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22)

(22)第10局 新广岛之局(下)

      进藤光和塔矢亮特意在比赛前两天赶到广岛,就为了提前在机场接到洪秀英。一年多不见,今年已经20岁的洪秀英又比去年高了几公分,他早就不是那个进藤光刚认识时的小男孩了。洪秀英一眼见到进藤光,脸上漾起笑意,扑过来给了光一个热情拥抱,却没注意身边的塔矢亮一抹不易察觉地皱眉。

      接过洪秀英的背包,三人朝机场外走去。进藤光随口问道:“你给高永夏打过电话了吗?”

      洪秀英的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嗯,上周打过了,他住在中国联赛的队友家,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他知道你来广岛吗?”

      “我说过了。”

      “你既然想让他回去,就去找他好了。”

      洪秀英鼓起腮帮子嘟囔说道:“谁说我想让他回去了!”

      进藤光哈哈一笑,“那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洪秀英偏过头,看向机场来来往往的人流说道:“我之前就对他说过,要是想休息也不用离开韩国吧,可他说无论去哪里都好,就是不想留下来,所以我才建议他来你这里。他只要认定做一件事,谁去劝告都没有用,真是顽固。”

      你不也一样顽固?明明想知道高永夏在做什么,却始终都不敢问他?进藤光终究没说出口,而是咧嘴一笑,揽过洪秀英的肩说道:“走吧,带你在广岛逛逛,后天一起去十番棋会场。”

      因为进藤光的关系,千叶小美把洪秀英安排在现场观众席的前排。棋局里需要解读的部分还不多,漂亮的女讲解人正聊着广岛的围棋故事,她有些疑惑不解,“为什么那两位棋手没有赶紧去避难,反而继续把棋局下完,那种环境不是很危险吗?”

      这是洪秀英第一次听到原爆之局的故事。他不禁在心里想,如果是自己,会不会像他们那样把棋局下完?不过他却不由自主相信,如果是高永夏,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决定继续下棋吧。

      另一位讲解人是一位白发苍苍的退役九段,老人笑笑说:“对棋手来说,他们的眼里只有那盘下了一半的棋,至于坏境之类的东西,只存在于别人眼里。”女讲解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老人的表情却意外认真,“如果你眼里只有棋,就不会觉得他们不可思议。”

      “可能我的境界,还远远不够吧。”女讲解人哈哈一笑,把话题转回棋局,她托起下巴思考道:“现在进藤本因坊的黑棋不错呢,如果他能赢下这局,就能赢下十番棋呀。”

      进藤光下棋的速度一贯很快,往往对手都开始读秒,他还有半个小时,这局棋也不例外。下到130手,好不容易在右下角抵挡住了白子冲击,进藤光在心底飞快点算目数。黑棋优势10目以上,他松了一口气,甚至隐隐觉得自己已经赢下了这局棋。他的嘴角勾起笑容,轻松拾起黑子,落在右上角的空闲处。

      塔矢亮没有理睬这颗黑子,反而脱先径自冲进中腹左侧厚实的黑棋中。进藤光眼底一震,在空旷的中腹里,这颗白子着实分外扎眼。他飞快应上,但亮已有先手优势,又落一子,与刚刚那手白子交相辉映。仅仅两子,黑子在中腹的厚势就已被消去一半。

      进藤光的心咚地狠狠一跳。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亮,棋局下到现在,自己只放松了一手,他便敏锐抓住了机会。中腹这两颗白子让进藤光如鲠在喉,分外不安,他猛然伸进棋盒抓起黑子,可就在他即将落子的刹那,棋盘上的棋子却猛烈晃动起来。

      一瞬间,进藤光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棋子晃动得越发厉害,甚至棋盘边缘的几颗棋子也纷纷滚落在地。观众席上传来的喊声让进藤光猛然回过神来。

      “地震了!”“是地震!”

      很快,整个地面都剧烈地晃动起来,进藤光刚想站起来,又被晃得跌回椅子上。

      棋局不得不中断了。

      女讲解人赶紧扶住身旁的老棋手。电视直播也瞬间被中断,坂本优子正在叫摄像师关闭机器电源。还好现场并没有慌乱,直到最猛烈的一波震动过去,千叶小美便带领工作人员疏导观众们走向紧急出口。洪秀英想要跟进藤光和塔矢亮打声招呼,却不得不随人流往外走去。

      一位工作人员小跑到进藤光身边,示意他们快些离开,两人配合工作人员走向避震室。刚进到走廊时,突然又一波猛烈晃动袭来,墙壁都开始摇晃起来,使得走廊里的紧急应急灯闪烁个不停。进藤光一时没有站稳,以为自己就要摔倒的时候,腰间却突然被一双手紧紧揽住。

      “小心些。”是塔矢亮的声音。塔矢亮松开进藤光的腰,又把光的手紧紧握住。亮的手握得分外有力,直到前面工作人员打开避震室的门,塔矢亮才把手放开。

      “请暂时在这里躲避,等千叶小姐回来我们再商量如何安排。”工作人员急切说道。

      “那就先这样。”塔矢亮点头应道。

      已经在医院休养三个多月的进藤平八,自然没有错过孙子的最后一场十番棋赛。因为光的黑棋一路优势,进藤爷爷的心情自然也很好。就在他轻松自得地哼着歌时,电视直播画面突然被切到广告上,还突然弹出一条字幕消息。

