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7)

      (17)一场永远无解的手谈

      “还是没有赢过你啊……”塔矢亮家中,进藤光盘腿坐在棋墩旁哀叹。

      “这么想赢我吗?”坐在对面的塔矢亮无奈回应道。

      “是又怎样?”进藤光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坦率,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兴致勃勃的握拳道:“还没结束呢,二轮预选赛里,你和我之间还有一场。”

      “就那么想补偿我吗?”塔矢亮一笑,爬到进藤光身边挨着他坐下,“不如,我们现在就比一场?”

      进藤光身体往后一倾,挑眉纠正道:“是你补偿我。”

      塔矢亮看着进藤光,突然正色说道:“进藤,你太容易被对手影响心态了。赛场上不仅是棋力较量,更是精神的对决啊。心态偏差丝毫,棋路就相差万里了!在赛场上不被对手影响,跟锻炼棋力同样重要。”

      进藤光挠挠头,无奈说道:“我知道。可话虽明白,但又没办法说改就能改,平时对局跟赛场完全不一样嘛。”

      塔矢亮狡黠一笑,凑到进藤光身边说道:“那就从现在这局练起吧。”他在进藤光的脸颊上轻轻一吻,随即退后坐回棋墩对面,拾起一颗黑子放在对面星位上,“开始了。”

      “这种对局邀请是犯规的。”进藤光耳廓泛红起来,他咳了一声,拾起白子回应在对角星位。

      “我好像听到某人的心跳加快了,”塔矢亮忍住要迸发的笑意,“你如果不会被我影响,以后在赛场上,也就不会被对手影响。”

      “哦?”进藤光托起下巴,看了一眼塔矢亮,“某人的心跳也在加快吧。”

      塔矢亮沉默了几秒,笑着叹一口气,“被看穿了。”

      进藤光嘴角笑了笑,满意地又落下一子。

      两人对坐手谈,再也没有对话。对决在棋盘上炽烈进行,嘴上想要的输赢,并不是心中想要的输赢。能读懂对方的棋,就可以读懂对方的心。棋盘上的黑白子亦是一场对话,所以,两人间无需再说话。

      ——今天的59期本因坊战第2轮预选赛第9场积分战,有一组选手尤其引人注目:塔矢亮VS进藤光!本报曾刊载过关于这两位新晋优秀棋手的专题,他们曾表示,彼此间是相当值得追逐的对手。但据小编见闻,两位棋手私下其实是相当好的挚友。目前积分战中,塔矢亮以排名第1确定进入了59期本因坊战循环圈,而进藤光则是排名第3,并列第4的棋手佐竹英秋和伊角慎一郎紧随其后。积分赛只剩下最后2战,这场比赛尤其引人注目。塔矢亮会输给进藤光,使好友稳稳拿下循环圈的名额吗?我们拭目以待。

      千叶小美在棋院的对局室里,打开笔记本电脑撰写着新闻通稿内容。门被打开,塔矢亮和进藤光一前一后进入对局室。千叶小美握起拳,笑着朝他们打招呼,“塔矢,进藤,加油哦!”两人转头对她笑了笑,然后分别落座,他们不发一语,只是深深对视着,眼神中尽是燃烧的求胜欲。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了。”千叶小美发现塔矢亮并没有丝毫要想让的样子。也是,他们对围棋本身的尊重,远远超过了对一切比赛的看重。千叶小美偏头想了想,把刚刚写好的通稿最后两句话删去。

      塔矢亮执黑。黑子挟着疾风骤雨般的逼人威势开始布局,这是塔矢亮的一贯风格。而白子也丝毫没有退让的趋势,也在棋盘上划开阵地,与黑子激烈攻伐起来。

      随着比赛的进行,千叶小美也在通稿中记录着棋局观感——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场,两边都毫无保留。对于观众来说,显然将获得愉快的观战体验,但对于两位棋手来说,他们似乎并没有把此刻当作一场比赛。

