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2)

      第二章  明月为证

      为了照顾孩子,孙家车队在官道上缓缓前行,直到第三天下午才到舒县城外。这些天,孙策只偶尔在马车上小寐几个时辰,他跟母亲说明了来龙去脉,也派人向父亲送了信,请父亲跟袁术解释解释。走进舒城,车队很快拐入一条悠长的街巷,两旁鳞次栉比的白墙飞檐,显出这并不是普通人家的宅邸群落。

      与周瑜并肩骑行的孙策有些疲累,“公瑾,周家还有多远啊?”

      周瑜回头指了指路过的宅院,又转身一直指向街巷的尽头,“这条街都是。”

      “什么?”孙策回头看了看周瑜指的方向,惊讶得睡意全无。他一直都知道公瑾家是舒城大族,但直到今日一见,才意识到周家并不是普通大户人家。

      看着孙策的表情,周瑜哈哈一笑,“这条街上住的都是周氏族人,我家的三处宅子还在前面。”

      孙策只顾啧啧点头,却见公瑾忽然拍马前行,轻轻一叹,“你我相识四年,都是我年年去找你,你却是头一回来我家。”

      孙策偏头想了想,觉得这话分毫不差,心中顿觉愧疚,忙拍马赶上,探头到周瑜面前解释:“不是我故意不来,要我离家太久,家里就剩母亲和弟弟妹妹……”

      “我知道,我没介意过。”

      孙策舒了口气,“公瑾脾气最好了。”

      周瑜笑意深了深,抬起马鞭指向前方,“前面两处宅院,我和母亲住在北宅,伯符一家就住南宅吧。我得先去跟母亲问安,待会儿南宅里自有人等你们,等安顿好了,晚上你们再到北宅来吃饭,可好?”

      “好好好,就听公瑾的,”孙策忙点头。

      待到车队停下,北宅便出来几名家仆上前牵马。在路上,周瑜就已派人快马回家,告知了自己和孙家的行程。与吴氏行礼告别后,周瑜便匆匆进了北宅。

      一名十五六岁的侍婢笑吟吟地站在南宅院门,一见吴氏下车,忙上前搀扶问安。众人一进院落便见一个四方天井,绕过天井后又是一间前后通透的堂屋,纹饰精细的画梁雕栏和屋内陈设,无不显出宅邸主人的品位。

      吴氏四顾看着,不住点头道谢。侍婢笑着说道:“屋后头有个池塘,取依山临水之意,小公子们定然喜欢。我带夫人和小公子们去最南厢的内院,策公子就住在第二进院子。按我家公子吩咐,沐浴所需都已经备好了。”

      这间三进大宅里,每进院落都有侍婢伺候,倒叫孙策有些不自在。他以前从没想过,原来公瑾生长在这样的环境。尤其用饭的时候,孙策从小跟着父亲有学有样,都大大咧咧混不在意地斜坐着,喝酒也是仰头一口干了,公瑾从没说什么,也陪着他这样。不像现在,他得规规矩矩地正礼跪坐,还得掩袖而饮……世家大族的规矩真是多,公瑾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孙策的小腿肚早已酸麻得没了知觉,但母亲和周夫人仍然交握着手相谈甚欢,不见结束的趋势。孙策皱眉不停地调整自己的坐姿,但他仍不敢释放天性,母亲在进北宅前就叮嘱过自己,千万不可没了礼数。

      孙策的样子落进周夫人的眼里,她掩嘴一笑,唤起自己儿子,“阿瑜,你带阿策四处转转,我和孙夫人谈得兴起,就不陪你们了。”

      周瑜恭敬应道:“是。”

      孙策一听,简直喜形于色,看到母亲瞪来的眼神,忙收敛了喜色拱手一鞠。周瑜起身走到孙策面前,孙策刚一站起,突然腿肚一软,眼看就要跌坐回去,周瑜飞快伸手搀住了他。孙策只得倚在好友身上,无奈低声道:“公瑾,我右腿抽筋了。”

      “母亲,伯母,我们先走了。”周瑜回头跟长辈告了别,搀着一蹦一跳的孙策出了屋子。吴氏见儿子的模样,不住扶额摇头。周夫人则笑得眉眼弯弯,直呼阿策坦率可爱。

      屋外的天色已晚,天上已挂上稀稀疏疏的星辰,环绕在一弯如钩银月左右。

      “公瑾,你背我么?”孙策侧腰不住揉着小腿,表情酸爽。

      “你这么沉,我不背,”周瑜本想拒绝,可看到孙策愁苦的模样,终究心软下来,扛起他的手臂让他倚靠。

      “就知道公瑾不会丢下我不管,”孙策笑嘻嘻插话。

      周瑜丢去一个白眼。

      孙策一噎,忽然神秘兮兮说道:“公瑾你知道吗?在寿春,好多人都说,孙郎笑起来真好看啊,我跟他们说……”他故意拖着不说,引得周瑜用询问的眼神看过来,才慢悠悠说道:“那是你们没见过周郎一笑,那才叫天地失色。”

