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4)

      (4)第2局 想成为职业棋手(上)

      “今天其实是想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坐在聚餐桌后的奈濑,表情突然惆怅起来。

      当年一起学棋的院生少年们,如今都成了20多岁的人。大家开始各自忙碌起来,虽然在棋院里还常见面,但能聚在一起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今天奈濑突然给所有好友都打了电话,还像以前一样用着轻快的语气,说趁着春天到来,大家要元气满满地聚在一起。刚刚火热聊起来的朋友们,听到奈濑的发言,都纷纷停下来看着她。

      “我已经向棋院递交了申请,准备注销职业棋士的身份。”奈濑的话音刚落,场面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大家都十分震惊,还是和谷首先说了话:“那、那个……奈濑,为什么会突然递交这种申请……你不是一直……”

      院生时的回忆仿佛就在昨天,那时奈濑的成绩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她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她参加职业定段赛失败了两年,但仍在第三年继续坚持,终于在进藤光他们后两年也成为了职业棋手。如今迈入23岁的她,已经度过了四年的职业棋手生涯。曾经,奈濑是那么意气满满地跟他们说:围棋是她一生钟爱的事情。可为什么……

      “围棋仍然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事情,从来没有变过。”奈濑的话语里透着怅然,“可是……我并不适合做职业棋手呢。”

      在座的伊角、和谷、进藤、本田,都是曾经一起奋斗过,又鼓励着先后通过职业定段赛的伙伴们。大家用担心的目光看着奈濑,她脸上仍笑眯眯的,看不出多么伤心,可他们知道,能说出这样的话,奈濑的心里并不好过,“勉勉强强升到三段,想着再坚持吧,再坚持吧,以后就会好起来的。可是,下棋并不是件有志气就能成功的事情,我知道自己真的已经尽力了。哈哈,有时候,真羡慕进藤呢。没有好成绩,收入也会变得勉强,我不想这么大了还要靠父母来养活。”

      “可是奈濑……你从前专心当院生,如果现在不做职业棋手,又能做什么别的工作?”进藤光看着奈濑问道。

      “不做职业棋手,也不妨碍我继续热爱着围棋。”奈濑的眼神里透出一丝怅然,随即又笑了起来,她从包里掏出几张名片,“之前一直在这家少年围棋道场里当老师,不过那时还要参加比赛,只能偶尔兼顾。现在,倒能全心全意的跟这些孩子们相处,压力也小了不少。”

      进藤光没有再说话,他知道,能让一直都坚持的奈濑最终选择了放弃,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大家纷纷接过奈濑的名片,上面印着少年围棋道场的电话和地址,还有奈濑明日美的名字。奈濑举起酒杯,笑着呼唤大家一起举杯,“为崭新的明天!我祝你们都能顺顺利利走下去!”

      “奈濑……”进藤光拿起杯子。

      身边的和谷忽然哈哈一笑,拿起杯子和奈濑一碰,“奈濑并没有离开围棋啊。你们怎么都这副表情,想把好不容易的聚会变得低落起来吗?奈濑只要自己开心就好!来来来!”

      “也祝奈濑工作顺利!”伊角也笑着举起杯。

      进藤光绽开一个笑容,加入又变得热闹起来的聚会。奈濑笑着说道:“你们有空记得来道场看看。对了,进藤,记得也把塔矢亮叫过来。”

      进藤光挑挑眉,“为什么还得叫他?”

      “有不少孩子都把塔矢当作偶像和目标,他们最近也很关注你和塔矢之间的十番棋赛呢,还闹着想要去比赛现场看看。如果你们来道场,孩子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看着奈濑的恳切目光,进藤光点点头。

      结束聚会,进藤光回到自己的公寓里,他发现门口竟然已经放着一双鞋。如今,进藤光和塔矢亮都搬出来租了公寓,朋友们都赞美着这两位顶尖棋手的友情,都已经要好到住在门对门的程度了。不过大家却不知道,这两人都有着对方的公寓钥匙,可以随时进对方的家门。

      这家伙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吗,真是难得的事情。更难得的是,厨房里竟然传出拉面的香味。进藤光走到厨房外面,发现塔矢亮正从锅里挑出一根面,尝着是不是已经煮熟了。塔矢亮卷着衬衣袖子,长发随意束在脑后,听到进藤光进门的声音,便回头问道:“你吃过了吧?”

