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4)

(14)第7局 时光啊,请走得慢一点(上)

       ——塔矢亮VS进藤光,十番棋交战火热进行中,可是,毫无波澜的胶着,意料之中的3:3,虽然棋谱不失精彩,但我们还想期待更多……

      进藤光放下《每日新闻》报纸,对面前的千叶小美挑眉问道:“小美,你还想期待什么?”

      千叶小美耸耸肩,“我的原稿才不是这样,是主编啦。主编看过之后,非让我加上这些话,说是跟他的好友井上议员看棋时讨论的意思。”说到这里,千叶小美突然想起来什么,看向对面的进藤光和塔矢亮,“对了,下场比赛的城市在札幌,是井上议员的家乡。主编说井上议员想要去现场看棋,估计啊,还会在赛前见一见你们吧。”

      进藤光听得一头雾水,“哪个井上议员?”

      塔矢亮看着研讨室内的电视屏幕,目不转睛的说道:“是个喜欢围棋的国会议员,以前我见过他。”

      “伊角!不能下那里啊!那是个陷阱啊!”坐得比他们离电视更近的和谷突然一拍桌子,站起来对着电视喊道。研讨室众人纷纷侧目望向他,和谷咳了一声,又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今天伊角将要冲击头衔挑战权,刚好得空的朋友们便聚在棋院研讨室,一起围观这场比赛。进藤光望向电视屏幕,突然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妈妈,有什么事吗?”进藤光接起电话,退出热闹的研讨室,出门前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才下午三点四十。他有些奇怪,平时母亲怕耽误自己对局,很少在这种时间打电话来。塔矢亮看着进藤光走出房门,眼光又落回电视屏幕上。

      母亲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慌乱,“小光,爷爷在医院里。”

      进藤光的心忽然一沉。

      爷爷最近几年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前两年就因为心脏问题进过医院。当大家满是担心地看望他时,爷爷又故作正色地训斥他们,“都是77岁的老人家了,进进医院不是很正常嘛,你们要不要这么哭丧着脸,老头子还没死呢!”邻居本田爷爷跟爷爷是几十年的老友,常说小光果然生下来随了爷爷的个性,都活得通透洒脱。

      “邻居下午发现老爷子晕倒在院子里,就帮忙送进了医院,我刚刚接到电话,正赶去医院的路上。”母亲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爸爸这趟出差本来后天回来,刚跟爸爸说了,他说今晚上就争取赶回来。”

      “爷爷还在昏迷吗?”进藤光急切问道。

      “唉,还不知道,我先进医院看看。”

      挂断电话,进藤光转身走进研讨室,径直来到聚精会神的和谷旁,“晚上不能跟你们一起吃饭了,家里出了点事,我先走了。”

      看着进藤光有点不振的情绪,和谷没有多问,只说了一句:“路上小心。”

      把进藤光的情绪看在眼里的塔矢亮,也径直跟随进藤光出了研讨室。千叶小美跟和谷义高对塔矢这种不打招呼,便跟进藤一起进退的做事方式,已经毫不惊讶了。

      “爷爷被送进医院了,还不知道醒过来没有。”进藤光对身边的塔矢亮说道。

      “我送你去医院。”

      虽然塔矢亮一年前就拿到了驾照,不过忙得最近才有空买了车。一路上,塔矢亮也没有多问什么,他被光带去拜访过好几次进藤爷爷,知道光跟爷爷的感情很好,此刻光应该没有心情说话。

      径直来到住院部6层,进藤光匆匆走到值班台前,朝护士小姐问道:“请问620是哪一间病房?”循着护士小姐的手指,进藤光看向走廊尽头。一间病房门突然打开,一张病床被推了出来,病床旁跟随着一名医生和两位护士,病人罩着呼吸罩,病床被匆匆推进走廊尽头的电梯。

      “就是刚刚有病人被推出来的那间。”

