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6)

      (16)读棋如读人

      “塔矢亮七段执黑胜2目半。”判定席的工作人员在点目完毕后,报告出了最后结果。坐在塔矢亮对面的是佐竹英秋,他紧紧皱着眉头,塔矢亮不打算再多说什么,便站起身来。

      记者席上的千叶小美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塔矢君的超强实力真是碾压般的存在呢,目前为止59期本因坊战二轮预选,塔矢君都是全胜啊!”

      塔矢亮对她笑了笑,正准备往外走,却听佐竹英秋发出不甘心的声音:“并没有到碾压般的差距吧。胜负不是常有的事么,记者小姐何必说得这么难听?”

      千叶小美突然意识到在佐竹英秋面前这样赞美塔矢亮有些失礼,看到他不愉快的表情,她慌忙鞠躬解释道:“对不起,佐竹八段,我没有想贬低您的意思。”

      佐竹英秋从鼻腔里冷嗤一声,也站了起来,他没有理睬千叶小美的话。千叶小美仍鞠着躬,正尴尬地不知所措。塔矢亮看到这一幕,挑了挑眉。就在佐竹英秋经过千叶小美身边时,塔矢亮突然说道:“我原本从不评价对手的棋艺。”佐竹英秋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塔矢亮。

      “但这次我想说,佐竹前辈,狭隘的棋路是赢不了棋的。”塔矢亮微微一笑,扶起千叶小美,径自走出了对局室。千叶小美惊讶地睁大眼睛,拼命忍住想浮在嘴边的笑意,朝佐竹英秋鞠了一躬,也跟在塔矢亮身后退出对局室。

      佐竹英秋眯起双眼,眼神冷冽起来。

      ——执黑胜2目半哦。

      进藤光看着短信,嘴角浮出微笑,那家伙的心情简直都从屏幕里散发出来了。他盘算起二轮预选的积分排名,塔矢亮毫无争议的第1,第2名是一个叫子安彰的七段棋手,而自己、佐竹英秋、伊角慎一郎并列第3,越智第6。但进入循环圈的名额只有4个啊,看来后天自己与佐竹英秋的对决,胜负至关重要。进藤光躺在床上,摸出手机回复起来。

      ——我也执黑赢2目半给你看。哦不,3目半。

      ——晚上来我家练棋?

      ——毫无效率,不去。

      ——来嘛。

      ——后天结束比赛前,都不出现在你面前。

      ——太不巧了,后天我跟你同时比赛,你还是会看到我。

      进藤光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多。

      ——我要做题了。

      他把手机丢在床上,开始专心沉浸在诘棋题的世界里。

      对局室里。

      进藤光看着面无表情的佐竹英秋,他冷冷的眼神里,透出的却是异常强烈的胜负心,“进藤,又见面了。”

      对局前需要猜先。进藤光突然纠结起来,猜先若是执白,对局佐竹英秋会轻松一些。但心中却冒出一个压抑不住的强烈念头,想要面对执白的佐竹英秋,看自己是否也能做到像塔矢那样。

      工作人员提示道:“请进藤光二段抓子。”

      进藤光忽然下定了决心!他说道:“佐竹前辈,您是八段,作为后辈的我,与您段位相差如此,按常理是可以直接黑子先手吧?”听到这句话,工作人员极度惊诧起来。佐竹英秋执白的名声是传遍棋坛的,黑子要赢需要倒贴六目半,面对水平顶尖的职业棋手,贴目是很大的压力。面对实力相当甚至高过自己的棋手还提出执黑,通常都被认为是狂妄的表现。何况,对手还是执白的佐竹英秋!

      佐竹英秋也完全没想到进藤光会拒绝猜先,他深深看向进藤光自嘲一笑,“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看不起前辈呢。”他的目光突然充满寒意,“既然如此,那我怎能拒绝后辈的好意?进藤,你应该知道这局比赛的重要性吧?”

      进藤光深呼吸一口气,“我知道。”

      “比赛结束后可不要后悔。”佐竹英秋冷冷一笑,拿起白子棋盒,放到了自己手边。

      进藤光又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握紧手中扇子,拾起一颗黑子放在了小目上。

      依然是紧逼得令人透不过气的白子,进藤光沉下心,回想起前段时间练习过许多遍的黑子战术。可是,黑子并不能如想象般洒脱起来。这一次,佐竹英秋的求胜欲望更加炽烈了。他看着面前陷入凝思的进藤光,飞速思考着这些有点过于自由的黑子到底意欲何为。想要甩开白子?不可能!佐竹英秋冷笑一声,更加紧逼不舍起来。

      进藤光皱起眉头,上次那股熟悉的焦躁心情又一次爬上心头。他拾起一颗黑子,却停住不动了。他忽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如果猜先执白,就能有更轻松赢下佐竹英秋的机会啊。

      “开始后悔了吗,进藤?”佐竹英秋轻轻说道:“你黑子的无理手这么多,是哪来的自信?”

