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8)

(18)第8局 治孤之战(下)

      第二天一早在赶去疗养医院的路上,进藤光一直闷闷看着窗外。虽然他们昨天商定把两人关系彻底跟父母坦白,但进藤光还是很烦恼怎么跟他们开口。毕竟,妈妈是个无论发生什么都担心得不得了的家庭主妇,爸爸是个彻头彻尾的职场上班族,怎么看,他们对这种感情关系的接受程度都很有限。

      看着进藤光纠结的样子,塔矢亮说道:“要不今天就算了。”

      进藤光摇摇头,“从我嘴里知道总比从别人那里要好。”虽然进藤夫妇还没被记者找上,但进藤光总担心流言会传到他们面前,那时候,毫无媒体应对经验的爸妈会给出什么反应、说出什么话,都是进藤光无法想象的。他胡乱抓了一把头发,嘟囔说道:“先跟爷爷商量一下好了。”

      疗养医院有很精致的草坪,幽静的树荫,上午的阳光不错,风吹过树叶,撒在地上的光斑也随之摇曳。爷爷每天都会坐在轮椅上到院内透气,今天由塔矢亮推着轮椅,进藤光则背着手,一边倒退着一边跟爷爷说着烦恼。

      “一会儿妈妈也会来医院吧?要不就跟妈妈说我出车祸了,让我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的样子跟她交代这件事,她一定顾不上生气。”进藤光摊手望天。

      “这戏码太俗。”爷爷摇摇头,“不如让我假扮心脏病发作,把你爸妈叫过来,告诉他们我这辈子剩下的愿望就是孙子能幸福,再顺势说出来,他们肯定不反对。”

      “爷爷的戏码也很俗吧!”进藤光撇撇嘴,“不过要事后被他们知道我在骗人,一定会更生气。”

      “所以让我来骗他们好了,反正他们拿正在生病的老人家也没有办法。”

      “怎么能让爷爷装病呢?虽然爷爷本来就在生病……唉,只要他们罚我下跪或者赶我出家门时,爷爷帮忙拦一拦就好了。”

      塔矢亮看着眼前这对一本正经地讨论起骗人演技的祖孙俩,不禁哭笑不得。直到爷爷每天固定的吃药时间,三人回到病房,祖孙俩的商议仍没有结论。

      “要不你们干脆出国领个结婚证,回来摆在你爸妈面前,他们就算再不能接受,也没办法了。”爷爷吞下药丸,仰头喝了一大口水,左手却指着窗台上的棋盘,示意进藤光把它摆到病床上的小桌上。

      “这想法还挺新颖。”进藤光摆好棋盘,拉过椅子盘腿坐了上去,撇撇嘴说道:“真不想跟耍赖的爷爷下棋啊。”

      “既然让老头子帮你想办法,就别摆出这副不情愿的样子啊。”

      塔矢亮噗嗤一笑,把进藤光的椅子猛地拉到一旁,又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爷爷面前。“完全没想到,您竟然能这么豁达。”塔矢亮主动把棋盒托在手上,为爷爷摆上让子。

      “你每次来都拼命吹捧爷爷。”进藤光把手搭在塔矢亮肩上,伏在他耳边说道:“厚颜无耻。”

      “小亮说的是实话,人家比你体贴多了,真不知道怎么看上了你。”

      进藤光咧嘴一笑,揽住塔矢亮的脖子,偏头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看上我的?”

      爷爷架起老花镜,眯眼看了看这两个年轻人,叹了一口气,用手指叩叩棋盘,“能不能在老人家面前注意言行?”

      哐当一声,病房门外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屋内三人朝门口看去。门外又变得安静下来,进藤光疑惑地走到门口,却发现母亲正蹲在地上,把散落的衣物放回收纳盒。

      “妈妈……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进藤光语无伦次起来,也蹲下来帮母亲收拾衣服。大概是听到了吧……妈妈这一脸不想跟我说话的表情……这……想好的戏码一个都没用上啊!

      进藤美津子抱起收纳盒步入病房,“爸爸,这是这几天的换洗衣物。”就在目光和塔矢亮交汇的刹那,她却把目光移开了。

      “美津子呐,什么时候来的啊?”爷爷倒是兴致勃勃,心情很好的样子。

      “你们说起结婚证的时候。”美津子看向塔矢亮,塔矢亮的手微微一卷,刚想站起身跟她问候一声,却听爷爷又笑呵呵的说:“那来了有一会儿嘛,怎么在外面站着不进来?”

