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11)

      第十一章  城下一见

      “你都要去寿春了,还不给公瑾兄写一次信啊?”十三岁的孙权,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模样,看着兄长把行囊装在马背上,终究忍不住问道:“这次他又在信里问了,快三年了,为什么总是我回信。这几年为了给你找理由,我都才思枯竭了!鬼知道你为什么就是不回。”

      孙策竟是头也不回,“你比我写得好啊。”

      “可公瑾兄最近心情不太好,嫂子身体很差,他这几年也没办法出门来看咱们。你不是他最好的朋友么,都不安慰他一下?”

      孙策翻身上马,偏头对兄弟说道:“不是让你代我安慰了?”似乎不想继续这话题,他御马踱步到母亲面前,俯下身低语道别。

      直到兄长策马远去,孙权无奈叹了口气。兄长以前在寿春时,不就三天两头地给公瑾兄写信么,怎么现在不肯写了呢?

      寿春,三年前的夜晚,全家人匆匆离它而去。当孙策再次回到这里,街道巷陌都不曾改变。不同的是,这里成了袁术的大本营。袁术,袁公路,这名字已经在孙策耳边萦绕了好几年,这回,他终于见到了袁术本人。

      在这饥荒遍地的年代,一身富态的人很少见。袁术慈笑的脸上挂着两撇长须,抚着孙策的头,耐心听他哭诉着他父亲曾经的恩义,“孤并非不愿把你父亲的将士交给你,而是他们正在外征战,不方便回来。”他拿衣袖轻轻抹去眼角泪痕,“这样吧,贤侄先在寿春休息几天,再去你舅父的丹阳帮他募兵。过段时间,孤任你为九江太守,如何?”

      孙策低垂着头,脸上虽遍布泪痕,眼神却冷静无比。果然是老狐狸,攥着父亲的兵马不放手,比自己还会演。他早想过这个结果,终是恭敬一礼,回复了:“是。”

      走出扬州刺史府,孙策怅然一叹。如果公瑾在,会教我怎么对付袁术呢?他忽然想起,眼前这条通往城门的大街,他们两人曾并肩策马有说有笑,彼时少年不知愁滋味,如今却物是人非。

      孙策甩甩头,正准备去牵马,背后却被重重一拍,“你就是破虏将军之子,孙策孙伯符?”他诧异回头,见是个比自己年长几岁的男人,一身短打戎装,眉目英气,正笑呵呵看着自己,“我叫吕范,唤我子衡就好,袁将军手下的校尉,这几天就由我负责招待伯符兄弟。”

      孙策爽朗一笑,拱手回应,“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吕范为人豪爽,性格也很自来熟,两人很快就热络了起来。孙策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被吕范带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孙郎再喝一杯嘛,”脂粉浓香的女子紧靠在孙策身上,见到如此年轻英俊的郎君,女子流转的眼波里也动了几分情意,“别这么生分嘛。”

      吕范拍着孙策的肩膀哈哈一笑,附耳说道:“但凡驻地附近,少不了这种找乐子的地方,伯符兄弟尽管吃好玩好。”

      女子又把胸脯贴在孙策的手臂上一声娇嗔,“孙郎不喜欢我么?”温香软玉的触感,让他不太习惯,脑海里突然贯过公瑾手指的凉意,还是那感觉更舒服。可公瑾是有家室的男人啊,或许跟女人上过床,就再也不会想他了?打定主意,孙策浮出笑意,伸手揽过女子的腰,低头啄了一口,“喜欢得很。”

      孙策长相帅气,一笑更让女人心神荡漾,她浑身酥软地倒在他怀里,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娇声说道:“孙郎要我么?”

      吕范嘿嘿一笑,径自退出了厢房。

      这一夜,孙策终不再是未经人事的少年。

      “昨夜感觉怎么样?”第二天一早,吕范就到妓馆厢房来接孙策,还忍不住低语问道。虽然孙策笑笑没说什么,但看着梳妆镜前一脸娇羞的女人,吕范不得不暗暗感叹,长得帅就是讨女人喜欢。

      “要不给你包下来?”吕范揽过孙策肩膀,两人走出厢房,聊得热络。

      孙策耸耸肩,半开玩笑道:“太热情了,天天来可消受不起。不过寿春附近我熟得很,子衡兄不如随我去猎野兔子。”

      吕范乐了,“走走走!我喜欢这个!”

      几天下来,吕范竟是跟孙策相见恨晚,甚至决意随他一起去丹阳募兵。一个小校尉的报告让袁术并未在意,吕范的申调很快就被批准了。

      半年之后,当孙策带着收复的八百丹阳山贼兵回到寿春,却得知早在两个月前,袁术就派一个叫陈纪的去赴任九江太守了。

      袁术只是一脸惋惜,“九江太守缺任,贤侄迟迟未归,不得已才任了陈纪啊。”

      倒因为我的缘故?孙策心里冷笑一声,却仍恭敬回道:“能不能当上九江太守,晚辈并不在意。对了,晚辈听闻黄盖叔叔和程普叔叔这几天都回寿春了,他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这两年真是好想念他们。”说到动容处,孙策慨然一叹。

      这小子想说什么?袁术双眼微眯,正犹豫该怎样答话,却听下人来报,“黄盖将军请见袁公。”当着孙策的面,袁术不好回绝,忙说道:“快请他进来。”

      黄盖进来先礼了袁术,转头就看到了一旁的孙策。这个魁梧汉子瞬间眼眶泛红,大步上前捉住他的手臂,语气哽咽,“阿策!几年不见长大了啊!都比叔高了!上次你来寿春,怎么也不等叔回来见上一面!”

