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4)

      (14)虽然追逐胜负,但终究超越胜负

      虽然进藤光又像以前那样跟塔矢亮相处起来,但总觉得这几天塔矢亮是不是出了点问题,比如……

      进藤光看着屏幕上弹出的对话框:Akira请求与您对局,接受?拒绝?他点了“接受”,看到Akira发来的消息:进藤,看我最新的研究结果。进藤光心下一凛,难道塔矢对比赛有什么新想法?

      开局后Akira执黑,进藤光凝神看着黑子落点,正思考着白子该怎样应对。但很快,进藤光渐渐越发无语。黑子显然完全没管白子,自顾自聚拢在棋盘中腹。他打开对话框。

      HoninboSH:你研究出什么了?

      Akira:怎么用最少的棋子摆出光的片假名。

      HoninboSH:有空多吃药,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Akira:你看,是23颗。

      HoninboSH:我觉得20颗以内就能摆出来。

      Akira:真的吗?我试一下。

      HoninboSH:……我为什么要跟你讨论这种事。

      经常在网上下棋的人都知道Akira就是塔矢亮,但凡Akira上线,向他发起对局的人都数不胜数。每次Akira的对局也有非常多的旁观人数,看着屏幕上的黑子图案,进藤光心里一惊,马上看向在线旁观列表。发现这局塔矢亮设置了禁止围观,进藤光才长舒一口气。

      屏幕上弹出:Akira认输了,您是否确认,是?否?

      当进藤光点击了“是”,又弹出Akira的消息:虽然18颗也能摆出来,但我觉得样子很丑。

      HoninboSH:去下棋吧,求你了。

      Akira:好的。

      看到Akira很快就进入对局,以及Akira所展现出的霸道棋风,进藤光这才相信这个账号后面真的是塔矢亮本人。

      再比如……

      塔矢亮来电话问进藤光,要不要去他父亲的新书签售会现场看看。第二天进藤光出门,却眼前一惊。塔矢亮的过肩长发梳成马尾,穿着黑色剪裁西装三件套,系着橙色领带,正无聊倚靠在进藤光家门口的电线杆旁。相比进藤光的T恤和球鞋,塔矢亮的穿着显然正式许多。“你没跟我说要穿得这么正式吧。”进藤光走到他面前说。

      “母亲非要我这么穿,我说我去会抢签售会的风头,但还是不能不去。你这样不要紧,反正也是被我拉去的观众。”塔矢亮一笑,弯弯眼眸里尽是温柔。

      “你这种说大实话时自然流露出目中无人,真是令人讨厌的感觉。”进藤光幽幽一叹。

      “虽然很多出版社在父亲隐退后就不停邀约出书,但父亲一直都没有同意。直到他游历一年后有了很多新感悟,才答应了那家一直没放弃邀约的出版社,”塔矢亮边走边说着:“书名叫《胜负》,我还是应该去的,毕竟是父亲很多年来对棋的心血感悟。”

      签售会后的记者群访上,那些记者的重心果然很快就转移到塔矢亮身上,“前天刚结束本因坊最终挑战七番赛的第四战,绪方碁圣以连胜四局的成绩,夺得了本因坊头衔,随后桑原仁九段宣布退出棋坛。作为当今棋坛新浪潮的领军人物,塔矢七段是否认为绪方碁圣是你现在最大的挑战目标?”

      站在观众人群中的进藤光眼神一凛,桑原前辈宣布退出了?

      “夺得头衔是每个职业棋手拼命奋斗的目标,相信绪方前辈也深有体会。”塔矢亮微笑着,他的答案永远完美无缺。

      “塔矢君!”好久没见的千叶小美站起来兴奋的挥挥手,她问道:“最近棋坛上的新进棋手们似乎流行起网络围棋的训练方式了,塔矢君的胜率一直都很高。但最近大家发现,塔矢君唯独跟进藤君大量对局后胜率突然大幅下滑,因为是两位棋手私下的训练对局,所以大家都很好奇,是不是进藤君针对塔矢君有了什么针对性的压制策略?塔矢君认为进藤君的棋力是否已经大幅增长,在比赛中会威胁到你吗?”

      进藤光在心里默默答道:因为那家伙会突然变得没脑子。

      塔矢亮依然保持着微笑听完整个问题,他回答道:“我们的训练并不以胜负为目的,重在探讨棋局的过程,就像父亲在书里说的那样,围棋虽然追逐胜负,但终究超越胜负。”

      “塔矢君的回答充满哲思呢。”千叶小美赞美道。

      进藤光已经听不下去了,他看向签售台上落座的塔矢亮,塔矢亮的目光也投向人群,望向进藤光的方向。

      ——进藤,我回答得怎么样?