      棋盘的左侧,黑白子交缠在一起,各自的气都不多,正是个你死我活的局面。黑子想将这片白子屠戮至尽的意图一览无余,而白子也设下陷阱,反将部分黑子围困。

      黑子一子打吃——进藤,这里是我的了。

      白子未逃,却巧落一子,同样打吃黑子——未必啊,塔矢。

      黑子落下,将关键位置的白子提去——那块地先放一边,这里我先吃为敬。不会让你哦,进藤。

      白子亦落在黑子一侧,将刚刚落下的黑子提去——不就是对攻么,来啊塔矢。

      看着局面,千叶小美继续记录着棋局——是劫争。进藤光没有盲目选择与黑子对杀,而是做劫化解了塔矢亮的攻势,保住了左侧白子的势力。这不失为一种聪明的办法,谁能保证与塔矢亮倾力对杀之下能全身而退呢?看来进藤光相当了解自己的对手。

      随着一手黑子落下,做成这处劫的另一颗白子却被提走——不会如此简单啊,进藤。

      进藤光拾起白子的动作停顿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塔矢亮,塔矢亮的嘴角浮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进藤光挑挑眉,落下白子——倒是绝妙的应对啊,那就让它更激烈点吧。

      千叶小美惊讶地睁大眼睛,又一次把通稿段落删掉重写——劫中套劫,竟然形成了双劫之争!棋盘左侧的局势复杂起来,黑白子的下法仿佛在各自宣战。

      复杂的双劫循环让黑白子在左侧都毫无便宜可占,双方保持着不相上下的目数势力。塔矢亮思考了片刻,把这一块地暂时放下。这种相持的局面一直保持到中盘尾声,官子阶段便尤其重要起来,半目之差便有可能决定胜败。

      进藤光落下白子,将一处腹地被困的白子做出眼来——困地做活,每一目都需要。

      然而黑子显然没有打算放过,一子落下,将组成这个眼的白子之一提走——这一目我也需要。

      白子的飞快应对仿佛在告知它的不满,本已有虎口的白子又落一点,将刚刚无礼的黑子提走——这一目还给我,塔矢你这个白痴!

      黑子此时却停顿了下来——又是一劫么,进藤。

      判定席的工作人员和记者席上的千叶小美却已惊讶万分——他们竟然下出一场三劫奇局!

      直到官子结束。

      判定席凝视着这盘棋局,算上贴目,黑子仍多两目半,但是,局面上却有无解的三劫,三劫循环,无穷无尽。那么,三劫中所占的3目又该属于谁呢?三劫之局,是无解之局。

      “本局为和棋。”判定席裁决道:“积分将各取一半,计入两位棋手累积分数中。”

      “只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能共同完成一场精彩的对决,铸就一篇值得传扬的棋谱呢。塔矢,进藤,相信你们心中,也跟我一样感慨不已吧?”千叶小美望向他们。塔矢亮看着棋盘,笑着叹了口气,又望向进藤光,进藤光正出神的看着这一局棋,显然若有所思。

      还未等塔矢亮说话,进藤光叹了口气,“我本来与塔矢有个约定,若是谁赢了这局棋,谁就能获得一个赔偿。”千叶小美疑惑地看着进藤光。

      进藤光笑了笑,“我忽然想到很久以前,我跟塔矢下的一局棋。那时我输得很惨,塔矢甚至失望得早早离开了。那时候,我想我一定要在某天赢过他。这场棋,我怀着与那天同样的心情全力以赴。而今天的我,已经能与他下出这样的结果了啊。忽然想起我追逐着他的一路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时光真是飞快,原来我们都已经走过这么远了。”

      千叶小美点点头,在通稿里记录着进藤光的回答。

      塔矢亮轻轻一笑,“进藤,时光还远着呢。”

      走在棋院外的路上,塔矢亮和进藤光本来安静无话,却又突然同时出声,“塔矢”“进藤”。

      进藤光叹了口气,“你先说吧。”

      “进藤,你到底想要我赔偿你什么?”塔矢亮停下脚步,问道。

      进藤光也停下脚步,转身走到塔矢亮的面前,他微微抬头,看着这双温柔的墨绿色眼眸。仿佛过了许久,进藤光咧嘴一笑,“塔矢,陪我去爷爷家下一场棋吧。”


tbc.               


          

评论(3)
热度(90)
2016-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