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20)

(20)第9局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下)

      当塔矢亮打开进藤光的公寓门,看到正在沙发上边吃冰淇淋边看电视的两个小孩,以及也在吃冰淇淋的高永夏时,他也是惊呆了。四目相对的高永夏和塔矢亮,同时脱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石原真舔了一口冰淇淋,对高永夏说道:“你不知道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是住对门的吗?两人有对家钥匙也很正常吧。”塔矢亮看向石原真,发现这孩子眼睛有些红肿,脸颊上挂着泪痕,显然刚哭过,然而看他的神情,却一点也没有伤心的样子。怎么回事?

      听到门响的声音,进藤光从客房出来,看到了塔矢亮询问的眼神。进藤光无奈开始讲述几小时前,他带着石原真和坂本良去逛围棋会馆的意外“收获”。

      看见高永夏后,进藤光还在刚听他说起停职申请的震惊中,这时身后的石原真朝会馆中的棋友问道:“你们中谁下得最好?”他的声音明明稚嫩清脆,却偏偏透着骄傲的气势,逗得周围大人们都笑开了。石原真有点懊恼,撅嘴继续说:“是谁嘛,我想跟他下。”

      柜台后的老板忍住笑意,指着角落里抱着孩子的高永夏,“你去找他。”

      “哦?”石原真转过头,跑到高永夏面前打量起他来,这个二十多岁的英俊青年,眼若桃花般的笑着,虽然看着自己,可眼神里分明满满都是你是小孩的轻视,石原真不服气了,“你能跟我下棋吗?”

      高永夏想了想,笑说:“好。”他放下小男孩,让孩子自己走回柜台找爸爸,可没想到,石原真刚坐上椅子就问道:“你需要让子吗?我可是院生。”进藤光差点一噎,他刚想拦住石原真,却又转念觉得,让他和高永夏这样的棋手下棋,或许不是件坏事。站在他们身边的坂本良托着下巴,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眼熟,开始努力回想到底在哪里见过。

      高永夏一愣,耸耸肩说道:“我觉得需要让子的是你。”石原真不乐意了,“我要是被围棋会馆的人让子,那就不用去参加职业考试了。”

      原来是要入段的少年,高永夏挑挑眉,“那就猜先吧。”石原真点点头,伸手抓子,还不忘郑重嘱咐一遍,“别觉得我是小孩就不认真,我可是很有实力的,你只管用出全力来,别让我失望啊。”

      高永夏噗嗤又笑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只好答应你了。”

      对局只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就在石原真惨不忍睹的溃败中结束了。石原真紧紧握住双拳,望着棋盘不敢置信。进藤光看着这孩子备受打击的样子,突然想到很多年前,第一次被佐为吊打后的塔矢亮,也是一模一样的神情。

      石原真一言不发地咬住嘴唇,眼眶越来越红。周围有不少大叔在围观棋局,他觉得这时要是哭出来就丢人了,他拼命想止住眼泪,可泪珠就是禁不住滚落。高永夏尴尬了,“小朋友,你这让我觉得,很是胜之不武啊……”

      “不、不关你的事,是、是我自己下、下得太差了。”石原真抡起袖子一把擦掉眼泪,他看着自己的白子,从开局就被压制得透不过气,仿佛面前横亘着难以逾越的高山壁垒,就算拼命努力突破,也毫无任何机会。连围棋会馆里的人都能把自己下成这样,他不禁悲从中来,原来天外有天,可职业考试里还会有各种各样的社会人士,那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高手真是难以想象。想到这里,一股巨大的挫败感从胸口涌出,眼泪啪嗒啪嗒又源源不断掉落下来。带着鼻腔里的哽咽,石原真收拾起棋子,抖动着肩膀颤颤说道:“你、你陪我、复盘吧。”

      高永夏遇过各种各样的对手,嚣张的,强势的,镇静的,然而被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抽噎大哭的,这是第一回。他不禁扶额叹气,“你等一下。”他走到柜台前,朝老板要了两个冰淇淋,又回来递给石原真和坂本良每人一个,“你俩是一块儿来的吧,拿着吧。”他双手合十,朝石原真说道:“拜托了小朋友,千万别哭了,我错了我不该下得这么认真,陪你复盘好不好?”坂本良看着手中的冰淇淋,突然想起来什么,震惊说道:“你是那个韩国的职业世界冠军高永夏!”

