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19)

(19)第9局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上)

      “妈妈,爸爸在吗?……唉,好吧……嗯,过段时间再试试,说不定爸爸心情会好一点……妈妈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嗯,再见。”挂断电话,进藤光倒向沙发,顺势把头搁在塔矢亮的腿上,“都一个多星期了,爸爸还是不见我。”

      塔矢亮揉了一把进藤光的头发,“慢慢来吧。”

      进藤美津子把儿子和塔矢亮的关系告诉丈夫之后,进藤正夫却无法轻松接受。两人上门时他甚至都闭而不见,对儿子打来的电话也一概不听。美津子告诉儿子,给爸爸一点时间让他消化。她到底更心疼儿子一些,虽仍然感到不安,但还是当起了父子俩的传声筒。

      “我果然被赶出家门了!”进藤光捂着脸,在塔矢亮怀里翻滚嚎叫。

      塔矢亮无奈地看着进藤光,“我只好勉为其难地收留你这个蠢货了。”

      进藤光叹了口气,站起来趿拉着拖鞋走到书房。这段时间他不太想出门,宅在公寓里也都在网上下棋,不过,最近没日没夜的网棋对战倒让棋感提高了不少。现在与他对局的账号叫Nana,塔矢亮也来到进藤光背后,看着对方账号前的韩国国旗,瞬间明白了光的对手是谁。

      记得光说过,现在韩国正当红的女歌手Nana是洪秀英的偶像,所以洪秀英的理想除了拿到比赛冠军之外,就是把Nana娶回家。都五六年了,洪秀英对阵进藤光还是输多赢少。两人把战场转移到网上后,就算对局次数更多更频繁了,结果也还是这样。似乎光的棋风恰好是洪秀英的苦手,不过这倒激发出洪秀英的斗心,他只要在线上看到进藤光的账号,都会发起对局邀请。

      随着棋局进展,进藤光下得越来越顺手。看着白子陷入漫长停滞,进藤光情不自禁在电脑前笑出声,“秀英呐,你还得练练啊。”好几分钟后,白子又开始落子。两人继续交锋20手左右,进藤光却渐渐觉得不对劲起来,他偏头看向一直站在背后的塔矢亮,“我怎么觉得……”

      “白子换人了。”塔矢亮知道进藤光想说什么。

      本来谨慎的白子突然变得非常大胆,以各种姿势挖进黑子实地,一点点消空黑子优势。进入官子后,手段刁钻的白子更是开始反败为胜。

      进藤光越发笃定对面换了人的猜测,棋局渐渐收尾,看着白棋胜3目半的点目结果,他干脆戳开聊天窗口,决定问个清楚:“洪秀英你在干什么!不会做出下不过就找帮手的事情吧!”

      还没等对话发送出去,屏幕却弹出一条来自对方的消息,内容却是长长一串英文。洪秀英略懂些日语,他们平时都用日文简单交流,而眼前的消息显然不是洪秀英写的,看来对方也直接承认了换人的事实。

      不过,这段话到底说了什么?

      进藤光只好又一次转头看向身后的塔矢亮,这个平时没事就自学一下汉语和英语的学霸。塔矢亮耸耸肩,俯身看着对话框逐句翻译,但随着他读下去,表情却越发抽搐起来。

      “不好意思……我没有网棋账号……过来找秀英宵夜看到他和你对局……就趁他上洗手间抢过来继续下了……听说你和塔矢亮的十番棋已经5:3了……干得不错嘛,难道几年不见,你的棋力已经超过他到这种地步了?……真想知道塔矢亮现在是什么心情……这倒让我越发无法按捺和你对局的好奇心了……不过,下次决战要是面对面更好……相信这天不会等得太久哈哈哈哈……”

      Nana的账号随即下线变灰,两人已经彻底无语。

      “除了高永夏,谁还能干出这种事啊!”

      离北斗杯已经过去快6年,虽然后来洪秀英解释过好几次北斗杯上的误会,但进藤光还是谈不上对高永夏有多少好印象。他知道洪秀英跟高永夏的关系很好,如今的高永夏,也已经被视为韩国棋坛的年轻领袖。不过,那人不按常理出牌的桀骜个性,也与他的棋力一样出名。

      进藤光无奈摇摇头,看着对话框里5:3的数字,他心底又有些愉快,“说得倒是,5:3了,连韩国人都知道啊。”他转头看向塔矢亮,“难道我要载入史册般的在十番棋里赢过塔矢亮了?”

      塔矢亮咳了一声,伸手一薅进藤光的头发,“最近几场棋你的心情都那么低落,看着这样的你,我也无法提起多少杀气。”

      进藤光闭眼晃晃手指,“输就是输,亮不要找借口。”

      “下次我一定拼拼命让你看。”塔矢亮把光的头往前轻轻一推,随即转身走开,“别下得太晚了。对了,周末我家的研讨会还去么?职业考试快开始了吧,小真和小良都要参加,说很想听听我们的经验。”

      进藤光已经在网上开始新对局,他想了想,嗯了一声。

      就算父亲不在的时候,塔矢亮也会定期与父亲的弟子们在塔矢宅邸举行研讨会。自从石原真考上院生后,塔矢亮兑现了曾经的许诺,让他也加入进来。倒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石原真跟坂本良影形不离起来,更朝塔矢亮提起能不能让小良也过来,塔矢亮没有反对。

      看着两个孩子满是期待的眼神,进藤光努力回想着自己职业考试的时光,“以前大多跟同龄人下棋,所以我那时在考试里遇到陌生人,心态很容易被影响。”

      石原真“嗷”了一声,耷拉下脑袋,“以前在围棋班里都是小孩子,院生也都是十几岁,除了这个研讨会,我也没跟大人下过棋啊!”

