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1)

      (11)第5局 不可思议概率(下) 

      对于塔矢亮偷偷去学园祭这种完全不符平时作风的行为,进藤光笑足了一个多礼拜。两人的十番棋第5战很快要在大阪举行,筒井学长说他想带朋友来现场看看。进藤光和学长约好,提前一天到大阪和他们到处逛逛。

      直到临出门前,进藤光还不忘打趣塔矢亮:“又要出门见筒井学长了,你要跟来吗?”可这家伙根本是一副完全忘了自己做过什么的表情,还手执棋子面不改色说道:“不去。”

      进藤光只好无趣地出了门。见到他们后,进藤光才明白学长为什么把见面地点定在大阪海游馆。

      “hello,I'mAllan.我会说一点日语,请多指教。”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外国男人,朝进藤光伸出手。他有着一头淡金发色,深绿如翡翠的眼眸,薄削的唇线和高挺的鼻梁,笑起来很阳光,是那种极受欢迎的长相。

      筒井学长笑着解释:“他是我导师的助教,之前在英国面试认识了Allan。原来导师他们对围棋也很有兴趣,Allan还加入了欧洲的业余围棋协会,常常跟学生推荐围棋呢。”筒井学长向Allan介绍进藤光的身份,Allan哇了一声,脸上浮出崇敬的表情。

      “Allan来参加一个学术交流,刚好这两天有空,我就想叫他过来看看日本的围棋比赛。”

      进藤光没想到,老天爷赏给Allan一副俊朗外表,他却靠着大脑智慧吃饭。作为数学系的助理教授,Allan研究的还是概率数学方向。

      三人寒暄后,便走进海游馆里漫步着。透过玻璃窗,一头巨大的虎鲸在里面缓缓游曳,他们看着蔚蓝色的海底生物世界,聊的却是黑白围棋。“棋盘上每个落点有黑、白、空3种状态,整个棋盘的可能性便是3的361次方,这个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犹如宇宙里的恒星,地球上的沙子。”Allan把手插在裤兜里,看着浩大的海底生物笑着说:“围棋跟数学一样,都是严谨与浪漫并存的事物。”

      站在他身边的进藤光笑了笑,“这种说法我听过,可惜啊,这只是数学家的一厢情愿。”

      Allan侧头看向进藤光,对他的话有些惊讶。进藤光继续说道:“虽然棋盘上落子之处很多,但很多地方是毫无意义的,人们不会下在那里,那里不就被否定了吗?在棋手看来,只有很少地方才有价值,找到它们就是棋手的目标。这么看来,棋盘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多。”

      Allan昂头大笑起来,“排除无效,选择有效,这不就是棋盘上的概率。”

      “非要这样解释,也无不可。”进藤光哈哈一笑,“不过同一个棋盘,在棋手眼里的感觉,还是跟数学家眼里有些不同。”

      Allan揽过进藤光的肩膀,绽放出帅气亲切的笑容,“所以教授和我研究围棋,除了探索奇妙的概率,也在试图体会棋手眼里的美感。”进藤光尴尬地笑了笑,他对刚见面就这么热情的外国表达方式有些不习惯,却也没太在意。

      见Allan与进藤光聊得投契,筒井学长也笑着说:“我打算到英国之后,也在那边推广围棋,现在欧洲有一些业余棋手比赛,不少人都很投入呢。像Allan,他对推广围棋就很有热情。到那边,我反而不用像以前在学校里那样,做孤寂的第一人。”

      一个人投入做一件事就很不容易,如果他能一辈子都做这件事,那更是了不起的。如此看来,筒井学长真的令人敬佩。进藤光朝筒井学长投去赞许目光。Allan大笑起来,同样揽过筒井学长的肩膀,“筒井,你对围棋的执着真是可爱啊。”

      进藤光突然发现筒井学长有点脸红,可在蔚蓝色的玻璃映照下,周围光线十分暗沉,进藤光又觉得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从海游馆出来,筒井学长看时间还早,提议进藤光跟他们下几盘指导棋,进藤光也干脆地点头答应。

      “好多年没有跟进藤下棋了,真是怀念,不过你明天还有十番棋比赛,今天一直陪我们没关系吗?”筒井学长有些不好意思,他今天没戴隐形眼镜,不过他从前的黑框眼镜,已经换成了金丝眼镜,看起来更像是精英人群了。

      进藤光大咧咧一摆手,“没事,就当是热身了。一般赛前一天都会见见当地承办人,不过有那家伙在,他今天会帮我挡一挡。况且我也很想念和筒井学长下棋的日子嘛。”

      “那家伙?”

