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7)

(17)第8局 治孤之战(中)

      尾道是个安静的海边小镇,夕阳的光芒洒在水面上,映出粼粼波光。濑户内海的风有一丝微腥,旁边不远就是忙碌的尾道港,饭后在这里散步真是惬意。前提是,如果心情足够好的话。

      进藤光蹲在海边,风把他的头发吹得乱糟糟。塔矢亮忍不住伸手薅了薅光的一头乱毛,光好像一只可爱的,嗯,小狗。这念头突然冒出脑海,塔矢亮瞬间又觉得有些好笑。看着光在夕阳下的清秀侧脸,塔矢亮心底一软。这么好的光,怎么会有人忍心伤害他?

      进藤光捡起一块小石头猛地朝水里丢去,水面被划出三道浪花,“凭什么我的私事要跟外人交代?”他站起来,又捡起一块石子朝水里丢去,扑通一声,一道白花溅起,“凭什么因为我喜欢谁就要恶语评论?”

      每丢一块石头,进藤光都朝海面喊出一个问题。

      “凭什么要承受怪异目光?”

      “凭什么偷窥我的生活?”

      ……

      “滚蛋吧!”仿佛抑郁和愤怒都随这些石头抛然入海,沉底不见。喊出最后一句话,进藤光无比畅快,他伸手一撩被风吹乱的头发,转头看向塔矢亮,眼中映出坚定神采,“就算我们变成两颗孤棋,也要应战到底。”

      塔矢亮突然明白了光的意思,当光下棋陷入敌手包围时,就算是孤棋也要走出活路,就算被攻击也不退缩,尽力把局势扳回自己这边,这是围棋的治孤战。这样的光就算陷入人生困局,也不会改变骨子里的硬气。

      “回东京的JR末班车还赶得及。”进藤光拉起塔矢亮的手,疾步朝车站方向走去。

      “心情变得真快啊,你跑这么远,就为了朝海里丢几块石头?”虽然嘴上吐槽着,但塔矢亮却欣慰起来,这才是他熟悉的,欣赏的光,面对再大难题也无所畏惧的光。

      进藤光停下脚步,转身凑到塔矢亮面前,“嫌弃我了吗?现在后悔和我在一起还来得及。”

      塔矢亮嘴角一勾,蜻蜓点水般啄在光的唇上,“已经来不及了。”

      回程的列车上,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塔矢亮靠在座位上,与进藤光商量对策,“父亲棋友里有一位律所合伙人,我会拜托他调查发视频的人,法律问题交给他处理。”他掏出手机开机,一堆未读短信如雪片般涌入塔矢亮的信箱,他快速翻看着,突然停在了一条短信上。

      ——几个记者找不到你,就找到了你父亲。那些问题让他无法回答,希望你能给爸爸妈妈一个解释。

      看到塔矢亮突然一变的脸色,进藤光凑了过来,目光停在手机屏幕上的发信人名上——母亲。进藤光可以想象那些记者找到塔矢行洋,给他看视频的尴尬场面,一股厌恶涌上心头。

      塔矢亮叹了口气,开始回复短信。——我晚上回东京后就回家。

      “我跟你一起去。”进藤光突然说道。塔矢亮一愣,进藤光的目光却越发坚定,“你会跟你父亲坦白吧?不如让我见他吧。”话虽脱口而出,但一想到塔矢行洋的强大气场,进藤光心底不安得要命。

      塔矢亮想了想,点点头。

      等到他们到达塔矢宅邸时,已是深夜时分。塔矢夫妇还没有休息,塔矢明子打开门见到外面的两人,心情瞬间复杂起来,连笑意也有些勉强。她早就从一些年轻女棋迷言谈里听过他们的传言,可她一直觉得那只是个玩笑。可如今视频活生生摆在面前,那些记者甚至期望拍到丈夫愤怒或尴尬的表情,这对塔矢家来说,无异于是一场羞辱。

      进藤光深深朝塔矢明子鞠了一躬,“对不起,请让我见一见塔矢前辈。”

      面对诚恳的年轻人始终无法硬起心肠,塔矢明子叹了口气,“回家之后他一直坐在棋室里,跟我来吧。”

      塔矢行洋面前的棋墩上只有一颗黑子,他习惯性在棋盘上落下黑子,却忘了对面无人来应。时光飞快,他的两鬓又斑白了许多。和室的门被打开,塔矢亮和进藤光先后跪坐在棋墩旁,塔矢明子又叹了口气,转身把门合上。

