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17)

      第十七章 约法四章

      “袁将军要我们回寿春见他?”孙策顿了顿,冷冷看向下座的刘勋,“那庐江郡怎么办?”

      自从刘勋以劳军的名义到舒城后,孙策一直不冷不热地待着他。直到该有的劳军流程都完毕了,刘勋表示还有袁将军的吩咐转达,孙策才把他让进太守府的主厅,让人奉上了茶。

      除了孙策,黄盖、程普、吕范都列坐在位。将军们都没什么好脸色,让刘勋的心虚了虚,“这个……庐江郡……袁将军自有打算,伯符见到他自然知道。”说罢,刘勋环顾四周,发现座中还多了个不太眼熟的年轻人,嘴角含笑的样子,看起来最好说话。免得气氛尴尬,他挤出一脸笑容问道:“这位不曾见过,伯符怎么不介绍介绍?”

      “刘长史贵人多忘事,跟瑜在寿春的一面之缘,您早就忘了。”周瑜淡淡笑了笑。

      寿春……瑜……刘勋突然想起来,五年前他奉命到寿春去请孙家搬往南阳,有个叫周瑜的小子跟孙策一唱一和,堵得自己无从开口。为了交差,他只好使出骗孙夫人先去南阳的手段,结果没走多远,就被两个蒙面人打了一顿,劫走了人。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是谁干的事情。

      那次,刘勋羞愤之下回到南阳,回报孙家如何不把袁将军放在眼里,并不是他无能办不成事,这才有了袁术更加猜忌孙坚的后话。刘勋也心知肚明,孙策不喜欢自己,但只要没挑到明面上来,凭自己在袁将军面前的地位,他不相信孙策敢把他怎么样。

      刘勋深深看了周瑜一眼,脸上的笑容仍未更改,“看这话说的,咱怎么会忘了周公子这样的俊才,只是今日不同五年前,公子的相貌也变了不少。”

      周瑜看出刘勋定是回忆起来了,而他还能面不改色的谈笑风生,也是本事。既然如此,周瑜也不改笑意,“伯符和诸位将军去见袁将军,刘长史也一同返程吗?”

      “袁将军的意思是,想弄清庐江郡最近几年的户口、粮草等事务,恐怕在下还得多留段时间,整理好了再报回去。”

      不走?周瑜挑了挑眉,难道袁术的打算是……让刘勋顶替伯符做这个庐江太守?

      “想必刘长史也累了,今天就先这样吧。子衡,送刘长史去休息。”不等刘勋答话,孙策连拱手礼也懒得做,就站起身离开了。其余人随意礼了礼刘勋,就跟着孙策出去了。只留下吕范走到刘勋面前,伸手朝外一让,“请吧。”

      这小子这般嚣张!现在尚且如此,以后还得了!看来在袁将军面前说要压制这小子,果然是对的。刘勋强行压下心头不快,仍在脸上挤出笑容,随吕范走了出来。

      “难道咱们才把庐江郡打下来,就这么撤走了?”黄盖刚刚还没领会到刘勋话里的意思,下来之后听周瑜一说,顿时火冒三丈,“这可不成!”

      经历了过往种种,孙策早已看透了袁术的用心。今日,他反倒不似过去那般生气,只冷笑了一声,“我早想摆脱袁术了,回什么寿春,诸位将军,可愿随我走?”

      黄盖和程普纷纷点头,而周瑜却不做声。

      “公瑾?”孙策有些不高兴。

      此刻他们在太守府的书房里,周瑜转身在书案前坐下,抽出一卷地图展开,修长的指尖在地图上移动,“往西,荆州刘表是你的杀父仇人,你想去吗?往东,丹阳刘繇刚把你的舅父堂兄赶走,你能去吗?往南,豫章太守诸葛玄是刘表推荐的人,你会去吗?如此看来,你除了往北回寿春,还能去哪里?”

