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1)

      (11)半目胜负师

      这次王座头衔本战淘汰赛的比赛地,在京都附近的有马温泉汤之馆。最近进藤光以连胜19场的成绩,引起了棋坛的纷纷注目。连《围棋周刊》都刊载了这样的文章——继塔矢亮之后最值得期待的棋坛新星,进藤光,谁能终结他势不可挡的劲头?

      “我的名字似乎能理直气壮的跟你列在一起了。”进藤光喃喃自语,放下手中的《围棋周刊》,看着新干线车窗外的风景。

      这次对手似乎分外强大。进藤光的脑海里回响着塔矢亮在电话里说的话,“我这次赢得非常艰难,幸亏我执的白子。”

      “怎么这么说?”

      “他的白子更厉害。”

      佐竹英秋八段,更擅长白子后手,以半目胜负师的风格闻名棋坛。塔矢亮对进藤光说:“如果一处落子有90%几率能以半目胜,他绝不会落在能80%几率10目胜的地方。”正是这种下得毫无美感,却极有效率的棋风,让佐竹英秋在棋坛的评价一直褒贬参半,“进藤,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胜负师。”最后塔矢亮以这句话结尾。可惜进藤光还没来得及与塔矢亮仔细研究他的棋谱,就要踏上去京都的行程了。

      似乎这个人也在本因坊战第二轮预选赛名单里……进藤光的心开始忐忑起来,在前往目标的路途上,果然要翻越无数困难的高山啊。“算了算了,想太多也没用,”进藤光叹一口气,心情很快又愉悦起来,“哎呀,还没去过京都呢,下午到寂光寺看看好了。”

      京都寂光寺是本因坊的发源地,寺内纪念馆铭刻着所有世袭本因坊的名字,以及如今每期头衔的获得者。早晨,幽静寺庙里进出的人很少,只有一个头发斑白,却有些秃顶的老头子站在本因坊名牌前。他的目光盯着一个地方——二十五世本因坊竹下真成。而在这块石牌右边的另外一块石牌,刻着头衔战的获得者,最右边是第55期桑原仁,第56期桑原仁,第57期桑原仁。而它们的上方,从45期到52期都是一个名字:竹下真成。

      “你果然在这里啊,老头子,”老人身后走来一个30岁左右,看起来不修边幅的年轻人,“在想怎么在一个月后守住本因坊的宝座吗?桑原本因坊,前辈。”

      “你明天有比赛吧?”桑原前辈缓缓转过身,“英秋。”

      “别叫的这么亲密,关你什么事。”佐竹英秋插着裤兜,走到石牌前低头看着。

      “看来现在的年轻人都冲劲十足啊,我这把老骨头还战斗在棋坛里,果然越来越艰难,”桑原前辈自嘲完,嗓子冒出沙哑枯涸的笑声,“你明天的对手是个更有冲劲的年轻人呢,你那种丑陋不堪的棋风还能管用吗?可要当心啊,英秋。”

      佐竹英秋斜睨一眼桑原前辈,眼中露出凌厉气势,“当年母亲带我去韩国的时候,你正埋首于那个人的追逐战斗中,从未过问我一丝一毫,现在你也不必操心我的棋下得怎样。可惜啊,你就算拼尽全力把名字刻在二十六世的地方,也永远比不过那个人啊,老头子。”

      “我可一点也不遗憾。倒是你,从未在战场上来一次与对手酣畅淋漓的杀伐,下棋又有什么意思。围棋,是两个人对决的艺术啊。”桑原前辈转过身缓缓朝门外走去。

      “老头子,可是我能赢啊,这可比你强多了,”佐竹英秋也没有转身,眼中依然杀气十足,“明天我仍然赢给你看。”

      桑原前辈没有停下脚步,只回答了一句:“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英秋。”

      进藤光下午在寂光寺里百无聊赖地转悠着,脖子里斜夹着手机:“哎?你明天到大阪参加活动,后天就回东京比赛?这么急啊。”

      “嗯,主办方临时在大阪安排了一场,只好连夜飞回东京了。”

      “哎?本来觉得大阪离有马温泉也很近,想叫你过来放松一下嘛。”

      “那明天你比赛完,代我好好体验温泉吧。怎么样,见到佐竹英秋了么?”

