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14)

      第十四章  乱局将始

      “贼寇撤军了!贼寇撤军了!”激动的南门军士从门楼上狂奔而下,一路喊着跑进了太守府。

      舒城已经被围了四个月,百姓的情绪也越发焦躁不安。听到军士呼喊的声音,行人们纷纷交头接耳,面露喜色。正与家仆走在路边的周瑜却眉头一簇,叮嘱了仆人几句,他飞快跑到南门下。守卫跟这位常出现在太守身边的周家公子已很熟了,很快就让他登上了门楼。

      遥遥望去,一里外的袁军正在撤去帐营,原本死死围住的防线也有了松动。周瑜心下一凛,想起那天夜里跟伯符交谈到深夜的内容。

      不,伯符不是撤军,他准备攻城了!

      周瑜飞快转身,正要下台阶,却迎面撞上了登台的太守陆康。老人见到周瑜,忙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来得正好,随老夫过来看看。”

      陆康把周瑜拖到城墙边,指着远处正在撤退的袁军,“周郎比老夫更有见地,以你之见,他们还会回来么?”老人眉目凝重,这几个月里,须发又白了许多,显得更加苍老了。

      周瑜心下有些不忍,可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句话,“他们围城四个月,也许自身粮草已经难以为继了。”对于舒城百姓来说,陆康忠义耿直,是个好官。但庐江太守的位置,陆康坐得,伯符也坐得。

      这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游戏。心软,不是游戏规则。

      数月以来的心力交瘁磨平了陆康原本的傲色,“如果真走了,那就最好。守卫听令,今晚守好最后一岗,明天就回家休息吧,这段时间你们也累了。”

      听到太守的吩咐,身旁几个守卫喏喏称是,脸上喜笑颜开。

      看着守卫们回去站岗的背影,周瑜心里突然涌入一股酸涩。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拱手一鞠,“太守,我想回家把消息告诉母亲。”

      陆康挥挥手,“去吧,”随即继续守望着城外郊野。

      疾行路上,行人们讨论城外撤军的对话不时灌进周瑜耳里,他越走越快,脸色越发凝重。回到宅院里,他立即召集所有家仆,告诉他们趁白天备好存粮,天黑之后把院门锁好,严禁外出一步。看着自家公子的严肃神情,仆人们面面相觑。

      “照办就好,我说的话不准跟外人透露一句,否则,就立刻滚出周家!”周瑜将众人横扫一眼,转身走进里院,准备去跟母亲解释清楚。正是夏日里最热的时候,一袭微风拂起他的衣袂。他知道,如果外面围城的是别人,自己一定会帮陆太守出谋划策。

      可惜,外面的人是伯符。

      午夜子时,城下林子里传来的虫鸣此起彼伏,催得守卫们昏昏欲睡。一如几个月以来一贯的平静,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夜晚。一想到天亮就能回家休息,守卫们强撑起精神,抱着长戟站好,努力不让自己睡过去。

      突然,一道剧烈撞击声在北门响起,打破了夏夜的寂静,守卫们猛地清醒过来。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如炸雷般响起,城门被什么巨物正撞击得摇摇作响。城墙上突然窜出了许多陌生士兵,挥着长矛四处攻掠。

      反应快的守卫一声怒吼,“快!快报太守!贼寇攻城了!”话音刚落,他的胸膛却被矛尖刺穿。

      还在睡梦中的陆康被急促的拍门声惊醒,“太守不好了!贼寇攻城了!”

      陆康匆匆披了件外衣,打开房门,从北边遥遥传来的撞击声和打斗声,在夜色里清晰可闻。他蹙紧眉头来回在院中踱步,“速速召回没有轮值的守卫,严守北门!”

      “是!”

      “等等!巡查其他城门,不能放松!”

      “是!”士兵领命而去。

      陆康伸头望向北方天际,可除了星空,什么都看不到。

      今夜的月晖清亮,透过窗棂影影绰绰照进房里。周瑜没有点蜡烛,在昏暗的夜里,从城门方向传来的隐约吵闹声仿佛更清晰。果然不出所料,伯符攻城了,可自己却没有提醒陆康。今夜舒城被这喧闹惊醒无法入睡的人,不知会有多少。

      “上!”孙策吹了一声口哨,利落地打了手势,南门下待命的士兵立刻爬上了刚刚搭好的云梯。很快,上面传来一声哨音,是前锋示意障碍扫清的暗号。孙策背好长戟,自己也爬上了云梯。