      ——你这个骗子。

      随着58期本因坊战的结束,59期第二轮预选赛的赛程表很快就出来了。进入第二轮的60名职业棋手抽签分成12组,决胜出每组头名后,再与关西棋院的6个分组头名一起进行对决,最终按积分排名产生4个名额,与58期循环圈余下的前4名,进入59期本因坊战的8人循环圈。

      进藤光在棋院拿到赛程表,看到自己和塔矢亮并不在一个分组,佐竹英秋也不跟他们在一组。进藤光对着赛程表说道:“佐竹前辈,你可要拿到小组头名啊。”

      和谷建议他们几个后辈一起去拜访退隐的桑原仁前辈,以表示尊敬。进藤光想起桑原仁前辈在自己刚成为初段时,还对自己表达过赞赏,突然觉得时光过得飞快。他跟和谷与伊角说,自己已经跟塔矢亮放下了纠结,像以前那样相处了。为了证明这一点,这次他还专门叫上了塔矢亮一起。

      桑原仁前辈是个独居的老人,听说他的妻儿在早年就离开了他。宣布退隐之后,桑原仁身上有了一种释然,少了很多过去的阴霾之感。

      “呵呵,看着你们这些后辈,我这老头是应该退出了。”

      奈濑跪坐在会客和室里,小心翼翼地问道:“桑原前辈,你觉得遗憾吗?”

      桑原仁又发出干涸的笑声,“你们都觉得我止步于三年,会对本因坊的头衔抱着遗憾吗?”奈濑慌忙摆手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桑原仁缓缓站起来,从屋里拿出一本发黄的相册。他细细翻开相册,端详起来。进藤光很惊讶,上面显然是年轻时的桑原仁正在比赛的黑白照片,而他对面的人,也同样是个年轻人。照片一页页翻过,照片里比赛场地各不相同,桑原仁的年纪也逐渐变大,但坐在他对面的人,有很大部分都是同一个人,那个人也同样渐渐变得成熟。照片忽然成为彩色,桑原仁渐渐变老。直到相册快翻到结束,进藤光突然发现,那个原本经常出现的人,似乎很久都没有再出现过。

      桑原仁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进藤光和塔矢亮,感叹道:“如果有遗憾,大概就是不能再和真正的对手下棋了吧。”他慢慢合上照片,“至于围棋本身,并没有什么遗憾。”

      进藤光忍不住插话问道:“照片上那个年轻人就是竹下真成前辈吗?”那个连续8次独霸本因坊头衔,也连续8次击败桑原仁的竹下真成。

      桑原仁点点头,“是的,那是我的同门师兄。”

      看到桑原仁并不介意提到竹下真成,进藤光大起胆子问起来:“您会不会觉得懊恼,如果没有这个人……什么的……”

      “没有这个人的话,就没有我如今的棋艺啊。呵呵,虽然当时有一些挫败感,但我仍然很高兴他取得的成就。他不是没有败在我手里过,只是很不巧,不是本因坊最终战罢了。命运啊,总有一些巧合的,我不仍然也是本因坊吗?”桑原仁忽然想起了什么,怅然一叹,“虽然一局棋终有胜负,但如果对棋的理解只在于胜负,棋艺便很难有更大突破了,可惜很多人仍然执迷不悟啊,”他深深看向进藤光,又看向塔矢亮,轻轻叹道:“如果是你们的话,大概能让他明白吧。”

      在座的年轻棋手们越来越听不懂桑原仁的话,只有塔矢亮的眼神忽然坚定起来,也深深地看向桑原仁。进藤光看着塔矢亮,又看着桑原仁,仍然迷惑不解。

      离开桑原仁的家,进藤光和塔矢亮并排走着。进藤光悄声问道:“怎么觉得只有你一个人听懂了桑原前辈的话?”

      塔矢亮噗嗤一笑,附耳在进藤光耳边说:“我小时候在父亲那辈棋手聚会上听到的,佐竹英秋是桑原前辈的儿子,他后来跟母亲姓的。”

      “什么!”进藤光大惊,随即又压低声音,“所以桑原前辈指的是佐竹英秋执迷不悟么?”

      塔矢亮耸耸肩,“我觉得是吧。”

      进藤光一幅原来如此的表情,说道:“原来棋坛老辈聚会也会谈论八卦吗?”塔矢亮汗颜无语。

      和谷与伊角并排走在进藤光和塔矢亮的身后,看着前方交头接耳又时而笑语的两个人,和谷捅了捅伊角的胳膊,轻声问道:“你觉得他俩真的跟以前一样吗?”伊角若有所思,无法回答。


tbc.


评论(10)
热度(75)
2016-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