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2)

      (12)棋的变化,人的变化

      ——我和父亲在讨论佐竹英秋的棋,你要过来吗?

      进藤光又看了一遍手机里的短信,摁下了塔矢家的门铃。塔矢说这段时间是中国的春节假期,他的父母也从中国回来了。开门的是塔矢明子夫人,虽然她年近40,但看起来仍像30岁刚出头,塔矢完美地继承了他母亲的美丽。“是进藤君啊,”明子夫人温柔笑着,“他们在等你。”进藤光恭敬问候了明子夫人,随她走进内室。明子夫人端来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便退出和室去准备午饭了。

      “父亲说,让我来模仿佐竹英秋的棋,和他下一局。”塔矢亮对进藤光说道,他和塔矢行洋对坐两端,棋墩上没有布子,显然在等进藤光来了之后再开始。

      模仿别人的风格是一件别扭的事情,尤其像塔矢亮这样有自己风格的职业棋手,刻意模仿别人也会让自己的棋力打上折扣。不过,佐竹英秋的风格有着极其显著的特点,塔矢亮模仿起来也不算困难,并且还能保持相当的实力。

      塔矢行洋执黑先手,塔矢亮用白子步步紧逼。进藤光本以为,塔矢行洋要用他的深厚棋力和霸道棋风,来展示如何破解这种围困,可随着布局进展,他渐渐诧异起来。塔矢行洋的黑子相当灵动,甚至可以用跳脱来形容。比如刚刚左下黑子大飞一手,进藤光本以为黑子要在那里布局,当白子拆二不依不饶地应对后,塔矢行洋忽然又跑到相隔甚远的右上角落子。中腹右侧的白子逐渐从外围包裹其中的黑子,黑子只能顽强做眼求存,都已经这样了,黑子还不图从其它地域弥补,反而越来越胡搅蛮缠,进藤光皱起眉。可随着又一子落下,进藤光忽然发现,盘面变了!

      中腹做眼存活下来的黑子,成为白子无法撼动的根基,与更外围的黑子巧妙连在一起,反而对白子形成了包围!白子瞬间处于下风。进藤光的内心越发震惊,再落了10余手左右,棋局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

      “我输了,父亲。”塔矢亮投子认输,他抬头望向塔矢行洋,“父亲,您的棋变了。”进藤光知道,他指的不仅是这盘棋的棋面,而是塔矢行洋变得自在洒脱的棋风。

      塔矢行洋轻轻一叹,“佐竹英秋的棋里只有胜负,却没有变化。”

      进藤光细细品味着这句话。塔矢行洋笑了笑,进藤光又诧异起来,在以前的印象里,塔矢行洋总是一副威严十足不苟言笑的模样,不要说聊天了,连站在一个房间里都有相当大的压力。塔矢行洋说道:“这段时间一直情不自禁地尝试各种流派,自己的棋也变得没有章法起来。”

      进藤光摇摇头说道:“是您对棋的理解,已经突破了章法的限制。塔矢前辈,我觉得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与以前不一样了。”话音刚落,背后传来明子夫人的温柔笑声,“连进藤君也这么认为呢,去吃午饭吧,各位。”

      “您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进藤好了。”进藤光回答道。

      明子夫人又笑起来,“上次见到进藤时,还是个孩子呢,现在都已经长成大人了。我觉得啊,不止外子变了,你们都变了。”她看着塔矢亮说道:“小亮这种每天都在成长的年纪,做母亲的不能陪在身边真是太遗憾了,才半年不到,小亮都已经比我高了,还越发帅气了呢。”

      “妈妈……”塔矢亮刚刚在饭桌旁坐下,明子夫人又在背后抓起他的头发来,“小亮的头发这么长了,都已经可以束起来了,不过……小亮,不准备把头发剪一剪吗,虽然小亮无论怎样都漂亮,但现在男孩子留这么长的头发真的好吗?”

      “有句话说得好,头发越长,棋力越高。”塔矢亮面不改色地说道。

      “哎?行洋,你们围棋界有这种说法吗?”明子夫人一脸懵懂望向塔矢行洋,塔矢行洋挑了挑眉,“别管他,吃饭吧。”塔矢亮的头发确实比以往长了很多,已经到了肩膀。塔矢行洋早就注意到了,不过他向来深知,儿子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做事都有他的原因,自己根本不用管他。

      明子夫人忽然想到什么,转身进屋里又出来,然后到塔矢亮身边,命令他不准动。她把亮的头发高高梳起来,束成马尾用头绳扎住,只在前额垂下一些短的发丝。塔矢亮穿着居家和服,头发梳成这样,反倒有了许多古典美感。明子夫人相当满意自己的成果,左右看着笑起来,“这么看起来,穿着和服就像平安时代的美男子,穿西装也正好时尚起来,我们家小亮真是丝毫都不输给那些电影明星呢。”

      “妈妈,”塔矢亮无奈说道:“在进藤面前,您就稍微收敛一点,至少谦虚一下吧。”

      明子夫人捂嘴笑了笑,“进藤跟你认识这么久了,又不是外人。”

      进藤光不知道此刻该回答什么好,只好挠头笑了笑。

      吃完饭,塔矢亮带着进藤光回到自己房间。他跪在棋墩前,拿出佐竹英秋与进藤光的比赛棋谱复印件,“161手,是黑子想求变,对吗?”

