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2)

      (12)第6局 布局、中盘、收官(上)


      就像是做梦一样,第32期碁圣战的头衔获得者——进藤光。尽管这已经是他的第二个头衔,可当他又一次身处聚光灯的包围,成为热闹的中心点,听着周围人群的恭贺声,他还是不如塔矢亮那么应对自如。

      “进藤本因坊,恭喜你。”随着人群散开,在大厅角落等候许久的理事长助理青山理惠,终于走上前跟进藤光说话,“我听到记者提到亮与光的时代,真是个充满希望的词汇。”

      “才刚刚开始罢了。”进藤光笑着说道。

      比起永远完美的塔矢亮,其实记者们更喜欢采访进藤光,他会说出更张扬的答案,让记者们不缺报道的好标题。如果塔矢亮备受花痴少女们欢迎的话,那如今的进藤光,更被崇尚张扬个性的少年们欣赏。

      青山理惠莞尔一笑,“您关注过棋院举办的青少年杯赛吗,在您和塔矢名人的魅力下,报名参加的人数这两年上涨了不少呢。”

      “当然记得了,刚开始办那年,我们还参加过城市推广活动吧,东京是我和伊角下的,讲解人是塔矢。”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进藤光籍籍无名,塔矢亮初绽光芒,而五年之后,说他们是如今棋坛最闪耀的人物并不过分。“关于青少年杯赛,难道有什么事?”

      “又到每年跟赞助商续约的时候了,但今年他们突然提出一个条件,续约前,他们社长想要见您和塔矢名人一面。”青山理惠翻找出怀里的一份文件递给进藤光,她无奈笑着,把声音压低说道:“我知道塔矢名人不太喜欢这种跟棋局无关的应酬,但棋院也没有办法,如果您先答应的话,我们跟塔矢名人就好说多了,毕竟您都去了,他不去就太不给面子了。”

      棋院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人气棋手里,嘻嘻哈哈的进藤光更好说话,而塔矢亮,虽然礼貌温和地笑着,但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让他们还没开口,心里就不免发虚。

      进藤光噗嗤一笑,翻开文件看了看,“千叶社长……啊,不就是千叶记者的父亲吗?跟千叶也是老朋友了,跟她父亲见面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青山理惠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我这边也好交差了,实在是太感谢您了。”

      只要搞定了进藤光,塔矢亮那边就好办了,这套路果然百试不爽。平时斗得那么厉害,果然是不愿落于后的对手啊,青山理惠这么想着,看着身边这两个年轻人浮出满意的笑容。叮的一声,电梯在38层停下,迎接他们的是千叶社长的秘书。秘书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原本约定10点会面,但半小时前樱井常务突然来找社长,到现在还没有出办公室,只好麻烦各位先到会客室等待片刻,我去跟社长通报一声。”

      青山理惠笑着表达了理解,并让秘书先生带路去会客室。路过社长室时,他们却隐约听见里面传出的声音。“……上季度财报利润已经比去年同期降了4个点,这季度只怕会降得更多,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社长您还在这节骨眼上去赞助什么围棋比赛,希望您能考虑清楚……”随着距离走远,声音也渐渐听不太清楚。进藤光和塔矢亮对视一眼,耸耸肩,没有说话。

      坐在会客室里,秘书先生体贴地端来了咖啡。没过多久,社长室那边传来门打开的声音。那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又冲着秘书愤愤说起来,“那群棋手,不就是被赞助商供养的蛀虫?离开下棋就跟废物一样,下棋也不会给社会创造价值,花的钱一点意义都没有,真不懂社长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这话,更像是想让办公室里的社长听到。

      秘书不卑不亢地回应道:“樱井常务,既然有客人在,又何必把场面弄得这么难看?搅黄了这次签约,社长会不高兴的。”

      男人从鼻腔里嗤笑一声,“守护公司利益是我的职责,既然如此,那我也无能为力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外面也渐渐安静下来。

      秘书很快推门而入,面带一些歉意,“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紧跟着秘书身后进屋的,就是社长千叶孝之。屋内人都站起来,开始握手寒暄。千叶社长难得保持着还没发福的身材,只是头发已经有些稀疏,显出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沧桑。

      “我一直很想跟二位下一场棋,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时间。”千叶社长的笑容和蔼可亲,指着会客室桌上的棋盘棋子,“这可是我公司里一直都有的,并不是因为你们来才摆在这里。”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刚刚听到的声音。但进藤光仍旧不明白,千叶社长想见他们一面,难道真只为下局棋?

