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3)

      (13)17岁做这样的梦很正常

      进藤光很快就在自己家买了电脑,又拜托伊角去问问他那些中国朋友,网络上下棋的职业棋手账号都是哪些。进藤光跟伊角解释了自己下网棋的原因,顺便还鼓动伊角、和谷他们也一起投入到大量的对局练习里。从那之后,除了比赛日,他便没日没夜地在家下起网络围棋来。

      已经一周了,他再也没跟塔矢亮见过一面。那天他从塔矢亮家匆匆离开,刚回家便收到了塔矢亮的短信——见一面吧?进藤光把手机丢在一边,不知道怎么回复。塔矢亮再也没有发来任何消息。

      刚刚结束一盘棋局,进藤光杀得酣畅淋漓。界面弹出来自Zelda的消息:进藤你最近怎么了?

      HoninboSH:我怎么了?

      Zelda:你最近也太沉迷网络围棋了吧?

      HoninboSH:这是赛前训练。

      说完,进藤光关掉与Zelda的对话框,看到时间已经是半夜1:37。这时界面上忽然弹出对话框:Akira请求与您对局,接受?拒绝?

      进藤光犹豫片刻,点了“接受”。

      Akira执黑。进藤光有些困,他的白子下得毫无状态,很快就在中盘认输,随后界面飞快弹出消息。

      Akira:见一面吧?

      进藤光看着对话框,一分钟后,他默默退出界面,关了电脑,倒头睡在床上。

      塔矢亮看着荧幕上HoninboSH忽然下线消失,心脏忽然觉得像被针刺了一下,“进藤……在你面前……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啊……”

      进藤光第二天一直睡到了10点,等他准备起床又打开电脑时,手机响起仓促的铃声,是和谷惊慌的声音:“进藤!快来老地方!快餐店!伊角出事了!”

      进藤光一惊,和谷在电话里语焉不详,他匆匆挂了电话,就拿起背包出了门。等到他推开快餐店的玻璃门,却发现和谷正靠在沙发椅上,嘴里叼着吸管,翘着二郎腿,而伊角正端着一盘汉堡薯条可乐朝座位走去。进藤光松了口气,走到和谷旁边坐下嘲讽,“伊角出的事是没带钱呢?还是吃得太多?”

      伊角汗颜一笑,把给进藤光点的食物放到他面前。和谷吐出吸管,揽过进藤光的肩膀说道:“进藤,你这段时间状态太不对了,我们都觉得你应该出门接受一下阳光,放松一下精神,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喂,我才没有什么失恋。”进藤光拿起薯条吃起来。

      “前段时间根据我们的推测,好吧,主要是奈濑的推测,进藤你一定是爱上了什么人,”和谷端起一杯可乐喝起来,“而你这段时间突然闭门不出,沉迷网络,每次在棋院里都只匆匆露面,连说的话都少了,所有的症状显示,你失恋了,”和谷叹了一口气,却又正经起来,“你是个容易逃避的人啊进藤,我们有点担心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进藤光本想吐槽反驳,却觉得心底有点感动。和谷与伊角这样的朋友,这几年,很多时候幸亏有他们在。他说道:“你们别担心了,我真的没失恋。”

      “好吧,失恋的人都是一副嘴硬的样子。”和谷叹一口气。

      “不是失恋!”进藤又一次强调,他看着手里的薯条怅然起来,“前段时间,我忽然产生了一股很奇怪的感觉……觉得很困扰……”

      “哦?”和谷喝着可乐,转头望向进藤光。

      “平时总是互相叫嚷着你这蠢货,你是猪吗,你脑子哪里不对了,所有的相处都很正常,可前段时间忽然在夜晚的梦里……梦到那个人却……”进藤光的声音越来越低。

      伊角问道:“梦里那个人怎么了?”

