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12)

      第十二章 此生无憾

      “看来陆康这个太守做得很成功啊,”吕范站在地图前,取下嘴里叼的狗尾草指着北门,“这十多天里,我们故意放开北门不围,只派伏兵埋伏,就发现好几个夜里偷偷从北门爬墙进城的。昨夜我们抓了一个,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见一个骂一个,”吕范失笑摇头,“说他宁死也要从外县赶来为太守守城,既然被我们抓了,那不如去死。真是什么样的太守,就有什么样的兵。”

      孙策轻轻敲着几案,若有所思,“这么冲动,那就再激激他。搞清楚他有没有同伴,有几个。”

      “嗯,”吕范点点头。

      黄盖皱起眉头问道:“再碰到爬墙进城的,还抓不抓?要是舒城的守卫越来越多,对咱们没好处啊。”

      “不抓,”这话让在座的另外三人都有点吃惊,孙策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就算爬进去上百个,对我来说也没有区别。子衡,你去军里挑两个庐江籍的兵,要可靠机灵点的。”

      吕范恍然大悟,指着孙策连连点头,“真有你的,我先去挑人了。”

      黄盖与程普对望一眼,各自暗叹这小子果然胆大。只见孙策笑了笑,“他们的人能爬进去,我的人就不能爬进去?”

      “就算我们的人进去了,联系不上咱们又有什么用?”黄盖疑惑问道。

      孙策指着地图画了几个点,“我们营外那条河叫七里河,一直流到巢湖。城里有好几个湖,湖水通过小河流到七里河里。舒城虽然坚固,但城墙下面有暗渠,供城里几条小河的水流向城外。”

      “走这些暗渠,人能出来么?”程普听着孙策的解释,频频抚须点头。

      “人出不来,但竹筒可以漂出来。”孙策盯着地图,目光锋利,“我必须知道,舒城里的存粮能坚持多久,城里布防是什么情况。”

      在舒城住过的那半年里,孙策已对这座城池了然在心。作为富庶的庐江郡郡治,舒城城墙坚固高大,若是硬攻,就算把它打下来,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听说陆康在骂完袁术之后,就派人去加固城墙了,看来他也早做好了准备。所以孙策把舒城包围之后,当即就回书给袁术,说要做好持久战的打算。

      围而不攻,看你能坚持多久?

      两天之后,吕范开始派人天天蹲在七里河岸边,说只管死盯着水面,见到竹筒就捞。还好很快有了消息,孙策的人成功混进了城,因为操着庐江郡乡音,而且这样的人已经来了上十个,所以没有引起那边的怀疑。只是他们整天被派在城墙上轮值,城里粮囤是守卫的重中之重,根本不能轻易接近,就算是放竹筒消息,也得倍加小心。

      孙策每天都要骑马远远看着舒城,一看就是一两个时辰。虽然吕范他们并不明白舒城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却也由着他去了,就当这位主帅每天都得思考人生。

      就这样过去一个月,却是进展甚微。那天夕阳正红,孙策望完舒城之后突然兴冲冲跑回主帐,把吕范叫到身边,“快去写封请和信射到城墙上。”

      “什么?请和?”吕范不敢相信。

      “就说两天之后,我们会派你,就是子衡你为使者,带人挑着礼物求见陆太守请和。”

      “陆康连袁公路都骂,会跟你讲和?”吕范觉得有点笑不出来,“你快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请和当然半真半假,如果讲和失败,我们可以散布流言,说陆康拒绝讲和固死守城,不给城里将士活路,动摇他的军心。”孙策耸耸肩,无奈一笑,“不过你带人进城却是必须的,因为我今晚要爬墙进城,你得接我出来。”

      “什么!”吕范直接炸裂开来,对于这位主帅的跳脱思路,他虽然早就习惯了,但还不能接受如此大的挑战,“你你你,你简直胡闹!我去找黄将军程将军来说你!”

      当两个长辈听到这消息,差点没晕厥过去。

      “要是你被他们发现身份,怎么保命?要是陆康不见使者,你怎么出来?要是出城时被发现换了人,怎么解决?”黄盖吹胡子瞪眼,拍案怒道。

      程普虽稳重些,却也连连摇头,“请和可行,但你亲自进城却是胡闹!”

      “既然能成功第一次,就能成功第二次。没人认识我,在舒城住的时候,我才十六岁,那时还跟周家侍婢学过几句舒城话呢。而且陆康就算再顽固,我们先礼后兵,他没道理放弃机会自寻困境。即便他不答应,他身边的人也会动心。进城的人,就选跟我身材相仿的,脸涂黑些,到时我也这样,没人会注意挑担的小厮。被我换下来的人,就去跟我们原来的人汇合,互相照应着。”

      就算孙策再有理有据,吕范还是不停摇头,“可你到底为什么进城?就算再有什么情报,也不值得一个主帅冒这么大风险!你这是不负责任!”

