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棋魂/亮光】十番棋(9)

      (9)第4局 上位者的风景(下)

      四天之后,十番棋第4战在古老的京都寂光寺拉开序幕。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寂光寺石牌上的名字。当进藤光再次站在这里,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已经变成:第61期,进藤光。

      幽静的寺庙此刻人声熙攘,片刻后,这里又将成为令人瞩目的十番棋局对决场。棋子的金石之音早已在寂光寺里回荡了数百年,庭院中的繁盛枝叶,对这声音毫不陌生。

      “我说过吧,梦想就是要挂在嘴边,说着说着就能实现了。以后,上面还会有更多进藤光的名字。”进藤光嘿嘿一笑,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塔矢亮。可一看到亮,他就再无法移开目光。

      说是为回顾过去棋局的仪式感,主办方特意要求所有入场者都穿着和式礼服。塔矢亮的头发束成马尾,深青色羽织映着他的瞳眸颜色,他英俊挺拔地站在这里,与寺院的幽雅氛围毫不违和。意识到进藤光的目光,塔矢亮也抬起头,疑惑地看向愣住的光。

      进藤光回过神来,忙说道:“你父亲也喜欢穿这种衣服吧,为什么你穿起来跟他完全不一样。”

      塔矢亮忽然笑起来,俯身到进藤光耳边说:“光这么喜欢看,回去也穿给你看。”

      进藤光咳了一声,忙看了一眼左右进出的忙碌人群。看到进藤光的样子,塔矢亮叹了一口气,退回半步说道:“提起父亲,感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随着塔矢行洋的年龄增大,他对比赛也渐渐感到乏力起来。去年底他和夫人回国,就告诉塔矢亮以后不再出国比赛了。可塔矢行洋话音一落,明子夫人就兴致勃勃说道:“以前爸爸眼里只有黑白胜负,连身边风景都没好好看过,我们决定以后偶尔出去看看辽阔的世界,说不定身心会更放松呢。”真是任性的父母啊,塔矢亮只好祝他们玩得愉快。

      “塔矢前辈最近去哪里了?”进藤光问道。

      塔矢亮耸耸肩,“我记得上周说是到奈良了,这周……不知道,没告诉我。”

      “不好意思,今天寂光寺不对外开放。”不远处忽然热闹起来,两人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工作人员把三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女拦住,劝说她们离开这里。

      少女们探头朝里望,在见到塔矢亮和进藤光的瞬间顿时兴奋起来,她们举起手里的空白折扇和相机,朝工作人员哀求道:“就一会儿,请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签个名,合个影就好。”

      工作人员难为地抬手看了看表,“还差十分钟就开始直播了,实在不能放你们进去。你们还是在寺外等吧,棋局结束后,我会帮你们转告给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的。”说着,他又招来两个人,让他们把少女们送到寺外等候。少女们见哀求的办法无济于事,只好乖乖跟着工作人员离开。

      “你们俩的十番棋比赛越来越引人注目了,尤其在年轻少女心中,你们俩可是倍受欢迎。”坂本优子来到进藤光身边打趣说道:“大家都在讨论那个棋手排行榜,编制者看来很早以前就关注进藤了呢。”进藤光挠头笑笑,坂本优子忽然环视一圈,叉腰大喊起来:“山崎!绪方棋圣在哪里?”

      刚刚那位工作人员一惊,四顾找寻道:“明明之前还在,突然不见了吗?”坂本优子用手中纸筒敲向山崎脑后,“快去找!”

      少女们意兴阑珊地走出寂光寺,看着守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工作人员,只好哀叹着蹲在地上,摆弄手中要送出去的礼物。“棋赛要三个小时啊,雅美酱,我们就在门口等吗?”

      叫雅美的少女回答道:“等!我要拿到他们的签名!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雅美酱真贪心,我只要把礼物送到光君手里就好了。”

      还有一个叫希子的少女插话道:“切,我还是更喜欢亮君啊。”

      “明明两个人不相上下吧,要是都能拥抱一下……”雅美握起双拳神往说着。

      “雅美酱别做梦了!”

      就在少女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时,突然发觉身旁出现了一道高大的影子,少女们抬头一望,发现一个穿着衬衣的中年人走到她们身边,正望向寂光寺里的方向。她们这才惊觉,自己好像挡在了别人前行的路上。

      “大伯,今天寂光寺不对外开放哦!”雅美站起来,对中年人摆摆手。

      “大伯?”中年人不苟言笑的脸上隐隐跳动着青筋,“你们倒很喜欢那两个家伙?”

      “老公!”身后传来清脆女声,一个漂亮女人拿着两瓶水匆匆走到中年人身边,把一瓶水递给他,“就是这里?不进去看看?”

