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8)

      (8)你是棋手,好好下棋就够了

      在新年的升段仪式暨棋道赏表彰大会上,改革后的升段制度正式实行。去年接过最佳新人奖的塔矢亮,与仓田厚一起捧下了今年的优秀棋士奖,而今年的最优秀棋士奖则颁给了守住十段、碁圣,还夺下天元头衔的绪方精次。不过,连绪方前辈也阻止不了塔矢亮成为会上最被关注的人。

      进藤光和伊角、和谷他们坐在会场角落,和谷成为了四段,他和伊角还是二段,他们看着刚刚接过七段证书的塔矢亮,与棋院副理事长一起接受记者的访问。

      这一年将迈入17岁的塔矢亮,个子比前一年高了近10公分。修长笔挺的剪裁西装,衬出他的高挑身材,聚光灯下的帅气面容带着微笑,站在人群中光芒耀眼。

      “站在金字塔尖的永远就只有几个人,”坐在进藤光身后的奈濑感叹道:“踩在我们这样的无数人背上。”

      “但我们也正拼命往上爬不是么?站在金字塔尖就要时刻留意不被后人拉下来,反而活得疲惫无比。”和谷接着奈濑的话说道。

      伊角摇了摇头,“最近塔矢亮所受的关注太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哪个位置都好,只要下好自己的围棋就够了。”进藤光注视着奖台上的塔矢亮说道。这一刻,塔矢亮的目光投射过来,正与他四目相对。

      ——恭喜你啊,塔矢。

      ——我在这里等着你,进藤。

      表彰会上并没有给进藤光和塔矢亮说话的机会,采访结束后,塔矢亮被副理事长示意,有些话要到办公室里谈谈。

      “听说你拒绝了下周关于棋院的电视访谈,这虽然是你个人选择,不过电视台那边还是拜托我过来再劝劝你。嘉宾如果只有我这个老头子,好像太暮气沉沉了。他们还是希望你能在,可以吸引年轻人收看节目。”副理事长示意助理给塔矢亮端来咖啡。

      “这种事竟然惊动了副理事长,实在让我惊讶,”塔矢亮语气有礼,却与人保持着距离,“您知道,现在赛程非常繁忙,还有一些棋院活动我也答应了,我实在不想再压缩练棋的时间。”

      “塔矢,”副理事长突然放低姿态,语重心长起来,“你知道棋院为什么改革吗?除了顺应新时代,还因为这几年棋院一直担负着上亿赤字,取消大手合比赛,对棋院来说也算卸下了很多负担。”

      塔矢亮微敛双目,“副理事长突然对我这样的后辈说这种话,真教我无所适从。”

      副理事长的话语里也充满了无奈,“围棋并不是什么受人关注的事情,现在还愿意投入的赞助商资金正是棋院不能失去的资源啊。而塔矢你这样备受关注的年轻人,正是棋院寄予厚望的。”

      “副理事长……”

      “棋院与职业棋士之间不也互相依赖着吗?塔矢,棋院现在正需要你。这个电视访谈是推广围棋的好机会,虽然日期跟比赛时间有些近,但我可以跟那边商量一下,把时间安排到比赛空隙。”

      塔矢亮叹了一口气,“好的,副理事长。”

      随后几天的58期本因坊战循环赛第6战,塔矢亮执白中盘败于绪方十段。绪方十段又一次将拿到本因坊的挑战权。

      复盘时的绪方精次点上一根烟,说道:“塔矢,你的棋感有些滞缓了。你不应该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绪方前辈,我似乎有些理解了父亲的感觉。”塔矢亮垂下眼睫。

      绪方精次嘴角一笑,悠然吐出一个烟圈,“职业棋坛是个残酷的世界,你才刚刚开始进来罢了。”

      再三天后的本因坊战循环赛第7战,塔矢亮败于仓田七段,执黑负两目半。

      “塔矢,你这是怎么了?”仓田胖乎乎的手敲着棋盘,“你好像精神有些不振。”

      还没等塔矢亮回答,刚刚开机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副理事长助理的甜美声音,“你好,塔矢七段,已经确认了东京电视台的访谈节目时间是明天下午两点,到时还安排有棋迷见面的环节,还有一些个人生活问题的采访,我会将节目的大致提纲传真到你家。”

      “好的。”

      “明天中午12点,电视台会在你家门口派车等你。”

      “没问题。”放下手机,塔矢亮对上仓田厚疑惑不解的表情,自嘲一笑道:“仓田前辈不用担心。”

      第二天,《围棋周刊》上便登载了塔矢亮在各大头衔战里已经四连败,这篇文章迅速引起了众多议论。塔矢亮输了!输的不是别人,是塔矢亮啊!连文章里的语气都带上了质疑——刚刚锋芒毕露的最佳新人,难道会从此失去光彩?