      听到护士小姐的话,进藤光的脑子突然嗡了一声,转身便朝那间病房跑去。塔矢亮没有拉住进藤光的衣角,只得也跟在进藤光身后跑向病房。房门虚掩着,进藤光径直推开门冲进去,见病房内已经空无一人,靠外的那张病床上挂着爷爷的名牌,被子还杂乱地堆在床上。

      塔矢亮跑到门口,也看见了室内的情形。进藤光咬了咬嘴唇,喃喃自语:“爷爷……爷爷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医生呢!”进藤光抬头想要叫来医生,却一时无人应答。他猛然转身朝外走去,却被塔矢亮拖住了手臂。

      “别这样,光,你冷静一点,我帮你去问。”塔矢亮说道。

      “我……”进藤光四顾无神地看了看,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慌乱的心神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去。”

      塔矢亮走到进藤光面前,轻轻拍了拍光的背,在光的额头落下一个温柔的吻,“相信爷爷没事的。”此刻他能做到的,就是给予光温暖与安定。

      “咳!”病房内突然传来一声苍老的咳嗽,两人俱是一惊,回头见进藤爷爷正好端端站在病房内的洗手间门前,“现在的年轻人啊,让老人家突然看到这种情形,心脏病的程度又要雪上加霜了。”

      “爷爷!”看到爷爷还有精力开玩笑,进藤光也不管爷爷看到了什么,眼眶中几乎要迸出感动的泪花,他两三步并作一步,冲到爷爷面前扑上一个大大的拥抱。爷爷被扑得朝后一仰,差点没有站稳,“不就是去上了一趟洗手间,小光到底在想些什么啊,不要把爷爷想得那么脆弱。”

      进藤光抹了抹眼角,噗嗤一声笑出来:“爷爷还在,真好。”

      爷爷伸头望向病房室内,“刚刚在洗手间里听到旁边床铺的老头子觉得不舒服,叫来了医生,想着我这种老人家就不要给别人添乱了,就在洗手间里一直呆着了。”进藤光点点头,想把爷爷搀扶回病床,爷爷倒是甩开进藤光的手,一边慢慢走向病床,一边不满地说道:“老头子身体还没差到不能走路呢。”

      真是倔强的爷爷。

      进藤光无奈摇摇头,把枕头摆得更舒适一些,帮爷爷坐躺在病床上。爷爷抬头望了一眼塔矢亮,眼里一派清明,他指了指床边的椅子,“你,坐这儿。”他又望向进藤光,指着另外一张椅子,“你,坐那儿。”说完,爷爷靠在枕头上抱起双臂,“你们没什么要说吗?这里可是有心脏病的老人家啊,要是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该怎么办呐?”

      塔矢亮和进藤光无言对视一眼,只得依照爷爷的吩咐坐下。病房里一片沉默,塔矢亮深呼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爷爷,我不想对您撒谎。我比任何时刻都要诚恳地请求您,请允许我和光继续在一起。”

      爷爷叹了一口气,望向进藤光问道:“孙子,你有什么话想告诉我?”

      进藤光本低头看向地面,听到爷爷的话,他握紧双拳,看向爷爷的眼睛,“爷爷……请您原谅我……”

      爷爷久久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双臂望向天花板。进藤光和塔矢亮也不敢说话,任由心情越发忐忑起来。半晌之后,爷爷才说道:“我的孙子也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原谅不原谅的。”

      进藤光的眼角忽然又湿润了,他扑向病床上的老人,有些哽咽,“对不起……谢谢爷爷……您眼前看到的这个人,跟您一样,也是我无法失去的人。”

      爷爷又叹了口气,摸了摸光的头,“跟爸爸妈妈说过吗?”

      “没有……”

      爷爷还是叹气,“你爸爸可没有老头子我看得开。”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慢慢来吧,爷爷可是要跟孙子站在一起的。”爷爷依然叹了一口气,望向病床边的塔矢亮,“看在你陪我下过不少棋的份儿上,老头子就不再说什么了。”

      塔矢亮站起身,郑重地朝进藤爷爷深深一鞠。

      进藤光抬起头,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妈妈呢?刚刚打电话还说正在来医院的路上。”

      “医生说要住院一段时间,我让她回去帮我整理一些生活品,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回来了,这家医院离爷爷家挺近的。”爷爷话音刚落,就听到病房门口传来妈妈的声音,“爸爸!你要的东西我都拿过来了!”

