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7)

      (7)第3局 48小时跟拍计划(下)

      横滨离东京很近,报社主办方专程派车接送塔矢亮和进藤光,副驾驶上坐着摄像师,拍摄着一些行进在路途中的画面。下午在横滨有一场与棋迷的交流活动,他们将分别和棋迷进行1v4棋局。其实除了他们俩,将在明天十番棋赛上做讲解人的山口夫妇也会参加这场活动。

      得知明天的讲解人是山口夫妇时,塔矢亮有些惊讶,“没想到把他们也请来了。”山口夫妇都是成名已久的九段棋手,巅峰时期的山口夫人曾是不输给男子的女流九段。虽然已经退隐,但他们夫妻在棋道上的琴瑟和谐仍被传为佳话。

      坂本优子笑着说道:“山口夫人的气势不减当年呢,她还说,可惜与塔矢君生于两个时代,不能在比赛中交手真是憾事。”

      能被山口夫人盛赞的棋手并不多,塔矢亮笑道:“我也很期待能和前辈下一局。”

      来到活动现场,等待对局的棋迷已在座位上早早坐好。一个20出头的女棋迷正不停朝入口处张望着,当她看到塔矢亮出现的那一刻,脸上顿时迸发出掩藏不住的兴奋。这一幕也被随后入场的进藤光收入眼底,他只觉这女孩子长得分外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作为报社主办方工作人员的千叶小美引着四位棋手,分别来到他们各自1v4的桌前。当塔矢亮走到棋迷面前时,那女孩子站起来朝他伸出手,“亮君,我是真由,你还记得我吗!”不远处的进藤光听到这句话,猛然回忆了起来,她就是那个Akira应援团的成员,曾经拜托自己给亮转交巧克力的爱田真由!他转头朝那边看去,只见塔矢亮微微一笑,跟爱田真由握了握手,“当然记得,真由酱还这么热爱围棋,是很难得的。”

      这家伙倒是大众情人啊,进藤光腹诽个不停。忽然,他的眼角余光扫到身边扛着镜头对准自己的摄像师,才猛然将眼光收拢回来,没有流露更多情绪。

      1v4棋局上的棋迷多是围棋爱好者,棋力自然平平无奇。就算都被棋手们让了9子,但几十分钟之后,许多棋迷也纷纷投子认输。进藤光结束了自己的棋局,又朝塔矢亮望去。塔矢亮那边有3位棋迷已经认输,唯独剩爱田真由还在继续,塔矢亮也停在她面前专心与她对弈。只是,塔矢亮的表情却有些奇怪。

      难道她的棋力这么强,连亮都觉得棘手?怀着这样的好奇,进藤光走到他们身边,朝棋盘上望去。当他看到棋局时,却不由得无语起来。这下得是什么啊……爱田真由的黑子早已溃不成军,棋局完全没有继续的必要嘛。

      塔矢亮无奈地皱了皱眉,轻轻问道:“真由酱,你还要进行下去吗?”

      爱田真由坚定地点点头,抬头看着塔矢亮说道:“我明白局势是什么样子……可是,我不想结束……我想跟亮君下棋,就算输得惨不忍睹也无所谓,只要是一场完完整整的棋局,从开局到结束,我就心满意足了!”

      塔矢亮又是一笑,眼中浮出和蔼神色,“那我们就把这盘棋下完好了。”

      看着塔矢亮的微笑,爱田真由的脸颊浮上一抹红晕,赶紧低头拾起棋子,朝棋盘上落去。

      又看到这一幕的进藤光,心底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不爽。他拼命压下即将浮在脸上的不快表情,转身走到场边拿起一瓶水喝起来,顺便也看向山口夫妇的方向。

      山口夫人也结束了自己的棋局。山口盛三郎九段面前是几位上了年纪的业余棋手,棋力非常不错,所以还有三局棋仍继续着。只是山口九段年近七十,还站着与三个人同时下棋,体力已经有些跟不上。山口夫人有些担心,她朝主办方要了一瓶水,打开盖子递到丈夫手上,还掏出手巾为丈夫轻轻擦拭额头上的细汗。

      “如果年纪到他们那样,身边还有这样陪伴的人,人生最美满也不过如此了。”身边传来千叶小美的感叹,她站在进藤光旁边也看着山口夫妇,眼中流露出羡慕。

      “哎呀哎呀,你不是已经有了子安君嘛。”坂本优子出现在千叶小美身后,揽住她的肩膀打趣道,顺便示意进藤光身旁的摄像师把摄影机关掉。

      千叶小美蹙眉叹道:“我俩的事情还没有通报给家里呢,慢慢来吧。”

