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

深度原著向,中短篇,轻松励志甜文

北斗杯之后,亮光16岁,他们从彼此认定的对手进化为真正的soulmate。

-----------------------------------

(1)是亮君的目光

      进藤光最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人的第六感往往准得有些可怕。

      最开始是在对局室。

      这次的天元战预选赛对手是森下九段门下的冴木。进藤光一早来到对局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颌首沉思,回想着平时在研讨会上与冴木的对局。他的风格有些保守,平时常常胜他,这次应该不会出问题。想到这里,进藤光忽然打了个冷战,那感觉又来了!

      进藤光抬头环扫一圈对局室。在右前方两点钟方向,相隔四米处,塔矢亮坐在对面,墨绿色的眼眸正注视着自己。进藤光松了一口气,塔矢亮见进藤光望过来,嘴角扬起一股若有所指的笑意。

      这笑容这绝不是问候!进藤光再清楚不过了,而是,——这次我可不会输,你可别输了。这家伙!进藤光的心底燃起一股战意,朝塔矢亮扬眉瞪了一眼。——我怎么可能输?

      塔矢亮看到进藤光的扬眉,嘴角笑意深了深,把目光移开了。

      接着是在一场表演赛上。

      这是棋院接受赞助商委托,专门针对青少年开展的系列推广活动。比赛成员基本都是最近几年刚入段的职业棋手,现场配备直播讲解,分别在各大城市举行,每个城市的对局棋手不同。当然,塔矢亮并不在比赛选手中,而是赞助商指定的讲解人。毕竟现在的新秀棋手里,塔矢亮人气最高,当摄像机对准塔矢亮的脸,就是收视的保证。听说塔矢亮只答应讲解东京这场比赛,所以这次现场来的观众格外多。

      对手是伊角啊。“不要因为是表演赛就随意下哦,”伊角在门口遇到进藤光时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当然了,”进藤光回应道。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种商业活动。他很不喜欢这种现场直播讲解,还有闹哄哄的现场观众。可这都是作为职业棋手没法推掉的任务。虽然一进入对局就能暂时忘记吵闹的观众,但对局前后坐在聚光灯下,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围观的大猩猩。

      “进场了,”伊角提醒道。进藤光忙站起来跟随他,他们入场后朝观众致意,现场响起掌声。进藤光找到自己的名牌迅速入座。现场突然爆发出更热烈的掌声,还有小女孩的尖叫:“亮君!亮君!原来真人这么帅!”进藤光回望身后,是两名讲解人来到巨大的棋盘前。塔矢亮脸上浮现出职业化的微笑,朝着观众点头,观众的欢呼更热烈了。

      进藤光叹一口气。塔矢亮的目光忽然转向比赛席,朝进藤光看过来。他的目光带着问询,轻轻偏了偏头,表示一种无奈。进藤光明白塔矢亮的意思——你能适应么?习惯就好。进藤光挠挠头,绽开平时大咧咧的笑容——我还行。塔矢亮微微颌首,转头与身边的女性讲解人聊起来。女讲解人望着塔矢亮笑得如花般甜美,进藤光讪讪看着腹诽道:“女孩子都喜欢他啊。”随即便收回目光,打定主意不再往那边看。

      对局开始,进藤光的世界安静下来,眼中只剩下棋盘和黑白子。伊角仍然是艰难的对手。下到第122手,伊角的白子一手漂亮的拆,把左下和中间的黑子阵地断开。进藤光心底一凛,背后冒出冷汗来。他握紧扇子,开始思考起来。如果下一手挡,白子会接上,黑子小尖,白子绝不对轻易放过,伊角会选择做眼固守?还是会试图与右侧白子连接来个反围剿?自己与伊角目前正相差无几,这一手就是与伊角的胜负决胜点!

      把各种选择都飞速思考至15步以后,进藤光眼中一亮!他拾起黑子,往右下的白子上方一击。他忽然感到背后涌起一股暖意,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因为伊角显然眼中一震,托起下巴长考起来。

      胜负一直到对局结束数目才分清,“我赢了1目半,伊角。”

      “下回就是我赢了,”伊角摇头笑道:“你那一手下得很漂亮。”

      进藤光哈哈一笑,下意识朝讲解人那边看去。塔矢亮正在微笑着解答一位女观众的问题。进藤光觉得一阵无趣,转过头来。伊角站起来准备离场,看到进藤的表情戏谑道:“进藤啊进藤,原来我的赞赏还不够。你果然还是最想得到塔矢亮的肯定。”

      进藤光却不承认,“谁想要那家伙的肯定了?”他站起身,忙推着伊角离开。

      周末是去爷爷家的日子。

      从仓库里出来后,进藤光一进屋就开始嚷嚷:“前天有场直播比赛,爷爷看到了没有?我可是漂亮地赢了!”

      爷爷呵呵一笑,“本来是想着,不过中午时隔壁的本田老头儿突然过来,说他在关西的老对手来了他家,一定要再决胜负,本田老头儿这回比不过,非要我去应手,毕竟爷爷当年也是……”

      “所以没看?”进藤光抱拳轻哼。

      爷爷打开电视坐了下来,“回家看到节目刚好结束,说是今天下午会重播,现在看也不迟!看看看,这不就是吗?哟,马上就要开始了!”

