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23)大结局!

(23)尾声 前路未止

      第二天,棋界新闻版面就迅速被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在8.9级地震后仍坚持比赛的消息占据了全部头条。被地震中断的十番棋奖金颁布典礼,很快在棋院重新举行。

      虽然十番棋最终结果是5:5,少了人们期待的胜负,却仍留下了精彩的棋谱。看着聚光灯下意气风发的青年棋手,有人说,他们下出了“新广岛之局”,是围棋精神的不灭传承,令人感慨万千激动不已。还有人说,两位职业棋手达到忘我境界,他们势均力敌,下成平局理所当然,这场十番棋也足以流传后世。溢美之词铺天盖地,仿佛人们从未说过对他们的非议。

      言论这种东西,就像浪潮一样总容易被集中掀起,又很快会退落下去。而在浪潮中心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却几乎没有多少人想了解,能了解。

      想要更深入采访的记者们发现,典礼后的第二天,又打不通这两位棋手的电话了。

      “爸爸,小光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你就先住下来吧。”进藤美津子把爷爷扶进家门,顺便示意小光把爷爷的行李也拎进来。

      “还是自己住更自在。”爷爷撇嘴说着,刚出院的爷爷精神好了许多,进藤夫妇把老头子径直接回家,说以后同住一起方便照应,但爷爷一路上却都不太乐意。

      “不行!爷爷又自己晕倒在院子里怎么办!”进藤光走过两人身边,把爷爷的行李一口气拎上了楼梯。

      “小光,晚上在家里吃饭吗?”美津子朝楼上问道,又转头看了看门外,“你、你们吃过饭再走吧。”

      正下楼的进藤光一愣,随即绽开一个笑容,“不用了妈妈,棋院让我们下午去一趟。”

      几天前,进藤夫妇去机场接机。看到小光后终于放下心来的美津子发现,丈夫看到随后出闸的塔矢亮时,没有冷冰冰地转头离开,而是神情略尴尬地轻轻点头致意。今天爷爷办理出院,塔矢亮也全程陪在一起,车接车送。虽然丈夫没有主动说话,但也没有拒绝小亮的好意。回家进屋后,塔矢亮一直留在车上,等着小光出门。

      想到这里,美津子有些过意不去,但心里更多的是欣慰。毕竟家里气氛终于出现了缓和迹象。

      “妈妈,”进藤光停在美津子面前,把她抱住轻轻说道:“我明天再回家吃饭。”进藤光松开手,正准备去抱爷爷时,却被爷爷伸手挡住,“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似的。”说罢,爷爷朝一旁使了个眼色。进藤光会意,走到还在门厅的爸爸面前,正待说话,却被进藤正夫扬手止住。

      “去吧。”进藤正夫叹了口气,朝门外看了一眼。

      进藤光朝父亲微微鞠躬,“谢谢你,爸爸。”

      直到儿子出去关上门,进藤正夫仍没有收回目光。爷爷呵呵一笑,转身朝楼上走去,“孩子自己的选择,你们也没办法替他改变,不是吗?

      坐在车上,进藤光翻看着手机里洪秀英刚发来的消息。塔矢亮督了一眼问道:“高永夏接到秀英了?”

      “嗯,秀英说,他想尽快把高永夏劝回去参加比赛,如果高永夏再不快点找到状态,就要错过四年一度的英氏杯了。”

      塔矢亮忽然想到,“离英氏杯不就只有三个多月了。”

      “难道棋院今天叫我们过去,就是为了英氏杯?”

      “大概是人选的事吧。”塔矢亮点点头,随即加快油门,朝棋院驶去。

      英氏杯比赛是全世界围棋界的盛事,因为每逢四年一度,所以格外受棋手们重视。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在棋院理事办公室里,副理事长提到了英氏杯的比赛日程,“这次出战名单仍按照头衔成绩来安排,目前绪方九段和你们的确是我们最强的棋手。但很可惜,绪方九段三个月后的日程与杯赛冲突,没办法出国参赛。棋院商议决定,换成伊角八段。”

      进藤光左右看了看,“伊角怎么没过来?”