      孙策默然片刻,“那我们就占下庐江,哪也不去,公瑾觉得呢?”

      周瑜摇摇头,“与袁术决裂,庐江即成孤地四面受敌。你的舅父和堂兄还在袁术那里,你就弃他们不顾了吗?就算先不担心固步自封的刘表,单面对恼羞成怒的袁术,我们的八千兵马有几成胜算?到时如果刘繇趁机捣乱,你腹背受敌,又该如何自处?”

      孙策握紧拳头,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是啊,我还不够强。”

      “伯符,再忍耐一段时日吧,只要这四方之敌中,能解决掉一个,你就有机会。”

      孙策猛然睁开双眼,眸中闪过决然之意,“好!我就回寿春见袁术,听他到底想跟我说什么!也有劳各位将军随我跑这一趟!公瑾,咱们几时出发?”

      周瑜没有直接回答,他把地图重新卷好,环顾屋内众人说道:“我想跟伯符单独说几句话,请将军们行个方便,让我们出去走走,可以吗?”

      所有人都是一愣,黄盖大手一挥,“年轻人有年轻人的话讲,去吧!”倒是程普脸上闪过一丝不悦,重重“嗯”了一声,再没多说。

      周瑜朝两位长辈恭敬行了礼,就把仍然一头雾水的孙策拉出房间。

      “有什么话,公瑾非要把我拉出来说?”

      周瑜走得很急,孙策只得快步跟在后面,手腕传来公瑾指尖的沁沁凉意。太守府内院是个雅致庭院,一山一水都显露出陆康的不俗品位。走上一条碎石路,周瑜才放开孙策的手。“我来你身边才几天,这些将军们跟在你父亲和你身边又有多少年,讨论全军大事的时候,你却事事先问我,有没有考虑过将军们会怎么想?”

      孙策一噎,猛然才意识到,刚刚出门前,程普将军就明显不太高兴。难道真是因为,自己这几天太在意公瑾的缘故?

      “你比我更明白,军队里有多高地位,受多少尊重,都是靠战功垒起来的。我现在未立尺寸之功,却受你这种殊待,你就会落个重私交、疏贤将的名声。”周瑜慢慢走着,无奈看着孙策。

      “谁说你未立尺寸之功,攻下舒城就有你的功劳。”孙策蹙眉反问。

      周瑜摇摇头,“伯符,跟我约法三章吧。”

      “你说。”

      “第一,从今之后,你我之间依然以朋友之礼相待,决不能逾矩。”

      孙策很想抗议,可一想起每次见到公瑾都按捺不住的轻浮动作,便失了抗议的底气。原来,公瑾其实不高兴吗?

      “第二,都是统军为帅的人了,如何平衡下属们的心,你得多留份心思。就算你我从小亲厚……”周瑜一顿,神色一黯,“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孙策默然半晌,开口问道:“第三是什么?”

      “伯符,娶妻生子吧。”

      孙策猛然看向周瑜,他想说千言万语,可他知道就算说了,也说不过公瑾的理由,而这些理由,都为了那条他自己选的路。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好,我都答应。只要你还在我身边,这些又算什么?”

      周瑜突然咳了一声,躲开了孙策的直视,“你跟将军们回寿春,我暂时不跟你们一起。”

      “什么?”孙策心头震惊,正要细问,此时庭院远处传来吕范的喊声,“伯符!公瑾!”