      ——最新消息,距离四国岛东南部192.4公里的太平洋海底突发里氏8.9级地震,四国岛与广岛地区均有强烈震感,根据监测,四国岛南部还将面临海啸风险,请各位民众注意安全防范措施。目前还没有收到人员伤亡消息,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因为广岛直播信号中断,我们非常抱歉,十番棋直播就此结束。

      待字幕闪过,正在叠衣服的进藤美津子已经愣在了沙发上,片刻后她才掏出手机,可电话里却传出对方已关机的答复。莫名的心慌涌进美津子心底,她又继续拨打电话,对方却依然没有回复。

      进藤平八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轻松些,“放心吧,小光比赛的时候不都会关机吗,说不定还没下完呢。”

      “连直播信号不也断了么,这么大的地震啊爸爸,哪还有心情下棋啊,总得有个消息才好。”美津子仍旧不放心,又一次没有打通电话后,美津子拨通了自己丈夫的电话,“老公,你知道地震的消息吗,怎么办,都打了好多个电话,还是联系不上小光。”讲到最后一句话时,美津子的声音甚至开始发颤。

      “进藤!塔矢!”洪秀英打开避震室的门,跟随千叶小美疾步进屋,“你们没事就好,日本建筑的防震程度果然厉害啊!”

      “你没跟其他观众一起疏散吗?”塔矢亮站起身,看向进屋的两人。

      “我就是来找你们的,你们还在这儿呢,我还能到哪去。”洪秀英看向进藤光,却发现他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地板皱眉沉思,“进藤你怎么了?”

      进藤光似乎没有听到洪秀英的话,洪秀英准备再问,却听千叶小美说道:“我建议棋局暂时中止,回头我们联系棋院,再安排日程完成剩下的比赛。”

      进藤光看着地板,地板上仍映出棋局的画面,在中腹的两颗白子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让黑子的处境变得岌岌可危。只要还没除掉它们,进藤光还是无法安心。这时耳边似乎传来千叶小美的声音,进藤光猛然抬头,见千叶小美推了推他的胳膊,“在想什么呢,同意中止棋局吗?”

      “不要中止棋局!”几乎是脱口而出,进藤光一说完,却发现屋子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惊讶地看向自己。

      “刚刚听到新闻,广岛离震源就三百公里,震源是8.9级大地震,到这边仍然有至少一半的强度,后面肯定还有余震,这怎么能继续比赛!”千叶小美说道。

      进藤光咬了咬嘴唇,看向塔矢亮。作为共同下出棋局的另一人,现场只有塔矢亮理解他的心情。

      就算进藤光没有望向自己,塔矢亮也知道光想说什么,他略一沉吟,温和地开始说服千叶小美,“作为公共场所,会场的抗震指数超过8级了吧,何况传到广岛的余震级别就更小了。重新安排比赛也很麻烦,既然不会有危险,我们今天就继续下完吧。”

      “塔矢!连你也……”千叶小美看着两人,“今天广岛还有一场棒球比赛,新闻里报道他们也把比赛中止改天再继续,没有人会在地震后还继续比赛!”

      塔矢亮没有退让,“没有关系。不需要的工作人员就先疏散回去吧,只是裁判席还不能走,真是麻烦您了。”说着,塔矢亮朝屋内在座的裁判员深深一鞠。

      洪秀英一直旁观他们的对话,听到这里,也禁不住脱口而出:“你们真是疯了。”

      “小美!就在今天继续下完吧!”进藤光拉住千叶小美,眼里放出无比恳切的光芒。

      裁判是一位年过四十的大叔,看着恳切的塔矢亮和进藤光,他深深一叹,“既然两位棋手都不惧危险,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后辈都如此执着,我没有理由不答应。曾经下出原爆之局的两位前辈如果知道,想必也会深深欣慰。”

      “谢谢您!”塔矢亮又鞠一躬,“我们并不足以跟前辈们相提并论,对于那时的危险程度,现在根本就不算什么。”

      千叶小美知道,她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她叹了口气,“我留下来记谱,其余人都疏散。我来安排一下,之后比赛继续。”

      “我也留下!”洪秀英也脱口而出,看着众人望向自己的目光,洪秀英说道:“请允许我作为观众,继续看完这局棋吧。”

      这确实是一场足以让人铭记一生的对局。

      原本人头攒动的会场里,只剩下了五个人。

      两位棋手,一位裁判,一位记谱员,和一位观众。

      对局席上的棋子已经被震得散落一地,塔矢亮和进藤光重新把棋子收拾起来,在空白的棋盘上从第1手开始复原棋局。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困难的事情。裁判拿着中断前的棋谱,在一旁微微点头。会场变得分外安静,除了偶尔还有一些余震晃动袭来,但在两位棋手眼里,这些晃动甚至都未曾被注意到,他们的世界里又只剩下眼前的棋。

