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8)

      (8)第4局 上位者的风景(上) 

      自从刚叫进藤光过来吃拉面,塔矢亮已在餐桌旁等了五分钟,但光只草草应了一声,仍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这可是塔矢亮好不容易觉得,今天煮的拉面味道有了质的飞越啊。再等过一分钟,塔矢亮干脆走到进藤光身旁,也俯身看向屏幕,瞧瞧他到底在看些什么。

      “本国棋手等级分排名榜?”塔矢亮蹙眉看着长长的列表人名,见到排在第2位的自己,“这是谁排的?”

      榜单第1名是目前手握十段、棋圣、天元三个头衔的绪方精次。第2名就是近年胜率极高,更在名人头衔战里全胜的塔矢亮。第3名是王座和碁圣头衔拥有者仓田厚。第4名就是在本因坊战里崭露头角的进藤光……

      “网上的棋迷,但数据收集得挺认真的,规则也很严谨。”进藤光叹了一口气,“我的分数离你还有一截啊。”

      屏幕最上方写着排名编制者的初衷——中国棋院和韩国棋院会定期发布他们国家棋手的等级分排名,还挺有趣的,遗憾的是我们却没有这种制度。我从小喜欢围棋,一直关注着本国职业棋坛,所以尝试着根据棋士们的比赛数据做一个排名,众位看过也请不要认真计较。我采用的规则是……

      塔矢亮突然噗嗤一笑,指着编制者的署名,“GoGoHikaru,光,这是你的棋迷吧。”

      进藤光支起下巴,盯着屏幕说道:“这人好像很了解我,到底是谁呢。”榜单最底部,编制者还写了一些对职业棋手的评价。

      ——前塔矢名人退隐之后,棋坛就迎来了绪方时代。可惜现在已不是过去一人能制霸上十年的年代了,绪方精次的辉煌在前两年达到顶峰后,去年已经渐显颓势。他毕竟已经34岁了,崭新的时代里,新浪潮会涌现得越来越快的。

      ——众所周知,塔矢亮是近年棋坛不世出的天才,经过入段后的几年磨砺,塔矢亮的状态越来越好,今年或将迎来大爆发,看好他成第一人只是时间问题。这个月塔矢亮将挑战人生的第二个头衔,说不定,下个月排行榜的头名就会易主了。

      ——仓田厚的棋下得非常聪明,但我总觉得他的棋有些浮,能否长久稳定成为前列棋手还是不太有信心啊:(随着仓田厚也迈入30岁,他也面临着与绪方精次相同的问题。

      ——几年前就有进藤光是塔矢亮宿命对手的说法,很多人说进藤光的成绩明明不如塔矢亮,说是宿命对手有些夸张。哈,你们根本就没认识到进藤光的潜力!在塔矢亮具备职业棋力的时候,进藤光还是糟糕的入门新手。但塔矢亮二段时,进藤光就成了职业棋手!你们能做到吗?塔矢亮七段时,进藤光还是二段,可塔矢亮八段时,进藤光就直升了七段!去年他们就同时成为了九段。光的跃迁速度令我震惊,又让我毫不意外。哈哈,他已经开始绽放光芒了,他将来能到达的地步,远远不止本因坊。如果棋坛只有一个塔矢亮,相信塔矢也会觉得寂寞吧:)

      塔矢亮轻轻一笑,“毫不掩盖对光的偏爱啊,看到这种话,真是又欣慰又膈应。”

      看到这里,进藤光忽然想起来,“啊!拉面!”他推开椅子,匆匆跑到餐桌上,开始挽救汤汁正在干涸的拉面。塔矢亮干脆坐下来,把文章仔细看完。进藤光喝下最后一口汤汁,满足地长舒一口气,“亮的拉面越来越美味了。”刚走出房间的塔矢亮听到这话,则微微一笑。

      进藤光伸了个懒腰,出神地看着塔矢亮,“我到底有什么优点,让亮对我这么好呢?”

      塔矢亮扬扬眉,靠在椅背上如数家珍,“嗯啊,脾气冲动,一言不合就炸毛。丢三落四,领带袜子总弄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我的。哦对,还有赖床,非让我拍好几次脸才起来……”

      “喂,”进藤光站起来,“你一言不合就毒舌,谁能受得了。西装领带这种东西,都是你买的我哪懂这些。还有早上起不来,还不是因为你夜里……”进藤光猛然停住,脸上浮起赧色,“不说了!”他收起拉面碗,转身走进厨房。

      塔矢亮拉住进藤光,接过碗顺手放回桌上,“所以呢,我从小要么被嫉妒要么被排斥,跟我接近的人就不多。可你从不嫉妒我,后来每每给光顺毛,心底都在惊叹,光真是善良又心宽,这么快又兴高采烈起来,太好骗……咳……哄了。”他干脆环圈住进藤光,把下巴搁在光的肩头,“光穿西装也好看,看到光穿成我想要的样子,才是愉悦十足。当然了,光不穿衣服更好看,叫我怎么能忍住。”说着说着,塔矢亮又把手伸入进藤光的家居服里,抚上他的背,指尖顺着脊椎一路下滑,停在腰间凹进处,怀里的身体随之轻颤,“看,就是这样,光好诱人。”

      “你够了……”

      塔矢亮干脆赖在进藤光身上,“后天十段头衔挑战赛第一场,对手可是绪方前辈,光不给我一点鼓励吗?”

