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3)

      (3)每个人都有一位导师

      进藤光没想到今天的风会这么大,当他跑进秀策纪念馆大门时,骨头都快被风吹散了。这次不想打扰河合先生工作,就自己一个人来了,为了当天返回东京,他特意坐了JR线最早一班。一路上,那种怪怪的感觉如影随形,他总觉得自己被什么人注视着。可当他猛然回头寻找,身后却只有匆匆而过的人流。进藤光觉得自己又大惊小怪了,当他终于看到橱窗里新展出的秀策书信,就马上把这感觉忘得一干二净了。

      “虎次郎真是个温和的人。”进藤光趴在橱窗前看着秀策的信。虎次郎用温柔的话语朝友人阐述着自己的近况,下了什么棋,吃了什么饭,看到什么难忘的风景。

      那时,佐为也陪在他身边吧。这一切都是佐为经历过的。当进藤光满世界都再找不到佐为身影时,他突然发现,秀策的点点滴滴,是这个世界里除了棋之外,最后一处他能真实触碰到的,佐为存在过的痕迹。进藤光认真看着每个字,他多么希望在信里看到虎次郎提到佐为的端倪,但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也是,要是虎次郎说出佐为的存在,该是一件多么令人震惊的事情。

      但还是很失落,进藤光深深叹了一口气。

      “塔矢君!你怎么在这里?”背后传来一句喊声,进藤光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身。塔矢君?塔矢?塔矢亮?房间外的走廊传来说话声,进藤光飞快走到秀策展厅门口,看到千叶小美和塔矢亮。

      塔矢亮见到进藤光,表情有点尴尬。进藤光震惊地看着他,然后又释怀地叹了口气。“塔矢,你怎么来了!”进藤光走到塔矢身边,像平时一样兴高采烈地打招呼。

      “嗯,我也想来看看。”

      “你是听我说之后才想来的吧!”进藤光大大咧咧笑起来,“你也想来就告诉我嘛哈哈哈哈……”看到塔矢亮瞪来的目光,进藤光猛然收了声,又干笑了两声。

      ——我来看看秀策又怎样,还不是因为你对秀策奇怪的执着。

      ——切,哪里奇怪了。进藤光望着塔矢亮,撇撇嘴。

      “咳,”千叶小美的咳声打破了两人眼神的深度交流。

      进藤光这才反应过来她也在这里,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不是那天的讲解人千叶小姐吗?”

      “进藤君才注意到我在这里吗?”千叶小美打趣道。

      “千叶小姐怎么也在这里?”塔矢亮礼貌问道。

      千叶小美微笑道:“父亲委托我过来看看。”

      坐在在展厅隔壁的研修室,塔矢亮和进藤光皆露出惊讶的神色。千叶财阀社长千金,千叶小美,21岁,《每日新闻》的实习记者。千叶社长不仅是之前那个城市青少年围棋推广活动的赞助商之一,也是这次秀策书信展中出借私人收藏的收藏家。

      “我以前也当过院生哦,”千叶小美自嘲一笑,“当了两年吊车尾,发现自己实在不是那块料,只好回头上高中了。父亲别提有多失望了,他是个重度棋迷,只不过,当职业棋士对我们一家来说,只能是个浪漫想法罢了,我们都没有天赋。所以父亲想找到更多有天赋的少年,并帮助他们更好地下棋。”

      “令尊是个值得尊敬的人。”塔矢亮说道。

      千叶小美从包里掏出笔记本和笔,“塔矢君和进藤君目前都有空吧?正好你们都在,不如就一起做采访吧。”

      进藤光忽然记起来,棋院之前说过这档子事,不过他完全没放在心上。好像是哪家报社配合这次推广活动推出的系列采访专栏,采访对象也是近年一些优秀的青年棋手。“有空是有空,”进藤光挠挠头,“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呢。”

      塔矢亮看了进藤光一眼,“嗯,今天有时间,有劳千叶小姐。”

      问题无非是从小怎样步入围棋世界,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热爱围棋,学习围棋的道路上有什么启发可以给后来人分享等等。这种问题,塔矢亮以前就回答过许多次,父亲自然是他围棋道路上最重要的导师。可轮到进藤光时,他却答得支支吾吾,每个问题都要想许久。

      “进藤君就把采访当成给孩子们分享一些经验,不用太紧张。”千叶小美笑着说。

      塔矢亮看着进藤光若有所思。不是紧张,他紧张的样子不是这样。

      “引导进藤君学习围棋的导师是哪一位?”千叶小美埋头在笔记本上记录着。

      进藤光猛然握紧双手,咽了咽口水。所有细微的动作都没有逃过塔矢亮的眼睛。半晌之后,进藤光回答道:“我常常依照本因坊秀策下棋的思路,他对我的指引至关重要。嗯,我还常去森下九段的研讨会,森下九段也是对我帮助极大的前辈。”

      也是。前辈。进藤光用了这两个词,塔矢亮微敛双眸。也是——说明最首要的引导者不是森下九段。前辈——说明进藤只把森下九段当作尊敬的前辈,并没有当作指引自己的导师。

      千叶小美完全无法如塔矢亮一样透彻理解进藤光的用词,“哦哦,原来森下九段会用秀策的棋路教进藤君下棋呀。”

      进藤光并没有接过千叶小美的话肯定,但也没有否定,只是把手握得更紧了。

      “刚好父亲也很喜欢本因坊秀策,父亲如果知道有像进藤君这样喜欢秀策的年轻棋手,一定很高兴,”千叶小美飞快记录着,她突然停下笔问道:“对了,进藤君对秀策有什么评价?”

