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16)

      第十六章  作为朋友

      下了一夜的雪在街上积起厚厚一层,吕范听说黄将军和程将军一早就带队去开仓放粮了,准备也去打个下手。刚走出太守府,却见不远处有个裹着青色斗篷的年轻公子,踏着雪越走越近。那人不过二十来岁,虽然身形消瘦,气质却雅致如玉。

      来到太守府台阶下,周瑜见到吕范正打量自己,忙拱手礼道:“在下周瑜前来应召,麻烦兄台给孙将军通报一声。”

      吕范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想到,那位在舒城里出谋划策、让主帅牵肠挂肚的重要人物,竟然是这般长相。要是寿春城里的红倌们看到,不知道会多喜欢这种一看就家世好又长得俊的公子,尤其一双凤眸丹眼,当真勾人。

      看到吕范一直盯着自己,周瑜有些纳闷,只好抬声再问:“请问孙将军在府内么?”

      吕范忙回过神来,脸上堆起笑容,伸手把周瑜让进府内,“在在在,伯符一早就在等你呐,你可算是来了。我叫吕范,叫子衡便好。贤弟的名字我已经如雷贯耳了!”

      “子衡兄过誉了,”周瑜谦逊应着,心里却有点讶异,如雷贯耳?不至于吧。

      绕过照壁,踏进回廊,迎面走来几个人。三个军士押送着已脱去官服的陆康,这位老人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多岁,眼里尽是浑浊落寞。周瑜和陆康相隔数丈,同时看到了对方,也同时停下了脚步。

      吕范见周瑜突然敛去笑意停步不动,也转头看向他眼神的方向。

      把他们有说有笑的场面看在眼里的陆康,突然明白了一切,他疾步冲到周瑜面前,“你这个暗通贼寇的小人!老夫真是瞎了眼,竟然百般信任你!你枉称身为舒城人!”后面三个军士急忙跟上,在陆康即将抓住周瑜衣襟的瞬间,把他往后一扯,死死摁住。

      看来这位老人真的非常失望与痛心。周瑜只任由陆康的怒火倾泻而来,半晌,他轻轻说道:“抱歉。”

      “卑鄙无耻!”陆康狠狠啐了一口。

      吕范朝军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把陆康带走。他揽过周瑜肩头,“如今这世道,难道生在哪里就要死在哪里?我还是汝南人呢,还不是跟着伯符到处跑。贤弟是有眼光的人,跟我一样,嘿嘿嘿。”

      周瑜陪着吕范笑了笑,看着军士押送陆康消失在回廊尽头。

      “这种小事情,贤弟千万别放在心上,”吕范边揽着周瑜往前走,边饱含深意地笑起来,“回头你跟咱们去寿春,听我安排,保证你忘掉一切烦忧。你一去啊,那些喜欢伯符的红倌们,肯定都看不上他了。”

      “喜欢伯符的红倌?”周瑜偏头问道。

      吕范拍了拍周瑜的肩膀,嘿嘿一笑,“你是不知道,那些女子一见到伯符,都扑上去孙郎孙郎的喊,要多娇媚有多娇媚……”正说着,两人已走到堂屋门口。吕范往里一望,见孙策正端坐主位。本来见到自己进屋还一切如常的伯符,见到身后那位一进来,眼里竟是放出光来。

      孙策本来想站起来,但还是咳了咳,又坐回去正色问道:“子衡,在聊什么这么高兴?”

      “我说啊,等公瑾跟我们回寿春,就带他去咱俩常去的红倌坊呗……”

      “什么红倌坊,是你常去,不是我常去。”

      吕范一听就不乐意了,“嘿,你之前还总说那谁太热情,你都受不了,我说你一大男人,满二十了都没娶妻,上个红倌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周瑜扬眉笑道:“子衡跟我说说,伯符是怎么受不了的?”

      吕范乐不可支,“这个有趣得很,那时候他刚从江都来寿春,我们也是第一次见……”

      “子衡,你不是去帮黄将军放粮么,怎么还不去?”