      进藤光猛地把杂志拍在桌子上,咬牙愤愤道:“这家伙在干什么啊!平时忙得见不到人影就算了!为什么连下棋状态都没有了!还有这些记者,之前说他是天才,现在才输了四场,就开始叨叨说他未必能持久!他能不能持久是你们说了算么!塔矢,你到底怎么了!”

      进藤光看着手机里塔矢亮的号码,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拨号键,可传来的却是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转入语音留言……”

      东京电视台的直播间里,塔矢亮正在接受漂亮女主持人的采访。“下面请我们的棋迷代表真由酱上来与亮君互动吧。”主持人笑咪咪的说道。

      场下传来一阵尖叫,爱田真由站起来,走到塔矢亮前深深鞠了一躬,红着脸说道:“亮君好像头发变长了,更帅了呢。”

      塔矢亮笑着站起来,极有风度的微微欠身,对她伸出手,爱田真由双手将塔矢亮的手握住,场下又是尖叫。

      “那么,亮君对这些正在喜欢你的少女们,有什么话要说吗?”主持人把话筒递给塔矢亮。

      塔矢亮收回手,接过话筒,他右手插在裤兜里,低眉沉思了片刻,开始说起来:“谢谢你们的喜欢。”场下尖叫又起,塔矢亮等声音安静下来,继续说道:“但以后请大家不要为了我而去棋院,如果去棋院,请为了围棋,”场下变得安静起来,塔矢亮继续说:“在我达到自己的目标之前,我不会再出现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如果想了解我,就从我布下的黑白子世界里理解吧。希望大家把对我的支持,继续倾注在对围棋的热爱上。”

      塔矢亮把话筒递还给主持人,仍然面带微笑。场下却不再有尖叫声,场上的爱田真由有些失望,但仍说道:“亮君的决定我们都会支持!”

      同在采访座位上的棋院副理事长脸色一沉,却又瞬间在镜头前回复僵硬的笑容。还是主持人快速反应地说道:“不如亮君布置一些题目让大家一起来解答吧!看谁能最快做出,我们有奖品哦,请亮君做裁判!”场下终于又响起期待的掌声。

      终于结束了这次活动,看着副理事长的阴沉表情,塔矢亮走到他面前。“我是看着你出生长大的,塔矢,你还是个孩子,”副理事长说话了,“还没学会对世界笑脸相迎。”

      “副理事长,我不是已经来了吗?并没有为难赞助商,”塔矢亮礼貌一笑,“如果所有人关注我,是因为我站在围棋界巅峰,那么我是否逢迎这个世界,他们都不在乎,还是会继续关注我。如果我样子难看地摔落下来,不管我是否逢迎这个世界,这些人依然会离我而去。所以我是否笑脸相迎完全不重要,更何况,我还远远没有踩在巅峰呢。”塔矢亮朝副理事长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副理事长看着塔矢亮的远去背影,自嘲一笑,“塔矢家的男人,都是如此。”

      当塔矢亮拖着疲惫身体,走下电视台的车时,夕阳已经快要落山。与工作人员挥手告别后,他转过身,却看见了正倚靠在自家门口的进藤光。他走到进藤光面前,虽然进藤光也快17岁了,但还是比塔矢亮矮几公分。

      “你的手机关机了,一直打不通,我有话对你说。”进藤光抬头,盯着塔矢亮的眼睛。

      塔矢亮把进藤光拉进家门,“我请假了,至少五天不会开手机了。”

      “塔矢,你就没一个解释吗?”进藤光说道:“这几场棋谱我都看过了,平时你根本不会犯那些失误。”

      “你担心我了?”塔矢亮脚步一顿,转身走到进藤光面前。

      进藤光脚步一退,却发现身后是走廊的墙,他说道:“你是棋手,只要好好下棋就够了!你采访也好,获奖也好,但别让它们影响你的状态。我认识的塔矢亮,从来都对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屑一顾。”

      “至少给我一个解决的时间吧。”塔矢亮双手放在进藤光肩膀上,低头一叹,“已经解决了。”进藤光疑惑地皱起眉,却见塔矢亮把额头放在自己肩膀呢喃道:“我好累啊,进藤。”

      “哎?唉,对着这样的你也说不出什么愤怒的话,”进藤光伸手覆住塔矢亮的头发,“我陪你练棋吧。”

      “嗯。”

      “一会儿你先给我好好看看《围棋周刊》的文章啊!”

      “嗯?”

      “他们说,如果你胜率不能持久,迟早会变成坠落的新星。这样的塔矢亮值得我们的期待吗?太过分了。塔矢,证明给他们看啊!”

      “噗。”

      “塔矢,你的笑点总是很奇怪。”

      “嗯,那就证明给他们看。”

      “喂,你认真点!”

      进藤,就算全世界都期待,或者不期待,不是还有你仍相信我吗?


tbc.


评论(9)
热度(92)
2016-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