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5)

      (5)第2局 想成为职业棋手(下)

      十番棋战第2场,就在东京电视台的节目演播室里进行直播。开场前还有两小时,奈濑就带着道场里的孩子来到了现场,因为是周末,有空闲的家长们也陪伴在一旁。直播厅里都已经布置好了,石原真忽然看见台下似乎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面前摆着棋盘和黑白子正在对局,他便坐不住地从观众席上跑了过去。

      “坂本编导,这局再输了你可就要请全组吃饭了。”拿着黑子的摄像师大叔哈哈笑着。

      “不是5局3胜嘛,才输了两局,还早呢还早呢!”坂本优子拿着白子,挥挥手满不在意。

      石原真满怀期待地凑到他们身边,看到棋盘时却顿时汗颜。他们正在下……五子连珠棋啊。

      “坂本编导,快点下啊,哎呀,就算再想多久也会输的。”摄像师大叔得意洋洋地说着。

      坂本优子咬着手指,蹙眉看着棋盘。“姐姐明明已经赢了。”石原真不禁脱口而出。对局中的两人听到此话,都转过头看向身边这个十岁孩子。坂本优子惊讶得又仔细看了看棋局,“哎?我已经赢了?可是目前连三子都没有连成啊。”

      “小孩子不要胡乱评价啊。”大叔有点不乐意,“局面不正在胶着吗?编导哪里有赢的迹象?”

      石原真嘟嘟嘴,拾起一颗白子落下,“如果姐姐落在这里,大叔就只能落在这里,姐姐再落这里,”石原真在棋盘上摆起子来,直到12步以后,他指着棋盘上同时连成4子和3子的白棋说道:“不就能赢了吗?”

      “好厉害……”坂本优子感到不可置信,“一般人只会算到四五步以后吧!”

      “下围棋已经习惯计算了。”石原真咧嘴一笑。

      “坂本编导,这局棋已经不能算了吧!重下重下!”大叔讪讪把棋盘上的黑白子打乱,重新收拾起来。

      “哎?好吧,真可惜啊!”坂本优子垂头叹了口气,对身边一个少年说道:“小良,你也看出来我赢了吗?”石原真这才发现,在她身边,还坐着一个跟他同龄的少年。

      “当然看到了,只有姐姐自己看不到。”这少年带着眼镜,交叉着腿坐着,面无表情地吐槽,他抬眼看了看棋盘旁边的石原真,“下围棋的时候,没学过观棋不语吗?”

      石原真一愣,摸了摸后脑勺,朝坂本优子微微鞠躬道歉,“这位姐姐,不好意思。”

      坂本优子笑道:“没事,小事情而已。”她又转头对身边说道:“小良,不要这么严肃嘛。”少年却没有说话,站起身插着裤兜走了。

      石原真尴尬地笑了笑,跟坂本优子告了别,转身走回观众席。

      进藤光和塔矢亮被工作人员引导着,走进直播室后场。刚踏进走廊,他们却发现一个少年正在百无聊赖地闲逛着。工作人员喊了一声:“小良,没去找你姐姐吗?”

      “啊,找过了。”少年转过身,看见工作人员身边的两人,眼中顿时迸出光芒,“进藤本因坊!塔矢名人!”他疾步过来,从身上掏出一把蝙蝠扇,竟然与进藤光的那把一模一样,“进藤本因坊,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工作人员哈哈笑道:“这是坂本编导的弟弟坂本良。小良,你好像是棋院里最年轻的院生吧?他很喜欢进藤本因坊的。”工作人员从身上掏出一支笔递给进藤光,“麻烦您给他签个名吧。”进藤光欣然接过笔,在蝙蝠扇上签起名来。

      塔矢亮微微一笑,“听说奈濑已经过来了,我去前面跟他们打个招呼。”进藤光点点头,等到塔矢亮走远,坂本良接过已经签好名的扇子,对进藤光说道:“这一局,前辈一定要赢下来啊!”