      “小美酱要有信心啊,虽然我对子安君信心不是很足吧,但我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你们。”坂本优子拍拍千叶小美的肩膀。

      “优子小姐,在背后这样评价别人真的好吗?”三人转过身,见是子安彰。他优雅地扶了扶眼镜,露出无奈的笑容。坂本优子神色尴尬,但瞬间又哈哈大笑了几声,把千叶小美推到子安彰面前,“你们倒挺会抓紧时机幽会嘛。”

      子安彰扬眉一笑。进藤光朝子安彰打着招呼,“子安前辈,好久不见。”而子安彰看到他,神色却不自然起来。他把千叶小美的手握紧,话语里意有所指,“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我可不会让小美被任何人抢走。”

      听到这话的进藤光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好。闻到空气中一丝尴尬气氛的千叶小美,赶紧说道:“那个……彰,其实不是这样的……”

      坂本优子用胳膊捅了捅千叶小美,“小美酱,你该不会还没对子安君解释清楚吧!也对,那种事情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她双手合十,微微躬身对子安彰说道:“子安君千万不要恼火,之前你听到进藤对小美酱表白的那一幕,都是我特意安排的。”

      轮到子安彰诧异起来,千叶小美拉住他的手,对他低声说道:“回去详细解释给你,总之,进藤君其实另外有喜欢的人啦。”

      进藤光心中猛然一震,表情显得不自然起来。坂本优子却惊呼起来,拖着千叶小美说道:“进藤有喜欢的人?小美酱快告诉我是谁!”

      千叶小美偏头想了想,“哦,进藤君好像对优子你特别在意。”

      进藤光原本拿起水喝着,掩饰自己不自然的表情,听到这里,猛然被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坂本优子抚着脸颊,语气浮夸地娇嗔道:“哎呀,小美酱又拿我开玩笑。”子安彰倒是噗嗤一笑,“我说你们,当着别人的面说这种话也太肆无忌惮了,进藤君千万别放在心上。”看着气氛终于缓和起来,坂本优子揽起进藤光的手臂笑道:“进藤可是很好说话的人,进藤,你没事吧?”

      好不容易平复了呛水咳嗽的进藤光,摆了摆手,艰难说道:“没事……”

      “进藤对优子小姐特别在意么?”熟悉而有磁性的声音在众人背后响起,进藤光心底又是一阵巨震,察觉到了空气里出现的骇人低气压。

      背后只有塔矢亮一个人,他身旁的摄影师结束了拍摄,去一旁更换机器的电池。子安彰伸出手问候道:“塔矢名人好久不见。”塔矢亮露出微笑,与子安彰握完手,他转头看向千叶小美和坂田优子,“可是据我所知,进藤的心上人另有其人。”

      坂田优子和千叶小美对视一眼,露出惊讶的表情。坂本优子显然更兴奋一些,“好想知道是谁呢!”

      进藤光睁大了眼睛。塔矢亮开口说道:“就是……”

      “塔矢!”进藤光大喊一声,打断了塔矢亮的话。塔矢亮深深看向进藤光,进藤光伸手捂住塔矢亮的嘴,震惊说道:“塔矢,你想说什么?”

      塔矢亮挑了挑眉,拿开进藤光的手,无奈说道:“好吧,优子小姐,实在是太可惜了,进藤本因坊不让我爆料出来。”

      坂田优子意兴阑珊地说道:“塔矢名人住在进藤对面,果然是知道什么的。哎,算了算了。进藤什么时候有了恋人,总有一天大家都会知道的。”千叶小美偎依在子安彰身边,也笑了起来。

      “年轻人真是热闹啊,不像我们老年人,稍微站一会儿就累得喘气。”结束了棋局的山口盛三郎九段,在夫人的搀扶下也朝这边走来。其实说是搀扶,但山口九段说话仍然中气十足,只是夫妇两人走路,已经习惯这样互相搀扶。

      千叶小美松开子安彰,赶紧走到山口夫妇身边鞠躬道:“两位请在这边休息一下,承办方负责人马上就过来。”

      在随后与承办方负责人的宴会上,众人再也没有聊起这个话题。进藤光也没有机会与塔矢亮说话,直到晚上下榻在即将举行十番棋赛的酒店房间里,进藤光仍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他拿起手机,决定问出那个让他忐忑许久的问题。

      “塔矢……”

      很快接通电话的塔矢亮,淡淡说道:“我就住在你对面,还需要打电话么?”

      “看着你可能就问不出来了。”

      那边叹了一口气,“你想问什么?”

