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少年篇:诘棋题(18)完结

      (18)谢谢你曾经来过,藤原佐为老师

      “哎呀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老头子已经不能比了。”进藤光的爷爷笑眯眯地收起棋盘上的棋子,向坐在对面的塔矢亮赞许道。塔矢亮今天穿着休闲款的条纹衬衣,一大早便被进藤光拉到他爷爷家。爷爷高兴极了,一定要跟塔矢亮下一盘让子棋。

      进藤光嘟囔着朝爷爷抱怨道:“为什么您最多只肯叫我让四子!在塔矢面前就叫他让六子!”

      “在孙子面前被让那么多子像什么话!”爷爷严肃地回答道。

      塔矢亮莞尔一笑,“您的棋力在业余选手中是数一数二的呢。”

      爷爷哈哈大笑起来,心情显然更加愉快起来,“以后还需要你多帮帮小光呐,我这个孙子竟然能把围棋这条路走到现在,放在以前真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妈妈也是爷爷也是,都对这家伙客气得不得了。”进藤光嘟囔着站起来,“我们可同时进了本因坊战循环圈,我哪里比这家伙差了。”他一把拉起塔矢亮,把这个同伴推出门外,“不想听爷爷的唠叨,我带他到处转转。”

      “这孩子,坐不住的毛病从小都改不了。”爷爷无奈摇摇头。

      塔矢亮只好朝进藤爷爷微微鞠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进藤光催促着离开。进藤光则直接迈出房门,朝院子里另一栋屋子走去。

      塔矢亮赶紧追上前,走到进藤光身边小声问道:“进藤的妈妈和爷爷喜欢我,难道不好吗?”

      进藤光举起双手枕在脑后,“知道你最讨人喜欢,所有人都是被你的外表欺骗的可怜人。”他站在屋子门前,推开半掩的门走了进去。

      塔矢亮挑挑眉,也跟着进藤光走进屋子,“可似乎有人知道了我的真面目,还依然对我不可自拔呢。”

      “能别用‘不可自拔’这种形容词吗?”进藤光走到扶梯前,朝阁楼爬上去,他突然收起玩笑神色,用安静的语气说道:“塔矢,这是爷爷家的仓库。”

      当塔矢亮也爬上阁楼时,进藤光已经盘腿坐在阁楼正中的一个棋墩旁,凝神看着这个棋墩。他的眼神似乎带着某种回忆,仿佛透过这块棋墩,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塔矢亮在进藤光对面盘腿坐了下来,见进藤光拾起一块绒布,仔细擦拭起棋墩上的灰尘。

      “塔矢,我在这里遇到了Sai。”半响沉默后,进藤光突然说了这句话。

      塔矢亮心中猛然一震,“Sai?”

      “每每回想起过去的我,看着现在的我,我心底就冒出一个声音:想让你知道,想让你彻彻底底了解,我为何成为现在的我。”进藤光停下手中擦拭的动作,用指尖轻轻抚摸棋墩上的纵横纹路,“这条路上,我并不是孤独的人。尤其在与你下出和棋的那天,这声音突然无比强烈起来。塔矢,你了解这种心情吗?”

      塔矢亮伸出手放在棋墩上,五指穿过进藤光的指缝,将他的手紧紧握住,“这条路无论会走多远,我都在。”

      “这条路的起点,就在这里,”进藤光任由塔矢亮握住手,他注视着这块早已光洁无暇的棋盘,语气里有一丝怅然,“他叫藤原佐为,是一千年前的棋士,却因为对围棋有着非比寻常的执念,他的魂魄留在了这块棋墩里,直到遇见我,便又一次觉醒过来。可惜的是,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他。”

      塔矢亮有些惊讶,可忽然间,心中的一切疑虑又有了解释。为什么不会下棋的进藤棋力却跟Sai一样?为什么后来进藤的棋完全不一样,却又有着Sai的风格?为什么在进藤身上能感觉出两个人的棋?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忽然有了答案。塔矢亮释然一笑,“原来是这样,佐为就是Sai,是他教你学会下棋的吧?”

      进藤光睁大了眼睛,“塔矢,你不觉得我说的事情太过离奇吗?”

      “离奇?是有一些吧。不过,想起一路被我所见证的你,这种解释倒是最应当的。”塔矢微微一笑。

      进藤光的眼眶里泛起微微湿润,他猛地朝天花板看去,抑制住心底涌入的温暖情绪。好几秒后,他这才低下头看向塔矢亮,努力绽出一个笑容,“佐为这家伙,那时真是很吵闹啊。每天都念叨着,要下围棋啊要下围棋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围棋教室,却因为淘气被赶了出来,”进藤光陷入回忆里,噗嗤笑了笑,“被他缠得没办法,我想,那就找个围棋会所吧,跟小孩子什么的下下也没关系。”

      塔矢亮温柔地看着进藤光,“所以你阴差阳错地找到一个满是大叔的围棋会所,看到一个在角落里独自摆棋的同龄孩子,指着他说:那不是有个小孩子吗,我们来下棋吧?”

