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8)

      第八章 壮心再起

      当孙策再次踏进周家南宅里院,一眼就见那棵桃树已经长得枝繁叶茂,结出了拳头大的青桃。

      “我住南宅了,”周瑜看向孙策说道:“就住你住过的那间屋子。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婚宅。”

      孙策的心没来由地一紧,只简单地“哦”了一声,从周瑜身边走了过去,周瑜看着孙策的背影,叹了口气。

      吃过饭,天色很快入夜,孙策沐浴完毕,只听侍婢在门外恭敬说道:“公子说在月池边等着策公子。”

      今夜一轮圆月清晖正盛,洒在月池茂盛的荷叶上,将叶上露珠照得晶莹透亮。周瑜一袭宽袖青衣,长发随意束在脑后,盘腿坐在月池边,手中的琴混着月光,在他指尖下流淌出清澈的声音。

      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周瑜停下琴音,“你不在的时候,我就自己弹琴解闷,还是以前你送我的琴,想着如果你能听到该多好。”

      孙策坐下来,转头看到公瑾低垂的眉眼,他握紧了拳,才生生忍住伸手去触碰的冲动。此刻他才真正认识到,就算公瑾是男人,也让他彻底动心了。

      “发生什么了,告诉我。”周瑜把琴放在一边,转头盯着孙策。

      孙策躲开周瑜的目光,看向池水上圆月的倒影,“玉玺失窃了。”

      “什么?”周瑜眉头一蹙,又问道:“可你来舒城做什么?”

      “母亲说父亲曾救过陆太守的侄儿,让我来拜访他。”

      周瑜有些惊讶,在舒城时,伯母从没提起此事让伯符去拜见太守,为何搬到曲阿了才说起,“你见过太守了?要我带你去引见吗?”

      “不必了!”许是觉得自己答得太快,孙策声音软了软,“我去过了。”

      周瑜越发疑惑,更盯着孙策问道:“你家失窃的东西……只有玉玺么?”

      孙策顿时噎住了,他不想告诉公瑾到底为什么来拜见陆太守,因为一说出口,听起来就像在要钱,他实在不想再欠公瑾什么了。

      听到孙策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那么了解对方的周瑜,顿时猜出了大概,他心中有了计较,却把话锋一转:“还记得结拜那天,你说要辅佐伯父成就一番事业么?现在伯父不在了,等守孝期满,你有什么打算?”

      “母亲说看能不能投靠陆太守求个官职,”孙策顿了顿,自嘲一笑,“不过人家看不上我。”

      “那你自己呢?你自己想做什么?”

      “我⋯⋯”孙策一怔,心底的念头从未磨灭,可现实却让他无从宣诸于口。这些天的一幕幕在眼前交织,他咬牙说道:“我想为父亲报仇,想让所有人都不敢欺辱我的家人,让家人不用担惊受怕地活着!”

      月晖落入孙策英气的眼眸里,透出一抹亮色。周瑜淡淡一笑,“最近朝中动乱,很多人都回乡避难,我堂叔也打算辞官回乡,他给我的信里提过一个人,说让他印象很深。”

      孙策疑惑看向周瑜。

      “那个人叫张纮,听说满腹才学,在京都游学时名气就很大,很多名士都跟他交情匪浅。可他回乡后却三次拒绝朝廷征召,无论大将军、太尉,还是司空,他都一概不理,做起闲云野鹤了。说得连我都很想去江都拜会他,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池塘的风微微拂过,服帖的衣袍勾勒出周瑜的腰线,身上刚沐浴过的清香散进孙策的鼻尖,让他的心一阵微荡。孙策慌忙收回目光,顺着周瑜的话问道:“你准备何时去?”

      “伯符,你代我去吧,如果要递名帖,你就说是我堂叔,前太尉周忠介绍你去的,张纮总会给几分面子。我在想,张纮是不是跟我一样,也在等待一个值得托付的效力对象,那他看到你,就一定不会失望。”

      孙策心中巨震,连他自己都不可置信地问道:“为什么会是我?”

      周瑜叹了口气,“有多少人因董卓乱政而避世,因不思进取的关东诸侯而大失所望,就有多少人遗憾,如果破虏将军不死,董卓迟早被灭啊。而你,是破虏将军的儿子。那些名士最重节义忠直,看你自然先敬三分。”

      孙策突然明白了,公瑾让自己拜会张纮,是让自己趁机结交名士,好为以后谋出路。可他想起庐江太守府的情形,眼里透出一抹怅然,“父亲已经去世了,我是他儿子又有什么用?我现在什么都没有……”

      “不,你有!你有声望,它可以让你从两手空空变得一呼百应,只是你还不懂如何利用,像张纮那样的人,就很容易被这种东西打动,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去寻找更多能用声望收伏的对象,让你一步一步踏向心愿实现的终点。伯符,我多想再看到那个眼中有神采的你,那才是真正的你啊!”

      周瑜寥寥几句,让孙策的血液越发炽热。直到最后一句说完,孙策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是啊,几曾何时,自己变得越来越颓丧,那个踌躇满志的孙策,天不怕地不怕的孙策,去哪里了!他朝月池大吼了一声,仿佛连日来的积郁,都随着胸腔的释放而散去。

      看着孙策眼眸中的亮光越来越盛,周瑜终于放下心来,揽住孙策肩头拍了拍,在他耳边说道:“伯符,我相信你。”

      “谢谢,”孙策耳廓一热,他突然想把周瑜揽进怀里,却在伸手的瞬间猛然惊醒,忙把头转向另一边,拿开周瑜的手站起身,“我先回去睡了,明早我就回曲阿,母亲还在家等我回去。”