      “我先跟您下吧。”塔矢亮等千叶社长落座后,微笑着坐在了他的对面。

      “那么,让我四个子如何?”外界都知道千叶社长是个有名的业余棋手,能在塔矢亮手下只让四子,已是对自己棋艺相当有自信。他在年轻时拿过很多业余围棋冠军,他有这种自信的实力。

      “我觉得,让两子就够了。”塔矢亮笑着说道,顺手把白子拿到自己面前。

      听到这话,千叶社长十分惊讶,但更多的还是掩不住地高兴,“棋力能得到塔矢名人肯定,真是相当令人振奋啊。”

      进藤光心下一惊,亮只让两子,这是变相承认对方有职业水平啊。这赞美不留痕迹,又让千叶社长十分受用。他瞬间明白为什么亮要先提出下棋了,亮是在担心自己不知道怎么更好应对。青山理惠则在心底感叹着,看来塔矢名人虽然不喜欢应酬,但一旦应酬起来,果然套路娴熟呢,看把赞助商高兴的。

      这场棋下得十分轻松,千叶社长边下还边聊起来,“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对围棋这么执着,对于我来说,围棋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了。”

      “听说您是在大学时代开始学棋的?”塔矢亮说道。名企业家的经历网络上都有,在来之前,塔矢亮也抽空看了一眼。

      “那时候我的状态很痛苦,患上了一些情绪疾病。”千叶社长笑呵呵说着,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在座人都很震惊,眼前这位健谈又爱笑的中年企业家,完全看不出来曾经受到情绪疾病的困扰,“迷恋上围棋倒让我平静下来,使我心中盛放下一个广阔世界,我很感激,是围棋让我重生了。”

      “怪不得您一直致力于赞助围棋比赛。”塔矢亮微微一笑。

      千叶社长轻轻一叹,“可惜现在围棋越来越边缘化,职业围棋总不能一直依靠着我们这些人的情怀吧。所以看到你们两位在年轻人中掀起的风潮,我感到很欣慰,我也愿意企业品牌跟你们多联系到一起。”

      “您虽然不是职业棋手,但对围棋的责任感上,连我们都感到惭愧。”塔矢亮说着,他的落子速度不紧不慢,有时还露出一些思考姿态,显得这局棋他下得并不轻松,也让对方不会感觉受到了顶尖棋士的轻视。

      进藤光知道,其实以千叶社长的棋力,塔矢亮可以毫不费力地把对面杀得支离破碎。不过千叶社长是懂棋的人,就算是下和棋也显得放水太夸张。直到终局,塔矢亮以胜四目赢下棋局,赢得恰到好处,顺理成章。千叶社长有点遗憾,但还是说道:“不愧是塔矢名人,让我输得心服口服,不过在只让两子的情况下,我能下成这样也是发挥到极致了,”千叶社长转头对秘书笑道:“我的棋力还不错嘛,哈哈哈哈。”

      果然是教科书般绅士优雅的塔矢亮,进藤光和青山理惠在心底感叹不已。

      随后跟进藤光的对局,也是以让两子,进藤光胜三目的情况下结束。如何赢得有的放矢,只是在官子阶段更加精密计算而已,对如今的塔矢亮和进藤光而言,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千叶社长很高兴,在和青山理惠愉快谈完青年杯赛的赞助事宜后,他突然对塔矢亮笑着说道:“下一局棋,也能把一个人的品性看清楚,没想到塔矢名人的成熟稳重,远远超过我对你这么大年轻人的印象。”

      “您过奖了。”塔矢亮微笑答道。

      “不知道你们两位有没有时间,今天晚上我以私人名义,邀二位到家里吃个饭如何?”千叶社长突然这么问,让所有人更惊讶了,“这一份薄面,该不会不给我吧?”千叶社长笑眯眯地说道。