      进藤光握紧拳头,发出忐忑到极点的声音,“塔矢前辈,我……”

      塔矢亮伸手把进藤光的手握住,“很抱歉让父亲您受到了打扰,如您所见,我和光的关系就是如此。”

      塔矢行洋用眼角余光睹了一眼两人交握的手,闭眼沉默许久,才开口说道:“我欣赏进藤下棋的能力,但不表示接受你们的关系,我不希望塔矢家卷入这种丑闻。”

      “父亲!”塔矢亮喊道。

      塔矢行洋抬手阻止道:“别说什么不会放弃的话,你们才多大,明白什么是值得执着一生的事情吗?”

      “我明白。”进藤光看着棋墩怅然说道:“Sai教给我的除了围棋,还有执着。”

      塔矢行洋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Sai。他深深看向进藤光,这孩子比初见时长大了许多,已经是成年人的样子了,正抿着嘴唇,看起来在小心翼翼地斟酌词语,“塔矢前辈……您应该能明白,我遇到亮,亮遇到我,是多珍贵的事情……我不能没有他。”

      “如果你们仅仅是下棋,也是一桩美谈。”塔矢行洋叹道。他看着棋墩对面的空旷之地,他明白对手相逢时心底的惊喜、畅快和珍惜,还有失去时的惆怅、黯然和追忆。可惜这两个年轻人,却多了比下棋更多的情愫和牵绊。

      不该有的情愫和牵绊。

      “你走吧。”塔矢行洋摆摆手,“让这件事过去,就当没有发生过,外界的舆论我出面处理,对你们两个都好,何必把前途毁在这种丑闻上。”

      进藤光默然不语,良久之后,他突然站起身,塔矢父子以为进藤光打算出门,却发现他跪坐到塔矢行洋的对面,并深深伏地。他们又以为进藤光会说出关于挽留两人感情的话,可进藤光却说:“请您和我下一局棋。”

      塔矢行洋突然意识到,虽然和成为新初段时的进藤光对弈过,但那次他却下得像一只被缚住脚的狮子。而在进藤光进入棋坛后,自己却退役了,所以连一场酣畅淋漓的对局竟都没有下过。他仍对这个孩子的棋充满兴趣,可惜……

      “如果下过这局,您认可我的棋,就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告诉您一个关于执着的故事,可以吗?”进藤光的言辞恳切。

      塔矢行洋的血液里,那股对面临挑战天生的兴奋感又涌动起来,他抬眸望向棋墩上的那颗黑子说道:“不用把它收起来,你继续下。”

      进藤光再次伏下说道:“谢谢您。”

      如果拼计算力,年近50的塔矢行洋根本比不过20出头的进藤光。但他仍渴望下这场棋,尤其是,进藤光的棋里有Sai的影子。

      功底深厚的塔矢行洋行云流水般布下开局,这是一场无关胜负的对局,所以两人都下得轻快。塔矢行洋棋风霸道,近年却变得飘逸起来。在这样的黑子面前,进藤光左上边的三颗白子被围剿起来。黑子的包围圈并没有完全收拢,但如果强行突破,却也需要付出不小精力,最后还不一定能成功。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多半会弃子。

      果然,进藤光放下这块转战中腹。遥遥一子,落在了厚实的黑棋中央。在空旷的中腹,这一颗落在天元下侧的孤立白子着实扎眼。

      有些味道。塔矢行洋托起下巴思考起来,白子意图侵消黑棋的厚势?两人在中腹下侧交锋10余手后,进藤光突然脱先,又将白子落回到左上。

      不放弃?塔矢行洋眯眼望向那块被黑子围剿的地方,他反复默算几次,确定白子根本没有双眼做活的可能。然而,他还是将黑子应了过去——让白子彻底死心也好。

      塔矢亮在一旁围观着这场棋局。看到这一手,几乎每天都跟光对局的塔矢亮,却瞬间明白了光的意图。虽然很难,但白子有活路,光看到了!所以,就算是三颗孤棋也要拼力一试。活下来,就是局势的转换。此时已经下到180多手,黑白子目数胶着,如果黑子丢掉左上角,那么光的白棋必胜。

      继续交锋几手后,塔矢行洋突然发现,白子死守封住一线,让黑子无法侵袭进去,它以一种诡异姿态,与黑子共存于左上角。黑子无法吃死白子,白子也无法吃死黑子。

      原来如此,双活么?

