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9)

      (9)关于热爱围棋及其它方面的深刻探讨

      “我输了。”对面的桑原老爷爷低下头。对局室记者席上的千叶小美快步走到进藤光身边,“恭喜进藤九段拿下本因坊头衔!”进藤光握紧手中纸扇,压抑住心中狂喜,眼角涌出温热泪水,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要告诉塔矢。身边的场景忽然一变,眼前变成了塔矢家的庭院。进藤光走进和室,却发现里面没有人。他心中升起一阵慌张,疾步走入内室,打开一间间房门,大声呼喊着塔矢亮的名字。直到最后一间房打开,进藤光看见那熟悉的背影,才定下心来。只是……

      塔矢亮竟然只在下半身裹着浴巾,就像那天在洗面台前看到的一样。他听到进藤光的呼喊,转过身问道:“怎么了进藤?”进藤光轻轻吞咽了口水,“我拿到本因坊了。”塔矢亮笑起来,走到进藤光面前,伸出修长的手搭在进藤光的肩上,“恭喜你啊。”他越走越近,身上的香气越来越清晰,进藤光步步后退,塔矢亮却把脸凑下来,自己的脸颊甚至感觉到了对方温热的呼吸,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大叫了一声:“塔矢!”

      碰!进藤光的手臂猛地从棋墩上滑落,他的头磕在地上,顿时从梦里醒过来。他睁开眼,还是塔矢家的对局和室,塔矢亮正擒着一颗棋子,有些惊讶地看着睡眼惺忪的进藤光。

      “咳,我怎么睡着了?”梦里的场景那般真实,看到对面真实的塔矢亮,进藤光忽然有些尴尬。

      塔矢亮抬起双眼,“摆了一夜棋谱,你也累了。不过,你梦里怎么总在叫我?我是快死了?还是欠你钱了?”

      “咳,我梦到拿到本因坊了,想找到你告诉一声。”进藤光转开目光,不想跟塔矢亮对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看来你的渴望还是很深刻的。”塔矢亮微微一笑,伸了一个懒腰。他俯下身,张开手抱住棋墩深吸了一口气,“太好了,这种回到棋里的感觉。”

      进藤光的耳边却还回响着塔矢亮的上一句话——你的渴望,深刻的渴望。拿到本因坊,想与塔矢亮分享自己的成就,想把棋谱拿给他看,想听到从他口中说出的称赞,这难道不是一直以来想超越他的习惯吗?可为什么,还会出现那种画面……还想离他更近一点,想伸出手触碰他,想感受他的体温……

      “啊!”进藤光抱住脑袋,大叫一声。

      塔矢亮吓了一跳,抬起头说道:“我的状态回归对你刺激这么大?”

      “塔矢,你为什么这么爱围棋?除了围棋,你脑海里还想过别的吗?”进藤光垂下头,凝视着棋盘上的黑白子,突然问道。

      塔矢亮托起下巴,开始回忆起来,“从有记忆的年纪开始,就已经在父亲身边玩棋子了。父亲会给我出谜题,让我自己去想答案。是活是死,是黑是白,千变万化,有趣得无法言说,我能在棋盘边一个人玩一天。就这样,渐渐沉迷进这个崭新世界。想要看透每个变化的结果,想要找到每一手的最好位置,抱着这样无比强烈的心愿,一直到现在。”

      “每一手的最好位置,就是神之一手吗?”进藤光睁大了眼睛,他的脑海里闪出听过无数遍的词语——神之一手。

      塔矢亮答道:“这不是所有棋手的追求吗?每一手都应对在最好位置。只是还没人能做到,人都会疲惫,会判断失误。我见过几乎把每一步都下在最好位置的人大概就是……”他突然顿住,把那个词语轻轻说了出来,“Sai了吧。”

      进藤光淡淡一笑,继续问道:“那你除了围棋,还想过别的吗?”——想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情不自禁地想了解他。

      “唔,棋手又不是苦修的忍者,当然会想正常人都会想的事情。”塔矢亮幽幽说道:“饿了想吃饭,累了想睡觉,无趣了想去散心,不过散心一般都是摆谱看书,或者去会馆下下指导棋。”

      进藤光扶额,“够了够了,你也就是这样了。”

      “其实还想过别的。”进藤光抬起头看着塔矢亮,只见他微微一笑,放下指尖棋子继续说道:“我现在去洗澡,回来再告诉你。”