      “哪里的话,当然可以了。”进藤光挠挠头,笑着答应道。他看向塔矢亮,塔矢亮也点头应承下来。如今这局面的走势,进藤光已经有些看不懂了。

      千叶孝之的宅邸是一个在郊区的大庄园,广阔的树林和草坪显露出庄园主人的不俗身家。千叶社长笑着打趣道:“儿子和女儿都不住这里了,我现在倒觉得这里太空旷了。要不是听到你们过来,小美还没空回来陪我吃饭呢。至于我那儿子,他更是天天忙得看不见人影,我也就随他去了。”

      听到千叶社长提到女儿,进藤光突然想起平时为人低调,十分讲客气的千叶小美。认识这么多年了,要不是早知道她父亲是谁,真是完全看不出来她是富商之女。

      车在宅邸门口停下,千叶小美已经在那里等待多时了,见到父亲下了车,她高兴地跑过去挽着父亲的胳膊打起招呼。千叶社长哈哈一笑,和女儿一起走进家门。进藤光和塔矢亮跟在他们身后,进门之后,管家和仆人们排成一列正朝他们礼貌鞠躬。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千叶夫人和儿子都有事不在,千叶小美跟两人早已很熟络,所以气氛也不拘谨。

      “小美啊,下次十番棋赛的场地是在学校里吧?”坐在主座上的千叶社长问道。其实,千叶社长也是这次十番棋赛的赞助商之一。千叶小美点点头,千叶社长继续说道:“那下次你记得叫上樱井叔叔,让他去现场看看。”

      千叶小美一惊,“樱井叔叔不是一直都很反对你……”咳,她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棋手,没有继续说下去。

      千叶社长哈哈一笑,“他不了解,所以有偏见,让他看看我做的事情到底有什么价值也好。虽然多半是情怀,但也不是在做慈善。”他转头笑呵呵地看向塔矢亮,“听说小美跟你们关系还不错,我这个女儿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看着千叶社长和塔矢亮攀谈起来,进藤光突然想起今天一天都没有上过洗手间。下棋时还喝了很多水,这时便有些忍耐不住。他问过管家,便匆匆离席而去。走出餐厅的门,眼前是一道走廊,尽头处再拐向管家说的方向后,他便有些懵了:眼前的门,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啊。

      “好像说的是第二道门?”进藤光打开门,却发现这只是间储藏室。他挠挠头,正准备退出来,却听到外面传来女人的说话声。

      “听说小姐过去很喜欢塔矢亮啊,社长这次是在为她把关吧,亲眼看看那个棋手是什么样的人。听说是名门之后嘛,啧啧,现在看到真人,觉得好帅啊。”

      听到这话,进藤光心中一惊。他把门轻轻虚掩,安静地站在门后。

      “对啊,小姐一直都不肯放弃做围棋记者,要我说啊,八成是为了哪个棋手。社长拿她没有办法,干脆就亲自帮一把了。一起来的进藤看起来也不错啊,其实社长那么喜欢围棋,小姐也喜欢围棋,他们该不会想着看能和谁开花结果,哈哈哈哈。”

      “哎呀,别笑得乱晃,小心把汤洒出来。”

      随着声音越走越远,进藤光走出门,若有所思地看着空旷的走廊。

      回到餐桌上,进藤光正听到千叶社长笑呵呵地问塔矢亮,“跟小美相处得怎么样?”进藤光忽然意识到,这些问题都有着别样意味啊。他抬眼朝桌对面的千叶小美望去,见她正百无聊赖地吃着饭。进藤光挑了挑眉,拿起手机在桌下摁起了短信。

      ——小美,你该不会还没跟你父亲说子安彰的事吧?

      千叶小美放在手边的手机叮铃一响,看到屏幕的瞬间,她看了一眼进藤光,把手机屏幕挡在餐具后,回起了短信。

      ——我们没想这么快跟家里说呢。

      ——你难道不知道你父亲想干嘛?你再不说,我就帮你说了啊!

      ——我爸想干嘛?