      进藤光笑了笑,转头把买来的口罩戴上,走进他们刚找到的围棋会馆。

      筒井公宏现在的棋力自然远远不如进藤光,就算让了六子,也仍然一败涂地。筒井一边感叹着进藤今非昔比,一边把座位让给一直在旁边围观的Allan。没想到的是,Allan的棋力竟然比筒井学长高许多。

      仿佛看穿了进藤光心底的疑惑,Allan爽朗一笑,“虽然我学棋晚,但我对选择概率点很熟悉。”

      进藤光笑着打趣道:“或许在数学家眼里,棋盘真的就是一个数学模型吧。”他随即伸手落子,却不小心把一颗棋盘边缘的白子碰落在地,白子圆润地滚了几圈,躺在了Allan的脚边。Allan俯身捡起棋子,放入进藤光伸出的掌心。

      “谢谢。”进藤光话音刚落,竟发觉Allan的指尖在自己掌心轻轻一抹,勾起一股瘙痒触觉。进藤光心中一惊,望向Allan,却发现他面如常色,轻盈地把手放回棋子盒,又捻起一颗黑子落下。进藤光暗自好笑,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临近暮色,千叶小美来电话告诉进藤光,主办方已经给他和塔矢亮安排好当地一家高级酒店。筒井学长和Allan决定干脆也住在这家酒店,这样就顺路了。在前台报名拿到房卡,进藤光得知塔矢亮已经去参加跟承办商的见面应酬了。

      “既然晚上没事,要不要跟我们在酒座里喝几杯。”Allan提议道。这家酒店很大,有着宽阔的游泳池,茂盛的林荫小道,还有几家颇有情调的餐厅和酒吧。果然是喜欢喝酒的英国人啊,到哪里都不会错过。

      “明天还有比赛,我是不会喝酒的。”进藤光礼貌地婉拒了Allan,摁下回自己房间的电梯。

      “好吧。”Allan遗憾地耸耸肩,揽着筒井学长离开了。

      一直在房间里呆到天色完全变黑,塔矢亮还没有回来,进藤光有些无聊。这时电话却突然响起来,是筒井学长的号码,可接听之后,里面却传出Allan焦急的声音,“进藤,筒井不会喝酒,他现在喝得太多了,我真是搞不定他,你快过来帮忙!”

      进藤光一惊,放下电话就推门而出。从房间去酒座要走不少路,还要穿过一条静谧的灌木道,昏暗的灯光在两旁照着,正适合暧昧的情侣走在这里。进藤光匆匆走着,胳膊却突然被人一拉,整个人被拉进草坪树林,他心下一惊,正要回拳揍去,却突然借着泛黄的灯光,看清来人是Allan。进藤光被Allan轻轻推在一棵树干上,对方身上的酒味直入鼻尖,他皱起眉问道:“筒井学长呢?”

      Allan的嘴角浮起好看的微笑,“送他回房间了,没想到我自己能搞定他,特地来跟你说一声。”

      进藤光礼貌笑了笑,“那这里就不需要我了,你早点休息。”他正要走,Allan又伸出一只手撑上树干,把进藤光整个人圈住,他的话语里泛着微醺的荡漾,“见到你十分钟起,我就确认,你跟我是同一类人的概率有80%。一天之后,现在概率已经达到98%了。”

      进藤光一愣,很快明白了Allan的意思,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说着:“你对概率的选择果然经验丰富。”

      Allan的深绿色眼眸泛起一阵迷离,他轻轻呢喃,“你长得这么好看,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为什么不给彼此,留下一个美好夜晚?”他看向进藤光,眼眸里是不见底的深情,他很自信,被他看上的人,在自己这双眼睛的注视下都会怦然心动。

      进藤光的心底扑通一跳,他闭眼轻轻摇头一笑,随即睁开,“我本觉得你是个不错的朋友,就让这印象保持下去不好么?筒井学长似乎很欣赏你,你可不要亲手破坏在他心中的形象啊。”进藤光推开Allan的手臂,转身离开这里,再也没回头看去。

