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6)

(16)第8局 治孤之战(上)      

      8月的东京属于真正的夏季,阳光火热,地面冒着氤氲的蒸气,人的脾气都忍不住会变得更焦躁。没有比赛的时候,进藤光绝不会在这种日子出门,但每周棋院让职业棋手加入的指导活动,他却不能不去。

      棋院的门阻隔了街道上的热气,走进大厅,进藤光舒了一口气。可很快他就发现,今天周围的气氛很不对劲。隔得远远的,几个不相熟的新初段棋手正在交头接耳说什么,却又在看到自己后突然停止了交谈。电梯前,门打开后出来两个本来正在说笑的棋手,却也在看到自己的瞬间安静下来,表情尴尬地打了招呼。进藤光一头雾水,心中隐隐冒出不安的念头,却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

      走出电梯,千叶小美刚好打来电话,她的话让进藤光更听不懂了,“进藤你放心,我不会做这种新闻,但是……我担心别的同行不会像我这样,这几天你先躲躲记者。”

      就当进藤光想追问她到底在说什么时,电话那头传出远远一声呼喊:“小美!主编找你!”千叶小美遥遥应答一声,随即对进藤光说道:“那我先挂电话了。”

      听着电话里的冰冷机械音,进藤光一脸迷茫。他收起手机,走到研讨室前正准备开门,却听里面传来几个年轻人的声音,“天呐,进藤本因坊真的是这种人?”“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不……是……吧,这也太劲爆了,你看另外两人的表情,看看看!”“他不会是在追求塔矢名人吧?因为是对手所以因恨生爱了吗哈哈哈!”“啧,别说了,好恶心。”

      进藤光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掌心狠狠捏紧门把手。他们在说什么?跟塔矢亮有关的事情?他在门口站立着,明明只有数秒钟,却觉得那样漫长。终于,他下定决心,用力打开了研讨室的门。

      门里的嬉笑声顿时安静下来,三个十六七岁的院生正围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在看到进藤光的瞬间,他们飞快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进藤光蹙眉问道:“你们在看什么?”

      中间的那个院生支吾说道:“没、没看什么。”他抱起笔记本电脑,朝进藤光微微鞠躬,随即飞快走出了研讨室。旁边两个人也站起来,疾步跟在那人身后。

      进藤光转头望向他们像逃跑一样的背影,心底越发焦灼起来。

      那些人到底在讨论什么?

      “进藤。”背后传来和谷义高的声音,进藤光转过身,见和谷表情意外的严肃,匆匆走到身边把自己拉进研讨室,顺手把门锁上。和谷的目光透着担心,“你现在没事吧?”

      “我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进藤光盯着和谷义高问道。

      和谷偏头问道:“你不知道?”看着进藤光摇摇头,和谷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有人把一个视频发到了围棋论坛上,上午已经在棋院传遍了。”

      想到在研讨室外听到的话,进藤光的心尖顿时猛地抽紧。视频?和亮的什么视频,会让人用恶心两个字形容?和谷拿出手机,“我保存了截图作证据,放视频的到底是什么人,这简直毫无道德!”接过和谷的手机,进藤光只睹了一眼,整个人却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

      三个月前,在十番棋比赛的酒店会场外,洗手间外空旷的走廊里只有三个人,他自己、塔矢亮,还有Allan,视频上的画面是进藤光走到塔矢亮面前,揽住他轻轻一吻。虽然不够清晰,却也能看出就是他本人,还有Allan和塔矢亮两人震惊的表情。

      虽然走廊内没有其他人,可他忘了,还有摄像头。

      发布者用一种震惊而又喜闻乐见的语气,跟所有人分享着他的重大发现。进藤光没有再看下面其他人的评论,他的手已经颤抖起来,“和谷,下午棋院的指导活动我去不了了,你代替我一次。”

      “没问题。但是你……”和谷义高拿回手机,几番犹豫,他还是问了出来,“你怎么跟人解释……那些人总会找机会当着你的面问出来,满足他们窥探的好奇心,丝毫不顾你的感受……”

      进藤光打开门,无力地摆摆手,“不知道,让我想想,我先回去了。”

      “我跟你一起到门口。”

      电梯门打开,站在电梯外的理事长看到进藤光时明显一愣。进藤光与和谷义高走出电梯,朝理事长鞠躬致意。理事长点点头,却在经过进藤光的时候,低沉着嗓音说道:“棋手还是应该专心下棋,不要被不必要的事情分了心神。”

      和谷担心地望着进藤光。进藤光没有说话,只目送着理事长的电梯关上门,他的心情又焦躁了几分。在别人的耳中,这传言到底变成了什么不堪的样子?

