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5)

      (5)你为什么注视的是我?

      每隔段时间,进藤、和谷、伊角、本田他们几个都会在和谷的单身公寓里开研讨会,这次研讨会的话题,让进藤光前所未有的震惊。

      “进藤,你知道棋院要改革升段制度么?”已经是三段的和谷,总有着一手的小道消息。进藤光当然一如既往地后知后觉。

      伊角点点头,“现在似乎已经讨论完毕了,就等明年执行了。”

      因为去年耽搁了两个月的大手合,今年在北斗杯后刚刚升入二段的进藤光听到他们的话,头又大了几分。他好不容易把自己升段的比赛时间算清,这下难道又要重新去认清那些繁杂制度?

      “到底要改成怎样啊?”进藤光揉了揉脑袋。

      “总之以后再没有大手合,要靠头衔战或者胜局积累,或者奖金排名来升段。对年轻棋手反倒是好事,如果在头衔战里成绩足够好的话,就不用熬着年头升段了。”和谷抱起双臂,皱起眉头,想到森下老师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时的表情,不禁耷拉下脑袋长叹一口气,“也就是说……唉……森下老师真的对我们很愤怒啊,进藤,你真能当那种人的对手么?”

      本田把和谷没有说完的话接了下去,“新制度里,打入棋圣、名人、本因坊这三大头衔循环圈的棋手可以直升七段,所以……”连本田的声音也越来越小。还是伊角把这最艰难的一句说出了口:“从明年开始,塔矢亮将直接成为七段。”

      “什么!”进藤光指腹捏的棋子,啪一声掉在棋盘上,自顾自转了几个圈。

      现在已是9月底,此刻的差距还是二段和四段,三个月以后,差距就是二段和七段。进藤光走在街上,眼角余光掠过书报摊的报纸——《宿命的对手——围棋之路背后不为人知的艰辛》,标题下仍是他和塔矢亮的照片。可现在看起来却有些讽刺,哪有被飞速甩开的宿命对手?

      塔矢,你为什么走得这么快!让追逐你的我,不敢喘息。

      小道消息从棋院飞快传播出去,过了两天,棋院门口已有不少记者。看到塔矢亮出现,他们蜂拥而上,“根据升段制度改革,塔矢君作为史上最年轻本因坊战循环圈选手,将直升为七段,当然,仓田六段也会升为七段,但是大家都纷纷感叹,年轻棋手NO.1的头衔要从仓田君转移到塔矢君身上了,请问塔矢君明年将有什么目标?”

      “前行的路是没有止境的。”塔矢亮被记者包围,只得停下脚步回答他们的问题。人头攒动的缝隙间,他忽然看到一抹金发的孤寂身影。进藤光远远朝塔矢亮看着。塔矢亮想要走过去,却又被记者拦住。

      “被认为是年轻棋手NO.1的塔矢君,对这样的目光有什么看法?”

      “我不在乎谁是什么NO.1,”塔矢亮冷冷朝不停提到这词汇的记者望去,语气的严厉让对方不禁一颤,“谁来当都可以。”当他再望向进藤光所站的地方,那里却空无人影。

      喧闹的记者终于散去,塔矢亮叹了一口气。

      “塔矢君!”塔矢亮回头,见千叶小美从棋院门口出来,“从现在开始,就由我负责每日新闻社关于本因坊战的报道了,我会时刻关注进藤对你那封战书的进展哦!对了,刚刚好像看见他了,怎么心情很低落的样子?我问他怎么了,他问我专栏里写那种宿命对手的标题,真的没人质疑吗?我告诉他,这标题不是我取的,而是你们自己原本就这么互相看待的不是吗?可他没有回答就走了。”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塔矢亮不想再说什么,也飞快告辞离开了。

      塔矢的家宽大而空旷,只有竹笕的声音偶尔回荡在幽静庭院里。跪坐在棋墩前的塔矢亮,心底涌入前所未有的寂寥。他拿起手机,输入号码又放下,反复几次之后,终于摁下拨号键。“您好,我是塔矢……嗯,我找进藤……没有,我们今天没有吵架……如果他不想跟我说话,我能否在一个小时后拜访您家……啊,谢谢您,我马上过来。”

