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2)

(2)本因坊秀策是怎样的人?

     

      “啊,是塔矢吗?”是进藤光的声音。

      “嗯。”

      “呃,明天不能来你那边的围棋会所了。”

      “嗯?”塔矢亮挑起眉。

      “那个,河合先生刚刚跟我说,哦,就是在那个围棋沙龙里认识的大叔,他看到有个乘客拿着展览宣传单,才知道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哦?”

      “呃,是秀策的书信展。一些秀策写给友人的珍贵书信,不是纪念馆里的收藏,这次是收藏家把这些书信交给纪念馆展览半个月。我想就趁明天去一趟因岛……啊,河合先生催我去下棋了,我先挂了。”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电子音,塔矢亮挂断电话,垂下眼睫深深思索起来。又是……本因坊秀策?他轻轻看了一眼手边的《秀策棋谱》。

      前段时间,父亲要去中国一段时间,母亲在书房收拾行李。他看到母亲带上了一些中国名流棋手的棋谱书,父亲那段时间常翻来看。正是那时候,塔矢亮注意到书柜格架上的《秀策棋谱》。小时候也打过秀策的谱,可那时秀策对他而言,只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伟大棋手罢了,完全没什么其它特殊感觉。

      他忽然想起北斗杯上进藤对秀策分外执着的言行,还有仓田说的话:“毕竟是秀策笔迹的鉴定者啊,原来这么喜欢秀策呢。”进藤身上若隐若现着SAI的感觉,和谷也对SAI评价过:“就像本因坊秀策学会了现代定式。”这一幕幕浮现在塔矢亮的脑海里,他抽出《秀策棋谱》,决定重新再看一遍。

      父母离开家后,塔矢亮去围棋会所就更勤快了,顺便在会所吃饭。嗯,做饭是件浪费时间的事情。不过,每次进藤光来会所的时候,塔矢亮都会把这本《秀策棋谱》收起来。不能被那家伙知道自己的好奇心,一定会被嘲笑的。

      市河小姐俯身在桌上放下晚饭餐盒和一杯清水,疑惑问道:“最近小亮迷上本因坊秀策了吗?这半个月都在摆他的棋谱呢。”

      “啊?”塔矢亮回过神来,浮出温和的笑容,“不是,我只想了解一下秀策是个怎样的人。”

      市河小姐更疑惑了,“摆棋谱就可以了解吗?”

      “对于一个棋手来说,是可以的。”塔矢亮微微点头。

      市河小姐微微一笑,问道:“那小亮了解到了吗?我很好奇呢。”

      “从他的棋里看,秀策是个优雅的人,”塔矢亮拾起黑子,轻轻敲击在棋盘上,“下棋的人不同,棋的性格也不同。好比父亲下棋,他会在开局就给对方强大威势,逼迫对手应接不暇。绪方前辈下棋,有种独属于他自己的诡道,比如说,引诱对手一不小心就会踏入的精妙陷阱。”

      市河小姐觉得越发有趣了,“是吗?可我为什么看不出来呢?”

      塔矢亮尴尬地笑了笑,“这个跟棋力有关。小时候摆秀策谱,我也不觉得秀策的棋有它的性格。”

      市河小姐吐了吐舌头,追问道:“那现在小亮为什么觉得秀策是个优雅的人?”

      “因为他的棋下得很平和,没有争斗的戾气,却十分深谋远虑。他总可以看到很多步以后,并且喜欢把这种铺排掌握在自己手中。”塔矢亮敛住双眼,越发肯定自己的答案:SAI的棋风,也是这样。

      “难道棋手不应该都是深谋远虑的吗?”市河小姐问道。

      “啊,不是的。棋手虽然都有强大的计算能力,但性格不同的人会用在不同的地方。比如在北斗杯里,高永夏的强大计算力尤其体现在官子阶段。社就喜欢在中盘猛烈冲杀,每块地都寸目不让。而秀策,该怎么说呢?他的每步棋看起来就像涓涓细流,可不知不觉的,就发现它们聚合起来变成了滔天洪流,局势就尽在他的掌控中了。”

      市河小姐恍然大悟,抱起餐盘微笑说道:“原来是这样,我还是不打扰小亮了。”

      塔矢亮微笑着点点头,市河小姐转身离开后,笑意瞬间在他的脸上荡然无存。他想起进藤光与洪秀英的对局,还有光越来越明显的习惯,那是进藤光手中棋的性格:很多步以前深谋远虑的铺排,温和而不引人注目,却往往非同凡响。

      也是秀策棋里的性格。

      不过进藤光还是更莽撞一些,并不与秀策完全一样。秀策有着彻头彻尾的优雅。棋手往往会受到师父的深刻影响,就好比塔矢亮自己,棋里往往不自觉地露出震慑对方的威势,跟父亲一样。想到进藤光对秀策反常的执着,塔矢亮冒出了一个念头:难道秀策是进藤光的师父?可随即又觉得这念头很荒谬,以进藤光学棋的年份,怎么可能就从棋谱里看出棋的性格?秀策又没有活过来跟进藤光解释该怎么下。

      可是,第一次见面时的进藤光突然映入塔矢亮的脑海。他的脑海里瞬间贯过一道闪电!那温和的引导,细密的铺排,对手仿佛如秀策一样!可执棋的人,却是连棋子都捏不稳的进藤光。

      塔矢亮心里的迷雾消失了几分,却又在另一个地方增加了几分。

      进藤光的老师,就是秀策。可又是谁,把秀策的棋教给进藤光的?

      “秀策书信的展览么……因岛?我也去看看好了。”塔矢亮合上《秀策棋谱》,站了起来。


tbc.

评论(1)
热度(87)
2016-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