确定自己声音不小,可进藤光却没有反应。“进藤!”塔矢亮又叫了一声,提高了一些音量。进藤光还是没有反应,可塔矢亮确定他肯定听到了。还是坐在进藤身边的本田拍了拍进藤的肩膀,朝塔矢亮指了指。进藤光这才转头看向塔矢亮,也没有说话,目光里说着——干嘛?

      塔矢亮站起身,朝众人礼貌一笑,说着:“各位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走了。”

      “怎么这么早就回去了?”和谷义高笑着站起来送客。进藤光坐在原地没有动,转头盯着棋局,竟不再看塔矢亮一眼。

      第七天。

      塔矢亮来到自家围棋会所,市河小姐伸头往后望了望,发现只有塔矢亮一个人,顿时有些惊讶,“昨天小亮没有过来,我还以为你去找进藤了,想着你们可算能和好了,怎么今天进藤还是没来?”

      “他烦我了吧。”塔矢亮耸耸肩,径直走到自己的老座位上,顺便回应着会所里跟他打招呼的老棋友。

      虽然塔矢亮的语气一如平常,但市河小姐觉得他的情绪甚至比前几天更差了。她追到塔矢亮面前坐下,“能跟我说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完塔矢亮的复述,市河小姐噗嗤笑出来,“小亮啊小亮,我看傻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你啊。”塔矢亮一脸疑惑地望着市河小姐,她继续说道:“进藤不是一直把你当作他倾力追赶的目标吗?”

      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比塔矢亮了解得更清楚,他点了点头,“所以?”

      市河小姐微微一笑,“所以没有人比你的评价更被进藤在乎了。我以前就发现,哪怕是来自于你的一点点肯定,进藤都特别高兴。而你又特别在意进藤的进步,总是对他的错误批评得特别严厉,小亮,你对别人从来不这样。”

      ——我快烦死了。塔矢亮满脑子都是进藤昨天说的这句话,他有些忐忑不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他就总是很严厉,所以他烦我了?”

      “就算进藤一再不把你的话放在心上,可你总是这样,他终究会受不了的。何况他并不是真的不介意,相反他那么在意你的评价。”

      塔矢亮没有说话,而是垂下眼睫把玩着指尖上的棋子。他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没人让他这么心烦意乱过。他只知道,想和进藤变回以前那样,可昨天自己怕是搞得更糟了。一想到和进藤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远了,心情突然就无法冷静。塔矢亮把棋子丢回棋盒,飞快站起身朝外走去,只丢给市河小姐一句话,“我先走了!”

      市河小姐一怔,随后无奈笑着摇摇头,“我们小亮怕是遇到这辈子最大的冤家了。”

      塔矢亮知道如果不出意外,这时候进藤肯定还在家里。他按响了进藤家的门铃,开门的是进藤美津子,“小亮这么早来找小光吗?他在房间里练棋呢。”塔矢亮匆匆跟美津子问完好,便疾步上楼来到进藤光房门外,他没有说话,只是敲了敲门。

      “进来,”是进藤的声音,塔矢亮推开门一看,进藤光正坐在地上,背对着门口在棋墩上摆棋。塔矢亮往前走了两步,不禁惊讶得睁大了眼睛,棋盘上的正是昨天没有下完的那局棋。

      进藤光手撑在脸颊上,懒洋洋说道:“怎么这么早就要吃饭,妈妈再等一会儿吧,我这里还没弄完。”

      塔矢亮发现,盘面一直摆到昨天棋局中断前的一手,再往后,进藤却没有摆出被塔矢亮批评的那一手,而是下在了更具有进攻性的地方。进藤似乎正在研究自己说过的其它棋路,塔矢亮的心突然一软。

      见身后的人迟迟没有说话,进藤光转身一看,却见身后的人是塔矢亮。进藤光一愣,又猛然回过神来,转身把面前的棋胡乱搅散,收进棋盒。噗,好可爱的进藤,塔矢亮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把门关上,径自坐到了进藤光对面,“别收了,我都看到了。”

      进藤光手上动作一顿,尴尬地咳了一声。

      “昨天是我不对,那么多人面前还那样说你。”塔矢亮的语气变得无比温柔,进藤光顿时愣住。塔矢亮把进藤光遮在棋盘上的手拿开,开始重新布下棋局。仍是昨天那一局,仍是一直摆到棋局中断前的那一手,塔矢亮停下来望着进藤光,“我们把这局下完吧。”

      进藤光没有说话。塔矢亮咬了咬嘴唇,最终,他用一种平生从没用过的温柔语气说道:“进藤,原谅我好不好?”

      进藤光斜睨着塔矢亮,两人对视了数秒,终究是进藤光首先笑了场,“噗哈哈,塔矢,你能不能别这么做作地说话?”进藤光轻快地哼起歌,拎起棋子下了起来。

      塔矢亮的心突然轻松了起来,他确定眼前的进藤心情很好,不由得也漾开了笑意。

      又下了五十多手,棋局进入了尾声,官子一向不是进藤的强项。随着对方一手落下,塔矢亮又蹙起眉头脱口而出:“你这手怎么……”进藤光猛然抬头看向塔矢亮。看着进藤闪烁的瞳仁,塔矢亮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没什么,继续下吧。”

      棋局最终以进藤光执白负三目半而结束。收拾棋子的时候,塔矢亮几番欲言又止。进藤光察觉到塔矢亮的样子,撇撇嘴问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没什么。”

      进藤光瞪了一眼塔矢亮,走到他身后,蹲下把塔矢亮的脖子揽住,“给你五秒钟,快说!不然我不客气了!”