      看着眼前又静如雕像的两人,洪秀英的心情已经从震惊渐渐平息。空旷的会场里,棋子敲击在棋盘上的声音分外清脆,洪秀英从未觉得,对弈的棋手侧影会像现在这样有种庄严的仪式感。他忽然想起刚刚听到的那个故事:

      如果你眼里只有棋,便不会觉得不可思议。

      尽管进藤光的黑子再没有给白子机会,但黑子的目数优势仍无法挽回地颓亡下来。中腹的两颗白子,就像一把插入敌腹的利刃,狠狠撕开对方的堡垒。黑子的昏招只有那一手,塔矢亮没有放过。只需要这一手,白子已然重获生机。这就是塔矢亮,敏锐,果决,力道十足。

      裁判点过目数,朝记谱的千叶小美点点头道:“白子胜4目半,恭喜塔矢名人。”

      进藤光撇了撇嘴,长长哀叹一声,“还是被亮逆转了,十番棋最后竟然是平局,多没意思啊!”

      旁边响起孤单的掌声,是洪秀英朝他们走来,“没想到万众瞩目的十番棋诞生结果时,观众只有我一个人。”

      “终于有一次下完不用致谢,不用傻乎乎的站在摄像机前面复盘了,”进藤光伸完一个懒腰,突然想到了什么,“糟了!我是不是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我妈肯定担心死我了!”

      塔矢亮和洪秀英的脸色突然一变,也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每逢棋局时必然关机,这几乎是这些职业棋手的职业习惯了。

      刚刚开机,手机就被漫天没入的短信弄得响个不停。几乎在瞬间,进藤光的手机又响起来,看到来电人名字时,他却愣了一愣,“爸爸……”

      “怎么这么久都不接电话!”听筒里传来父亲劈头盖脸地责问,进藤光却觉得有些久违的亲切,他的声音都欢喜得颤抖起来,“爸爸……我在下棋呢……”

      “你是不是傻!这么大的地震谁还会继续下棋啊!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也就只有你了!”进藤正夫有些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不是只有我,爸爸,还有亮也在!他陪我继续下棋了,两个棋手一起,才能共同完成棋局啊……”进藤光的声音轻得像蚊子一样,他觉得自己这么说父亲肯定又会生气,可他还是想要纠正一下父亲的结论。

      电话那边却传来一阵沉默,半晌之后,进藤正夫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没事就好,你们早点回家。”

      等电话挂断,进藤光突然回过神来,父亲在电话里说的是:你们,早点回家。      

      “亮!!!”进藤光心头涌上一阵狂喜,他猛地扑向正在和父母打电话的塔矢亮背上。塔矢亮差点没站稳,他很快挂断电话,却听进藤光揽住他脖子哈哈大笑说:“亮!爸爸叫我们早点回家!”

      裁判一脸雾水地看着如此兴奋的进藤光,摇摇头朝会场外走去,他还要赶紧向棋院通报十番棋的比赛结果。千叶小美拿着棋谱一边向外走去,也一边也忙着跟报社其他工作人员打电话联系。

      看着忙碌的众人,洪秀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一个他没见过的国际长途号码。听到电话里的声音时,洪秀英的心脏像突然停止了跳动。对方惯常轻松悠然的声音里少见地带上了一些焦虑,“秀英,你没事吧?”

      “我没事,永夏哥……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我看到新闻了,这次地震很大啊,离你那很近吧。你是在现场看棋吧?他们怎么样?”高永夏的声音又恢复了往常的波澜不惊,可洪秀英知道,很多时候,那并不是高永夏真正的心情。

      “嗯,是啊。所有人都走光了,他们俩竟然继续把棋局下完了,但我也留下来看完了,下得很精彩呢!你肯定想不到,这场棋只有我一个观众。”

      “你们真是疯了。”话虽这么说,但高永夏却似乎有些向往,“我也好想到现场看看,他们能这样心无旁骛地下棋,真好。”

      “永夏哥。”

      “嗯?”

      “这是你想要的那种被世人铭记的棋局吗?”

      “我也不知道。”

      洪秀英顿了顿,终于鼓起勇气,“我去找你吧,我把棋局复盘给你看好吗?”可话一说完,他又怕高永夏像以往那样不要他操心,说自己烦。

      还好高永夏只微微一笑,简单说了一个字,“好。”

      洪秀英松了口气,当他挂断电话,却见眼前进藤光正把手臂支在塔矢亮肩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还没等说话,进藤光一把拍向自己肩头,“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走吧!”

      灯光暗下来,会场里又空无一人。棋子已被收拾好,棋盒静静搁在棋盘上,等待着下一位棋手揭开盒盖,与人来下。


tbc.第10局 第10个故事 完 

十番棋10个故事讲完了!真不容易,整篇还剩最后一章了,一个尾声当作大结局~~谢谢看完10个故事的亲们。

8.9级地震后棋手还选择继续比赛什么的,原子弹爆了把棋手震晕了醒过来又继续下棋,都是真实的事,仅以这个故事向这些棋手致敬。


评论(22)
热度(93)
2016-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