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3)

      (13)第6局 布局,中盘,收官(下)

      大学毕业后,樱井慎已经整整25年没再踏入过校园了。上周突然接到千叶小美转达她父亲的邀请,说今天回母校看看,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一想到是母校,他还是欣然同意了。

      母校建筑有的还是老模样,有的已经认不出来。六月的林荫遮蔽着火热阳光,三五成群的大学生们有说有笑。25年前自己也是这样,真怀念啊。

      “樱井叔叔,跟我来吧。”在校门口接樱井慎的千叶小美挽起他的手臂,甜甜说道。她是樱井慎看着长大的孩子,他年轻时认识了千叶孝之,因为是校友,很快就熟络起来,后来更一拍即合,辅佐千叶开始创业。一晃眼就是20多年,近几年,他们却因为大额赞助经费的去向产生了分歧,感情也生疏起来。他知道千叶孝之迷恋围棋,可那不就是一个玩物?

      既然是玩物,就不应该为它浪费钱。

      千叶小美拖着樱井慎走进一幢大楼,他们身边掠过两个匆匆奔跑的大学生,一人边跑还边抱怨道:“棋赛都结束了!叫你早点来,你磨蹭什么!”

      另一个接话:“不是还有访谈可以看看嘛!快快快!”

      看着他们渐渐跑远,樱井慎侧头问道:“社长今天也在学校?”

      千叶小美眨眨眼,说道:“是呢,我现在带您去见爸爸。”

      两人来到大楼里的演讲厅,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见到千叶小美,立即礼貌地为她打开门。门里的热闹场面让樱井慎颇有些惊讶。自己读书的时候,学校里还没有这种能容纳几百人的演讲厅,可就算如此,今天室内仍坐得满满当当,连走道上都站着一些学生。

      台上坐着一个学生模样的校园主持人,他对面是千叶社长。社长身边的两个年轻人,似乎有些面熟,但樱井慎想不起来他们是谁。看着台上的布置,一个巨大的棋盘,一处对局席,樱井慎瞬间明白了。他嗤笑一声,对千叶小美说道:“你爸又在花公司的钱赞助什么围棋比赛吧,他身边是两个棋手?我又不懂这些,让我来看什么,怪不得他不好意思直接说,偏偏让你来叫我。”

      千叶小美挽住樱井慎的胳膊,拖住作势要走的他,“樱井叔叔,就留下来看一会儿。棋赛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和学生们的互动访谈活动。我可以让前面的工作人员帮忙找个座位。”

      禁不住千叶小美的耍赖,樱井慎皱着眉说:“不用了,那我就在这里站十分钟。”

      观众席上一个举手的学生被主持人点名,他站起来接过话筒,朝台上的千叶孝之问道:“很荣幸母校能有您这样事业成功的前辈,刚刚您说过做企业也离不开围棋的启示,能不能跟我们详细说说到底是怎样的启示?”

      千叶孝之乐呵呵接过话筒说道:“大家知道棋局有布局,中盘,收官对吧,企业做项目,也离不开远见布局,拼力中盘和缜密收官。围棋啊,是以信任为奠基,以求道为目的,所以无论待人待事,我也一直以围棋精神作为企业宗旨。”

      待千叶孝之说完,主持人接过话说:“现在很多人做事以利为先,而千叶会社赞助围棋、推广围棋并不以利益为目的,这种求道精神相当令人佩服啊。”

      演讲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待掌声安静下来,千叶孝之动情说道:“刚刚创业时,我身边只有几个人,无法回款、资金断裂、抵押房产,什么事都挺过来了。想想那时的我,只因为心中有一种求道信念。如果在那时就因为贪图利益而放弃坚持,就不会有现在的千叶会社。所以,今后我们会把求道精神一直坚持下去。”千叶孝之顿了顿,看向身旁在座的塔矢亮和进藤光,“围棋上的求道,恰恰与我们的企业宗旨非常贴合。”

      这一次的掌声更加经久不息。

      提问的大学生眼中迸出钦佩的目光,“谢谢前辈的解答。我是大四学生,现在真是越发向往能到千叶会社就职啊。有个喜欢围棋的社长,总该是个信得过的企业。”

      场下爆发出一阵欢笑。

      千叶小美指着观众席前的摄像机说道:“樱井叔叔你看,这是要在电视上播出的节目。”樱井慎循着她的手指方向望去,又听她低声说道:“如果说,父亲前几年的持续赞助是布局,从现在开始的舆论宣传,收获直线上升的好感度和企业形象是中盘拼杀的话,相信父亲还会在当下的销售季和招聘季,使出漂亮的收官手段吧。”

      千叶会社虽然是个以大众群体为目标的服装品牌,却一直打着工匠求道精神为品牌宣传语。看着济济一堂,带着崇敬表情热切鼓掌的年轻学生们,樱井慎挑了挑眉,偏头说道:“小美,你转告社长,就说我来过了。”他刚准备转身,却又停下说道:“我会等着他,给我看他的收官手段。”说完,他便推开演讲厅大门朝外面走去。

      看着樱井慎的背影,千叶小美的嘴角扬起一股淡淡微笑。这场十番棋战的现场设在父亲和樱井叔叔的母校,福冈市的九州大学。棋局结束后,父亲以学长身份演讲,和两位棋手一起与学生做访谈,都是父亲特意安排的。

      演讲厅里的互动气氛越演越烈,工作人员上台递给主持人一张卡片,主持人笑着说道:“同学们都很热情呐,刚刚收集了很多问题,很遗憾只能选择十个。呐,下面我会轮流向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提问,你们不要思考,只能用下意识,三秒之内必须回答哦。”

      塔矢亮靠在沙发背上,双手交叠,点了点头。进藤光摊了摊手,说了句好的。      

      主持人看着卡片,“第一个问题是问塔矢名人,现在十番棋赛结果是3:3,你们难道商量好这样交替赢棋吗?”