      “亮想要什么?”进藤光被圈得不能动,无可奈何地任由塔矢亮越发肆无忌惮的手。

      “要你。”

      其实这次十段头衔挑战,更被认为是棋坛时代更替的时刻。从四月到五月,在塔矢亮和绪方精次之间的五番战,将决定十段头衔的归属。塔矢亮的棋力早跟以往大不相同,黑子从开局便一直维持着优势。对局室里的记者,甚至将第1战获胜者是塔矢亮的通稿写得差不多了。

      进入中盘尾声,绪方精次的落子速度慢了下来。他一贯精于计算,这时更不容出错,白子的目数劣势正在缓缓缩小。随着一子落下,塔矢亮停了下来。这一手黑子的选择可以有好几种:落在7之十,便是继续守成盘面;冲在3之十六,便是冒着风险去拼一把扩大黑子优势。看着紧追不舍的白子,塔矢亮几乎没有多想,就选择了后者。

      绪方精次嘴角浮起笑意,他没有理会黑子的进攻,而将白子从容落在7之十上。

      塔矢亮的瞳仁猛然一缩,忽然领悟过来!——原来如此!如果方才黑子落在7之十,虽然保守但白子仍无计可施,可黑子却冒险脱先转战他处,白子便可趁机占据7之十,让黑子失去将优势稳固如磐石的机会……机会转瞬即逝……黑子的要处,就是白子的要处啊!

      只能将险招继续走下去了。塔矢亮稳住心神,继续立在3之十七上。绪方精次思忖了片刻,将白子应对过来。只是,黑子已没有多少冲杀余地,棋局就开始收官了。

      判定席上的工作人员轻叹了口气。他身旁的记者也摇摇头,太可惜了,他打开电脑重新编写自己的稿件。“白子胜半目。”判定席话音刚落,绪方精次靠在椅背上感叹:“不得不承认,赢你已经很艰难了。”

      塔矢亮的指尖轻轻发颤,他的目光盯着棋局,半晌之后,才朝绪方精次微微鞠躬,“绪方前辈过奖了。”他站起来,转身朝对局室外走去。

      绪方精次也步出对局室,走廊里,他倒出一根烟在指尖点燃,“输半目,很不甘心吧。”

      “那招恶手是我自己下出来的,怪不了别人。”塔矢亮停下脚步,眼中流露出怅然,随即无奈一笑。

      “最近网络上有个棋手排行榜挺火热的,我倒是看过了。”绪方精次悠悠吐出烟圈,塔矢亮一惊,看向绪方精次,只听他又说道:“站在巅峰总要面对不停汹涌扑上的浪潮,把赢面守成到结束,也是种需要不断磨砺的能力。”香烟燃出一段灰烬,绪方精次熟练磕在手边垃圾桶顶部的烟灰盘上,随即又吐出一段烟气,“塔矢,要想上位,先学会赢吧。”

      “在绪方前辈这样的兄长身上,我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塔矢亮微微一笑。此刻,隔壁的研讨室门打开,走出一些观摩棋局的棋手和院生。他们朝塔矢亮和绪方精次致意后纷纷离开。最后出来的是进藤光,他却倚在研讨室门口看着塔矢亮。

      这时,走廊一头的楼梯上传来下楼的脚步声,还有千叶小美的话语,“离十番棋赛只有四天了!主办方都已经安排好了行程,一柳九段这时候突然不能出席,让我们很难改期啊!”

      她身边是棋院负责行政的工作人员,那人皱着眉头,“听说是身体不适,我们也没有办法……讲解人只好另请了。不过现在才发出邀请,实在有些突然,还不知道能不能请到符合你们要求的棋手。”

      千叶小美叹了一口气,抬眼看到了走廊上的塔矢亮和绪方精次。她停下脚步,朝两位顶尖棋手轻轻鞠躬致意。绪方精次扬扬眉,抬手把烟头掐灭丢掉,“塔矢,你俩的十番棋话题最近越来越火热了,前面几场直播我可都没错过。”

      塔矢亮有些惊讶,只见绪方精次把手插在裤兜里,抬脚朝楼梯下走去。与棋院工作人员擦肩而过时,他停下脚步淡淡说道:“如果是四天后的话,我倒是闲在家里。”说完,绪方精次便下楼走远了。

      千叶小美猛然回过神来,脸上绽放出喜色,她推了推棋院人员,挥着手追下楼梯,“绪方棋圣,请等一下。”棋院人员匆匆朝塔矢亮致意,也追了下去。

      看着他们下楼的背影,进藤光踱步到塔矢亮身边,把手放在塔矢亮的肩膀上,“我在研讨室看完了全程,陪你复盘吧。”

      “嗯。”塔矢亮转过头,看向进藤光的眼睛,“别担心了。”

      进藤光挑挑眉,指向塔矢亮的心脏,“别装了!别人都走了!我从十米外就感应到了你的失落!”

      塔矢亮握住进藤光的手,脸上平静神色突然消失得烟消云散,他把进藤光拉进研讨室,摆开座椅和棋盘,“废话,持续大半程的优势局,却完全毁在自己手上的感觉,你能体会么!”

      进藤光脱开塔矢亮的手,落下棋子复盘,“怎么不能,173手的时候,我瞬间想冲到隔壁问你在想什么!看着旁边人,才好不容易忍下来了!”

      “对面是绪方啊,不扩大优势怎么能保持到终盘!”塔矢亮啪的落下棋子。

      “后面更崩了吧,我就说他们都被你的外表欺骗了,你这个暴躁的白痴!”进藤光也飞快落下棋子,“不过嘛,才第1局而已,后面连赢3局就可以了。亮虽然是白痴,但好歹被别人称作什么不世出的天才,这种事情还是能做到的。啊,这手记不住了,落在哪里的?”进藤光挠挠头。

      塔矢亮原本心头积郁,这时却禁不住噗嗤一笑,“这里啊!”


tbc.第4局,第4个故事,上篇


        

评论(13)
热度(100)
2016-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