      当进藤美津子为塔矢亮打开进藤光的房门时,进藤光正背靠着床,盘坐在棋墩前出神。塔矢亮感谢了进藤美津子,背过手把门关上。

      “为什么是我?”进藤光说话了。

      塔矢亮一愣。

      “如果你要找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无论年长也好年轻也好,跟我下得差不多甚至比我更好的人,不是也有许多吗?你为什么不找他们,偏偏视我为对手?”

      “进藤……”

      “我感觉得到,那么多人对我的关注,都是因为你。因为目中无人的你,总是独独关心我的比赛,他们才注视到我。因为那么耀眼的你,却把远远抛在身后的我视为宿命对手。虽然这也是我一直挂在口头的话,可说归说,我那么拼命地追赶你,可抬头看时,却发现你已经在那么远的地方,怎么追赶也难以企及。”

      塔矢亮猛地坐在进藤光身边,“职业棋士的路,你才踏出多少就说难以企及?那个毫不畏惧的进藤光去哪里了?”

      “你告诉我,为什么是我?我真的是你眼中的对手么?”

      塔矢亮失神地笑了笑,“三年前,你的棋下得那么烂,却对我说要追上我。现在你都有了要挑战本因坊的底气,却怀疑起自己是否能追上我了?这条路,我自己孤独地走了十多年,你才走了几年,就不许我走得比你远一些?我比你多付出的那些年里,你知道是种怎样的苦修么?没有人敢站在我面前说要超越我,就算有,可很快不敢再说第二遍,我面对的永远只有比我更强的强者,我从来未觉得痛苦,可是……”

      进藤光偏过头,想听他继续说什么。

      “可是,我却觉得寂寞。”

      进藤光睁大了眼睛,“寂寞?”

      “直到遇见你,虽然你的实力真是烂到极点,虽然你一次次在我面前说要挑战我,让我觉得好烦。但看着你的成长速度,我甚至开始嫉妒你。现在连我都不怀疑你的追赶速度,你还怀疑什么?”塔矢亮的左手指尖,轻轻触碰进藤光的右手指尖,进藤光的手指动了动,塔矢亮握住进藤光的手,举了起来,“想跟我站在同一个高度么?”

      “想……”进藤光怔怔说道。

      “你不是要挑战本因坊吗?我在循环圈等你,给你一年时间,你要来不了,就别在秀策面前念叨要继承本因坊了!”

      “喂,为什么在秀策面前都不能说?”进藤光反驳道。

      “因为秀策也觉得丢脸!”

      “塔矢你等着!你这毒舌,那些记者有多瞎眼才给你取什么优雅贵公子的外号!”

      塔矢亮的墨绿眼眸望向进藤光,“斗志又恢复了?”

      进藤光不置可否地站起来,却发现手还被塔矢亮握着……他松开手伸了一个懒腰,“刚知道你升七段时是有点被打击,不过我早就恢复过来了。切,‘请问塔矢君对被看做年轻棋手NO.1有什么看法?’我要你亲口承认,你无论站在多高,你都得小心被我拉下来……”

      进藤光的话还未说完,却被塔矢亮猛地按倒在床上,他的眼神散发出强大威压,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进藤光,你以为本因坊战循环圈那么好进么?要不要教你一点经验?”

      塔矢亮的脸离得好近,他垂下的发丝甚至扫到进藤光的脸颊,带来痒痒的触感。进藤光的心脏忽然不由自主地一跳。这家伙,又在示威么?“你都敢教,我为什么不敢学?你就不怕被我踢出去?”

      塔矢亮放开进藤光直起身,嘴角笑意仍若隐若现,“你倒是先追赶到我身边,再放这种话吧。下周开始本因坊战预选赛,从明晚开始,你每天到我家来下棋。”


tbc.


评论(12)
热度(84)
2016-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