      又是片刻沉默,进藤光像是下定偌大决心般终于说道:“他是我非常尊重的人生导师,没有秀策就没有现在的我,我很感激他。”

      千叶小美又再向两人各自问了一些问题,终于满意地合上笔记本。“实在太感谢两位了!啊,已经是下午了,两位今天要赶回东京吗?还是在因岛再留一天?”

      “嗯,今天就回东京,进藤也是吧?”塔矢亮看了看心思重重的进藤光,后者忙点了点头。

      “展览明天结束,我还得和父亲的助理留到明天。不如我叫车送你们去车站吧。”

      “多谢千叶小姐。”塔矢亮微笑回道。

      尾道车站。

      “什么!停运了!”进藤光大叫一声,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警告书,“超强台风预告……将于今晚8点登陆本岛……所有人员注意……本站所有线路将在下午三点后停运……”越来越大的风吹得进藤光的头发不停乱舞,“谁会注意到台风这种事情啊!”

      塔矢亮接过警告书看了看,“反正,就算你知道有台风也会过来的。”进藤光一把抢过警告书,还给工作人员,“塔矢你还真了解我!”

      “我今天来,也没注意到台风警告……不然就不会耽误两位做采访了!”千叶小美朝两人深深鞠一躬,“对不起!”

      “没关系,明天再走吧。”塔矢亮把手插进口袋回答道。

      “我来安排两位住宿吧,食宿费我来承担。”千叶小美连连鞠躬,小跑回车旁拉开车门。

      “没事啦,千叶小姐不用这么自责。”进藤光哈哈一笑。

      吃过下午饭,来到酒店前台,进藤光借走塔矢亮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免得母亲担心。“嗯,不回来了……没事,据说台风明天减弱,就可以恢复……放心啦放心啦,我不是一个人,塔矢也在……什么?为什么听到他在你就放心了,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就这样,明天回来前再给家里打电话。”进藤光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塔矢亮,他显然已经听到自己的对话,正忍着笑意,“喂,为什么每个人都说,塔矢君看起来就比你可靠之类的,他们都完全不了解你的真面目。”

      塔矢亮把房卡放到进藤光手中,“哦?我的真面目是什么?”

      “是个蠢货。”进藤光撇撇嘴。

      千叶小美不好意思地打断二人对话,“那个……进藤君,酒店里只有一间房了。因为台风的关系,许多客人都走不了,而且还有晚上附近都要断电的预告,塔矢君说再去找别的酒店也很麻烦,今晚就委屈两位挤一间了。”

      进藤光一惊,很快又接受了这个现实,“算了算了。塔矢的话,也不是没有住过一起。”

      千叶小美噗嗤一笑,“说起来,完全没想到塔矢君的生日竟然比进藤君小三个月,看起来塔矢君比进藤君年长稳重呢。”

      “连千叶小姐也这么说!”进藤光抓一把头发,转身朝电梯走去。

      塔矢亮朝千叶小美微微一笑。电梯停到两人的楼层,千叶小美挥挥手说道:“我就住在你们楼上,有事打电话。”

      当进藤光打开房门时却楞住了,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他叹了口气,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干脆四仰躺在床上。塔矢亮松开领口的衬衣扣,坐在房间靠窗的沙发上,“进藤,下棋吧。”

      “三之四。”

      “四之十六,星。”

      两人一个在床上,一个在沙发上,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起来,也没有其他的话。窗外的风刮得越来越大,吹得窗户砰砰作响。直到天色完全黑暗下来,塔矢亮站起来开灯,却发现没有灯光。果然停电了啊。两人脑海里的对局已经快到尾声了。进藤每一步花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一步,干脆五分钟后都没有声音。

      “该你了进藤。”还是没反应。塔矢亮走到进藤光身边,却听到微微的酣睡声。轮到他无奈了,塔矢亮帮进藤脱掉外衣,裤子和鞋,为他盖好被子,“睡这么沉,是有多累。”

      塔矢亮摸黑洗漱完毕,也钻进被子,却怎么也睡不着。其实,早上从尾道车站出来时,他就看到进藤了。进藤在秀策书信前的怅然,对千叶小美的答复,进藤的每个表情都映在脑海里。突然,塔矢亮的腰被一只手臂横拦抱住,是进藤。

      进藤光的头顺势也埋在塔矢亮的胸口,口中喃喃说着什么,“今天见到虎次郎了呢……所以才能见到你吗……”塔矢亮屏住呼吸,静静听着进藤时断时续的话语,“塔矢也来看你了呢……总有一天……这世上能察觉到的,只能是他吧……”

      忽然,塔矢亮觉得自己胸口变得湿热起来,进藤哭了?他正想抬起手,拍拍进藤的肩膀,却听到进藤光喃喃道:“我多想大声感谢你……我的指引导师……就像塔矢感谢他的父亲那样……对不起……Sai……”

      塔矢亮的手停在空中,瞳孔猛然一缩。


tbc. 

评论(4)
热度(94)
2016-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