      “进藤!电话!”老板在柜台后举着手机朝进藤光喊道。进藤光一脸疑惑,老板说道:“侄子秀英刚好打电话来,听说你在这里,他有话跟你说。”

      “光啊,还记得去年你来韩国,我带你去玩了不少地方,吃了很多好吃的,那一周真是开心呢!”电话里的洪秀英问过好,竟然开始回忆起往事。进藤光直觉不对劲,“秀英啊,到底想说什么直说。”

      洪秀英咳了一声,“你说我来日本,你也会包吃包住招待我,对吧!”

      “当然了!你要来日本了?”进藤光笑着说。

      “不是我,是我大哥去日本了,拜托了进藤,看在我的面子上,帮我好好照顾他一段时间吧,他现在非常需要开解心情。我叔叔家里有老婆孩子,大哥他不想麻烦叔叔住他家,可他一个人我又很不放心。”洪秀英几乎在哀求。进藤光心底一软,“既然是秀英的大哥,当然没问题了,他什么时候来?”

      “你不是刚在会馆见到他了,叔叔说你们聊得挺愉快的。”

      “我刚见到的人只有高永夏,”进藤光突然回过神来,“秀英啊,高永夏什么时候是你大哥了!”

      “高九段是永远被我视作大哥的了不起的人!不如趁这个机会,光也好好跟他相处一下嘛。光你可是刚答应我了,下次你来韩国比赛,我一定把用来娶Nana的私房钱全掏出来款待你!”

      进藤光无言以对,说出去的话真是泼出去的水,想收都收不回来。不过,这时洪秀英的一句话,倒成功点燃了他的好奇心,“大哥说他要找到他想要的围棋,我不知道他想要的围棋到底是什么样,但既然他执意要暂时离开韩国棋坛,那一定有他的道理。我直觉让他去你那里,说不定会找到他想要的围棋是什么吧。”

      进藤光转过身,看着已把石原真逗得破涕为笑的高永夏,想到他刚刚说自己交了停职申请,最终还是答应了洪秀英。不过,高永夏现在的心情像是需要开解的样子?

      进藤光耸耸肩,指着门厅里的行李,对塔矢亮说道:“喏,就是这样,我答应秀英让他住这儿。”

      塔矢亮挑眉问道:“那你住哪儿?”进藤光挠挠头,却听塔矢亮继续说:“那你住到我那边去。”高永夏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两人对话。这时,石原真拿着遥控器,突然指着电视屏幕上的照片,又看向高永夏说道:“你上电视了!”

      ——韩国职业棋手高永夏九段日前向韩国棋院递交停职申请,引发韩国棋坛大地震。在过去四年里,高永夏九段创下连续拿到五个世界冠军的记录,还被中国联赛队伍重金邀请出战,因此,他也被视为韩国棋坛新领袖。据说此次事件的起因,来自于高永夏九段不满韩国棋院的比赛安排,在交涉失败后,干脆递交了停职一年的申请,拒绝参加所有比赛,此举让众人惊掉眼球。我们连线韩国方面的记者,他们表示没人想到高九段会这么做,如果高九段因为参加国外比赛而拒绝国内比赛,那就是忘恩负义的行为。韩国棋院的联系人表示,自从高九段递交停职书后,目前已经联系不到本人。平时与高九段关系最密切的洪秀英九段表示,他也不知道高九段去了哪里。

      电视里声音喧闹,衬得公寓里分外安静。大家的目光齐齐投射到高永夏身上,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停职一年?”进藤光惊讶道。