      叔,注意尺度⋯⋯有点激动过头了。孙策默默看了黄盖一眼,没有回答,转头看了看袁术。看着袁术尴尬一咳,孙策坦然笑道:“是我急着去见舅父,叔莫怪我。”

      黄盖缓了缓情绪,一把捉起孙策的手,把他拉到袁术面前,“袁将军,请准末将以后跟阿策一起出征!他爹不在这几年,我这个做长辈的从没照顾过这孩子,是我对不住文台啊!”

      袁术看了看默不作声的孙策,又看了看满脸激动的黄盖,忙亲切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黄盖是难得的虎将,袁术并不想失了他的心。

      黄盖大手一挥,哈哈大笑道:“想必老程见到这孩子,比我还要激动!他许是要跟我抢了,不如袁将军把我俩的队伍都交给阿策罢!”

      袁术一怔,却听黄盖跨步上前,低沉着嗓音问道:“袁将军有什么难处?”

      袁术忙满脸笑意,“并无难处。孤正打算派黄将军和程将军去攻打庐江,既然如此,不如就让伯符领军吧,若这次功成,孤定任伯符为庐江太守!”

      黄盖抱拳应下,望向孙策,却见他竟然一脸失神,忙撞了撞他的胳膊。孙策猛然回过神,恭敬回起话来。

      这次回寿春之前,孙策就派人给黄叔通信,约好来唱这出戏,可结果却让他有点意外。自己和袁术之后说了什么,孙策已经记不清楚了。在他听到攻打庐江这四个字的时候,脑海就嗡地一声炸裂开来。

      庐江郡治,舒城。

      快四年了,他没跟公瑾见过一面,说过一句话。可当他听到跟公瑾相关的一点一滴时,还是无法平静。

      “这庐江太守陆康也忒小气了,不借粮就算了,还义正言辞地把袁将军骂了一顿,叫他怎么忍得下这口气。”吕范抱臂倚在军帐地图旁,口中叼着马尾草不住摇头,“舒城一贯富庶,怕是不好打。”

      “伯符,在想什么呢?你这几天总是神情恍惚的,听说你在丹阳打山贼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一身盔甲的黄盖坐在席上,望向孙策。他和程普都年近四十,却甘心坐在孙策的下首,就是听闻这孩子近年骁勇的事迹,感叹虎父果然无犬子。可这几天孙策心不在焉的样子,让他们有些担心。

      程普也皱起眉头,“前几天斥候回报,陆康已把家眷迁出了舒城,他自己却没走。现在关闭了城门,一概不准进出,看样子是要死守到底了。”

      孙策揉了揉额角,笑了笑说:“我没事。”随即转身指着地图说道:“今日我们早些休息,明日一鼓作气赶到城下。黄将军西门,程将军南门,我和子衡带大营在东门,放北门……”

      看着孙策的眼神瞬间恢复了奕奕神采,黄盖放下心来,恍惚间竟觉得眼前人是年轻时的孙坚。

      又是舒城春日,东门外的官道仍旧花繁柳绿,如今却不见行人,萧瑟得孙策有些陌生。他让吕范指挥大军驻扎下来,自己却一个人骑马,走到离城门不到六十丈的树下。

      借着树荫,孙策把自己掩饰得很好。从小引弓猎雁的他,眼神一贯很好。城门上每隔两丈便站有一名士兵。他们应该早就发现一里外驻营的袁军了。这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出现在城墙上,抬手盖着双眼瞭望远方。看样子,他就是庐江太守,陆康。

      一名身着白衣的年轻人出现在陆康身边,正对他说着什么。看到那人的刹那,孙策浑身上下忽然僵直不动,不由得紧紧扯住缰绳。许是感到主人异常的力道,战马有些不舒服,轻轻往前走出了几步,瞬间把孙策暴露在日光中。

      “有探子!”城门上眼尖的士兵一声怒吼,打破了平静。周瑜顺着士兵的目光望去,拳头猛然捏紧。那骑马的身影,他已看过千百遍,就算隔得再远,也能一眼认得出来。

      弓箭手迅速赶到离孙策直线距离最近的瞭望孔。孙策见城楼上的周瑜明明看到了自己,却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消失在视野里。随着一声弦响,他猛然打转马头,朝军营疾驰而去。羽箭深深插在孙策方才驻马的地方,他很快就驰出了射程之外。

      疾风扬起孙策的长发,战马在柳荫下飞驰,他的心却阵阵抽紧。公瑾,你为什么在那里?为什么见到我,却毫无反应?


tbc.

-----------------------------------

飞快拉起时间线,嘟嘟你终于又上线了……(┬_┬)


评论(3)
热度(22)
2016-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