      “嗯,你怎么会自己做东西吃?”进藤光倚在厨房门口问道。

      “今天有空,突然想到以后,如果光能吃到我煮的拉面,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塔矢亮走到进藤光面前,在他额头上落下温柔一吻,又回头凑到锅面前,蹙着眉说道:“看来还需要再练啊。”

      进藤光的脸颊浮起一丝绯红,都四年了,为什么还会忍不住在这家伙面前心跳加快?他转头轻咳了一声,“你还记得奈濑吗?她在棋院注销了职业棋士的身份。”

      塔矢亮微微一愣,把灶火关掉,边把面条盛在碗里边说:“做这种选择,一定思虑了很久。不是职业棋士也可以有其它的人生道路,只要她自己决定好,你也不必为她遗憾。”

      进藤光叹了口气,“虽然是有些遗憾,不过还是能理解她。她现在在少年围棋道场做老师,说是有不少把你当做目标和偶像的孩子,找个时间去看看吧。”

      “你决定就好。”当塔矢亮把手中一碗面放在桌上时,却被进藤光凑上前抢先捞出一筷放进嘴里,塔矢亮挑眉问道:“你不是吃过了,怎么抢我的拉面?”

      “这可是塔矢亮煮的拉面,我要做第一个吃到的人。不过……”进藤光停顿下来,塔矢亮眼中有些期待,进藤光却哈哈大笑起来,“亮,你还是在围棋上更有天赋啊。”塔矢亮叹了一口气,拉开椅子坐了上去,他正拿起筷子,却被进藤光俯下身抱住脖颈,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耳语道:“下次……亮专门煮给我吃吧。”

      塔矢亮一愣,啪的把筷子放在碗上,伸手把脖颈上进藤光的手拉住,站起来把面前的人揽腰一搂,“已经没有心思继续吃拉面了,罪魁祸首可要负责。”

      奈濑所在的围棋道场小有名气,在这里学棋的小孩子多是五岁到十岁出头,棋力从入门启蒙到想要考院生的都有,并按照不同水平分组教学。在课余时间,不同组的孩子们也会聚在一起互相交流。

      离课程结束还有1个小时,奈濑却停下来不再教课,她突然笑眯眯地说道:“今天的课程先结束了,剩下的时间,老师会给大家一个意外惊喜。大家看门口,是谁来这里了?”

      当塔矢亮和进藤光推门先后走进道场教室时,孩子们爆发出了兴奋尖叫声,“是塔矢亮!”“是进藤光!”“奈濑老师说跟他们是好朋友原来是真的!”“塔矢名人能不能跟我下指导棋!”“就算让九子也下不了吧!”

      奈濑把手放在嘴边大声咳嗽了几声,“大家安静下来!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不喜欢吵闹的小朋友哦!”教室顿时变得安静许多,孩子们眨巴着期盼的眼睛,听奈濑继续说道:“想要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下指导棋的举手!”

      超过半数的孩子都举起手来,剩下的孩子基本都觉得自己棋力实在太差,有些不好意思举手。就在塔矢亮带着温柔微笑环视着这些小朋友时,教室后面的角落里突然传来嘟嘟嘟的电子音乐声。

      大家纷纷朝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正手忙脚乱地关掉手中电子游戏掌机的声音,他朝周围看了看,好像有些不解为什么大家都在举手,于是也缓缓把手举起来。当他看到站在奈濑老师身边的人时,眼中顿时放出光彩,“塔矢亮!”

      塔矢亮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挑挑眉,微笑着走到少年面前,拉出一张椅子坐下,“你叫什么名字,我跟你下一场指导棋吧。”

      少年睁大了眼睛,赶紧把游戏掌机塞进了书包,搓了搓鼻子,“我叫石原真。”

      进藤光看着他们,也走到一个孩子面前坐下,选择他来下指导棋。教室里的孩子们安静地分成两堆,围绕在他们身边旁观。

      塔矢亮拿起棋盒问道:“需要我让多少子?”

      石原真迟疑了片刻问道:“塔矢名人,可以让五子吗?”

      轮到塔矢亮惊讶了。以现在正步入巅峰实力的塔矢亮,和职业初段下棋可以做到让二到三子,让五子的话,这少年是在用院生标准要求自己啊。塔矢亮的眼神发出欣赏的神色,他没想到,这个在围棋道场玩游戏掌机的少年,竟然有这样的目标。

      “好。”塔矢亮把黑子棋盒递给石原真,让他在棋盘上摆出五子。周围的孩子们发出低低的讨论声,有些也传到了塔矢亮耳中。“石原平时目中无人就算了,在塔矢名人面前也这样啊。”“这次在塔矢名人面前,能让他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吧。”

      “嘘。”奈濑示意孩子们安静下来。

      显然,这些话也同样会被石原真听到,可他的表情却没有一丝改变。塔矢亮深深看向石原真,在棋盘上落下白子。

      黑子显露出的威势和冲击力让塔矢亮越发惊讶,虽然黑子最终仍毫无疑问地落败了,但塔矢亮已经对眼前这个少年刮目相看。复盘时,塔矢亮讲解完一处疑问手该怎样处理后,突然问道:“石原,你在模仿我的棋风?”