      听到这话的进藤光高兴极了,拍着坂本良的肩膀比了一个大拇指,“必须的!”

      直播还没有开始,石原真坐在观众席上,又掏出游戏掌机玩了起来。身边的石原太太却唠叨个不停,让他没法专心打游戏。“还是第一次来围棋相关的活动呢,小真,这种职业棋士就是专职下围棋的人吗?跟那些棒球选手足球选手一样吗?”石原太太左右环顾着,充满着新奇。

      “没什么区别。”石原真看着游戏掌机,敷衍着答话。

      “小真,照片上面的人就是你喜欢的棋手吗?感觉跟明星一样呢。”石原太太看到直播室背景墙上悬挂的大幅照片,是进藤光和塔矢亮。

      “嗯啊,我以后也要跟他们一样。”石原真仍旧看着掌机。

      “哎?小真要当职业棋手?爸爸还想让小真去念东大金融系呢。”石原太太撇嘴说了一句。

      “石原,这么漫不经心可没办法跟我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石原真猛然放下游戏掌机,抬头看着身边的人,“塔矢名人……”

      “来现场看棋也带着游戏掌机吗?”塔矢亮蹲下,把石原真手中的游戏机拿到手中翻看,“说起来,我小时候倒是从没玩过这些东西。”

      “小真还是小孩子嘛,小孩子总是爱玩的,就随他去好了。”石原太太发现自己的儿子好像对这个20多岁的年轻人异常尊敬,她仔细打量着这个英俊青年,突然转头看了看直播室背景照片和照片下的名字,“哎呀!你是塔矢亮?”

      塔矢亮嘴角扬起微笑,“石原太太,我跟您儿子下过棋,他拥有很难得的围棋天赋。”

      石原太太脸上浮出不好意思的神色,“真的吗?小真一直很喜欢下棋,平时也总去围棋道场。我以为小真对下棋就跟打游戏一样,就是个普通爱好,没想到他都能跟您这样的棋手下棋了啊。”

      塔矢亮看向石原真,“石原,你想考院生,然后变得跟我一样?”

石原真用力点点头。

      “你知道成为职业棋手,最重要的是什么吗?”塔矢亮问道。

      “天赋?”石原真对自己拥有天赋这一点知道得很清楚,他的许多自信也是因此而来。

      塔矢亮摇摇头。石原真又说:“勤奋?”他觉得自己应该也算勤奋,很多小孩子只在周末去一次道场,他平时放学都会去,从道场回家后也会自己练棋。

      塔矢亮还是摇摇头。石原真挠挠头,脑海里搜索着下棋时要具备的各种素质。塔矢亮看着他微微笑道:“是决心和自制。”

      石原真有些不明白,“我有决心啊!”

      塔矢亮晃了晃手里的游戏掌机,“石原,你还远远没有认识到,这条路是怎样一条漫长的苦修之路。整日整夜的对着棋盘冥思苦想,不停练习成千上万枯燥的死活题来提高棋力,如果没有非比寻常的决心与自制,是做不到的。这是成为职业棋手第一步所必须的呢,在这条路上再能走多远,才是天赋和勤奋决定的。”

      看着怔怔的石原真,塔矢亮把游戏掌机还给他,摸了摸他的头,“在踏进这条路之前,好好看清前路将要面对什么吧,做好准备再下定决心。如果不准备好,早早放弃也是好的,人生还有很多路可以走。”

      看着塔矢亮越走越远的背影,石原太太不解地问道:“小真,做职业棋手真的这么辛苦吗?”石原真只是看着手里的游戏掌机,没有说话。

      观众席走道上传来工作人员的说话声,“直播就要开始了,你姐姐说你坐这边就好了。这里还有不少围棋道场的小孩子呢,你还能有个伴。”

      “嗯。”坂本良应了一声。随着工作人员离开,他发现眼前座位上坐的,就是刚刚那个在姐姐面前插话的少年,他正低头看着手里的游戏掌机。

      “在围棋现场还玩游戏啊,怪不得呢。”

      听到身边传来的嘲讽,石原真抬起头,发现是刚刚见过的少年,他在走道另一侧的座位上坐下。知道石原真在看着自己,坂本良淡淡说道:“直播要开始了,那种东西就收起来吧,好歹给棋手一点尊重。”

      石原真顿时生气起来,“喂!我哪里没有尊重棋……”他突然看着手里的游戏机,把剩余的话都咽了下来,把游戏机塞进书包。

      直播室上的灯光忽然齐刷刷亮起,观众席下的场务拿起小喇叭说道:“大家安静下来,现在直播开始倒数。10,9,8,……1,开始!”