      “在梦里对那个人……产生那种心情……甚至情不自禁的想去做……”进藤光的音量已经变得细若游丝,“那种事情……”

      伊角若有所思,“呃,这说明你对那个人已经产生了特殊感情,还有朦胧的欲望……17岁的年轻人,做这种梦不是很正常吗?”和谷噗嗤一笑,“伊角,21岁的你似乎很有经验啊。”伊角瞪了和谷一眼,对进藤光说道:“进藤,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不必这么有负担。”

      “后来就连白天看到他,心情也情不自禁地起伏,所以我想,那就尽力压抑下来,不被人知道不就好了?”进藤光喃喃自语道:“可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那个人拒绝了你?或者嘲讽了你?”和谷担心地看着进藤光。

      “他没有……可这种感觉很奇怪啊!就像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突然曝光,还是在最不想被知道的人面前曝光,很尴尬啊!而且我完全没有想过,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样,本来心无旁骛地相处着,只用想下棋的事情就好了,说话也肆无忌惮的,可突然一下子一切都变了,要怎么解释啊,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突然换成别的相处方式,感觉太奇怪了!”进藤光叹一口气,“我本来打算永远都不说的,等到什么时候那种感觉自己消失就好了。”

      伊角摊摊手,“既然被人知道了,那就解释清楚好了,告白啊或者随便怎样都可以吧。为什么不呢,你跟那个人平时是什么关系?”

      “平时也经常吵架,可是他很重要……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平时有什么疑问也会去问他,就算他再忙,也会毫无保留的帮我。本来,平时只带着有些敬佩又很不服输的心情看待他。而且这种感情的对象,怎么会是他呢,根本不会被人理解吧。”进藤光说着说着,和谷突然喷出了一大口可乐,进藤光一惊,转过头看着他,伊角皱起眉拿起纸巾,直接盖在和谷脸上。

      “进藤……那个人是塔矢亮吧?想来想去,你能这样形容的对象,只有塔矢亮啊,”和谷扶了扶额,“啊咧啊咧,你真不是一般人,竟然能对塔矢亮在梦里产生……咳,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伊角也是……咳咳……”

      “进藤,”伊角看着进藤光正色道:“无论对方是谁,是男是女,年纪多大,你会产生感情都没有错,你完全不必在意会不会被别人理解。”

      和谷挠挠头,“我不是很擅长安慰别人的工作啊,交给你了伊角。反正进藤啊,你好好下围棋就好了,其他的事情,自己开心就好,不要太纠结。”

      “进藤,你这么爱围棋,会介意下棋时棋墩是榧木还是楠木,棋子是石头还是玻璃吗?”伊角耐心说道。和谷插嘴问道:“我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不过,这跟进藤有什么关系?”

      伊角没有理睬和谷,继续说道:“无论是什么棋墩,什么棋子都没有影响,因为你爱的是围棋本身对不对。感情的道理是一样的,不管对象是……好吧,塔矢亮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人也好。你只不过是对一个人产生感情罢了,对17岁的年纪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进藤光怔怔听着,心中的郁结似乎减轻了一些。

      “这只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问题的关键是,他怎么想呢?”伊角说得口渴,拿起自己的可乐喝起来,“他告诉你了吗,他是怎么想的?”

      他怎么想的……不知道……进藤光摇摇头,“因为不知道怎么解释,就干脆躲着他。”

      “唉,好好跟他解决吧。他是拒绝也好,接受也好,或者当没发生过也好。是时候放下纠结,重新开始崭新生活了。无论结果怎么样,以后回想起来,17岁时还有这么一段梦境,也是很美好的事情啊。”伊角耸耸肩。

      “大概,因为不想失去他吧,”进藤光叹一口气,“我会好好解决的,和谷,伊角,谢谢你们。”

      下午,三个人又一起去了很久没去的围棋沙龙。围棋沙龙里热情的大叔们还跟以前一模一样,进藤光笑着和大叔们互相打趣,和谷与伊角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一直到天色将晚,吃过晚饭,进藤光才跟他们告别回家。

      “我回来了!”进藤光打开家门,朝厨房里的母亲问候道。在门厅换鞋时,他却愣住,门口还有一个人的鞋子。厨房里传出妈妈的声音,“小亮真是个好孩子呢,如果小光能有你一半善解人意,我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听到亮的名字,进藤光心里一惊,伸头朝厨房望去。塔矢亮,竟然在厨房里洗碗。

      “塔矢?你在这里做什么?”进藤光的声音让母亲和塔矢亮都回过头来。母亲说道:“小亮下午来找你讨论棋院的事情,你出去了,我问他要不要给你打电话,他说不用,还特地留下来跟妈妈解释围棋上的事,还帮妈妈做家务事,真是好孩子呢。”