      进藤光哼了一声,盘腿坐在爷爷身边.他还没见过电视里的自己呢。

      “什么?为什么开场我们鞠躬入座之后就再没有影像了?”进藤光抱拳嘟囔道。电视屏幕上一直是塔矢亮和那个漂亮的女讲解人千叶小美。屏幕角落里只有一个小画面,显示着对局的棋盘正上方。对局开始,千叶小美负责在棋盘上布子,塔矢亮一边讲解局势,一边回答观众的问题。

      “好无聊。”进藤光打了个哈欠。

      “看来进藤君和伊角君并没有因为这是表演赛而松懈呢!”千叶小美对着镜头赞美起来,“以目前一百多手的情况,局势还不明朗,塔矢君怎么认为?”

      进藤光竟然有点紧张,他忽然很想听听塔矢亮怎么评价自己。

      “我想进藤能做到的远远不止这样。”塔矢亮回答得温和有礼。千叶小美甜美笑起来,“据说塔矢君视进藤君为对手,看来果然如此。塔矢君对进藤君比较有信心些吗?”

      进藤脸上泛起得意的神色,却听塔矢亮继续说道:“不过如果我来下,我会把109手应对在这里,”塔矢亮俯身拿起黑子,放在另一个地方,“进藤这一手脱先的意图是想摆脱伊角的缠斗,在右侧建立黑子的优势,但我认为目前黑子还不足以离开下侧的战斗,如果不在这里稳固,很快会被白子侵蚀过来。那时候,黑子虽然右侧厚实,但左下的局面就微妙许多了。”

      千叶小美点点头,“塔矢君说的很对,难道进藤君就没考虑到这点吗?”

      “伊角可不好对付。”塔矢亮扬扬眉,转头看向选手对局席,但镜头并没有随之移动。塔矢亮深深看了一眼对局席,又很快收回目光对千叶小美说道:“不过进藤有他的自信。”

      进藤光心里涌进一股痒痒的感觉,“我的想法怎么总是被猜对啊!这家伙是我肚子里的虫吗?”

      “原来你一直念叨的塔矢这么了解你,这样的对手可不好超越!”爷爷感慨万分,“现在的孩子不得了啊,能把对手研究得这么透彻。”

      进藤光哼了一声。

      对局很快到122手,黑子停顿下来。进藤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他发现塔矢亮的眉头皱起来了。

      千叶小美拿起巨大的白子放在第122手的位置上,“之前塔矢君担心的事情似乎发生了,这样看起来黑子左下的情势果然出现了危机,黑子该怎样应对呢,塔矢君?”千叶小美拿起黑子挡了一步,“一般人都会选择这样挡吧?”塔矢亮却没有回答,镜头不断推进,给了塔矢亮微微皱眉的特写。

      进藤光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看过塔矢亮的脸,他忍不住吐槽:“看来摄像非常了解女观众的需求。”他墨绿色的眼眸,垂下的长睫毛,优雅的侧脸线条,薄削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以及托在下巴上修长的手指,塔矢亮的长相最近变化越来越大了,因为是青春期么?进藤光的心底忽然有些怪异。

      塔矢亮很快摇了摇头,俯下身拿开千叶小美放下的黑子,镜头拉远,又恢复了合适的距离。“在这块地方黑子是挡是立都不够好。这手白子的意图不止想断开黑子两边的连接,它还想与右下的白子连起来反过来围剿黑子。122手是个一石二鸟的妙手,”塔矢亮拿起黑子,想了想,放在右下的白子上方,“这里才是黑子更好的应手。”

      进藤光瞬间睁大了眼睛,自己就是下在那里的,他的心突突跳了起来。

      塔矢亮说道:“黑子如果下在这里,既可以利用右侧本身的厚势,还可以预守122手白子和右下白子连接的趋势,左下的危局再小心应对,就可以化解了。”

      千叶小美恍然大悟,“原来现在黑子无论是挡还是立,都挣不脱白子的进攻。不过这里离左下的距离有些远,进藤君可以想到吗?”

      塔矢亮转头望向对局席,凝视那方说道:“是进藤的话,当然想的到了。”话音刚落,屏幕角落的小画面出现了进藤的手,稳稳将黑子击在塔矢亮说的位置。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塔矢亮的目光仍然望向对局席,眼中流露出了然的神情,才又转过头继续解说。

      “小光,塔矢跟你想的一样啊,”爷爷点点头,一脸满足,“这场比赛还挺精彩嘛,解说也很棒啊。咦,小光,怎么一副生气的样子?”

      “我竟然比他慢40多秒才想出来!”进藤光咬咬牙,“那家伙在心里嘲笑我呢,竟然如此愚蠢,这么慢才想出来。”

      爷爷看着屏幕上塔矢亮的温和微笑,不可思议地说道:“他心里真会这么想?不会吧,这么温和有礼貌的孩子啊!”

      “绝对是这样!刚刚他看向我的目光已经暴露了这一点,”进藤光干脆枕起头躺在地上,“下次绝对不会再比他慢了!”

      爷爷一脸懵地摇摇头,转头继续津津有味看起电视来。



tbc.

评论(3)
热度(156)
2016-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