      周瑜噗嗤笑出声,孙策终于舒坦下来。每次把沉稳的公瑾逗笑,他都很有成就感。

      “伯符啊,这是我家,你就把它当自己家,千万别觉得不自在,有什么跟我直说就是。”

      孙策忙摇头,“已经很好了,公瑾很用心。要不是身不由己,也不会来叨扰你,现在这世道,想过平静日子也不能如意。我还在想,万一刘勋明白过来,劫财哪有没受伤的,回去跟袁术告一状,说我们不敢来南阳,袁术又得更加猜忌父亲了。”说罢,他叹了口气。

      “总比你们去南阳被袁术拿捏得好,刘勋没看到你的脸,你就有借口推脱。只要伯父仍握有兵权,你和伯母又远在舒城,袁术就拿你们家没有办法。”

      孙策握紧拳头,“好想快点到父亲身边帮忙,我不喜欢被别人掌控,这感觉真不好。”

      周瑜的眼神黯了黯,很快他又微笑道:“我早就看出,伯符是天纵英才,总要到更广阔的天地去。”

      孙策兴奋问道:“那公瑾呢?以后有何打算?”

      “堂叔是当朝太尉,按家族旧制,我当如父亲和叔父那样,等待朝廷征召,入朝为官。”周瑜顿了顿,突然摇摇头,“可看现在的朝廷,堂叔为了保全家族,不敢抗拒董卓,常年称病不出,没什么意思。母亲说,不如投靠地方门阀做个安稳县吏,可我看无论是南阳袁术,还是徐州陶谦,也没什么意思。”

      说话间,两人已经一路走到南宅,拐过三进院落,孙策终于看到屋后的半月形池塘。塘里散落着干枯的荷枝,一轮银月落在盈盈碧水上,美不胜收。孙策觉得小腿的酸麻消退了许多,便收回搭在周瑜背上的手,疾步走到池塘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月池,好看吗?”跟在身后的周瑜也坐在孙策身边。

      “名符其实的好看,跟公瑾一样。”

      周瑜嘴角一勾,没有说话。明知道孙策说话当不得真,自己却不知怎么的,倒越来越喜欢听他夸赞自己。

      孙策目不转睛地盯着月池,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方才公瑾说得太对了,我也觉得跟着袁术没多大意思,我总有一天要劝父亲离开袁术。”他的眼神倏尔一亮,转头盯着周瑜,“公瑾比我聪慧,总能想到我没想到的事情,你来帮我怎样?哦不,咱们一起帮父亲!我们孙家不比袁术更有意思么?”孙策的眼中闪出烁烁光华,咧嘴一笑。

      周瑜爽朗笑开了,眉眼弯弯的样子与周夫人像极了,却只简单说了一个字,“好。”

      “那就如此说定了,我想跟公瑾做结义兄弟,可以吗?”孙策伸出右手掌心,周瑜一怔,缓缓伸出左手,瞬间被孙策紧紧握住。常年习武的孙策掌心磨出了厚实的茧子,他的手犹如火炉一般炙热。这也是孙策第一次握住公瑾的手,没想到却比想象中凉多了。

      孙策又朝着池塘中倒映的银月跪了下来,一字一句说道:“皇天后土在上,今夜明月为证,孙策与周瑜结为异姓兄弟,策誓言,今后当与公瑾同担甘苦,绝无半分猜忌,若有违背……就让我不得好死。”

      周瑜微微一笑,也跪在他身边说道:“皇天后土在上,今夜明月为证,周瑜与孙策结为异姓兄弟,尽心竭力助我兄长,绝无半分异心,若有违背,便无善终。”他早知孙策与自己同年,只大自己三个多月,故而直接唤作兄长。

      两人松开手,各自深深伏下,朝明月叩首三遍。

      银月无声,连池塘里的虫鸣也突然寂静下来,周遭忽然变得安静起来。还未等两人说话,他们后背俱是被重重一拍,“我老远就看见你们在拜天地了!”

      孙策扶额转头,“阿权,你们吃完饭了?”

      孙权抱着双臂坐在池塘边,撅嘴说道:“早吃完了,母亲带着阿翊他们去睡觉了,我说来找你们,叫我好找,原来躲在这里。你们又在琢磨玩什么,又不带我?”

      周瑜揉了揉孙权的头,站起来说道:“自然带你,这几天你们都未睡好,早些休息,我回北宅了。”

      孙权重重嗯了一声,转过头与孙策一直目送着周瑜消失在宅院之后。 



tbc.

------------------------------

这几天脑内涌动着汹涌的填坑之力,咕噜噜冒出好多他们的画面。

这是人设↓

孙·欢脱热血逗比公瑾说什么都对·策

周·伯符是猪什么都不懂算了不说也罢·瑜

孙·比太阳更亮总觉得自己不被带玩的儿童·权

感情总会在一点一滴中变得更深,直到有天发现,深入骨血。

评论(4)
热度(35)
2016-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