      走到棋院大门前,进藤光突然看见门外车上下来几个端着专业相机的记者,“下午棋院指导活动的职业棋手是进藤本因坊吧?”“对。”“不知道他本人会是什么回应啊。”“哎,我们围棋新闻什么时候也开始关注这种花边了?”“两个人气棋手之间竟然有那种亲密举动,这可是大新闻,要赶在最前面拿到第一手回应啊。”

      看着记者们朝大厅走来,进藤光猛然拉起和谷转身躲到大厅一角的小卖部柜台旁,让和谷挡在自己前面。

      记者们还没进门,进藤光却听外面传来兴奋的声音,“啊!是塔矢名人!先问塔矢名人!”他从和谷背后稍稍探出头朝外面看去,见刚下车的塔矢亮已经被记者团团围住。

      “塔矢名人看过视频了吗?”记者问道。

      “什么视频?”塔矢亮也一头雾水。

      有个记者干脆掏出手机递给塔矢亮,还做出手势示意身旁的同事举起相机,准备拍下塔矢亮看到视频时的表情。看到画面的刹那,塔矢亮的眉头猛然蹙起,他很快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把手机递回给记者。

      “视频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塔矢名人能告诉我们吗?那个外国人是谁?您跟进藤本因坊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对你到底怀着什么样的感情?你知道对方的感情吗?”一连串的追问让塔矢亮不耐烦起来,他保持着最大的克制,平静回答道:“我们是好朋友。”

      趁着记者们把塔矢亮团团围住的间隙,进藤光推着和谷挡在自己面前,两人飞快跑出棋院大门。直到转过街角,确认没有人跟上,进藤光才松了一口气,“和谷,下午拜托你了,帮我挡一挡。”

      “进藤……”和谷深深看向进藤光,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什么都不会说出来,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他欲言又止——逃避不是办法啊进藤,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朝棋院走去。

      正是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进藤光额头冒出细汗,炽烈的阳光让他有些眩晕,心中焦躁越演越烈。他在街上茫然走着,手机响起来,他下意识地接听了电话。

      “进藤本因坊,您好,我是NHK记者,请问您看过今天在网络上传播的视频吗?”

      进藤光猛然把电话挂掉,一股火气从心底蒸腾而上直冲额头,他恨不得把手机朝川流不息的马路中央丢去。电话突然又响起,他正想把来电直接摁断,却发现是塔矢亮的号码。

      “光,你在哪儿?有事找你。”

      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好像心中的火气突然有了宣泄出口,最后一根绷紧的控制神经被拉断,进藤光脱口而出:“你跟那些记者说,都是我的原因,你什么都不知道,是我赖着你,一切都与你无关!”

      “你知道了?我把记者甩掉了,我现在在开车,不方便电话,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们见面说!”

      “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进藤光说完,把电话挂断,直接把手机关机。他需要静一静,一个人,到安静的地方。

      到谁也找不到他的地方。

      塔矢亮把车停在路边,再打电话,对方已经变成关机。他把手机猛然丢向副驾驶座位,重重一拍方向盘。他的心在最初巨震后,已经渐渐平静下来。可他却越发担心起光来,他了解他,那家伙总喜欢自己逃避。

      伴随着发动机的声音,汽车呼啸远去。塔矢亮赶回公寓,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光的爷爷还在医院休养,爷爷家没有人。塔矢亮赶到医院,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口,见到房内只有正在休息的爷爷,和正在一旁照料的进藤美津子。塔矢亮没有进去,直接转身离开了。这时候光更不会回父母家,也不会去找朋友,他说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可他会去哪里?