      “其实能参加定段赛,棋力差别就在毫厘之间,比赛时的感觉与平时训练完全不同,所以心态非常影响结果。那时跟着和谷伊角他们到处去围棋会所锻炼心态,要不然你们也试试。”

      孩子们又把目光转向塔矢亮,进藤光却噗嗤一笑,“他的考试经验毫无参考性。”看着孩子们的疑惑眼神,进藤光耸耸肩,“谁会为了一场网棋,就把考试第一场直接翘掉?结果又在剩下所有回合里以全胜战绩出线?这样的人还有第二个?”

      塔矢亮无奈笑笑。孩子们惊讶得睁大眼睛,随即望向进藤光,齐声问道:“进藤前辈,能带我们去围棋会所锻炼一下吗?”

      四天后的下午,当进藤光带着两个小朋友辗转过三家围棋会所后,他开始深深后悔自己那天的爽快应承。

      “大叔身上的烟味实在太臭了,熏得我没法思考。”石原真捂着鼻子皱眉说道。他对面是个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听到他的话,大叔抬起衣袖闻了闻。石原真却噌得一下站起,转身朝大门跑去,“这味道实在忍不了,换一家吧!”一溜烟就不见的石原真,只远远抛下这么一句话。

      “这孩子!怎么不把棋下完呐!”秃顶大叔敲着棋盘伸头喊道。

      此刻进藤光却被几个棋迷团团围住,面前递来好几把要求签名的折扇,他只好双手合十,朝棋迷们不停抱歉,然后示意坂本良赶快去追,自己也匆匆离开了会所。

      这世上最难的职业,一定是小学老师吧!焦头烂额的进藤光如此感叹着,却忘了曾经自己也是调皮到把棋盒盖在假发大叔头上的熊孩子。

      进藤光拎起石原真的衣领让他站好,“我们再去最后一家,再不老实就送你回家了!”

      石原真吐吐舌头转身跑开,一旁的坂本良只好又追了上去……这家伙就只在亮面前老实点么,进藤光扶额摇头,在心底默默发誓:

      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单独带两个10岁的小家伙出来逛什么围棋会所。

      尽管已经好几年没来过,这家棋会所仍还在进藤光记忆中的老地方,连门口巨大的招牌和里面的陈设也跟以前一模一样。看到进藤光踏进大门,会所老板倒是分外惊讶。而先一步跑进室内的石原真,更是惊讶万分:这会所里下棋的人,竟然都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韩国人的棋场么?”坂本良扶了扶眼镜,插着裤兜挑眉说道。

      “进藤!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老板朝进藤光挥手打着招呼,不少人听到老板的声音,纷纷朝门口看过来,有人认出了进藤光,也同样有些惊讶。

      进藤光两手拎起坂本良和石原真的后领,把他们拎到老板的柜台前,呵呵笑说:“带这两个院生锻炼棋感。”

      老板哈哈一笑,指着场内说道:“让他们随便下吧,不少人都对院生的实力很感兴趣。”

      进藤光回头望去,不少人正朝自己打招呼,他松开小家伙们的后领,也礼貌笑着致意。目光环视一圈后,棋场里一个角落倒吸引了进藤光的注意。

      角落座位上,一个男人正背朝众人,怀里抱着五六岁的小男孩。那人拿着棋子手舞足蹈地跟小男孩说话,似乎正一边绘声绘色地讲着故事,一边把棋子摆在棋盘上。小男孩笑逐颜开,也笨手笨脚地摆弄起棋子。进藤光倚在柜台边感叹:“这么有耐心地指导小孩子学棋,倒是个好爸爸。”

      老板笑着摇头,“那孩子是我儿子。”

      进藤光忙尴尬抱歉,随即更加感叹:“如果不是爸爸,那他一定是个很喜欢小孩的好人。”老板摆摆手表示不在意,随即又哈哈笑道:“不过,你一定想不到教我儿子学棋的是谁。”听到老板这么一说,进藤光仔细打量起那男人的背影来。

      背影,似乎是有些眼熟……

      进藤光怀着疑惑,迈步走向那个角落。

      距离越来越近,进藤光听到那男人也说着韩语,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他却能听出,那人正在用令人发指的可爱语气逗得小男孩嘻嘻大笑。

      声音,好像也有些耳熟……

      走到角落的座位旁边,进藤光终于看到了这男人的脸。

      这一瞬间,进藤光很想把刚刚说的全部赞美都吃回去。

      看到桌子旁来了一个人,高永夏抬起头。发现来人竟然是进藤光,高永夏绽开一个愉悦笑容,用着生涩口音说道:“哟进藤,好久不见。”

      进藤光好不容易从僵硬的表情里挤出一个笑容,朝这个又开始逗小男孩的韩国人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而高永夏的语气,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那样满不在乎:“哦,前几天跟棋院递了停职申请,顺便给自己放个假。”

      停……停职申请?

      虽然高永夏的口音很奇怪,但进藤光相信自己没听错……然而他竟然还轻松笑得出来,“进藤啊,我可是听了秀英的建议,准备顺便去找你的。没想到我刚到第一天,你就找到我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说完,高永夏还朝小男孩做了个鬼脸,逗得人家咯咯直笑。

      进藤光竟无言以对。


tbc. 第9局 第9个故事 上篇

如果有关注职业棋手的迷妹,一定能看出来这章的梗哈哈,当一个孤独的围棋迷妹真是寂寞啊!要是看出来了,告诉我梗有哪些吧┏ (゜ω゜)=☞~ 要是没看出来,就当看故事吧_(:з」∠)_,让我自high下去好了(¯﹃¯)


评论(16)
热度(72)
2016-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