      还没走两步,却被周瑜喝道:“孙策!你给我站住!”孙策步子一僵,周瑜蹙眉走到孙策面前,“每次都是这样,你心情不好就让我陪,心情舒畅了就叫我走?我今晚说得口干舌燥的,你也不关心一下?”周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以前从来不在意这些小事,可刚刚伯符掉头就走,让他心里突然很不爽。

      孙策终于忍耐不住,伸手一把揽住周瑜的腰拉到自己怀里,他比周瑜高,揽起来非常顺手。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拼命忍住飞快的心跳和想吻上去的冲动。

      周瑜明明可以一把挣开,却任由孙策揽着。两人四目相对,相距不到一寸的距离里,彼此的体温都感觉得那么清晰,连呼吸都不禁变得粗重起来。

      孙策咽了咽口水,终究握紧了拳头,像往常那样咧嘴一笑:“当然关心了,我去给你倒水喝。”孙策把手一松,又转身迈步走向宅子。

      周瑜眼神一黯,转身抱起琴,疾步跟在孙策身后。孙策没走几步,臀上突然被猛力一踹,不得不往前一个踉跄才勉强站好。只见公瑾面不改色地走过身边,只撂下一句话,“新烧的温水,端到我房里来。”

      孙策揉了揉屁股,叹了口气。得罪公瑾真可怕。

      当孙策端着水杯敲起周瑜的房门时,里面只传来一声,“自己推门进来。”走进屋内,周瑜仍披着衣服,就着烛光伏案写着什么。他把水杯轻轻放在案上,伸头看公瑾到底在写什么。

      “冒充堂叔笔迹写封名帖,在朝中的时候,他跟张纮那帮人论过文吃过饭,有点交情,到时候你去张纮府上就递这个。再给你写点叮嘱,到时说些什么能让这种文士喜欢你。”

      回想在太守府的际遇,看着烛光映在公瑾俊逸的面容上,孙策的心头一暖,“得公瑾费心筹谋,何愁不能志愿达成,公瑾,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周瑜笔下一顿,又继续写起来,“是啊,我快为你费心死了,就等着你报答我呢,苟富贵勿相忘。”

      孙策噗嗤一笑,“苟富贵,有我一半就有你一半!”半晌,他小心翼翼探头问道:“公瑾,那我回房了?”

      “坐下,”周瑜头也不抬。

      刚站起的孙策又飞快坐下。

      “墨干了,”周瑜用下巴点了点砚台。

      孙策忙端过砚台和墨条磨了起来。

      周瑜勾唇一笑,心满意足地继续写起来。等到他放下笔,孙策已经趴在案上昏昏睡去,还打起了鼾声。

      “伯符?”

      孙策没有回答,周瑜仔细端详起睡着的他,伸手沿着他英挺的脸颊拂过。指尖划过他的唇时,孙策却突然伸手把周瑜的手握住,他睁开惺忪的睡眼,用慵懒低沉的嗓音问道:“干嘛?”

      “去榻上睡。”

      “嗯,”孙策胡乱答了一声,撑起身子用睡眼左右一望,看到房间另一头的卧榻,三两步走过去倒头就睡。

      周瑜帮孙策脱掉靴子,放好腿。他手撑着头,斜倚着卧榻看着孙策的睡脸——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周瑜叹了口气,起身吹熄了蜡烛,和衣躺在了孙策身边。

      孙策转过身子背对着周瑜,睁开双眼,眼神怅然。

      当孙策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卧榻上已经没有人影了。刚走到院子里,却看周家仆人抬着一筐水果正往外走去,他们见到孙策,笑着打起招呼,“策公子早啊,这舒城的杏子和梨都好吃得很,我们家公子说,让您带些回去给小公子们尝尝!”

      “公瑾人呢?”

      “你不是一早就走么?”周瑜的声音在孙策背后响起,他环抱着手踱步到孙策身边,“去给你准备杏子。”他斜睨一眼孙策,低声说道:“喂,不管你喜不喜欢这筐水果,都不准给我退回来。”

      “你送的东西,喜欢都来不及。”孙策伏在周瑜耳边轻声说完,又哈哈一笑,“我去跟伯母问完安就走。”

      “嗯,”周瑜又微微一笑,眉眼弯弯。

      同样飞驰而过的官道,来时一路愁云,回去时却一路轻快。虽然在庐江太守府里一无所获,孙策却像换了一个人似得,哦不,他只是变回了原来的他。他想过,就算家里没钱,也要劝母亲带着孩子们搬走另住,到时母亲做些手工活,自己找地方帮工,怎么都能过得下去。等攒够路费了,就去江都拜会张纮。为父亲报仇的决心,绝不放弃!

      “好甜!”孙家小孩团团围在一筐水果边,欢呼着找起甜滋滋的杏子。吴氏站在一旁,不住感叹,“公瑾这孩子太有心了。”

      孙权突然扯出一张麻布,随之一声惊呼,“兄长快来看!”

      孙策疑惑地走过去,却见竹筐底整整齐齐码着二十吊钱,他拿过孙权手里的麻布,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托你帮我拜见名士,我总要出点路费,不准退。

      熟悉的字体,就算写在麻布上也俊逸非常。这瞬间,似乎什么东西在孙策的心底彻底融化,他握紧了这团麻布,咬了咬嘴唇。



tbc.

---------------------------

我其实想了很久,为什么周瑜对孙策那么死心塌地,小时候跑到寿春去找他,长大了送房送钱送粮送兵,本人死了还忠心耿耿辅佐幼弟,解释只有一个:真爱

下面伯符就要开始一路收复后宫之路了,张纮,吕范,等等等等,众人“莫不尽心,乐为致死”,伯符到底是怎样一个有魅力的人,让一堆人对他死心塌地呢?我觉得自己都没写好,慢慢来吧!


评论(4)
热度(23)
2016-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