      听着塔矢亮远去的脚步,进藤光叹了一口气,“我也应该这样,只想围棋就够了。”自己也是这样啊,从Sai出给自己的一道道谜题里,开始觉得有趣,开始沉陷,直到现在。现在已经进入59期本因坊战的第二轮预选了,等赛程名单发布,就又可以踏入征程,朝梦想再接近一步!塔矢这次状态波动,在58期循环圈里输了四场,太可惜了……好像是第6名。挑战权被绪方前辈拿到,不知道过一个月的本因坊七番战结果会怎样,绪方前辈能把桑原老爷爷从本因坊宝座上拉下来吗……

      突然,进藤光心底一震。58期8人循环圈里的后4名,将直接参加59期本因坊战的第二轮预选。这就是说,他很可能要在第二轮预选里对上塔矢。塔矢应该也知道这件事吧,进藤光握紧双拳,如果两人相遇,也要拿出最好的实力一战,这样塔矢才会高兴吧。在赛场上与塔矢一战,会赢吗?想到这里,进藤光甚至开始浑身发热起来。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塔矢亮又裹着浴衣,坐在进藤光身边。进藤光猛然回过神来,又睹见塔矢亮微湿的胸口,散着淡香的头发。

      进藤光避开目光说:“我在想第二轮预选赛,不知道赛程会怎样,会不会遇到你。”

      “嗯,虽然出了点小波折,但我在循环圈里等你的承诺可没有变,”塔矢亮挑了挑眉,“赛程里会不会遇上我,都不会影响这个结果。”

      说的也对,第二轮预选最终进入8人循环圈的名额是4个。进藤光想到这里,松了口气,却发现塔矢亮紧挨着自己坐了过来。

      “你干嘛?”进藤光没有躲开——想离他更近一点。

      “你的问题,我还没有回答完呢。”塔矢亮离得越来越近,进藤光突然想起梦里的画面,身体不禁往后靠去。塔矢亮却不断往前,逼得越来越紧,“你不是想知道吗……我还想过什么……”进藤光不断后仰,心跳得越来越快,手肘撑在榻榻米上。塔矢亮的手撑在进藤光的身边,他发丝尖滴落下的水珠滚到进藤光的脖子里,再流进胸膛前,激起皮肤微痒的触感。

      塔矢亮伏在进藤光耳边轻轻呢喃,“我所想的除了围棋,还有棋盘对面,坐的人是你。”

      进藤光的手猛然一握,没有说话。塔矢亮磁性的声音如此清晰,“五年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比赛成绩,你努力爬到的位置,我越来越在意。慢慢的,和你下棋就感到满足,你失落时我会紧张,你放弃时我会愤怒。每当想到对局的人里如果没有你,我就无法控制自己。原本我不想承认这种想法,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疲惫时想听到你的鼓励,人群中想找到你的视线,不然就无法心安。”

      塔矢亮伸出手,指尖抚摸到进藤光的脖颈,他指腹上既有湿润的水分,又有因常年触摸棋子而生出的粗糙茧子,两种触感在进藤光的脖颈处交织,让感觉越发微妙。“想在对局室看到你,想和你练棋,想你一直追逐我,但又不想你超越我。所以,我更要拼命往前走。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只好接受它的存在了。”

      进藤光忍住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你是变态吗?那么想让我追逐你,又那么喜欢高高在上。”

      塔矢亮轻轻一笑,他的眼眸深深凝望着进藤光,“想放弃了吗?追逐我,超越我这件事。”

      “不可能。”进藤光飞快的心跳,也灼热了皮肤的温度。

      “那就好,”塔矢亮的指尖轻轻摩擦着进藤光脖子的皮肤,“我每次离你很近时,你都特别紧张,对吧?进藤。”

      进藤光的瞳孔猛然一缩,“你……”

      塔矢亮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你累了,早点睡吧。我会好好克制自己,免得你总是胡思乱想,万一在二轮预选赛发挥不好怎么办。对手不是你,就太无趣了。”他的指尖猛然划过进藤光的锁骨,然后抽离,整个身子也站了起来,笑着朝卧室走去,“这几天假期好好陪我练棋吧,晚安,进藤。”


tbc.


评论(12)
热度(86)
2016-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