      “已经通知过他了,他正在比赛,”副理事长抬手看了看表,“应该快结束了。”说罢,他靠回沙发,叹了口气,“要改变我们在世界棋坛的颓势,要做的努力还有很多啊。听说韩国的高永夏虽然申请停职一年,但大家都在猜他会不会在英氏杯前回归。四年一次,棋手的黄金年龄里又有几个四年。不管怎样,英氏杯上的对手都不好应付。”

      “无论什么比赛,我都会尽最大努力。”塔矢亮如此说道。

      “祝你们下出好棋。”副理事长欣慰点头,随即又哈哈一笑,“对了,想专访你们的记者找不到人,都找到我这里来了,你们看……”

      进藤光挠挠头,“其实吧,这几天外面的赞美有些……我们也没那么伟大,实在是不想回答那些太夸张的问题。”

      副理事长无奈一笑,摇摇头站起身,再也没有说什么。

      两人离开的电梯刚到一楼,却见千叶小美抱着一叠棋谱,和棋院工作人员正说着什么。一见到两人,千叶小美突然把棋谱往身边人怀里一塞,匆匆抱歉了一声,便拉起他们的衣袖,把他们扯到大厅一角。

      她松开手,上下打量着两人,“约你们可真难啊!你俩把独家专访的机会给我们报社,怎么样?算了别想了,就这么决定吧。”

      进藤光往后一退,“你可别问我那些……下出新广岛之局有什么感想之类的问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的水平有那么乏味吗?我要问也会问,如果你只能从塔矢亮和围棋中选一个,你会怎么选的问题吧。”千叶小美打趣笑道。

      “喂!”进藤光无奈看着她。

      塔矢亮噗嗤一笑,“你定时间吧,最好尽快。过段时间,我们可能要和伊角集中时间练棋了。”

      千叶小美睁大眼睛,“难道说你们三个才是英氏杯的出战选手?没有绪方九段?”

      塔矢亮把手指放在唇上,“棋院还没公布,你对外可要保密。”

      “当然了!”千叶小美偏头笑着说道:“对了,我要订婚了。”

      进藤光有些惊讶,“这么快?”

      “对我过去的八年多来说,已经不算快了,你们记得过来祝我幸福。”千叶小美从包里掏出两份邀请函,递给进藤光和塔矢亮。她眨眨眼,左右望了望,发现不远处还有别人经过,便用听不见声音的口型说道:你们也要幸福。

      塔矢亮用小拇指轻轻碰了碰进藤光的手背,微微一笑。

      “进藤!塔矢!”从电梯那边传来和谷义高的声音,两人回头一看,伊角也和他走在一起。

      伊角慎一郎走近,拍了拍进藤光的肩膀,“你们都知道了吧?”看着两人点点头,伊角叹了口气,“我刚刚一直在想,高永夏会在杯赛前回来吗?拥有他和没有他的韩国队,完全是两个级别。”

      进藤光的眼底敛出一道正色,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但他一想到那个人,心底就会涌出这个答案:“高永夏,他一定会回来。”

      伊角又叹了口气。和谷义高猛地一拍他的肩膀,“能不能别未战先怯!管他什么春夏秋冬的,来一个打一个!走吧,一块儿吃饭,我给你们壮行,不还有三个月嘛!”

      千叶小美噗嗤一笑,挥挥手说道:“你们加油,快去吃饭吧,我在棋院还有些事情。”

      年轻的棋手们相邀着朝棋院大门走去,千叶小美走回电梯前,趁着等电梯的时候,她回身看着他们的背影。

      “喂进藤,我看到第十局棋谱了,你在131手的时候在想什么啊。”

      “和谷你别提了,能让它过去了么。就因为这一手,我差点就能在十番棋里名垂青史了!”

      “光啊。”

      “干嘛?”

      “你这辈子都赢不了我。”

      “你!晚上回家来一局?”

      “哎哎哎,你俩注意场合啊。”

      “和谷,别闹他们了,我们还在棋院里。”

      “切!”

      “塔矢,回头给我讲讲高永夏的棋风吧,我还没有好好研究过他。”

      “没问题。”

      年轻的棋手越走越远,推开棋院大门,消失在前路上。千叶小美的嘴角浮起淡淡微笑。

      是啊,十番棋结束了。

      但他们,不会停步。


      —— 完 ——


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这半个月有点事,挨到今天终于补完整了!!

过两天撸篇肉当福利感谢大家看到最后!!

最后,求一位能画Q版的画手大大呀!!我想出《十番棋》本子!!随时在这个账号上通报进度!

-----------

10.23  今天把lofter上的十番棋和少年篇,按照本子里的印刷版重新修订了一遍~

评论(38)
热度(137)
2016-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