      进藤光倚靠在站台上的座椅上,抬头看了看旁边的时钟,离下一班JR发车还有十分钟。他怔怔看向铁轨,脑海里犹如一团乱麻。啧,别说了,好恶心。这句话又在他的脑海里回荡起来,像针刺一样扎在心尖。进藤光抓住头发,低头在心里大吼一声,却没有让嗓子发出声音。

      是谁放的视频?是谁在背后评论?他们在用什么眼光看待自己?

      JR列车缓缓开进站台,进藤光走进车厢,匆匆找到自己座位,闭上双眼努力平复脑海里的纷乱。浅浅睡了一觉,当列车开进尾道车站时,已经临近傍晚。这里的人并不多,还像上次来那样精致安静。离开了喧嚣的东京都,似乎连心情都平复了一些。

      走出尾道车站,进藤光突然想到,上次来这里时,还是五年前,那时他的身后还跟着亮。那是亮后来告诉他的,想到这里,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可是……这次却只有他自己。几个小时前,他在电话里朝亮发了脾气。

      鬼使神差般的,进藤光猛然朝身后一望。可身后除了尾道车站紧闭的门,什么都没有。进藤光自嘲一笑,自己在期待什么呢?可转过头时,心中竟然有些空落落的。

      一个小女孩从进藤光身后跑上前,转到进藤光面前停下。她眨巴着闪闪的大眼睛望着他,“哥哥,你在找人吗?”

      进藤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蹲下来说道:“嗯,算是吧。”

      “你在找什么人呢?”

      “呃……一个很重要的人。”

      “哥哥为什么没有和那个人在一起?”

      “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我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一个人来了这里。”

      “可哥哥明显很失落不是吗?”

      进藤光的眼里浮起怅然,“嗯,他不在,我很不习惯。”

      “说不定那个人一点都不觉得麻烦呢?你问过他吗?”小女孩笑眼弯弯地说。进藤光一怔,忽然有些纳闷为什么这个小女孩突然跟他说这些,她背后不远处传来她妈妈的呼唤:“阿熏,走了哦!”小女孩突然伏在进藤光耳边说道:“刚才有个好看的哥哥拜托我跑过来问你,尾道有很好吃的尾道拉面,要不要一起去吃?哥哥,你等的人就是他吧。”小女孩嘻嘻一笑,转身扑到她妈妈腿下,朝进藤光挥了挥手。

      进藤光睁大了眼睛,他猛然站起来朝身后望去,见塔矢亮正倚在尾道车站的门旁,定定地瞧着自己。看到进藤光转过身,塔矢亮缓缓走到进藤光面前,他还穿着衬衣西裤,显然是去棋院时穿的那身,与火热的气温显得格格不入。

      “什么时候在我身边的?”进藤光深深看着塔矢亮。

      “赶到站台上时,刚好看到你进车厢,我才松了一口气。”

      “在车上怎么不来找我?”

      “你不是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么,给你一个人安静的时间,现在可以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只不过赌了一把。猜你先到尾道,再去因岛。因岛是秀策的家乡,对你来说,也就像是佐为的家乡,这里很宁静,而且谁都不知道这里对你的意义……还好我赌对了,不然,我就得满大街去找你,你看,连上天都在帮我。”塔矢亮的声音在这炎热夏季里就像清凉的春风,轻轻抚慰在进藤光的心上。

      进藤光叹了口气,“那现在怎么办?”

      塔矢亮拿出手机,当着进藤光的面关机,“去吃拉面吧,听说很好吃。”他牵起进藤光的手往前走去,“你之前在电话里说的那种话,连想都不要再想。”

      “一时冲动的气话而已!对不起嘛。”进藤光撇撇嘴。好像在害怕自己会消失,塔矢亮的手握得很紧,稍稍挣扎也挣扎不动,似乎有一股平静的力量从手心传到胸口,让焦躁的情绪渐渐散去,进藤光小心翼翼靠近塔矢亮说道:“亮,不要摆出这么可怕的表情,我请你吃拉面好了。”

      塔矢亮斜睨一眼进藤光,吐出两个字,“蠢货。”

      他们都知道,接下来,他们将面对整个世界的质疑和好奇,和汹涌扑面而来的恶意与善意。两个人都关掉手机,外界酝酿的传言不知会怎样沸反盈天。

      不过,先吃完拉面再说吧。

      两个人一起。


tbc. 第8局,第8个故事,上篇

       

评论(10)
热度(87)
2016-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