      “第一次见公瑾,聊得投机,多聊两句嘛!”吕范摇摇头,看向周瑜说道:“他之前每天站在城门口担心你,怎么你来了他反倒不吱声了,也不关心关心。看贤弟这么瘦,就知道这一年肯定没吃好,我看了都心疼。”

      “每天站在城门口?”周瑜看了一眼孙策,又看向吕范问道。

      “是啊!风雨无阻!”

      周瑜垂下眼睫,嘴角浮出淡淡微笑。

      “子衡!你再不去找黄将军,粮仓就要放完了!”孙策额角青筋顿起,握拳努力平静说道。

      “我不去也不要紧吧?”吕范毫不察觉屋内气氛的微妙变化。

      “你要不去,就按军法违纪处置!快去!”孙策眼神往外一甩,示意吕范赶紧走。

      “好好好,真是的,今天怎么这么讲究。”吕范无奈站起身,朝周瑜摊摊手,“回头再跟你聊那些事儿。”

      孙策狠狠瞪向吕范,“不准聊!快走!”

      “嘁,”吕范撇撇嘴,翩然跨出屋子。

      屋里只剩下两个人,周瑜突然笑起来,“跟下属打成一片,倒是你一贯的作风。”

      “他们平时也怕我,”孙策扬扬眉,走到周瑜案前坐下温柔说道:“以后公瑾就做我的军师,让他们也听你的。”

      “好。”

      “你别听子衡胡说八道,他就喜欢信口乱说。”

      “以前在寿春,你走到街上,不就有好多女子都偷偷看你,还孙郎孙郎的唤着。子衡说红倌们喜欢你,怎么会是乱说?”周瑜说完这一堆,突然意识到语气不太对,忙闭口打住。

      “子衡他们硬拉着我去,不去又不好,而且平时总有想那什么的时候……”

      “作为男人,我理解你,作为朋友,也支持你。”

      “我不喜欢她!”孙策急忙解释。

      “喜欢也挺好的。”

      “我有喜欢的人!”

      周瑜一拍几案,直视着孙策眼睛,伸手指向门外,“你知不知道,主帅作为表率,一言一行都被几千双眼睛看着!”

      “我偏要……”见周瑜紧皱眉头,孙策把下半句吞进了肚子里,换成了另外一句,“也罢,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娶妻,以后军师让我喜欢谁,我就喜欢谁。”

      “你……”周瑜盯着孙策无所谓的表情,千言万语都化作无奈,噎在了喉咙里。

      “反正军师知道我喜欢谁,”孙策坦然笑着望着周瑜。

      周瑜叹了口气,站起身朝外走去,“好多年没见黄将军了,我去看看他。”当他走过孙策身边时,腰间却被一把抱住。

      “公瑾要见黄将军,也不用急于这一时。”

      周瑜想要往前走,却一步也走不动,他忙往外张望了一眼,就怕有人见到孙策这幅愚蠢的样子,幸好堂屋外并没有人经过。他扶了扶额,过去遇到再难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唯独现在却无可奈何。

      过去的至交好友,现在的上级主帅,每次见面总花样百出地说喜欢自己。

      真要命。

      明明脑海里有根绷紧的弦,告诫自己要纠正他,远离他。可每次一见他,终是拒绝不了他。

      更要命了。

      可周瑜清楚地知道,现在的伯符绝不能出现任何差池!他更不能允许,这差池是因自己而起。如果传闻四起,如果威信扫地,伯符还怎么统军?