      “我想了一个月,始终想不明白一件事……子衡,黄叔,程叔,你们相信我,退一万步说,就算陆康识破了我,以他的个性,他也不会杀了我。用我换作我们退兵的筹码,不是更有价值吗?”

      “到底是什么事,伯符你告诉我们,大家一起商量。”

      孙策摇摇头,“这是只有我自己才能弄清的问题,我知道这计划很有风险,却一再坚持是有原因的,请你们相信我。”

      孙策笃定的语气,让吕范长叹了口气。他知道,主帅这是下定了决心,不想回头了。他扶额说道:“我们把每个细节都商量清楚,一定不能出差错。”

      黄盖无奈摇摇头,“也只有像你爹那种拉不住的虎将军,才能生出你这种不要命的虎崽子。”

      当夜趁着月色,孙策凭着矫健的身手攀上了城墙,他顶替了被他们军队抓住的那个庐江人的名字。城门守卫对此似乎见怪不怪了,简单盘问了几句,就把他带到城门下的守卫宿房里。

      一长溜的通铺睡着十几个人,等守卫离开了,孙策一个个看过去,终于找到了自己在一个月前派出来的两个兵。他轻轻拍了拍他们的脸,两人惺忪醒来的瞬间,看到主帅竟然就在眼前,立时惊得半分睡意也没有了。孙策嘘了一声,看看左右鼾声四起,把两人叫到角落里,仔细交待了片刻,随即就翻身出了窗户,消失在了夜色中。

      沿着街巷,孙策轻车熟路地寻到了周家南宅。翻过月池南边的围墙,一抹银月倒影在池里的熟悉景色,竟让他有点感伤。轻手轻脚地踱过院子,越是离那间房屋越近,孙策的心跳动得越发剧烈。

      窗口依旧透着亮光,孙策轻轻拉开一抹窗隙望进去,快四年了,终于再次这么近地看到这个人。周瑜披着衣服,倚在几案上看着书简,他的面貌成熟了许多,却也比当年憔悴了些,骨节分明的手指似乎更瘦了,但那双流光泛采的凤眸依然未变。孙策不自觉心底一疼,手指抠紧了窗户,让窗扇发出吱呀一声。

      “谁在外面?”周瑜警惕一问,却没人回答。他站起身走出房门,正准备伸手感受外面是不是起了风,却听背后一声响动。他迅速反应挥拳向后,背后人却速度更快,一把抓紧他的手臂,把他整个人揽在怀里,箍得他无法动弹。

      “公瑾,是我,”耳边响起的低语声,让周瑜浑身僵直,几乎失去了力气。

      孙策把周瑜抱进屋内,放开了手去关门窗。当他转过身,却见周瑜又坐回案后,不再理他。孙策疾步跪坐在案前,把脸伸到周瑜面前,周瑜又转过脸,避开了孙策的目光。

      “公瑾,你为什么天天都跟陆康在一块儿?”孙策巴巴地问道。

      周瑜一双眼眸立时充满怒气,狠狠瞪向孙策,拿起手上一堆书简扔向对面。孙策飞快反应,把书简接进了怀里。

      “你自己看看!你不是重病了?出门了?手断了?每次理由都找得挺有新意,现在力气这么大,我看你挺好的啊,嗯?”

      孙策摊开这堆书简,看得越发无奈,上面是二弟孙权的稚嫩笔迹,除了倾诉一些家常事,大半都在解释兄长去哪儿了,兄长身体好不好,到了近年更是越发离谱,连摔断手这种理由都写上了。

      “公瑾……你晚上就在看这些吗?”

      “孙策,你要用我的时候就找我,你不需要我的时候就无视我,现在你要打庐江,又用得着我了?你把我当什么!”为了不惊动别人,周瑜压低了声线,却也掩盖不住他积郁许久的怒气。聪慧如他,早就察觉孙策是故意不回信。

      咄咄逼问之下,孙策竟是一语不发。周瑜的眼神透出深深失望,“我就当以前的好意都喂了狗,我不会跟别人说你进城了,你走吧!”

      一阵刺痛涌进孙策心头,他怎么不想说,可他又能说什么?孙策绕过几案半膝蹲跪,他几欲开口,却又踌躇。周瑜却连看也不看他,纠结许久,孙策越发语无伦次,“公瑾……其实我原本不想这样……可我再忍不住……我怕你再不想跟我来往……我想等那念头没了再来找你说话……但无论我怎么努力……它都挥之不去……”

      半晌,周瑜虽然仍偏头不看他,却淡淡问道:“什么念头?”