      穿着修身西装的塔矢亮和进藤光走上直播台,场下坐满数百人的观众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今天的讲解人是一位老牌九段棋手,还有电视台的美女主持。简单开场之后,塔矢亮和进藤光就走上对局席。

      这一次进藤光执黑。

      塔矢亮蹙眉看着棋局,白子的处境并不好过。这次进藤的求胜欲格外浓厚,因为上一局输了么……上次下棋时他的情绪也被我影响了吧……所以就更不甘心了……塔矢亮叹了口气,拼起命来的进藤真是难对付。

      直到棋局终了,黑子贴目后胜1目半。进藤光完全掩盖不住脸上的笑意,开始跟讲解人滔滔不绝讨论起这盘棋的感受。塔矢亮无奈摇摇头,赢过我就这么兴奋么,这家伙。

      “塔矢名人!”背后传来石原真的声音,塔矢亮转过身。直播结束了,观众席上的人正逐渐出场,石原真却自顾自跑到直播台这边来,他手里攥着游戏掌机,捧到塔矢亮面前,“送给您!”

      塔矢亮有些惊讶,只听石原真说道:“请您见证我的决心。”他把游戏掌机往塔矢亮手里一塞,深深鞠了一躬,便背起书包转身跑远了。

      “塔矢,偶尔弥补一下曾经缺失的童年也不错嘛。”进藤光倚在座位边,扬眉朝塔矢亮说道。塔矢亮微微一笑,拿着游戏掌机左右看起来。

      不久后的某一天,塔矢亮正走出棋院,却被工作人员叫住了。“塔矢名人,有件事麻烦您看一下。”对方拿过来一本棋谱簿,翻开第一页递了过来,“院生报名有个孩子交了这篇棋谱,上面写的对局人名字是您,您看看对吗?”

      塔矢亮接过棋谱看到,报名人那一栏填的是:石原真。这篇棋谱就是一个月前,他和进藤光去少年围棋道场时,和石原真下的那盘指导棋。塔矢亮点点头,把棋谱递还回去,“是跟我下的。”

      “怎么你也在这里!”棋院大厅传来少年的声音,塔矢亮循声望去,见背着书包正准备走出棋院的石原真,正迎面碰上了进门的坂本良,指着他惊呼道。

      坂本良扶了扶眼镜,淡淡说道:“我是院生,在这里很奇怪吗?棋院可不是你能随便玩的地方。”

      “谁说我来玩了!”石原真拿出报名表贴到坂本良眼前,“看好了,我也很快就是院生了!”

      “普普通通的棋力可是不会通过的。”坂本良伸出手指,把报名表挡开,朝棋院里走了进去。

      “棋力普不普通,对局一场就知道了!”石原真搓了搓鼻子。

      坂本良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石原真,几秒之后,他指向大厅旁边的对局练习室,“好啊,去那边。”

      “去就去!”石原真转身踏步朝练习室走去。

      看着少年们的背影,塔矢亮忽然觉得肩头被重重一压,眼角余光里浮出熟悉的一头黄毛。“看来孩子们也遇到对手了啊,”进藤光支着手臂靠在塔矢亮肩上,故意叹气,“塔矢,有时候真觉得自己老了。”

      “白痴。”塔矢亮伸手贴向进藤光的额头,把他从自己身上撑开,“回家吧。”


tbc.第二局,第2个故事,完。


评论(14)
热度(93)
2016-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