      ——他都快把塔矢亮小学情况都问出来了,你还看不出来?你以前参加什么Akira团的时候,家里人都知道吧!

      ——是知道…………不是吧!!!

      千叶小美放下手机抬头,果然父亲正拉着塔矢亮谈个不停。她端起汤勺喝了一口汤,在心底默默组织起语言来,不到片刻,手机又是一响。

      ——还不说?

      千叶小美看了一眼进藤光,轻轻咳了一声,可父亲却完全没听到。这时进藤光突然出声打断塔矢亮的交谈,指着千叶小美说:“小美好像有话要说,听听她想说什么吧。”

      千叶社长这才看向她,千叶小美又咳了一声:“那个……爸爸,我交男朋友了。”

      “什么?”

      千叶小美又大声说了一遍:“我交男朋友了!爸爸!”

      千叶社长一愣,“你……你不是喜欢……”他又看向塔矢亮,“难道你们已经……”

      “他叫子安彰,也是个职业棋手。”千叶小美无奈说道。

      塔矢亮噗嗤一声笑出来,千叶社长回头看向他问道:“你们都知道这事?”

      “知道。”塔矢亮笑着点点头,“子安前辈是个很有气质的人。”

      千叶社长楞了片刻,随即哈哈一笑,对女儿说道:“好,好好好,改天带回来给我看看。好好好,继续吃饭,吃饭。”

      这一餐结束之后,已经天色漆黑了。庄园离市区很远,小美把塔矢亮和进藤光送到家门口,陪他们一起等司机从车库开车过来。

      “要不是进藤,彰也不会被急着要求周末就来家里了,刚刚跟彰说完,把他吓了一跳。”千叶小美扬了扬手机,打趣说道:“进藤好像特别在意塔矢啊。不就是塔矢被相亲了嘛,看把你着急的,我难道就这么差劲,不能和亮君在一起啊。”

      进藤光此刻倒有点窘迫,他咳了一声,看向别的方向,“你都有男朋友的人,当然要坦白说清楚了。”

      聪明如塔矢亮,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看着进藤光的表情,一阵失落袭上心头,光还是……说不出口么。尽管如此,塔矢亮仍微笑着为进藤光圆场,“进藤这是为我伸张正义。”

      进藤光看向塔矢亮,读到了亮眼中的失落,嘶……心尖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刺痛?为什么,千叶小美可以大声说她的恋人叫子安彰,为什么,自己却不能大声说塔矢亮的名字?

      这是一件错事吗?

      不是。

      可为什么,要掩饰得这么辛苦?

      为什么不能说呢?

      车开着大灯在庄园道上缓缓驶来,众人往后退了一步。进藤光忽然回头对千叶小美说:“其实是我在嫉妒,塔矢亮,他只能是我的人。”

      千叶小美一时没听明白,等她回过味来,竟震惊得不知道怎么接话。塔矢亮心中猛然巨震,看着进藤光在车灯光芒映照下的认真表情。车缓缓开近,停在他们身边,进藤光对千叶小美说道:“小美,这不是一条新闻,这只是一个朋友的坦白,好吗?”进藤光的言下之意,是在请求千叶小美把听到的事情不要公之于众。可她能不能做到,进藤光也不确定。

      千叶小美怔怔点了点头,她看了看进藤光,又看了看塔矢亮,“当、当然。”

      座驾穿行在五光十色的都市夜晚中,看着窗外夜景,进藤光一路都没有说话,他的心脏砰砰跳得比头衔战上场前都要快。

      原来说出来,是这种感觉……

      袒露秘密的紧张,松了口气的坦然。

      突然,他的右手被温暖的掌心覆盖,指缝间嵌入熟悉的手指触感,进藤光转头看去,塔矢亮在无言地看着他,目光里尽是温柔。

      ——光,有我在。无论将发生什么,我一直都会在。

      车行远去,车里默契无声,车外流光泛彩。


tbc.  第6局 第6个故事 上篇

十番棋后半部分,这两个人的感情啊,将要慢慢滑向炸裂世界的趋势了...


评论(11)
热度(93)
2016-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