      孙策又支吾起来。

      “那你还是走吧。”

      听到这句话,孙策瞬间下定了决心,伸手突然将周瑜扯进怀里,飞快俯身吻上对方的嘴唇。周瑜震惊得睁大眼睛,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孙策的嘴触碰到一阵软糯凉意,是公瑾的唇瓣,好舒服,脊背那阵酥麻感升腾起来,久违而熟悉,令他怀念万分。孙策忍不住伸出舌头,温柔舔舐怀中人的唇尖,下身竟然微微发胀起来,这一变化,被他揽在怀里的周瑜感觉得一清二楚。等孙策心满意足地放开手,周瑜终于回过神来,涨红了脸,不可置信地望向孙策。

      孙策接住周瑜的目光,“是你非让我说……”看着周瑜咬了咬嘴唇,他的气势即刻弱了下来,“聪慧如你,难道还不明白么……对不起……公瑾……我只能忍耐,到最后只能躲开。你都有了家室,可我还是扑不灭这些心思……你要是不愿再见我,我现在就走。只是公瑾,你别跟陆康走得太近了,城破时,陆康周围的人也许都会死。”

      “你冒险进城,就为了跟我说这个?”周瑜有些惊讶,随即叹了口气,“你弟妹身体不好,三个月前离世了。你的对不起,她也听不到了。”

      孙策眼中露出一抹惊讶,随即又有些内疚,“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走了。”他深深看了一眼周瑜,准备起身离开,却被一把抓住衣角。

      “这么晚了,你还能去哪?”周瑜闭眼揉着额角,脸颊绯红没有消退,让孙策觉得好可爱。他又飞快坐了回去,解释起他的计划。

      “你真是孩子气,成熟一点好吗?”听完解释,周瑜无奈总结道。

      自己做了这些,公瑾竟没有翻脸,孙策的心脏高兴得快要跃出了嗓子眼。心中虽不敢相信,手却忍不住从背后搂住公瑾,把头埋在对方的肩膀上,喃喃说道:“你还当我是朋友么?”压抑了这么多年的包袱,解开之后有说不清的畅快,他决定彻底放飞自我,只要公瑾不拒绝,他就不收敛。

      “陆康知道你在我家住过,我堂叔跟他在朝中有旧交,所以找我了解你,我不好拒绝,只跟他说,你跟袁术不是一类人,也是不得已……”周瑜突然尴尬住口,因为孙策的下身又是一胀,抵在腰间的感触是那么清晰,作为男人,他当然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公瑾,如果你现在不赶我走,你再后悔就来不及了。”孙策又搂紧了怀里人,声音越发低沉,“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周瑜脑海里产生剧烈的挣扎。听到伯符话语的瞬间,内心除了震惊,其实还有些……释怀,原来伯符不回信的理由,并不是淡漠这份友情。可两个人变成另外一种感情,他从来不敢想。他知道一旦接受,他们都将滑向不可预知的深渊。

      尽管如此,周瑜却开始发觉和伯符肌肤相触的地方,变得越发燥热。

      “公瑾,后天请和的人就要进城了,我明晚再来找你,给你一天好好决定,还愿不愿意继续跟我为友?”

      “你明知道我从不拒绝你,说不定还会帮你说服陆康讲和,帮你打听屯粮和布防情报。你还故意这么说,”周瑜叹了口气,“我怎么觉得又被你利用了?”

      “我进城来,确实想过让你帮我。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就算你以后再不理我,或者我过几天就战死,至少……”孙策停顿下来,周瑜疑惑地偏头望向他,他突然又揽过公瑾的脖颈,低头深深吻了上去。缠绵原来是这般滋味,让孙策完全不想放手,他愉悦地漾开笑意,“至少今晚亲了公瑾,抱了公瑾,这辈子都值了。”说罢,他又无赖地摸了摸周瑜的手,这才站起身走出房门,“公瑾明晚等我。”撩下这句话,便飞快消失了身影。

      倚靠许久的炙热怀抱突然空旷了,周瑜竟然有点失落。他揉了揉额角,飞快跳动的心脏仍然没有缓和的迹象。孙策,你这无耻混人。

 


tbc.

----------------------------------

感觉铺垫了十几章的前文,正剧终于上线了……

横扫江东逗比团队上线中……黄叔叔和程叔叔的小心脏以后要被这群年轻人玩得越来越坏了

主攻x嘟嘟互相吃死模式上线中……互相都是对方的死穴~

评论(6)
热度(24)
2016-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