      “阿姨平时很担心进藤,因为不了解围棋,所以才感觉很无力吧,以后我可以帮阿姨多了解一些围棋。”塔矢亮笑着说道,声音无比温柔。进藤母亲又开心笑起来,“怎么好意思耽误小亮的时间呢,最后一个碗还是我来洗吧,小亮去跟小光下棋吧。”

      “小亮小亮小亮……妈妈,你什么时候跟塔矢这么熟了?”听着他们的对话,进藤光才感到无力,他转过身径自上楼走回房间。塔矢亮很快擦干手,跟在进藤光身后关上房门,“进藤……”

      “……”

      “下棋吧。”塔矢亮拖出进藤光房间的棋墩,坐了下来。

      进藤光叹了口气,坐在他对面。两人默契的伸进棋盒里抓子,猜先结果是进藤光执黑。伴随落子的声音,进藤光渐渐被棋局完全吸引。塔矢这家伙,在拼尽全力要赢吗?就算是白子也充满咄咄逼人的威压,若不提起百分百的注意力,一定会被屠得惨不忍睹啊!白子的汹涌攻势,燃起了进藤光的胜负心!

      白子一手一子双征,让进藤光开始长考起来。这家伙的棋力又涨了不少。不可能同时保住两边了,保哪块地呢?脑海里演绎出数种解法,进藤光决定丢弃左侧的黑子,去保右侧。对面传来一声嗤笑,塔矢亮竟然没有顺势将左侧吃下,而是又一子打吃,继续围追右侧不放。

      “你这么下会后悔的。”进藤光轻哼一声,丢开这块腹地,一手落子打吃右边的白子,“五目换七目。”

      塔矢亮将中腹右侧黑子尽数吃下,“现在你中腹太薄了,你不要只看到两目差距,中腹被吃,你左边和左下的黑子也没有接应了!”

      “又不能中腹也要边地也要!我在这里应一手不就可以接了吗,虽然没有那么厚实,但我毕竟还是赚了两目!”进藤光也毫不示弱。

      “你接在这里,我断在这里,你就只能扳一手,这样,这样,这样,你看,10手之后不就被我牵引走了吗?你这种程度的计算力,根本不可能搅得佐竹英秋判断失误!”

      “你断之后我会应在这里!一直把两目优势死咬到底!”进藤光把棋墩一拍,站起来说道:“走着瞧啊!看谁能在二轮预选里赢佐竹英秋!”

      外面隐隐传来母亲的叫唤,“小光,不要跟小亮吵架!”

      “要是都赢呢?”塔矢亮挑眉问。

      “那就看谁赢的目数多!”进藤光愤愤说道,转身走向门口。

      “喂,进藤,这是你家啊,你准备走去哪儿?”塔矢亮在背后说道。

      进藤光一愣,顿住脚步转身对塔矢亮说道:“那你走!”

      塔矢亮噗嗤一笑,站起身往门口走去,“好吧。那我们就打个赌,看谁对阵佐竹英秋能够赢吧。”

      进藤光抱住双臂,挑眉问道:“好啊,赌什么?”

      塔矢亮走到进藤光身边,忽然停住脚步,微微侧身,伏在进藤光耳边说:“光啊,那天晚上你不接电话,我赶到汤之馆,发现你昏倒在汤池里,我把你从汤池里拖出来扛回房间,你这家伙怎么昏睡得那么沉。”

      进藤光心中巨震,却听塔矢亮继续轻轻说道:“我本想马上回大阪,赶上连夜回东京的航班,结果你却抱着我不让走,还总说梦话,我只好留下来陪了你两个小时,直到你睡得一动不动。航班自然也错过了,我只好改签清晨最早一趟回东京的航班。”

      进藤光想到那一夜的梦境,脸颊泛起红,望着塔矢亮说不出话来。塔矢亮回望着他,轻轻说道:“光啊,无论你在梦里说了什么,我都不介意,以后不要憋在心里,也不要逃避它。这次如果我赢了,你就把让我一夜没睡,第二天还得比赛的精神损失费赔给我吧。”塔矢亮的指尖轻轻划过进藤光的手背,触起皮肤的微痒,然后打开房门离开了。

      进藤光回过神来,疾步出门朝楼下喊道:“塔矢亮!还不一定谁赢呢!”

      楼下传来妈妈的声音,“唉,小光,对小亮有礼貌一点呀!这孩子真是!”


tbc.


评论(21)
热度(86)
2016-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