      “进不去哦。”雅美身边的结衣提醒道:“塔矢名人和进藤本因坊的十番棋赛就要开始了,大伯和大婶要是想见他们,只能跟我们一起等。”

      漂亮女人不愉快起来,“你们这些小孩子,我的年纪还没到被叫大婶的程度吧。”她忽然看到少女手中的礼物,还有礼物上附着的信,封面写着“致亮君”,女人又开心起来,“这是给小亮的礼物呀,可真有心。你们很喜欢他吗?”

      结衣猛地点点头,“喜欢!亮君的人生实在是太励志了!虽然父亲也是很有名的棋手,但亮君却不输给他的父亲啊。”

      漂亮女人忽然觉得很有趣,“你还知道小亮的父亲?”

      “曾经独揽四个头衔的塔矢行洋呀!”结衣骄傲地说着。

      女人噗嗤笑出声,“既然你们都知道,可为什么……你们会下围棋吗?”

      “我学了一个月了!”“我比她多半个月!”“定式都不会背的人不要说话!”

      随着日光越发强烈,女人用手遮住眼睛抱怨道:“怎么不到路边树荫下去等呢?”少女们停下口舌,忽然觉得阿姨说得很对。看着这些女性们走开,中年人倒是一直都没有说话。

      “现在的少年人啊,口口声声说着老师的名字,却连老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时代真是变化得飞快。”身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嗤笑,中年人转头望去,见绪方精次依靠在路边的电线杆,点着香烟吞吐着。绪方精次扬起指尖的烟,“不能在寺庙里弄这个,还是到门口解决掉吧。”

      塔矢行洋嘴角一扬,走到绪方精次面前,“你不也快了么?大家都在说着,绪方精次在走下坡路了。看,接着就是这样,被人忘掉长相,只留下名字在各种书上,偶尔被人提起。”

      “我还能再拼一拼吧,怎么能轻易变成时代的眼泪。”绪方精次悠然说着,“老师真狡猾啊,以前的我还没全力冲击呢,老师就退隐了。现在的他们,冲击力量要比当年的我旺盛多了。听说老师现在到处旅行,没想到今天会到这里来。”

      “今天碰巧在京都罢了。”

      寂光寺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工作人员,他靠着门口看到路边的绪方精次,眼中倏地发亮起来,遥遥喊道:“绪方棋圣!我跑遍寺里所有地方……原来您在这里……麻烦您快点进去,直播就要开始了。”

      绪方精次掐灭烟头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朝寂光寺里走去。路过塔矢行洋身边时,他停下脚步,“要进去看看么?”

      塔矢行洋没有回头,顿了片刻,他说道:“不了。他们有他们的路,我有我要看的风景。”

      绪方精次笑了笑,“那祝老师旅途愉快。”

      三个小时后,棋局以进藤光胜两目半而结束。早就在场外守候许久的少女们终于不被工作人员阻拦,纷纷围到进藤光和塔矢亮身边。进藤光接过少女递来的折扇和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你们就这么在外面等了三个多小时?不会很无聊吗?”

      结衣嘻嘻一笑,“也没有,有对大伯和大婶陪我们聊了很久。”她转头朝雅美感叹,“那个大伯很厉害啊,跟我们讲了不少下围棋的技巧。”

      雅美点点头,“但那个大婶好像对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亮君和光君更感兴趣。”

      “你是不是还把写亮君和光君的日记给大婶看了!”

      听到少女们的话,一旁的进藤光问道:“日记?”

      “大部分都是记录想学围棋的心情罢了。”雅美笑着,忽然她好像想起来什么,捂嘴惊讶道:“糟了,后面好像还写了一些别的文章,怪不得大婶还给我的时候,表情很微妙啊。”

      希子也大吃一惊,“长辈们看到那种文章还不会轻易接受吧!”

      “你们在说什么?”塔矢亮把签好的折扇和笔还给她们。听到塔矢亮的问话,少女们忽然噤声,集体摇摇头,“没什么!”少女们把礼物塞进他们手里,说着祝他们今后比赛一切顺利的话,便嘻嘻哈哈笑着离开了。

      “塔矢,进藤。”绪方精次走了过来,“进藤今天下得很不错。”两人望向绪方精次,进藤光笑了笑。绪方精次又说道:“塔矢,我方才在寺外看到老师和师母了,他们却没有进来。”

      塔矢亮一惊,“他们在京都?”

      绪方精次哑然失笑,“连你都不知道?”

      塔矢亮无奈地说:“他们也知道我忙,只是每隔好几天跟我打一通电话罢了。”

      “老师现在倒是自由自在啊,跟那些初中生也能聊个半天。”绪方精次轻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开,“走吧,主办方在外面等我们。”

      “嗯。”

      “塔矢。”进藤光突然拉住塔矢亮,“刚刚她们说的大伯和大婶,难道就是……?”

      “也许吧。”

      “她们到底给你母亲看了什么文章啊……”进藤光无奈的皱起眉。

      塔矢亮突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tbc.第4局 第4个故事 完

    

评论(18)
热度(75)
2016-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