      今夜子时,黄盖带两千人佯攻北门,等动静闹得够大,估算城里守备差不多赶去北门了。孙策才下令真正的攻势,在南门展开。

      “轰!”攻城橹撞击南门的声音震得鼓膜也嗡嗡作响。

      不过,城墙上的守卫并没有如想象般减少,反而一波波守卫不断从台阶涌上来,先锋队正拼力与他们缠斗中,还有很多守卫已经拿出弓箭,不停射杀后面攀墙的队伍。孙策飞快冲到最近的一个弓箭手背后,一戟捅入他的咽喉,飚出的鲜血瞬间洒满孙策的盔甲。

      “你说陆康把瓮城的守卫布置得很牢固,我没想到竟会这么牢固!”吕范挥着长刀把面前一个守军杀倒,气喘吁吁地与孙策背靠背说道:“我们的人上来得太少,城门也迟迟不能撞开,这样下去会打得越来越难!”

      孙策飞快趴在城墙往下一望,攻城橹仍在猛烈撞击城门,城楼上的弓箭手在不停朝攻城橹旁的士兵射箭,还好下面的人高举着盾牌,但还是有些人受伤了。

      “你去解决那边!”孙策转身猛然一拍吕范的肩膀,指了指城门正上方的弓箭手,“瓮城来的交给我!程叔在攻西门,他们调来的人不会更多了,我们坚持一下!”

      吕范点点头,吹起一个长哨,随即便有七八个人随他一起朝弓箭手冲了过去。

      战斗比想象得更加艰难,至今为止,从云梯上来的只有几十人。从瓮城涌到城门来的守卫越来越多,孙策一人就对上了三个。一阵痛楚划过手背,手心涌进一阵湿意,是血。对方守卫的矛尖划过孙策的手背,他飞快横戟挑去,趁其举矛抗住,一脚重重踢在对方的腹部。守卫吃痛后退了好几步,孙策趁机用戟尖洞穿了那人的心脏。

      重重厮杀下,孙策终于带人突围到通往瓮城的台阶。没想到,却被一道用土袋高高垒起的墙阻住去路!城门守卫反应很快啊,孙策狠狠撞向土袋,这壁垒却纹丝不动。他瞬间明白,壁垒后面一定有不少守卫在顶着。

      台阶又狭窄又高,只能并肩站两个人,如果从侧面翻墙跳进瓮城只会摔死。孙策探头去看台阶的高度,一道破风而来的声音突然响起,他飞快躲回台阶墙后,一支箭随即从他刚伸头的地方掠过。

      很快,一阵箭雨从瓮城方向袭来,孙策将头上的箭根根打下,可他旁边还是有人中箭受伤了。他心里突然焦躁起来,城门的声声撞击还在作响,可还是没有撞破。

      又是一阵箭雨落下,根本不让孙策有半点喘息。他只好指挥兄弟们从台阶撤退,躲回城门墙垛下。

      “伯符!上来的兄弟受伤得太多了!攻不破城门,我们这点人根本就打不进瓮城!”吕范蹲在远处墙下躲着箭雨,朝孙策呼喊道:“怎么办!”

      几阵箭雨一停,一阵喊杀传来,又是一队守卫从台阶涌了过来。

      “他们守着瓮城进退自如!咱们却耗不起啊!”吕范飞快反应,冲过去应战,但在长时间打斗下,他的力气也有些衰竭,感到阵阵疲累袭来。

      “让受伤的兄弟先撤!”孙策终是下定决心,“再过一炷香,城门不破,我们撤退!”

      一夜天光大亮,当周瑜走上街头,舒城已不复昨日的平静祥和。伤兵的呻吟,百姓的哀嚎不绝于耳,让他心头越发不是滋味。毕竟,这座他从小生长的城池,曾经那么美丽。

      “周郎啊!”一声哭喊在周瑜身边响起,他回头一看,见一名大婶抱着一个士兵的尸体泪如雨下,“你们俩以前爱喝我采的茶,他住到舒城来,我还高高兴兴地给你们送新茶,他怎么就忍心、忍心杀了我的儿啊!”

      周瑜的眼眶有些润湿,他忙拼命忍住,蹲在大婶身边抚着她的肩膀,“对不起……”

      “周郎,这不是你的错,”大婶抹了抹眼泪,哽咽说道:“是那孙策忘恩负义,我们舒城人对他不好吗?你当初怎会交这样的朋友?”

      句句质问,让周瑜无言以对。看到乡邻的悲伤,他的心分外难过。

      “昨天那贼子亲自攻上了城门,被咱们打下去了!我还砍伤了他!”一个沾满血迹的守卫蹲到他们身边,愤愤说道:“张婶节哀,他若敢下次再来,肯定让他有去无回!”