      所以,绝不能和伯符越过朋友这条线,趁还来得及。

      “尤其是主帅,更要谨言慎行,”周瑜叹了口气,轻轻按住孙策的额头,“你要是还记得自己的志向,就别来招惹我。”

      孙策还没回答,却听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伯符!寿春来……”吕范风风火火地跑进堂屋,看到屋内两人的姿势,顿时当场石化。

      趁孙策往外看去时分了神,周瑜忙挣脱孙策的缠抱。

      孙策拼命压下想把吕范丢出门去的冲动,努力用平静的声音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吕范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我本来走了,可我在大街上碰到寿春来的差役了,带来了两个消息。”他左右看了看屋内两人,他们的表情一如往常,可刚刚自己撞进来时,他们分明不对劲。

      “长话短说,”孙策撩起衣角,很快坐回自己的主位。

      “几个月之前,朝廷派刘繇任扬州刺史,当时是你的舅父吴太守和堂兄孙贲将军亲自把他迎到了曲阿城。”

      “我舅父是丹阳太守,伯阳兄是丹阳骑都尉,这么做不足为奇,怎么了?”

      “问题就是,咱们围攻庐江一年多,外面都在传庐江城破只是时间问题。就在十多天前,刘繇跟你舅父撕破脸,突然发兵把他和伯阳赶出了丹阳,自己把丹阳占据下来,如今他们已经回了寿春。”

      “什么!”孙策拍案而起,握拳怒道,“恩将仇报的小人!”

      “虽然表面上同为朝臣,但诸侯们心里都有数。吴太守和伯阳兄是袁将军的人,袁将军早就占据了扬州州治寿春,怎么会承认刘繇这个扬州刺史?刘繇虽然避到了曲阿,但他还是会担心,自己迟早会落得像陆康一样的下场。”周瑜摩挲着双手,思虑说道:“丹阳历来是募兵之地,又是粮草大郡,袁将军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现在刘繇任命了新任丹阳刺史,叫周尚。”

      轮到周瑜惊诧了,“叫什么,你再说一遍?”

      吕范有些不解,“周尚。怎么了公瑾?姓周,难道是你本族人?”

      周瑜怔怔说道:“他是我叔父,我父亲唯一的兄弟。本来在朝为官,竟然跟刘繇混在一起了……”

      “这……”吕范有些尴尬,按这情形,说不定袁将军什么时候就会派他们去攻打丹阳。这次打舒城,公瑾就已经不顾自己舒城人的身份,为伯符尽心竭力出谋划策。难道攻打丹阳的时候,他还能不顾至亲性命,再帮伯符?

      孙策已经想到了这一层,他担心地望向正在沉思的周瑜。他突然感到有点害怕,如果战场的对面是亲人,公瑾会怎么做……

      周瑜揉了揉额角,望向吕范,“你说还有一个消息是什么?”

      “差役说,袁将军体恤岁旦过节还在外征战的将士们,特地派刘长史前来慰军,三天后就到。”

      “刘勋?”眼前浮现出那个总是满脸假笑的小个子男人,孙策心里很不爽,“袁将军难道不知道,我跟刘勋有过节么,派他来做什么?”蒙骗母亲去寿春,设计圈套偷走玉玺,过去一幕幕浮现在孙策眼前。明明知道刘勋就是袁术的一条狗,可自己却还得依附着袁术讨生活,什么都做不了。一想到这里,孙策就揪心般的酸涩。

      孙策的表情落进了周瑜眼里,他担心地看了一眼孙策,随即望向吕范说道:“咱们一定要严明军纪,安抚百姓。趁刘勋没来,把所有可能发生的问题都妥善处理,一定要让他挑不出伯符的错处。”

      “我去把消息告诉黄将军和程将军。”吕范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堂屋内又只剩下他们两人,可他们却再也轻松不起来。孙策搓了搓手,不安起来。周瑜走到主位旁蹲下,“叔父那边,我一定会想办法。”

      “不管是刘勋还是袁术,前面纵是刀山火海,我都无所谓。公瑾,你陪我一起跨过去,好不好?”

      “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么?”

      孙策眼睛一亮,正欲凑上前,周瑜却飞快按住他的胸膛推开,然后微微一笑,“作为朋友。”



tbc.

-----------------------------------------------------

真是羡慕,他们可以拥有彼此这样的朋友(爱人)

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突然觉得我是不是写得太言情了,捂脸

评论(2)
热度(31)
2016-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