      “在这儿!”周瑜回应了一声,朝四处张望的吕范招了招手。

      吕范气喘吁吁地跑到两人面前,“伯符,你舅父刚派人送来消息,他们突然被刘繇赶到江北时,家眷都留在了曲阿城,还包括你的家人。”两人俱是一惊,吕范接着说道:“刘繇派人驻扎在长江口,已经封锁了江面,你舅父和堂兄只好留在江北的历阳,跟刘繇隔江对峙,但一直没什么进展。”

      当孙策第一次投奔袁术,却被袁术派到丹阳帮吴景募兵时,孙策就让吕范把家里人从江都接回了曲阿。当他听到舅父被刘繇赶出曲阿的消息时,一直以为家人们肯定都在一起,但万没想到,他们竟然被留在了曲阿。

      “如果战事激烈起来,不知刘繇会把这些家眷怎样处置,所以吴太守很着急,想找你商议怎么办。”尽管吴景现在已经被迫离开了丹阳,不再是丹阳太守,但吕范一时仍未改口。

      “看来,我更应该走一趟了。”静静听完的周瑜,打破了三人的沉默。

      孙策和吕范皆露出不解的眼神,周瑜解释道:“子衡没来时,我正准备跟伯符说,你们先回寿春,我要去一趟曲阿。”他的眼角弯成了好看的弧度,“别忘了,刘繇最近新任命的丹阳太守,是我的亲叔父周尚。叔父新官上任,我这个做侄儿的,怎能不去探祝一番?”

      他们瞬间明白了周瑜的意图——他要去策反周尚,营救孙家亲眷。

      吕范有些踌躇,“公瑾此去,恐怕风险有些大啊……”

      “父亲去世得早,叔父一直待我亲厚,就算他不听我的说辞,也不会怪罪我。我去之后,你们派人暗中联络我,想办法把伯母他们送到历阳。”

      吕范轻叹了口气,“公瑾只身入敌营,胆色令我佩服。”

      “公瑾……”孙策知道,丹阳很重要,失去丹阳就失去了江东最重要的粮仓和兵源;家人很危险,可他宁愿自己身冒风险去营救家人,也不愿……尽管现在怎么看,让公瑾去丹阳都是上上策,可他心里,却纠结万分。

      周瑜看了一眼孙策,转头对吕范说道:“伯符也同意了,就这么定了。劳烦子衡转告黄将军和程将军,这两天收拾好行装,准备启程去寿春吧。我去丹阳的消息,不要再让第六个人知道了。”

      吕范点点头,朝周瑜郑重拱手一礼,转身离开了。

      “你知道我不愿你去。”等吕范走远了,孙策突然说道。

      “我还知道你一定会同意,你是天生的将才,知道怎么做最有利。”周瑜想去握孙策的手,突然想到自己才说没多久的约法三章,又把手缩了回去。他心头突然有点怅然,以前和伯符相处得自由自在,怎么突然就回不去了?

      “我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对刘勋也是,对你也是。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努力,做不到的事情还是这么多?”孙策蹲在碎石路边,捡起一颗石子狠狠丢进庭院池塘里。

      “现在不能做的事,等你走得更远,就可以做了。那个刘勋,还怕收拾不了?”周瑜蹲在孙策身边,也捡起一颗碎石子,握在手心转动,

      “可还是有些不甘心,”孙策失笑摇了摇头。不甘心任人摆布,不甘心无法保护家人。不甘心天地虽大,却像活在笼子里。

      晶亮的凤眸闪过璀璨光华,周瑜也用力把碎石丢进池塘,激起碎雪般的水花,“没有笼子能关住你,总有一日,这天下任你驰骋!”

      从不用把话说完,公瑾都能瞬间明白自己在想什么,这感觉真好。孙策站起身,踹了踹周瑜的后背,“咱们再约法一条。你去丹阳,我回寿春。你自己小心,我会想办法尽快带兵到历阳跟舅父汇合。无论你那边结果如何,到时都到历阳来等我,我会想别的办法。”

      “就这么不相信我?”

      “乱说,我可是把家人性命都托付给你了啊。”

      周瑜唇角微微一扬,指尖勾住孙策的手指,“约法第四条,我在历阳等你。”




tbc.

最近特别忙特别忙特别忙,这章写了一个月~因为有要完结的执念,所以没有放弃~今天稍微有空把它写完,还把前面的章节都调整了一下~

不知道会不会人物出场太多,让大家看得晕?


评论(11)
热度(23)
2016-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