      高永夏摊手,“我会付房租的。”

      “真酷。”石原真跟坂本良对视一眼,感叹不已。

      作为顶尖棋手,进藤光和塔矢亮正奋战在两人各自职业生涯的第三和第四个头衔挑战上,再加上平时的棋院活动,他们的日程都排得很满。而高永夏却很少出门,整天抱着棋谱琢磨,就像个独自苦修的僧人,跟他的外表很不相称。两人回到公寓时,高永夏也会跟他们下棋练手。很快他们就发现,高永夏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练习对手。

      然而,收获最大的却是石原真和坂本良。自从那次棋馆相遇之后,两人就常常过来找高永夏下棋,现在高九段俨然成了他俩的围棋家教。九月份的职业定段赛开始后,石原真和坂本良来的次数更多了。前六场比赛两人一路全胜,心中对成为职业棋手的信心前所未有地高涨起来。

      进藤光回公寓时看到他们都在,看着眼前满屋的闹腾,不禁暗自纳闷:难道高永夏真的很喜欢小孩子?

      “高九段,你停职前的职业生活是什么样的?”石原真充满了好奇。

      “很多比赛的生活,有时一个月甚至十多场比赛,我每天几乎除了在赛场,就是在机场。”高永夏耸耸肩。

      坂本良一脸不解,“其实我很不明白,为什么高九段已经站在世界巅峰,却又要坚决离开,不管自己研究棋谱也好,陪我们下指导棋也好,难道就不怕失去比赛状态?”

      “我早就已经失去了状态。”高永夏一笑,“如果你关注韩国围棋,就知道我上半年胜率比以前降太多了,各种非议也很多。繁重赛程透支了我的精神,在等待一班晚点的飞机时,我突然觉得这种生活一点意义都没有。”

      石原真插话道:“那就跟棋院申请调节赛程啊!为什么非要停职呢!”

      坂本良看了看高永夏,对石原真说道:“高九段一定跟棋院交涉过吧。”

      高永夏点点头,“有一场联赛我不想参加,但棋院没有理睬我的申请。主办方已经挂着我的名字卖好赞助,连赛程都安排好了,对手惧怕我的实力,只派几个九流棋手与我作战,把强手派给我的队友。这对我来说除了浪费时间,又有什么意义,我明明已经提前申请放弃,却被违心地强制参与。我拒绝这种强迫,却被所有人指责没有道义。我为什么不能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非要被虚无缥缈的道义绑架,这让我无法理解。”

      石原真啧啧一声,“那些肆意批评你的人,可能连你成就的十分之一,哦不,百分之一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口诛笔伐?”

      “大雁飞得太高,被雀鸟批评不接地气,本就是可笑的事情。”坂本良摇头叹道。

      所以就倔强得干脆申请停职么?进藤光突然觉得高永夏跟他和塔矢亮,其实是同一类人。哦不,高永夏更桀骜,也更单纯,“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支持,秀英是理解你的吧。”

      “我很感谢秀英,他对我说如果太累,就休息一阵吧。”高永夏淡淡一笑,“我想找回不是机械参加比赛的下棋状态,我不想要只为单纯下赢比赛的围棋。”

      进藤光脑海中响起洪秀英的话,大哥说想找到他想要的围棋,“可你想要的围棋,究竟是什么样的?”

      高永夏望向进藤光,“你不知道,我有多向往你和塔矢亮之间的十番棋。”进藤光一愣,高永夏捡起一颗棋子,把它放在眼前,他的眼神里盈满光彩,却有着令人叹息的失落,“我多想也找到一个下十番棋的对手,来一次酣畅淋漓、无关胜负的胜负对决。”

      进藤光突然觉得,自己对高永夏的印象没那么差了。

      高永夏,是一个真正的棋士。

      十番棋第9战在神户市举行,爱田真由好不容易拿到了现场票。大四的她最近在找工作,也好几个月没关注十番棋进展了。听讲解人说,跟前几场大不相同,这场棋塔矢名人意外拿出了极认真的气势,现在局势已经基本明朗,进藤本因坊可能很快要中盘认输。