      回到酒店大厅,进藤光见塔矢亮正在电梯口,和一些人握手告别。等那些人离开后,他疾步到塔矢亮背后,猛地抱住他。塔矢亮一惊,回头见是进藤光,他更加惊讶了,因为光从来不在公众场合,对自己表露特别亲密的动作。“怎么了?”电梯到了,塔矢亮放下进藤光的手,跟他一起走进电梯。

      明明有一声极轻的叹气,进藤光却说道:“没事,亮今天一个人应付那些赞助商,辛苦你了。”

      塔矢亮挑挑眉,却不再追问,只温柔说着,“没关系,你早点休息。”

      第二天的十番棋战,进藤光全无疲色,精神满满的展开了一场对塔矢亮的攻伐对战。直到终局,进藤光以一目半执白赢下比赛,他的脸上更藏不住兴奋神色,就好像昨天晚上的那抹低落从未有过。

      走出场地,进藤光想起要去一趟洗手间。可当他走出洗手间门时,却见到Allan倚在走廊墙壁上笑着望向他,进藤光一愣。这时塔矢亮也出现在空旷的走廊上,朝洗手间这边走来。

      “不愧是顶尖实力的对决,不枉我千里迢迢来看一场。”Allan虽然像在开玩笑,话语却袒露直接,“唯一遗憾的是,你都没给我一个理由,就扔下我走了,我到底哪里不好,真不甘心呐。”

      塔矢亮正好走到Allan和进藤光的中间,听到这句话,他顿时停下脚步,回头打量着Allan,眼中光芒冷冽。进藤光咳了一声,走上前揽住塔矢亮的脖子,凑上他的嘴唇轻轻一吻。Allan惊讶得站直了身子,塔矢亮震惊地看向进藤光,只见进藤光耸耸肩,“理由嘛,这就给你了。从各方面来看,你都不如他。”进藤光说完,就推着塔矢亮离开了,留下Allan呆呆望着他们的背影。

      直到结束一切活动,工作人员把他们送回东京。刚打开公寓房门,塔矢亮终于把憋了几小时的问题炸裂开来,“那人是谁?”

      进藤光放下行李,面不改色说道:“筒井学长的导师助教,研究数学,还是欧洲的业余棋手。”

      “还有呢?”

      进藤光突然站到塔矢亮面前,伸头在他脖子上长长一吮,留下一个桃色痕迹。塔矢亮的心脏忽然软成了一汪春水,他深呼吸一口气,把进藤光拦腰搂住,“说就好了,我不生气。”

      “才见一天,他就跟我表白了。”

      塔矢亮的眼眸瞬间又冷起来。

      “他晚上还用筒井学长的电话骗我出来,说想跟我约一夜。”

      塔矢亮的手不自觉地狠狠用力,不仅眼神冰冷,连整个人都散发出骇人的气压。

      “可我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塔矢亮的手劲似乎松了一些。

      “我有点纠结,要不要告诉筒井学长这人到底是个什么人,可又觉得这么突兀地去说好傻……”话音未落,进藤光的嘴唇就被塔矢亮低头封住。

      “这种人不亲眼发现,别人再怎么说都没用。以后再有这种事,第一时间告诉我,嗯?”

      腰间忽然感到亮的指腹触摸,光的身体轻轻一颤,甚至连声音都不自觉一颤,“知道了。”忽然想起来什么,进藤光突然笑了出声。腰上的手更肆无忌惮了,仿佛在询问笑意何在,光带着颤音说道:“塔矢亮,我要提醒你,十番棋目前5局的结果是3:2,我可赢着。”

      “十番棋的结果还早。”塔矢亮手上猛然用力,把光推进卧室放倒在床上,光的话成功燃起了亮的征服欲,他压在光身上说道:“你今天自找的。”

      进藤光笑意冉冉地伸手圈住塔矢亮的脖颈,用嘴型说着:来。


tbc.第5局 第5个故事 完

啊啊啊啊十番棋终于结束一半了,感觉写了好久啊,这篇文里棋局和输赢都不是重点。每个故事人物也层出不穷,有的再无下文,有的后面还会出现。当然后面的棋局还会出现各种人,有时候担心人物是不是太多了让人记不住,但还是想努力讲述各种各样因围棋而交汇的人生~



评论(20)
热度(102)
2016-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