      病房里的气氛随着爷爷的话越来越尴尬了,进藤光扶了扶额头。

      进藤美津子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看了看塔矢亮,看了看自己儿子,“我是想听听你们到底在说什……”

      话还没说完,进藤光扑通一声跪在妈妈面前,“妈妈,不用问了,我跟你承认……我们是恋人。”话音刚落他便心底懊恼:有点冲动……承认得这么粗暴,妈妈会不会太受刺激?

      “什么!”进藤美津子捂住嘴,震惊地看向进藤光,又看向爷爷,“爸爸,难道您刚刚说的话不是开玩笑?”

      爷爷呵呵一笑,“我很认真地建议他们去领结婚证,像是开玩笑吗?”

      “怎么不像?不对,爸爸,重点不是这个!我是说,他们俩……妈妈也不是不开通,小光说要下棋也任由你去下棋,可是你们,这真是,这叫我说什么好……”进藤美津子也不知道自己在胡乱说些什么,“总之这太不对劲了……”

      塔矢亮站起身,半跪在进藤美津子面前,握住她的手温柔说道:“请您相信我,我们并不是随随便便说出这种话,我准备用余下一生所有时间都陪在光身边,请您允许我继续和光在一起,好吗?”

      进藤美津子垂下眼睫,没有说话。爷爷极轻地咳了一声,进藤光突然会意,往前蹭了几步,把妈妈拦腰抱住,“妈妈一直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妈妈,不会不答应的。”

      “虽然说不出来什么,但总觉得心底忐忑得不得了。”进藤美津子叹了口气,摸了摸进藤光的头,“小亮是个好孩子,以前甚至想过,小亮这样的孩子是自己儿子该有多好,但你们突然说,你们之间是、是这种关系……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让妈妈太不安了……”

      进藤光闷在妈妈腰间嘟囔道:“您以后就把他当儿子吧,我不介意。”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你们……唉……妈妈一直盼着你能带个女朋友回家……”进藤美津子偏过头,不再说话。

      爷爷又咳一声,“小光啊,你们下午不是还有棋院的事情吗?你们先走吧。”

      “棋院的事情?”进藤光突然反应过来,“哦对,是有棋院的事情。”他朝塔矢亮使了一个眼色,伸头在妈妈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妈妈我爱你,我们先走了。”

      塔矢亮站起身,朝进藤美津子深深一鞠。

      随着关门声,进藤美津子看向病房门,深深叹了口气。

      回程的车上,塔矢亮有些不放心,“这么走掉可以吗?”

      “爷爷会跟妈妈好好聊的。”进藤光怅然看着车窗外,“比起这个,我还在想,过几天在十番棋会场会遇到什么。”

      视频事件发生后,三天后的十番棋第七战,将是两人第一次公开露面的场合。到那时,无论是来看热闹的,还是来看棋的,都免不了带上窥探的眼光。

      “我到现在都不想开手机。”进藤光掏出手机,看着死气沉沉的屏幕,自嘲笑道:“从没发现原来自己这么没胆量。”

      “没人比你胆量更大了,没人敢在我父亲面前说,请允许跟他儿子交往这种话。”这件事像一块大石压在两人心头,朝夕之间还无法轻易放下。这两天,两人都不想让对方负担更大,所以都在故作轻松地笑着,塔矢亮想过各种各样的后果,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选择跟光分开,“大不了,以后找个没人的乡下地方生活,那时候还想跟我在一起么?”

      进藤光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着塔矢亮,目光扫过他的睫毛,他的鼻梁,他的嘴唇,他的手指。塔矢亮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别看我,让我好好开车。”

      “我想记住你长什么样。”进藤光赖在座位上说:“以后回忆的时候就能轻松想起来。”

      塔矢亮不得不伸出手,把进藤光的脸摁向另一个方向,而光竟然伸出舌尖,在亮的掌心轻轻一舔。他不得不深呼吸,努力平复从掌心传到心头的颤动。一直忍耐到公寓,塔矢亮才放松下来,径直仰坐在沙发上松开领带,看着进藤光无奈说道:“好了,现在让你看个够吧。”

      话音未落,进藤光已跨坐在塔矢亮的大腿上,低头吮住他脖颈的皮肤,留下一个浅红印记,并用手指在印记上轻轻摩挲。

      塔矢亮失笑问道:“不怕被人看到吗?”

      进藤光解开塔矢亮衬衣上的纽扣,落下一个个细密的吻,“只能给我一个人看。”

      胸口传来灼热温度,看着匍匐在自己身上的人,塔矢亮伸手把他拥住,“什么时候开始,光变得满是独占欲了?”