      “还没有。啊,我看见秀策的名字了!塔矢,我也要把名字刻在这里,叫本因坊秀光!”

      “噗,好的,本因坊秀光,明天的比赛加油。”

      “你也加油!”电话收线后,进藤光把寂光寺再逛了一圈,决定还是先去汤之馆,再熟悉熟悉之前在棋院找到的佐竹英秋比赛棋谱。可他依然完全没想到,第二天的对局会来得如此艰难!

      佐竹英秋执白。

      所有的意图都被看穿,对方的落子总抢先占据自己下一步想去的地方。所有的进攻都打到细细软软的棉花上。哪里都有白子,可哪里的白子都不主动,一步步紧跟在旁,死死掐住黑子的咽喉。尽管盘面上黑子占据五目的优势,可算上白子的贴目,黑子仍然要输!这就是半目胜负师的法则么?进藤光越发焦躁起来,紧紧握住手中的蝙蝠扇。冲出去,冲出去!他的心底升起这样的声音,他不再管右侧渐渐被白子缠住的黑子大龙,捏起一颗黑子,狠狠拍在左侧白子间的空地。

      佐竹英秋的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下棋时保持不被对手激怒的心情很重要,这是黑子疑问之一手啊。”

      进藤光抬头一愣。佐竹英秋拾起一颗白子,阻隔在进藤光右侧黑子大龙与刚刚这颗黑子之间。又是这样……不眠不休的纠缠,甩不开,冲不出,破不掉,令人窒息。随着局势进展,黑子的优势甚至越缩越小,直到局终数目。判定席的工作人员说道:“佐竹英秋八段,执白胜1目半。”

      “下次会在本因坊战里遇到吧,进藤,”佐竹英秋微笑说:“我期待着下次对局。”

      “佐竹前辈的棋让我受益匪浅。”进藤光微微鞠躬,拾起扇子沉默地离开对局室。

      ——输1目半。

      进藤光发出短信。没有回短信,那家伙应该还在参加交流活动。“啊!”进藤光闷在枕头上大叫着发泄出来,觉得胸口的郁结好了些。可过一会儿,他情不自禁地开始在脑海里复盘,胸口又开始郁结了,他拿起手机不停吐槽。

      ——要是输得酣畅淋漓倒也罢了,可佐竹英秋的棋让人输也输得气郁胸闷!

      ——最后还被挑衅了!他说期待在本因坊战跟我对局。

      ——一定要赢回来!一定!

      ——哎,语气重了点,其实也没那么生气,晚上还是要好好泡温泉。

      等塔矢亮从活动会场离开,他打开关闭的手机,屏幕上顿时冒出一长串进藤光的名字。塔矢亮边看边带着笑意,等看完短信,便直接按了回拨键,却没有人接电话。

      跟工作人员吃过晚饭,进藤光特意等汤池没有人,才穿上浴衣进去。汤池有好几个呢!进藤光愉快地泡起汤来,还不停在每个池里换来换去。

      又打了两个电话,还是没有人听。塔矢亮心中隐隐不安起来,他问身旁的工作人员:“从这里到有马温泉大概多久?”

      “呃,一般JR线是50分钟,开车的话40分钟左右吧,现在都十点了,塔矢君要去有马温泉吗?”