      最近圈子里关于塔矢亮和进藤光是一对真正情侣的传言越演越烈了,这时,她的好友甚至还给她发来一张疑似亮和光接吻的视频截图。好友说原帖怎么也找不到了,不知道这图从哪里来的,图上到底是不是他们本人也不能确定,万一是网友恶搞也说不定,但她们还是认定,两人果然是真爱啊。

      这让爱田真由的心情有些复杂,一直粉的CP成了真,爱是很有爱,但自己终究没有机会了。虽然本来就没什么机会吧。她抬起头看向比赛台,两个棋手已经结束比赛,站起来朝观众谢礼,她轻轻感叹,“唉,你们看起来还是很般配的。”

      坐在身旁的年轻男人噗嗤一笑。

      爱田真由转头望去,见这男人长得十分英俊,还有着修长的睫毛,让她内心怦然一动。不过他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见她望着自己,他随口问道:“你在说塔矢亮和进藤光吗?”爱田真由忽然觉得心跳有点快,说话也不禁紧张起来,“啊,是啊。”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爱田真由突然想起来了,不禁脱口而出,“你是那个韩国棋院联系不到的高永夏九段!”她的声音不低,周围人都听到了,纷纷朝这里看过来。

      “果然是高九段啊!”“看真人比电视上更帅呢!”“他竟然来这里看棋?”周围甚至有人掏出手机,开始录影或拍照。高永夏侧头扶额,有些无奈。他站起身,拿出墨镜戴上,朝爱田真由说道:“不好意思,让我出去吧。”

      爱田真由忙回过神来,侧身让高永夏走出观众席。看着高永夏匆匆离去的背影,爱田真由也掏出手机抓拍了几张照片。止不住兴奋心情,她马上把照片发给了好友,“我看到高永夏了!真人好帅!好高!腿也长!啊啊啊啊啊!!!我现在是高九段的粉丝了!!!”

      当进藤光和塔矢亮回到东京时,他们发现,进藤光的公寓已经空无一人,连高永夏的行李都不见了,桌上留着一封信,还有一个礼盒。

      进藤光拆开信,上面是高永夏的笔迹。他以前就说过,说日文还勉强但不怎么会写,所以信里用了英文。进藤光转头看向塔矢亮,塔矢亮摇头无奈一笑,接过信看了起来。

      感谢你们的收留,请收下我的礼物,祝你们幸福(P.S.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拆开。)帮我转告小真和小良:我很高兴遇到你们两个忘年交,我在冰箱里留下一柜子冰淇淋。如果顺利入段,就当作我给你们的庆祝,如果遗憾失败,就权当作我的安慰。没关系,明年再来,你们才10岁而已,我入段的时候都13岁了。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是时候去下一站中国了。当找到我想下的围棋时,我就会回到赛场。也许半年后,也许就是明天,到那时,我会在赛场等你们堂堂正正挑战我。也许那时我会变得更好,也许我已被时代抛弃了,谁知道呢,我无所谓,反正已经做的事情,我不后悔。

      谢谢你们。

      高永夏。

      塔矢亮抬头,见进藤光已经拆开了礼物。光的表情突然很尴尬,脸颊也泛起一抹红色,塔矢亮挑眉把这东西拿在手上翻看,他咳了一声,在光的耳边轻轻说道:“要不今晚试试?”

      “高,永,夏,我收回对你的一切正面评价!”进藤光把信揉成一团,猛然丢回桌上。


tbc.第9局 第9个故事 完

高九段并不是李九段,性格也有不同的地方。我只是想用这个故事,来表达我对李九段五体投地的敬意。

顺便我想做个调查,关于亮光的梗....abo设定能够接受吗?→ →


评论(30)
热度(82)
2016-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