      进藤光看了一眼佐竹英秋,压抑下心情的焦躁,强行让自己只去思考棋局。20分钟过去了,这一手,他迟迟没有落下。

      “请两位棋手暂停,午间休息一个半小时后继续比赛。”判定席看了看时间,提醒佐竹英秋和进藤光。佐竹英秋笑了一声,站起身离开了对局室。进藤光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叹了口气,也站起身来。

      进藤光在走廊里看到了伊角,他今天也有同一时间的对局。“去吃午饭吗进藤,和谷特地过来给我们打气。”伊角看着有些失落的进藤光说道。进藤光摇了摇头,“我要想想棋局,你跟和谷去吧。”说完,他便走进了一旁的研讨室。看着进藤光的背影,伊角叹了口气,转身走向棋院大门。

      进藤光倚在研讨室的桌子旁,手撑在桌边凝视着地面。突然传来关门、落锁的声音。他抬起头,却见塔矢亮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了?”其实看到进藤光的样子,塔矢亮心中就明白了大概。

      进藤光把自己拒绝猜先,要求执黑的事情说了出来,语气越发犹豫,“塔矢,我是不是太冲动了?执白的佐竹英秋成名棋坛,本就有着极雄厚的实力啊,他说我的无理手太多,下着下着才发现,我确实不该有这样的自信……”

      “进藤,”塔矢亮用双手托起进藤光的脸,让对方的琥珀色瞳眸凝视着自己,“不要想对手的话,一个字都不要想,不要被对手影响思路。想想你为这局比赛付出的一切,与国外高段棋手在网上大量对局的经验,研究到深夜的诘棋题,还有跟我数不胜数的对局,没有人比我更懂你的棋。你的棋力早就飞速成长,你可以赢过他。”

      进藤光望向塔矢亮,“你在安慰我吗?”

      塔矢亮温和一笑,“不是安慰,我说你可以,你就可以。”他缓缓伏下头,将嘴唇温柔印在进藤光的唇上。光的唇尖有股好闻的甜味,让塔矢亮忍不出伸出舌尖轻轻舔舐。

      进藤光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他们吃完午饭回研讨室会看见的。”

      “我只要五分钟。”塔矢亮说罢,又贴近进藤光的唇,轻轻吮吸起来。

      仿佛周围全涌入了亮的温柔气息。他的头发拂过自己的脸颊,他的指尖抚在自己的脖颈,他的唇齿触在自己的舌尖,进藤光的焦躁情绪逐渐烟消云散,全世界只剩下沉醉人心的呢喃。

      “亮,我会赢么?”

      “会的。把对手的话忘得干干净净,只需要记住我的话,会的。”

      “进藤!给你带了排骨拉面哦!中午还是吃一点比较好!”伊角正准备打开研讨室的门,却见门自己打开了。开门的塔矢亮一愣,朝伊角与和谷微微一笑,“你们好,已经吃完了吗?”

      “吃完了……”伊角答道。

      塔矢亮笑着走出门,“带饭辛苦了。”

      和谷看着塔矢亮的背影,有些不可置信,“他好像心情很好?还主动跟我们打招呼?”和谷转头看向研讨室内,进藤光正拉开桌边的椅子,脸色泛着微红,朝他们挥挥手,“拉面拉面!太棒了伊角!”

      “你不是说进藤心情很低落吗?”和谷朝伊角无奈问道。

      回到对局前的进藤光,依然没有着急落下黑子这一手。“进藤,求变。”塔矢亮的话语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变化。

      计算。

      眼前的棋盘,仿佛化为浩如烟海的宽广宇宙。棋盘上的算路,就似星辰之间的连线。不拘于一角,一边,一腹,而是整个宇宙的算路。算路不停在进藤光的脑海里交织,他眼前一亮,将黑子轻轻落下。

      佐竹英秋发现进藤光的情绪跟上半局截然不同了。看起来黑子仍旧是无理手啊?为什么进藤的情绪却这么轻松,难道已经彻底放弃了?怀着疑惑,佐竹英秋朝着自己的理解布下了紧追不舍的白子。

      直到中盘,佐竹英秋突然发现,黑子本相隔甚远的棋路,竟然隐隐有连接起来的趋势!他心中猛然一惊!他重新审视了整个棋盘,心中的惊诧越发震撼,黑子竟然已经提前想到这种地步了?他抬头望向进藤光,却见进藤光已经完全陷入棋局的凝思中,浑然不觉外界发生了什么。

      黑白子的势力差距,至少在12目左右,算上贴目,白子仍差5目半!佐竹英秋敛眉沉思,决意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去!

      然而直到终盘,“进藤光二段执黑胜2目半。”判定席话音刚落,进藤光长长舒了口气。佐竹英秋紧紧握住拳头,眼神里尽是掩盖不住的震惊与失落,口中喃喃自语着:“为什么……”

      “佐竹前辈,或许您的棋路,真的太在意胜负了。”进藤光拾起扇子,朝佐竹英秋微微鞠躬,站起身离开对局室。

      打开门,正倚在走廊墙边的塔矢亮抬起头来,与进藤光对视。看到进藤光嘴角浮出的笑容,塔矢亮会心温柔一笑。


tbc.(盘算着快写完了呢...)


评论(14)
热度(88)
2016-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