      “从发现亮这么好开始。”进藤光抬头望向塔矢亮的眼眸,“所以,不管在任何地方,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是我的。”

      光的唇色浅红,泛着鲜嫩的珠光,起伏的胸膛贴着塔矢亮的心脏。下腹忽然升起一股热流,塔矢亮嘴角浮起笑意,伸手托住光的脸颊,深深吻了过去。

      “好,塔矢亮永远是进藤光的。”

      三天后,十番棋第7战在仙台市展开。比赛开始前,两人刚到达后台时,便看到了老熟人坂田优子。她的波浪卷发高高束起,贴身牛仔裙和背心勾勒出性感曲线,她正倚在走廊墙上,向两人意味深长地笑着。

      不止坂田优子,自从两人现身后,进藤光总觉得所到之处,无论是报社工作人员,电视台的人,还是棋院的人,都朝他俩身上投射着一种多了许多深意的眼光。进藤光觉得很不自在,却没有办法,只能习惯。

      “总觉得你笑得不怀好意。”走到坂田优子面前,进藤光挑眉说道。

      “我可是媒体人,还有我不知道的事么?”坂田优子忍住笑意,把手中的流程单递到二人面前,“申请探访今天棋赛现场的媒体比以前多了5家,不过都被主办方谢绝了,现场准入的媒体只能是每日新闻社和我们电视台。而且,主办方准备把观众互动环节也临时取消掉。”

      塔矢亮拿过流程单看了一眼。

      “虽然你们很受年轻人欢迎,但大部分围棋观众仍上了年纪。”坂田优子托起下巴说道:“他们很少接触网络,不了解网上传闻,但如果经过媒体传播就不一样了,他们很难接受这种同性绯闻,搞不好还会引起赞助商反感。不过呢,在喜欢上网的年轻人里,这种绯闻又挺喜闻乐见的,像我早就……咳,总之,我表达清楚了吗?”

      塔矢亮接过话,“所以主办方竭力避免这件事被其它媒体放大的可能,但万一还是被问起,那就一概不回应?”

      坂本优子打了个响指,“对!完全否认掉,再也不要回应!这新闻太无聊了,棋院再介入一下,做围棋新闻的媒体都会给棋院面子。”

      “传言并不会因此而消失吧。”进藤光皱眉说道。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尽量控制在可控范围里,不要主动提起,让它渐渐平息下去。”坂本优子耸耸肩膀,“让不知情的大众尽量不被传播,让知情的小众尽量心照不宣,我们共同努力,希望达到这个最好结果。”

      “网络上的帖子我已经交给律师处理,他不会让传言继续扩散。”塔矢亮看向坂田优子,“父亲也跟一些媒体好友知会过,不报道这样的新闻。”

      “报社作为主办方,电视台作为直播媒体,都不希望棋局因为这种消息而受影响。因为你俩的棋下得足够好,所以这么做是值得的。”坂田优子又笑了,她把手凑在嘴边,故意低声道:“我个人作为朋友,可是希望你俩能幸福的。”

      进藤光转过头咳了一声。塔矢亮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棋局按照主办方精心设计的流程顺利进行,最终进藤光执白胜两目半。就在主持人宣布活动结束时,现场还是发生了一个意外。

      “亮君!”一个女生从观众席上冲到台下,叫住正准备离场的塔矢亮。观众席上纷纷准备离场的人们,也被这女生的举动吸引住目光。

      “你跟进藤本因坊到底是什么关系?”女生大声问道。观众席上响起嗡嗡的讨论声,一些老年人满是困惑,为什么这孩子会情绪激动地追问塔矢名人这样的问题?

      附近的工作人员正准备上前劝离她,却被塔矢亮止住。他走到女孩子身边,轻轻说了一句话。目送着塔矢亮离开的背影,少女咬住嘴唇几乎要哭出来,“我再也不会喜欢亮君了!”

      直到难过的女孩被工作人员耐心劝走,人群这才又开始缓缓散去。这段小插曲,也成为众人嘴里的谈资。

      等到四周无人时,进藤光终于按捺不住问道:“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嗯,我说,”塔矢亮回答道:“没有亮就没有光,没有光就没有亮。”

      进藤光惊讶极了,虽然有些高兴,但想到坂本优子说过的话,心底仍有些不安,“以后还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吧,你为什么不像优子说的那样,彻底否认掉?”

      “因为不想说谎。从决定喜欢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不在意任何目光的准备。”塔矢亮无奈笑了笑,“棋盘空旷,总有可下处,天地辽阔,总有容身所。你指尖布下的是整个宇宙,一些流言又算得了什么。”

      进藤光看向塔矢亮,每了解他多一些,都会对他更认同几分,更叹服几分,以及,更喜欢几分。拥有这样的塔矢亮,怎么舍得放手?光摇头笑着,轻轻一叹。

      “幸好你啊,是我的。”


tbc. 第8局 第8个故事 完


评论(11)
热度(89)
2016-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