      石原真一愣,露出佩服的神色,“塔矢名人好厉害,被看出来了!塔矢名人是我的目标!”

      周围小朋友的低声议论又传了过来,“就说他不知天高地厚吧。”“还不是输了。”“他怎么可能会赢嘛。”

      随着议论渐渐小声,石原真眼里闪过一丝怅然,“谢谢塔矢名人的指导。”

      仿佛被打开了遥远的记忆,塔矢亮忽然明白了这一切的缘由。小时候,那个被所有练棋的同龄人排斥的自己,不得不孤单与棋相处,或者与年纪远大于自己的成年职业棋手相处的自己。“石原,如果你将来考上了院生,”随着塔矢亮的话语,周围变得安静起来,“你可以来塔矢门下的研讨会。”

      石原真震惊得难以置信,却又很快欢欣雀跃起来,他猛地站起来,朝塔矢亮鞠了一躬,“谢谢塔矢名人!”而周围的小朋友们,也都惊讶得再说不出话来。

      指导棋活动很快结束,送走了神情兴奋的孩子们,空落落的教室里只剩下奈濑和他们三个人。奈濑开始收拾教室里的桌椅,笑着说道:“以前只觉得塔矢棋风霸道,平时也不太跟其他棋手交流,没想到,原来塔矢这么温柔。怪不得进藤一直在我们面前说塔矢是个很好的人呢。”她意味深长地笑着看了进藤光一眼,弄得进藤光有些不知所措她到底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只听她继续说道:“塔矢刚刚对小真说的话,会被他当真的哦。”

      “我本就是认真说的。”塔矢亮也帮奈濑开始整理桌椅,“我已经察觉到了,这孩子的棋力远超过同龄人。”

      “不愧是塔矢亮啊。”奈濑笑着叹了口气,“在这个道场里,小真是个寂寞的孩子。”

      进藤光忽然想起来,很久以前塔矢亮似乎也对他说过,还没遇到自己之前,他也曾觉得寂寞。

      奈濑继续说道:“因为棋力超过同龄孩子太多,如果小真经常跟他们做对手,会很容易让他们产生挫败感,这对那些孩子毫无帮助。所以小真会委婉回绝一些棋力相差太多的孩子的对局邀请,渐渐的,道场里就产生了小真自负的传言。”

      “是啊,对手太强,容易让自己丧失学围棋的兴致。对手太弱,会觉得对面处处都是无理手,下得毫无节奏,只有砍瓜切菜的无聊感,对自己的长进也毫无意义。”塔矢亮的体会显然非常深刻,他望向进藤光也意味深长地一笑,“能找到一个下棋时感觉愉悦的合适对手,还能够彼此促进共同成长,实在太难得了。”

      进藤光挪开目光,轻轻咳了一声。

      不过,正背对着他们挪桌椅的奈濑并没有发现这两人的目光交流,“道场里,能让小真愉快下棋的对手,似乎就只有对他让子的我了。不过,我还得教其他小朋友上课,不能常顾及到小真。后来,小真就会拿出游戏掌机玩,虽然我叫他不要带游戏机来道场。不过,有时候看着原本活泼的小真在道场里百无聊赖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

      “他应该直接去考院生。”塔矢亮说道。

      整理好了桌椅棋具,奈濑和他们一起走出道场教室,顺便锁门,“好像小真也流露过这样的念头,不过之前我碰到过来接小真的石原太太,好像对此没什么想法。”

      哦?塔矢亮觉得有些可惜,奈濑忽然想起了什么,“这个月你们俩的十番棋赛就在东京吧,道场会组织想看的孩子去现场,还有家长也会陪孩子一起,如果是你们俩的话,说不定会让石原太太看到,小真身上拥有着多么了不起的天赋!也许未来,小真就是下一个塔矢亮吧!”

      “奈濑,你也可以用下一个进藤光来形容。”进藤光把手插在裤兜里不屑说道。

      奈濑噗嗤一笑,半真半假地嗔怪说道:“我身边怎么总会出现这些天赋棋手,真是又羡慕又嫉妒,教人真无奈啊。”

      塔矢亮微微一笑,走在后面温柔看着前面这两个不停互相打趣的人。


tbc.   第二局,第2个故事,上篇完


评论(5)
热度(102)
2016-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