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6)

      (6)棋士的修行要心如止水啊

      进藤光知道,头衔战不比之前的比赛,他将要对面的对手来自整个职业棋坛,不仅有许多经验老道成名多年的高段棋士,还有来自关西那边不太面熟的高手,要想在这样的战场里取得不败之地,他要走的路还有很远。

      “第一轮预选赛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塔矢亮一边摆放棋子,一边说道。他的声音越发沉静有磁性,怪不得最近来棋院的女棋迷越来越多,看到他就蜂拥而上。

      “我要是第一轮都过不了,还有什么脸说要拿本因坊?”进藤光坐在他旁边说道。

      塔矢亮从鼻腔里轻笑,“也没脸说是我的对手。”

      “你可以专心说比赛吗,不要随便发挥话题。”进藤光偏头丢来一个白眼。

      塔矢亮忍住笑意,正色说道:“我最近一个月都在研究秀策棋谱。秀策布局的功力非常坚实,他不主动好战,虽然优雅但用现在的眼光看,棋风太缓了。虽然逆境时也能爆发相当大的战斗力,但若对上现代高手,没有深厚功力的话,容易在前期被对方拉开差距,”看着进藤光不解的表情,塔矢亮继续说道:“Sai的棋里有秀策的影子。”

      进藤光躲开塔矢亮的目光,“怎么忽然提到Sai?”

      塔矢亮淡淡说道:“紧张什么,又不要你解释Sai是谁。记得我说过,你棋里有Sai的影子么?你们的路数都是这样,非常显然的一脉相承,明白我的意思吗?”

      进藤光摇摇头。塔矢亮叹了口气,“蠢货啊,Sai的功力非常深厚,经验极其丰富,所以他可以像秀策那样行缓棋,但你学的也是这种风格,你的功力完全不如Sai,对手不强还好,如果对手太强,你前期根本来不及做成Sai那样的坚实棋面,就会被冲击进来,中盘以后再弥补会很吃力,明白了吗?”

      原来如此!塔矢亮的话让进藤光醍醐灌顶。明明以前对阵身边的和谷、伊角他们都还好,可在北斗杯时对阵高永夏,在头衔战对阵高段棋士,他总在中盘时发现被对方甩开一截,然后开始排山倒海般地冲击,如果对手招架不住他便能逆转胜,如果对手招架住了他便只能遗憾告负。他本以为下棋么,总是有胜有负的,却从未想到存在这样的原因。进藤光正色问道:“所以呢?”

      “第一轮预选赛你应该可以应对,但到第二轮都是顶尖高手了。在那之前,要及时弥补你的不足啊。不是说秀策这种开局不好,只是你还驾驭不了,所以你要多练些更有冲劲的开局,急缓有度地结合起来,形成你自己的风格自如应用,”塔矢亮从身边拿出厚厚一叠棋谱,“这些是我帮你选的,这几个月好好熟悉它们。”

      “塔矢,我太感动了!”进藤光忽然把头埋过来,搂住塔矢亮的脖子抱住他。塔矢亮一愣,却听进藤光说:“为了让我超越你,你都操碎了心。”

      “滚。”

      进藤光却没有动,他闭上眼用力抱了抱塔矢亮,心里涌入温暖的热流。Sai离开之后,学棋便只能靠自己,现在终于又出现一座指引的灯塔,是塔矢亮。不,塔矢亮一直都在那里。以前的他,指引着自己追逐的方向。现在的他,还会告诉自己追逐的路该怎么走。

      塔矢,有你真好。

      随后的日子里,有时练棋到深夜,进藤光就打电话告诉家里不回去了。如此几次,母亲也就见怪不怪了。进藤光随意惯了,常常困了倒头就睡。塔矢亮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早点洗澡,不用管这家伙,否则又得拖到困意重重的深更半夜。

      “塔矢,为什么34手下在这里?我觉得扳一下比较好吧?”进藤光抬起头,却发现塔矢亮不在棋室里。

      背后推门被拉开,塔矢亮裹着浴衣走进和室。他跪坐在进藤光旁边,伸手接过书,“给我看看。”一股淡香飘入进藤光的鼻尖,他转头看向塔矢亮,却见他白色浴衣胸口敞开,露出修长好看的锁骨,和挂着水珠的胸膛,他的心脏忽然又重重跳动了。

      “你还是习惯缓棋啊,你看,结合46手的话就比扳好多了。”塔矢亮抬起头,却见进藤光猛地转头闭上眼。塔矢亮蹙眉问道:“你怎么了?”

      “你坐远点,我要安静打谱。”进藤光闭眼答道。

      “你打谱好了,我又没妨碍你。”

      “你在旁边看着,我好像容易紧张。”进藤光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向棋盘握住拳头,“算了。这点打扰还影响不了我,一个职业棋手的基本素质就是集中力!”

      “切,”塔矢亮合上书丢到进藤光怀里,站起身走开了。

      又是一日。

      进藤光埋头看着棋谱心中默默计算着,一边拉开浴洗室的门,他的视线刚从手中的书抬起看到前方,却立时呆在了原地,书也掉在地上。塔矢亮正在洗面台前赤脚刷着牙,见门被推开,便转过身望来。他湿漉漉头发上的水滴到赤裸的上半身,又缓缓滚过胸口的肌肤,浸入裹着下半身的浴巾。看到推门而入的进藤光,塔矢亮咬着牙刷问道:“上洗手间?”进藤光默然点点头,捡起书推开洗面台旁卫生间的门。

      等塔矢亮裹着浴衣坐在进藤光身边时,进藤光只得又放下书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香气再度袭入进藤光的鼻尖,眼前的画面却都是塔矢亮赤裸的上半身。

      “喂,你又怎么了?”塔矢亮沉静磁性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进藤光猛地甩甩头,那画面里的塔矢亮竟然朝自己轻轻一笑,这下更无法消失在脑海里了。

      进藤光盘起腿,深吸一口气,“你不要说话。棋士修行的道路需要心如止水,我怎么总能被你轻易影响,以后还能不能赢你了!”

      “啪”的一声,塔矢亮卷起书重重拍在进藤光头上,“你废话太多了,老实打谱去。”

      进藤光睁开眼摸了摸生疼的额头,瞪了塔矢亮一眼,再次沉浸到棋盘的世界中。咦,好像心跳又恢复正常了。


tbc.


评论(4)
热度(82)
2016-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