      塔矢亮微微一笑,“随便问问,我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尽管泡在温泉里,进藤光的思绪又情不自禁回到了棋局。他脑海里浮现佐竹英秋的话语,“这是黑子疑问之一手啊。”第161手的黑子是疑问手么?明明之前还有5目优势,再努力扩大一点就能赢了!从那里开始优势渐渐倾颓。可是如果不下在那里,161手又该下在哪里?继续跟白子在右侧缠斗吗,也不会扭转情势的。进藤光沉思起来,脑海中不停演算着各种161手另外落子的可能。

      塔矢亮看了看手表,快11点了,还是没有人接电话,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了。“麻烦先生再开快一点。”他对出租车司机说。

      “已经很快了,马上就到了,”司机嘟囔着,“这么急着去见谁呀年轻人。”

      刚刚想的那一步是落在哪里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好像越来越困了……进藤光猛地甩甩头,却觉得无力站起来,脑子越来越昏沉,渐渐闭上眼睛睡去。

      塔矢亮冲进汤之馆,在前台问到比赛选手的住处,可在门口敲了许久还是没有人应答,手机显然放在房间里,铃声隐隐透过房门,传到塔矢亮的耳朵里。塔矢亮叹了口气,沿着汤之馆的指示牌,他找到了在汤池里昏昏入睡的进藤光,“蠢货啊,在温泉里这么久会死的。”

      塔矢亮拖出昏睡的进藤光,扯下一旁的浴衣盖在他身上,大力拍了拍进藤光的脸。进藤光幽幽半睁开双眼,喃喃说道:“塔矢……怎么又梦到你了……”塔矢亮松了口气,找到浴衣里的房卡,把又睡过去的进藤光抱了起来,这蠢货真沉。

      一口气把进藤光扔在和室里的床铺上,塔矢亮的手已经酸累不已。他擦干进藤光身上的水渍,为他盖好被子,却被进藤光扯住手臂。塔矢亮侧躺下来,准备轻轻拿开进藤光的手,进藤光却顺势靠了过来,呢喃着说道:“塔矢,今天输棋了……”

      “知道了。”

      “161手应该下在哪里……”

      “回去帮你看。”

      “塔矢真是好人……”进藤光的呢喃越来越轻,“每次在梦里……”

      塔矢亮一怔,俯身在光的耳边轻轻问道:“在梦里怎样?”进藤光闭着眼睛,把头靠向塔矢亮的脖颈,把手伸进塔矢亮的衬衣中缝,用脸轻轻摩擦着塔矢亮胸口的皮肤,从汤池里出来的他浑身没有一件衣服,体温还带着温泉的炙热。塔矢亮伸手把进藤光的手按住,又轻轻问道:“平时为什么不这样对我?”

      “平时……只要看你下棋就够了……”进藤光呓语着。塔矢亮把进藤光推开躺在枕头上,俯身凝视着这个清秀阳光的少年,“光,”他轻轻叫着进藤光的名字,对方从喉咙里嗯了一声。“既然在你梦里,”塔矢亮低下头,双唇印在少年湿润的嘴唇上。进藤光的身体轻轻一颤,微张嘴唇有了回应。仿佛在细细品尝彼此唇舌的味道,没有多余的话语,缠绵在对方的体温里不想醒来,一梦悠长。

      进藤光猛地睁开眼,窗外天空发白,头脑中一阵昏沉袭来,他甩了甩头,都忘了是怎么从汤池回房间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脑海里依稀浮现出昨夜的梦境,好像又梦到塔矢了。

      进藤光心里一震,梦里塔矢就在身边,然后自己就伸手了……触感怎么那么真实?他飞快找到手机,看到屏幕上一长串未接电话。想起今天塔矢亮还有比赛,他飞快打着短信。

      ——你昨天在大阪吧?

      过了一会儿,短信回复了。

      ——在大阪。

      ——你今天在东京吧?

      ——在东京。

      ——比赛加油!

      ——嗯。

      进藤光松了口气,伸手胡乱抓了抓头发,指尖抚摸自己的嘴唇。唉,心底深处的梦境,都到这种程度了啊。


tbc.


评论(11)
热度(85)
2016-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