      塔矢亮表情正色起来,“怎么可能,每一场我们都全力以赴,这世上没有比进藤更想赢我的人了。”

      主持人点点头,看向进藤光,“进藤本因坊到现在为止,印象最深的一局棋是哪一次?”

      进藤光想了想,随即说道:“大概是第一次输给塔矢那局棋吧。”

      场下学生们冒出交头接耳的感叹,主持人探头好奇说:“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

      进藤光挥挥手说:“下个问题该问他了。”

      “真是遗憾,这里面似乎是个故事。”主持人转头问塔矢亮,“塔矢名人的理想型对象是怎样?”

      “又蠢又可爱,很善良,一起下棋时感觉很舒服。”塔矢亮想都没有想就脱口而出。

      “看来要做塔矢名人的恋人,还得有匹配的棋力啊。”主持人转头朝观众席打趣道:“女孩子们还不赶紧去练棋?”观众席上响起一阵笑声。

      一直在看着他们的千叶小美,忽然心中一震,她想起那天晚上进藤光所说的话。塔矢现在说的……不就是进藤吗?进藤微微偏过头看向别处,手指不自然的卷起来。自从那天开始,千叶小美忽然注意到了许多以前从未注意过的,他们俩之间的小动作。无论是最要好的朋友优子,还是自己的恋人彰,这件事情,她对谁都没有说。可她的心情,却不由得有些复杂。

      “请问进藤本因坊,最讨厌塔矢亮什么地方?”主持人念着问题,竟然自己笑起来,“当着本人的面问这种问题真是尖锐啊,进藤本因坊不要犹豫哦。”

      进藤光咳了一声,“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毒舌吧。”

      塔矢亮坐直身子,挑眉看向进藤光。——你讨厌吗?

      主持人哈哈大笑起来,“什么?塔矢名人不是以温柔著称吗,竟然是毒舌的人?不可能吧?”

      进藤光耸耸肩,无奈的看向塔矢亮。——这不是逼我说的嘛。

      主持人又看向卡片,顿时兴奋起来,“这一定是个女孩子提的问题。请问塔矢名人,你和进藤本因坊的友情被大众所知,如今在棋坛上的成就也互相匹敌,前段时间新闻上还说棋坛进入了亮与光的时代,”听着这些,塔矢亮脸上止不住的笑意。主持人继续念道:“但我们更觉得,你们是相性达到百分百的围棋国民CP,塔矢名人对此怎么认为?”

      主持人话音刚落,千叶小美和进藤光都看向塔矢亮,心底不由自主有些紧张——他会说些什么?

      “和他是围棋CP吗?”塔矢亮收敛了一点笑意,看向进藤光,“听起来不错的名称,你说呢进藤?”

      进藤光瞪了他一眼。

      主持人哈哈一笑,接着问道:“进藤本因坊如果有天发现自己变成了女孩子,愿意嫁给塔矢名人吗?哇,这些问题都是谁问的?”

      进藤光表情一变,“喂喂,不愿意吧,我觉得我自己更好。”

      场下哄然大笑起来。

      塔矢亮盯着进藤光,目光里在询问——不愿意?你,不愿意?真的,不愿意?不?愿?意?

      进藤光装作没有看到这道带着刀片的目光。

      主持人扬着手里的卡片朝观众席喊道:“同学们,你们的问题能不能正常一点!那么下面该问塔矢名人了……”

      ……

      塔矢亮少见的在公开活动里笑得这么畅快,进藤光也一如既往地阳光健谈。演讲厅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千叶小美现在才发现,这两人的关系能被这些年轻人想象成暧昧不清的样子,果然不是无风起浪。现在面对玩笑般地提问,还能玩笑般地应对,可当时间长了,风言风语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像玩笑,他们又该怎么应对呢?算了算了,不要为没发生的事情而担忧,千叶小美失笑着摇摇头。

      直到活动结束,进藤光的手机叮铃一声响起,他刚拿出看到屏幕,就猛然遮住,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是塔矢亮发来的短信。

      ——不愿意?

      进藤光好无奈,他忽然想起少年时那个为了追逐一个答案不顾一切的塔矢亮,到现在还是老样子。——难道让我当着这么多人说愿意?

      ——那还是不愿意?

      真拿他没办法啊,进藤光轻轻一叹——好吧,愿意,不是女孩子我也愿意。

      塔矢亮刚看完短信,便有一群学生凑过来搭讪。他收起手机,和他们攀谈起来,目光却时不时穿透人群缝隙,看向进藤光,嘴角扬起止不住的甜蜜笑意。进藤光回望着塔矢,无奈地摇摇头。

      在台下全程看着这两人目光交流的千叶小美,心底轻轻一叹。

      喂喂,你们两个,收敛点!果然是身在其中不自知啊,你们的眼神,你们的小动作,想不被人注意太难了喂!

    

tbc. 第6局,第6个故事,完



评论(20)
热度(95)
2016-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