      进藤光笑着点点头,“因为是魂魄的关系,佐为无法拿起棋子。所以他站在我身后,告诉我把棋子放在哪里。我以为就是普通下一场棋而已,真是完完全全没有想到。”

      “没想到把那个孩子打击得那么大,还没想到,竟然把他的可怕执着激发得如此彻底?你被吓到了么,进藤。”回忆啊,是件温暖而美好的东西。脑海里流淌起回忆的时候,嘴角都会情不自禁地浮起微笑。

      进藤光用左手抚摸着棋墩,“连佐为都很意外呢。我的话,不是被吓到,而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坚定和执着的人,一样的年纪,自己却还在浑浑噩噩过着日子。佐为倒是很理解你的执着,大概,因为他也拥有着相同的执着吧。看着你和佐为,我渐渐地,渐渐地也被围棋迷住了。”

      “哦,怪不得后来你下成那副鬼样子啊。”塔矢亮噗嗤一笑。

      进藤光瞪了塔矢亮一眼,又看着棋盘说道:“所以,后来让佐为下棋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他也只能每天教我下棋,其实,他真的很厉害。他说以前曾在虎次郎面前苏醒过,虎次郎便一直让他来下棋。可惜那时我根本就不明白他的实力原来这么强大。”

      “虎次郎?本因坊秀策?秀策的棋都是佐为下的?”塔矢亮微微睁大了双眼。

      “嗯,很厉害吧?”进藤光摩挲了片刻棋墩,拉着塔矢亮站起来,“塔矢,跟我来。”

      两人走下阁楼,进藤光在院子里冲着屋里喊道:“爷爷!我们先走了!下次再来!”说完,他便拉着塔矢亮跑出院子。

      爷爷探出头,“在老人家这里就这么呆不住吗!”

      进藤光并没有说要到哪里去,只一路带着塔矢亮走着,坐车,转地铁。塔矢亮安静听着进藤光诉说他的心情,和他怀念的那个魂魄。中学围棋部的比赛,他和自己的对决,因为心虚不敢面对自己的挑战,后来发誓要追上自己的决心,所以他去考院生,为了补偿佐为在暑假下网络围棋,又决心考上职业棋士,还有最后佐为想要和父亲对决的心愿。

      “本妙寺?”塔矢亮看着进藤光最终带他来的地方。他们穿行静寂的寺庙里,来到一群墓碑面前。

      “可是,佐为就那么消失了,我甚至连他消失时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我拼命去找他,以为他回去找虎次郎了,可惜还是没有找到,他真的消失了。”进藤光在本因坊秀策的墓碑前停下,他努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正常一些,可说到这里,心脏忽然就像被利针扎上一般的痛楚,语气里便忍不住带上一丝哽咽,“我一直在想,如果有天连我都忘记佐为长什么样子,这世上便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存在了。”

      “他的头发很长吧。”塔矢亮也看着秀策的墓碑。

      进藤光转头看着塔矢亮,伸手把他已经过肩然后束在脑后的长发揽起来,“比你现在的头发还要长,仔细一看,亮的头发也很漂亮呐。”

      塔矢亮顺势把进藤光的手握住,转头看向秀策的墓碑,“如果没有你,也不会有现在的我。谢谢你,藤原佐为老师。”

      “老师?”进藤光轻轻复述道。

      “以佐为对你的指导,你正应该叫他一声老师吧。你不是一直想大声告诉世人,自己真正的导师是谁吗?难道你从来没叫过他一声老师?”塔矢亮问道。

      “没有……对着那家伙,这种尊称怎么叫得出口!”进藤光闭眼反驳道。

      “可人家比你大一千多岁呢。”

      “那家伙很年轻的!虽然下棋的时候是有很气势,但平时完完全全不觉得有老师的样子。这么说起来,塔矢你也是这种人嘛,你们真应该认识一下。”

      “我可是被棋会所的大叔们都尊称为小老师的。”塔矢亮揽过进藤光的肩膀,“是时候让你感觉一下平时的气势了。”他转过头,把嘴唇轻轻印在进藤光的唇上。

      “如果现在被佐为看到,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进藤光无奈说道。

      “那就正好对他说,谢谢你,让我们在命运里相遇。”塔矢亮温柔一笑,再次深深吻了下去。


      谢谢你曾经来过,藤原佐为老师。

 

       ——完结——

      

       作者想说的:棋魂是我心里的神作,一直觉得,亮和光的人物魅力离开了围棋会大为失色,所以尝试来写深度原著向的同人。棋魂也是让我对围棋产生喜爱的启蒙,所以这篇文章里不仅有我对亮和光的理解,也有我自己对围棋暂时浅薄的理解。这篇文也算是个小小的圆满,和对棋魂的致敬。谢谢看到这里的亲们~么么哒(*^3^)

评论(24)
热度(139)
2016-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