      感觉到进藤光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呼吸,塔矢亮的心跳得剧烈起来,他装作若无其事,“你要我说什么?”

      进藤光的手臂微微用力,凑到塔矢亮耳边说道:“可你明明就想说什么,我保证不介意,快说!”

      塔矢亮感到进藤光的气息拂过耳后,连呼吸也变得滞缓起来。他侧头看向进藤光,对方润泽的唇就近在咫尺,他突然很想吻上去。当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瞬间,塔矢亮吓了一大跳。他猛地推开捁住自己的进藤光,装作刚喘过气的样子平复着有些剧烈的心跳,小心选择着谨慎语气说道:“刚刚官子那一手,如果你下到了正确的位置上,这局棋本来是你赢的。”

      进藤光一怔,“正确的位置?”

      “你自己研究吧。”在进藤光看来,塔矢亮明明跟往常没什么不同,此刻却站起来说道:“我先走了。”

      “你不跟我一起复盘?”

      看着进藤光失落的神色,塔矢亮越发想捧起对方的脸,说我当然想留下来陪你。可理智让他终究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只嗯了一声,径自转身离开。

      走在路上,塔矢亮将剧烈跳动的心脏平复下来。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冒出了那样的念头,从想看到他,想吻他,到想抱他。塔矢亮很乱,难道自己对他进藤已经……他拼命梳理着自己的记忆,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大脑仍旧浑浑噩噩。

      看着又一次独自走进会所的塔矢亮,市河小姐打了招呼,却发现他失神得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进藤还是没来?”市河小姐端来一杯水,坐在塔矢亮对面。

      “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进藤就再也不会原谅我了。”塔矢亮喝了一口水,闭上眼叹了口气。

      “你们又吵架了?”市河小姐一脸不可置信,她不相信塔矢亮会这么没有情商,她以为塔矢亮刚刚出去就是找进藤道歉去了。

      “没有,”塔矢亮一顿,怅然说道:“是我发现自己对进藤……算了,没什么。”

      还没等市河小姐说话,却听从棋会所门口传来一声呼唤,“塔矢!”两人转过头,见进藤光疾步走到塔矢亮面前,盯着他说道:“你怎么了,连话都没说完就走了。”

      市河小姐看着对视的两人,识趣地站起身,默默走开了。

      塔矢亮示意进藤光坐到对面,“你怎么过来了?”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进藤光坐下来,垂下眼睛说道:“塔矢,我知道你一直都为了我好,你很想让我进步得更快些,我虽然每次都和你争执,但我都认真听了你的建议,回家也会好好研究。可你现在,是放弃我了?”

      明明想说:我怎么会放弃你?但塔矢亮舔了舔嘴唇,还是说道:“没有的事。”

      进藤光转头看向塔矢亮,眼眸里露出欣喜神色,“我没有介意你的话,以后也不会介意了……”他的眼神一黯,轻声问道:“你为什么不跟我复盘?今天你明明有空,以前你都会跟我复盘,告诉我哪里下得不好的……”

      明明想告诉他:因为突然发现面对这样的你,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想先好好冷静。可塔矢亮还是说道:“突然想到有东西忘在市河小姐这里了。”

      进藤光沉默了片刻,虽然觉得塔矢亮找的理由很烂,但他打算还是不再质疑下去了,于是便转移开话题,“那你现在有空吧?可以跟我复盘吗?”

      “好。”

      进藤光发现今天的塔矢亮有点不一样,总是眉眼弯弯地笑着看向自己,可他说不出塔矢亮到底在哪里不一样了。等到复盘结束,进藤光挠挠头,突然说道:“你今天好像说话变温柔了,”看着对面一愣,他嘿嘿一笑:“我好喜欢温柔的塔矢。”

      塔矢亮的心跳猛然又加快了。在进藤面前强装平静,对一贯波澜不惊的他来说不算困难,却也是一种煎熬。好不容易挨到此刻复盘结束,塔矢亮终于找到了理由,“你不回家吃饭?我走时你妈妈都快做好饭了。”

      进藤光猛然想起来,“是啊!妈妈说在家等我回去吃饭!你跟我一起回去吃饭么?”

      “家里托我跟市河小姐说点事情,我就不去了。”塔矢亮摇摇头,把进藤光拉起来,把他送进电梯。直到电梯门关上,塔矢亮这才松了口气,他转过头,见市河小姐伸头朝他眨眼打趣道:“家里托你跟我说点事情,有这种事?”

      “没有。”塔矢亮扬扬眉,走回会所。

      就在塔矢亮经过柜台的瞬间,市河小姐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小亮,你明明很喜欢他。”塔矢亮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市河小姐,她摇摇手指,笑着说道:“没有人比我看得更清楚。”

      “那又怎么样?”塔矢亮不打算否认。

      市河小姐又压低声音说道:“其实他也喜欢你,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塔矢亮有些惊讶,“怎么这么说?”

      “女人的直觉,”市河小姐耸耸肩,“你不想确认一下吗?”

      塔矢亮眯起双眼,半响后问道:“怎么确认?”

      市河小姐招招手,附在侧身过来的塔矢亮耳边说道:“那就想办法让他意识到,他也对你动心了。”

      塔矢亮一怔,他很快站起身,嘴角浮起一丝轻快的笑意,“我突然醍醐灌顶了,谢谢。”

      看着塔矢亮愉悦地走回座位,市河小姐缠绕着手指,仰天叹了口气,不知道刚刚给小亮的建议是好是坏,她心底倒有些不安起来了。


       —— 完 ——

       后续剧情接《诘棋题》

评论(4)
热度(92)
2018-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