      进藤光一惊,“你看出来了?那天佐竹英秋说,这是黑子的疑问手,我一直没有想通,161手应该下在哪里?”

      “按照你这个下法,到161手才求变,已经有点晚了,所以它无论下到哪里都影响不了什么,”塔矢亮看着棋谱一手一手地摆着棋,一直到161手,“佐竹英秋的话让你进入了思维困局,更加打乱了你后盘的思路。你这个傻瓜,怎么能顺着局中对手的话进行思考?”进藤光一噎,却听塔矢亮叹道:“不过跟佐竹英秋下棋,的确很难保持心境平和,他的棋让人太憋屈了,他虽然是后手,却控制了你。”

      进藤光突然想到塔矢行洋手下跳脱的黑子,“如果被对方看懂了棋路,被死死扼住后招,那么就让他看不懂好了?”

      “是啊,进藤,求变,不是从161手开始,而是从第1手。”塔矢亮说道:“父亲跟我说,在中国有很多职业棋手会去下网络围棋,不是当作娱乐,而是成百上千盘这样大量练习,他们会选择对手,棋力相当的人基本都知道对方在网上叫什么。这样下棋不以胜负为首要目的,可以尝试千变万化的风格,又积累大量的对局经验,还能训练在快节奏里的计算力。”

      佐竹英秋的棋里只有胜负,没有变化。进藤光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塔矢行洋的话语,“可是,该怎样求变呢?”

      塔矢亮走到房间里的电脑前,拉出椅子坐下,“为了比赛,可以先针对佐竹英秋的白子研究一个新布局战术。但为了彻底把他踩在脚下,不如也尝试一下这种训练方式好了,进藤,你有网络围棋的账号吗?”

      进藤光顿住,犹豫片刻答道:“没有。”

      “你过来,我帮你注册。”

      进藤光走到电脑前,塔矢亮让开椅子,让进藤光坐下,“看你以前也去网吧,会用电脑吧。在这里输入名字就好了。”

      HoninboShuhikaru,进藤光在键盘上输入了一长串字符,“哎?用户名过长?”

      塔矢亮扶了扶额,“本因坊秀光,你这个名字是不是太显眼了一点。”

      进藤光歪头想了想,眼睛一亮,“HoninboSH,好了!”

      塔矢亮拿他没有办法,“把Honinbo顶在头上跟别人下棋,这样真的好吗?”

      “梦想嘛,就是要挂在嘴边,万一说着说着就实现了呢?”进藤光兴致勃勃地一路完成了注册,“像以前总说要追上你啊赢过你啊什么,现在不就能和你并肩下棋了。”

      塔矢亮嘴角浮起笑意,他俯下身盯着电脑屏幕,转头对进藤说道:“你的梦里就只有这样吗?”他的脸离进藤光的脸几乎只有1厘米,皮肤甚至能感觉到来自对方的温度。进藤光瞳孔一缩,回想起自己梦里的塔矢亮,还有和他在梦里的缠绵。可这只是他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他的心脏砰砰剧烈跳起来,只从喉咙里勉强挤出声音:“嗯……不然还要怎样?”

      “不是还有这样么?”塔矢亮伸手把进藤光的脸朝自己方向转过来,嘴唇轻轻覆上进藤光的唇,然后飞快离开。刹那间,进藤光浑身如贯过一道电流,呆立不动。他震惊看向塔矢亮的眼睛,塔矢亮的深邃眼眸也望着他。一秒,两秒,三秒,四秒,时间仿佛停滞,进藤光猛然站起来往外走去,“你让我冷静一下。”

      “进藤,这就走了吗?”明子夫人看着匆匆离开的进藤光,朝倚靠在房门口的儿子说道:“小亮,怎么不去送送进藤?”

      “他可能需要适应一下棋路的新变化。”塔矢亮抱着双臂,看着进藤光的背影说道。

      注:Honinbo=本因坊,HoninboShusaku=本因坊秀策


tbc. 

 

评论(20)
热度(86)
2016-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