      “你想对他们说的名字是谁?”

      “塔矢亮。”塔矢亮毫不迟疑地说了自己的名字。

      进藤光的心剧烈地跳起来,却在电话里一阵长久地沉默。许久之后,塔矢亮说道:“光,开门。”

      进藤光关了电话,打开了房间门。塔矢亮径直走到房间里,坐在床上盯着关上门后才缓缓走过来的进藤光,“光啊,你看着山口夫妇,千叶小姐和子安前辈的眼光,明明是那么羡慕的。你连看我一眼都要避开摄像机,你羡慕他们能被所有人祝福,能正大光明的表达亲密和醋意,对吗?”

      进藤光靠在墙上,昂头看着天花板,默然长久说道:“不愧是了解我的亮……可我们是不一样的……”

      “光啊,我从来都无所谓。”塔矢亮站起来走到进藤光面前,良久,他又继续说道:“但我会等你,等你能坦然面对,能有勇气告诉别人,你心底的名字是塔矢亮的那一天。”塔矢亮的手指伸入进藤光的指缝,话语里尽是温柔。两人只是无声对望着,塔矢亮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在进藤光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随即转身离开,“明天还有比赛,早点睡吧。”

      房间又只剩下进藤光一人,他猛然躺倒在床上,思绪却翻腾万千。是啊,亮,从来不为别人的眼光活着。所以无论是围追的记者也好,跟拍的摄影机也好,塔矢亮从来都泰然自若,因为他毫不在意。

      亮,为什么你可以如此轻松做到?

      为什么,明明这个人在心里无可替代般的重要,可一想到如果要面对外界,心中又有一座高山般重压在眼前,教自己始终开不了口。

      ——我会等你,等你能坦然面对,能有勇气告诉别人,你心底的名字是塔矢亮的那一天。

      亮的温柔话语在进藤光耳边萦绕,撩起进藤光心底的悸动。他是塔矢亮啊,为什么我会这样幸运,拥有一个这样的塔矢亮?

      不知道夜里几点才入睡的进藤光,在第二天的十番棋赛对局上显然也精神不振。塔矢亮看着自己的对手,棋面下得一塌糊涂,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认输了。”进藤光揉了揉没睡好的黑眼圈,悻悻说道。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塔矢亮指着棋局蹙眉怒道:“这一手明明可以挡在前面,你接在这里是想什么?看不出来我要进攻边地吗?这一块白子明明可以活棋,你为什么就放弃了,算不出来该落子哪里吗?诘棋题都白做了吗?”

      “喂喂,”进藤光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终于有了一点精神,嘟囔着吐槽道:“你的样子可都被拍下来了。”

      塔矢亮一愣,收敛了一些怒色,语气却仍不失严厉,“你要下十番棋的话,给我好好打起精神!”

      不远处,坂本优子站在摄像师身边,看着摄像机一侧打开的液晶图像窗口,心满意足地点头感叹着,这远镜捕捉得太生动了!“不愧是场上是对手,场下是至交啊,他们俩干脆在一起吧。”坂本优子抱着双臂小声说道。

      “优子姐也这么认为吗?”站在坂田优子身边的是爱田真由,“之前拜托Akira团的小美姐帮忙安排我参加昨天的活动,小美姐也要我来感谢你。”

      坂本优子摆摆手,“刚好是由我们选择一些上镜的棋迷罢了,小事小事。你刚刚说认为什么?”

      爱田真由附在坂本优子耳边说道:“虽然Akira团的姐妹们,一致认为进藤的棋力不如我们亮君,但我们私下研究过很多这两人在公开场合的小动作,觉得他们的交情真是非比一般啊。他们还在不同场合戴过相同的领带!”

      坂本优子惊讶道:“什么?你们也研究得太仔细了吧!”

      爱田真由点点头,“还有姐妹弄了不少图和文章,想象他们俩之间的感情。哎!不过只能在我们圈子里小范围传播,优子姐要不要看?”

      坂本优子顿时兴趣大发,“当然要看啊!我留一个号码给你,你回家记得联系我!”

      听着身后聊得越来越火热的两个女生,正拍摄着远景的摄像师不禁流下汗来……


tbc. 第三局 第3个故事 完  

P.S. 后面其实不会亮赢一局,光赢一局这么交错来的……但是其实还没想好到底十番棋结局是什么,是亮赢呢,还是光赢呢,还是平局呢!……觉得平局又差点惊喜……所以写到现在都在纠结十番棋的输赢结局~唉o(╯□╰)o


评论(29)
热度(91)
2016-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