      周瑜睫毛轻颤,“他受伤了?”

      “是啊!”守卫拎了拎手上的刀,刀刃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就这一刀!朝他后背一砍!说不定回去就死了呢?”守卫干笑了两声,仍旧拍了拍周瑜的肩膀,叹了口气,“麻烦周郎照顾一下我兄弟的母亲,我先去集合了。”

      周瑜心里一紧,咬住了嘴唇没有说话。

      “我的儿啊!你走了,我们家可怎么过啊!”大婶又抱着尸体哭了起来,“城里困了几个月,连一点下锅的粮都没了。他们怎么如此狠心呐!”

      周瑜深吸了一口气,打定了主意,“张婶,如果家里过不下去,你可以去找陆太守,求他开仓放粮,太守宅心仁厚,一定会答应的。”只要有人开了头,百姓就会蜂拥去找陆康求粮。如果不给,必然民心哗变,但只要给了,军粮将很快不济,到时就会釜底抽薪般动摇守城的意志。

      大婶只哽咽着连连点头。

      周瑜叹了口气,解下钱囊,掏出了些钱放进了大婶手心。他知道,这种境况下,再多的钱也没有多少意义。可这样做,让他的心始终好过一点。

      当周瑜失魂落魄地回到宅邸,他身上的钱囊已经空空如也。周夫人正一脸泪痕地坐在堂屋等他回来,“阿瑜,你明明猜到阿策要攻城,却没有跟太守说,对不对?”

      周瑜“扑通”一声跪在母亲膝下,牵起她的手低头不语。

      “都是邻里乡亲,如果被人知道,我们周家是要被咒死的啊,”周夫人泫然欲泣,“你们原来是多好的孩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阿瑜啊,去跟太守说,你去跟阿策讲和吧,你的话阿策肯定会听的,娘还是不信阿策会对舒城人无情无义……”

      “娘,别说了,我本来就知道,只是猜出他昨夜会动手。”周瑜握紧母亲的手,把脸埋在她的腿上低语说道:“儿子走出这一步,就已经回不了头了。伯符和我,都回不了头了。”从他承诺辅佐伯符成就事业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这条路充满鲜血和眼泪。当真正走上来才发现,原来心情会这般难过。

      周夫人的眼泪无言滴落,她深深叹了口气,再也没说话。

      “伯符,快把伤口包一下!”

      孙策刚走出伤兵营帐,就见黄盖拿着棉布追了过来。

      “就手背上一点伤,都没出血了,黄叔把药材留给其他受伤的兄弟们吧。”孙策往后一躲,连连直推。

      黄盖心里不悦,吹胡子瞪道:“伤兵们都有药,你也给我老实点!”他一把拉住孙策,把他推进伤兵营帐,重重按在一张榻席上,“不好好涂点药,流脓就坏了!你还这么大意,要不是你那件盔甲,你身上能只这么点伤?”

      周围纷纷看向他们的伤兵噗嗤笑出声来。

      孙策只好伸出手,低声嘟囔道:“当着兄弟们,黄叔别这么唠叨我呀!”

      周围的笑声却更大了。笑得最大声的是吕范,孙策一脸杀意地甩头盯去,吕范的笑容立时僵住。他刚包扎好腿上一道伤口,坐在旁边的榻席上,咳了一声,“这次我们受伤的人数幸好不多,只有百来人。可舒城城门如此坚固,他们这下有了防范,以后该怎么办?”

      孙策握了握被包好的右手,走出营帐,朝远处望去,“他早就告诉过我,这次攻城如果失败该怎么办。”

      走到孙策背后的吕范纳闷问道:“他是谁?”顺着主帅的目光,吕范突然想起那天在城门楼上看到的白衣人影,“是他?”

      “嗯,”孙策点点头,“他说,这次攻城就算失败,也一定会打破僵局,只要局势生变,就可以变中生乱,乱中取利。”

      “变中生乱,乱中取利?”吕范有点不明白。

      “拭目以待吧,”孙策遥遥望着舒城城门。没有谁比自己更想快点攻进城池,可是他知道,现在还需要等。

      等那个变数到来。


tbc.

--------------------------------

争取下章把舒城篇结束掉~~~

携手走向霸业的道路,从来都铺满荆棘~~两个人要背负的只会越来越多,幸好还有彼此扶持呀

继续瘫倒在地需要都督爱的抱抱才能起来(。•́︿•̀。) 

评论(4)
热度(25)
2016-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