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

      (15)先手黑子的死活题,职业棋手的计算力

      随着塔矢行洋夫妇再次踏上游历国外的行程,塔矢亮便天天催着进藤光到他家去练棋。“进藤,这道诘棋我不会,你看看,”塔矢亮坐在棋墩后,诚恳望着进藤光。

      进藤光看向盘面上的黑白子,“黑子先手,如何吃死白子?”他的眉头渐渐凝重起来,“这题好难,至少九段以上水平啊。”他拿起棋子,自顾自投入计算中。也不知过了多少分钟,进藤光反复确认,觉得自己应该找到了落子的正确位置,这才抬头,却发现塔矢亮已经洗完澡换好浴衣,坐在身边看着自己。

      进藤光一愣,开始解说起来:“3之十七是黑子唯一的应手处,白子不得不应在4之十六,黑子再接一手逼白子必须落在4之十八,黑子2之十五,白子再也无路可逃了。”

      “原来是这样!”塔矢亮看了一眼棋盘,又望向进藤光。

      进藤光眉头一蹙,把刚拿起的棋子放回棋盒,“塔矢,你真的不会做这题?”

      “唔,现在会了。”塔矢亮眼里都是笑意,眼神充满真诚。

      进藤光看着塔矢亮的眼睛,三秒之后,叹一口气,“你明明是觉得我计算力不够,要让我做题。”

      塔矢亮莞尔一笑,拿出身边厚厚一叠复印册,“我拜托父亲从中国和韩国找来的,他们职业棋手的训练题,我已经在看了。”

      进藤光拿过复印册开始细细翻阅,眼神越发惊讶,“好厉害。”

      塔矢亮凑过来说:“这些题对提高计算力帮助很大,一起研究吧。”

      进藤光嗯了一声,却发现塔矢亮又凑到自己身后。他有些无奈,“塔矢七段,研究题目需要凑这么近吗?”

      塔矢亮却得寸进尺地把头靠在进藤光的肩膀,“你为什么还不困?”

      “不困,你要干什么?”

      “因为进藤睡着的样子更有趣。”塔矢亮在进藤光的耳边说道。

      “再提这事就跟你绝交。”

      “光着身子却一个劲往我怀里磨蹭,让我忍耐得很辛苦。”塔矢亮一脸真诚。

      “现在开始我们绝交了。”进藤光垂头看着题目,面不改色地说道。

      塔矢亮睹了一眼进藤光凝神所看的题,“白子8之十一。”

      “啊?为什么是这里!”话音刚落,进藤光忽然又意识到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转头斜睨一眼把头放在自己肩上的塔矢亮,“绝交的人,不要跟不认识的人说话。”

      “好的。这位朋友,我们能认识一下吗?”塔矢亮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掌心盖上进藤光放在地上的右手,手指伸入光的指缝间扣住,“我叫塔矢亮,是个职业棋手。”进藤光的手微微卷曲,却被塔矢亮的手用力按住。塔矢亮又把左手缓缓伸入进藤光腰间,轻轻咬在光的耳垂,呼吸拂过对方的皮肤,他分明感到,怀抱里的身体已经在微微颤动。

      “这样练棋真的有效率吗?”进藤光深呼吸一口气,无奈说道。

      “反正我已经小组头名了。”塔矢亮说道。

      进藤光开始回想二轮预选的赛程,“佐竹英秋也拿到了,你跟他的赛程已经定了。我也快了,伊角和越智都会进积分赛吧,关西那边应该有社吧。你跟佐竹英秋比赛之后,就是他和我,然后你和我的比赛。”

      “这不重要。”塔矢亮的左手在进藤光的衣服里缓缓向上,修长指尖摁上对方胸口的突起,怀里的少年条件反射般极轻地嗯了一声,话语里的呼吸气息也越来越重,“塔矢亮,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说点什么?”

      “要说什么?”塔矢亮的左手又轻轻用力了。

      “你为什么……会这样……你不解释……一下?”进藤光忍住越来越快的心跳,伸手把塔矢亮的左手按住。

      “我对你做的所有事,不能表达我的用意吗?”

      塔矢亮在身边耳语,屋内的气氛越来越暧昧。进藤光的脸颊泛起绯红,塔矢亮的意思……他在表白?进藤光的脑海变得混沌起来,他要问个清楚,“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某天突然意识到,我的眼里只看得到某个人开始。”

      听到塔矢亮的话,进藤光的心跳越来越快,“那是什么时候?”

      “忘了。”塔矢亮圈紧怀里的进藤光,把脸埋进光的脖颈无奈地说。

      进藤光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跟我说?”

      “为了确认那个人的内心也对我产生了反应,我在耐心地等。”塔矢亮的絮絮轻语温柔得像刚融化的糖。

      进藤光闭上眼放松了全身力量,头微微后仰,也靠在塔矢亮的肩上,无奈说道:“我明白了,是你故意一步一步铺设,让我不知不觉踏入你的地域,眼睁睁看我变得彷徨不安,而你的心还保持着愉悦?”

      “现在明白已经晚了。”塔矢亮拿起进藤光的右手,环绕在他的腰间,把进藤光搂得更紧了,“先手黑棋算准了唯一的应手,白棋再怎么逃,都会被吃死的。”

      “真是可怕的计算力。”进藤光轻轻嘲讽道。

      “这点能力都没有,怎么当职业棋手。”塔矢亮一脸无辜地说道。

      “我生气了,给我精神损失补偿。”进藤光挑眉说道。

      塔矢亮嘴角浮起一笑,轻轻咬住进藤光的耳垂,“现在就在补偿。”

      “我可没打算这么便宜你,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如果我赢了,你就……”进藤光突然打住,侧头对塔矢亮富有深意地一笑,“为了赢过你,我现在要努力做题了。”塔矢亮一怔。进藤光左手重新拿起书册,右手挣脱塔矢亮的手,拾起棋子在棋盘上摆出诘棋题目,“白子被困,先手白子如何做活?”

      塔矢亮叹了口气,重新搂住进藤光,又把下巴放在光的肩膀上说:“那我们一起做题。”

      “白子3之十五?”进藤光凝眉思考着。

      “你再好好算算。”

      “唔……那白子3之十三?”进藤光在脑海里演绎着算路,身体忽然又传来一道电流般的触动,他皱起眉,“塔矢亮,把你的手拿出来……这样我怎么算……”

      “不拿。”

      “……就是3之十三吧?”

      “看来这样你还是能算的。”

      “把你的手拿出来。”

      “不拿。”

    

tbc.


评论(9)
热度(94)
2016-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