      双活棋,就算自己无法占据目数,也要让黑子毫无便宜可占。真是执着的治孤手法,塔矢行洋在心底一叹。就在这念头冒出来的瞬间,他突然领悟到进藤光想说的话。手上拾子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抬头深深望向进藤光。而同时,进藤光也回应着塔矢行洋的目光,毫不退缩。

      塔矢行洋拾起两颗子丢在棋盘上,说道:“这局棋到此为止吧,是我输了。”

      进藤光微微鞠躬,“谢谢您的指教。”

      “你想在棋里表达的东西,我感受到了。”数年不见,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仅棋力涨到能与自己比肩的高度,棋里的执念更令人欣赏。但仍是可惜,这执念却延伸到了别的地方。他在试图表达,这双活的棋面,不正如两代人之间的理念,你无法说服我,我也无法说服你,再怎么扼杀也无济于事,就算是孤子也绝不放弃?塔矢行洋叹了一口气,“你说要告诉我一个关于执着的故事,说吧。”

      进藤光握紧双拳,垂下眼睫,眼中突然盈满了怅然,“他叫藤原佐为……”

      从一个没心没肺的懵懂孩子,变成现在杀伐决断的一流棋手,进藤光花了九年。

      从无意闯入那间围棋会所,到现在并肩征战棋坛,塔矢亮陪伴了他九年。

      因为一个千年执着的灵魂,两人宿命般地相遇,相知,相守。彼此在生命里的印记早已深入骨髓,若要舍弃,就如散了魂魄,折了臂膀,剜了血肉。

      分不开了。

      全世界都可以不明白,都可以随意置喙,进藤光都可以不理睬。但塔矢行洋是亮的父亲,是亮生命里同样重要的人,塔矢行洋的态度,他不能不在意。

      赌一把吧。

      夜的幽静,让庭院里醒竹的声音响得格外寂寥。进藤光说完这个故事,已经过了午夜。塔矢明子打开门,温柔地催促丈夫该去睡觉了,否则会熬坏身体。见塔矢行洋没有说话,进藤光站起身,“抱歉今夜打扰了您这么久,我该走了。”

      就在进藤光跨出门口的时候,塔矢行洋说道:“下次再和你下棋,我会把官子下完的。”

      进藤光停下脚步,转身深深朝塔矢行洋鞠了一躬。

      “我送他回公寓。”塔矢亮站起身,跟父母行礼道过晚安,也跟随进藤光走出房门。

      塔矢明子跪坐在丈夫身边,无奈抱怨道:“儿子的腿长在他自己身上,果然要拦啊,是拦不住的。”

      “棋下多了,也看得透了,随他去吧。”塔矢行洋叹道:“再有记者上门,一概不见。”

      “下午不是已经给报社社长打过电话了,让那两个记者道歉,想来不会再有人上门了。”塔矢明子撇嘴说道:“我的儿子,我可以说他,凭什么要被你们乱写!为了报新闻,竟然没有任何操守了。”

      塔矢行洋看着棋墩上的棋局,怅然一叹。

      午夜的街道空旷得毫无生气,塔矢亮的车速飞快,副驾驶上的进藤光深呼吸着,平复着刚缓下来的心情,“你不知道,我刚刚有多紧张。我真怕就这么被你父亲丢出门,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他现在……是默许我们还能来往的意思吗?”

      塔矢亮看了光一眼,伸手握了握光的手,又回握住方向盘,“他如果讨厌你,根本就不会让你进门。明天带我去医院见你爷爷和你母亲吧。”

      进藤光瘫靠在座椅上,长长舒了一口气,忽然觉得前路真是漫长。

      不过,就算是两颗孤子,也要应战到底啊。


tbc. 第8局,第8个故事,中篇

注:在对方势力里作战,被对方攻击的棋叫孤棋。治孤就是利用孤棋作战,让它们得到最大效益,使局势偏向自己的下棋手段。

双活,是一种特别的活棋形式,棋子没有围成一块实地,总之就是你杀不死我,我杀不死你。在日本规则里,双活棋不算目数,两方都得不到利益。

不过,不用对围棋细节太在意!领会表达的精神就可以了哈哈~这个故事有点长,看来还得写一章……顺便……好想把十番棋写完连同前面的少年篇一起出个本子,加上一些插图和lo里没有放的脑洞番外,给自己一个圆满纪念啊~~~~


评论(13)
热度(89)
2016-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