      进藤美津子端着一个收纳箱走进病房,看到塔矢亮也在,她微微一愣,随即莞尔一笑,“小亮也来啦。”塔矢亮忙走到她面前,把收纳箱接到手中放下。进藤美津子看着扑在爷爷身上的儿子,无奈说道:“小光,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赖着爷爷呢?”

      进藤光咳了一声,尴尬地站起来坐回椅子,“妈妈,你问过医生了吗?怎么说?”

      进藤美津子蹙起眉头,整理起收纳箱的东西,“医生说还需要观察几天。爸爸也真是,都已经住院了,还让我拿一套能在医院下的围棋。”

      “就是无聊躺在医院里才想要下棋嘛,趁孙子和小亮都在这里,快拿过来。”爷爷把病床上的专用桌推到自己面前,接过围棋摆在小桌上,“还是让四子吧!”

      塔矢亮微微一笑,“让光先陪您下吧。爷爷,阿姨,我父亲曾经住过的疗养医院,条件比这里好很多,父亲的医生也是国内有名的心脏科专家,不如让爷爷转到那家医院休养吧。”

      进藤美津子有些惊讶,“那样的医院好是好……”

      “不要担心费用,您儿子可是刚刚拿到碁圣头衔的进藤本因坊啊,而且,还有我呢。”塔矢亮看向爷爷,见老人没有表示反对,便起身朝外走去,“光陪爷爷好好下棋吧,我去问问医生,看爷爷的情况适不适合转院,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尽快把手续办好。”

      进藤美津子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跟在塔矢亮身后,塔矢亮拦住她说道:“您都奔波一下午了,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我来就可以了。”

      “这怎么好意思,让小亮你这个客人操这么多心。”

      塔矢亮又是一笑,“您不要把我当客人。”说完,塔矢亮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

      进藤美津子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发现爷爷和光竟然已经开始下起棋来,“爸爸也是小光也是,就你们心大,人家小亮都比你们操心呢。”

      “让他操操心也没关系。”爷爷悠然拾起一颗棋子,放在棋盘上。

      进藤美津子叹了一口气,坐在祖孙俩身边看起棋局来。当塔矢亮推着轮椅回到病房时,眼前已经变成这样的情形。

      “小光,你真要这样下吗!你面前可是有心脏病的老人家啊!”爷爷指着棋盘说道。

      “就算是爷爷也不能趁着生病耍赖啊!我已经保留了八成实力在跟爷爷下了!”进藤光嘟囔道。

      “爷爷是那种会耍赖的人吗?”

      “是的。”

      “你这孩子,竟然这么说话!我决定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说一件事。”

      “爷爷等一下!我突然发现自己棋路有些问题,爷爷你刚刚说的是对的!”

      进藤美津子一头雾水地看着斗嘴的祖孙,塔矢亮噗嗤一笑,“手续已经办好了,我也跟那边院长联络好了,现在就可以过去。”

      众人看向塔矢亮,进藤光惊讶道:“这么快,好吧,爷爷,到那边再继续下好了。”

      塔矢亮看了一眼棋盘,开始帮忙收拾东西,“嗯,我送你们过去。”

      进藤光和妈妈一起把爷爷扶上轮椅,塔矢亮收拾好收纳箱,让进藤夫人推着轮椅先出房间。就在进藤光也准备出门时,塔矢亮侧身在他耳边问道:“准备让爷爷赢五目吗?”

      进藤光挑挑眉,轻轻说道:“嗯,让老人家输棋对心脏可不好,待会儿他准要你再陪他下。”

      “小家伙们,嘀咕什么呢!棋还没下完呢!”病房外传来爷爷的催促声。

      “来了。”塔矢亮应道,随即轻声对进藤光说道:“那我就输六目好了。”


tbc.第7局 第7个故事 上篇


评论(6)
热度(88)
2016-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