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粥

亮光 | 策瑜 | 一颗写甜文的❤

© 煮粥

Powered by LOFTER

【三国/策瑜】新·江表传(15)

      第十五章  岁旦之夜

      又过数月,城外袁军又发动了几波攻势,都被守军死死扛下来,虽然城墙有些损伤,但城门仍未被攻破。随着时间推移,眼看围军根本就没有退兵的迹象,陆康越发焦灼,下令将存粮按兵丁人头严格配发。

      就算在黄巾贼最多的年月里,舒城人也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景象。

      城门被重重封死,郊野的庄稼青了又黄,黄了又被袁军收去。而饥饿,却在城里人群中蔓延。

      聚集在粮囤前的百姓越来越多,拿着长矛的守卫苦着脸,死活不让百姓们进入粮库。

      “你们没看到街上已经饿死好几个了!要不是连树叶都吃不饱了,我们会到这里来?”一个高大的汉子握起拳头,拎起守卫作势要打,可他的手臂却细得皮包骨头,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没吃过饱饭了。

      “我夫君为守城而死,可你们为什么不肯拿出粮食救救他的孩子?”一个妇人牵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小童,越说越伤心。

      守卫伍长叹了口气,“这些都是军粮,我要是让你们进去,军士们的口粮少了,太守就要治我的罪,我该找谁评理去?”

      两帮人正僵持不下,一道清亮的声音从人群后响起,“就算拼死守住城墙,可如果让百姓们都饿死街头,也只是守住了一座空城,又有什么意义?”

      听到这声音,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通路,“周郎!你快跟他们说说,陆太守不是亲口允诺过给咱们济粮么?”

      周瑜走到几个守卫面前,礼貌说道:“太守的确说过无论被围城多久,他都会周济百姓。”

      伍长面露难色,“我们也知道现时情形,大家都不容易,可要是太守怪罪下来……这样吧,我先去报太守一声……”

      周瑜朝身边的高大汉子使了个眼色,那人猛力一挤,掠过守卫窜进粮仓。里面传来他惊喜的声音,“大家快来看啊,都是去年上好的粟米!”人群立刻躁动起来,推搡着守卫不断往里冲,挤得前面的人站都站不稳。

      越来越多的人如潮涌来,守卫们终于支撑不住,退出一个小缺口。人群顺势挤向缺口,蜂拥涌入了粮仓。眼看伍长就要被撞倒在地,周瑜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到旁边,“你快去通报太守,说百姓抢粮了,你报得及时,太守就不会怪你渎职。”

      伍长慌忙点点头,手忙脚乱地跑向太守府。剩下的守卫虽然想拦住百姓,可终究挡不住汹涌的人流。最先进去的高大汉子早就扛起两袋粟米,好不容易挤了出来,他朝站在远处的周瑜暗暗点了点头,随即消失在街角。

      场面很快失控了,正当守卫们一筹莫展时,街道尽头出现了一队军士,太守陆康匆匆走在最前。周瑜退到街角,远远看向这里。军士们跑进粮仓,把正在搬粮的百姓都推了出来,又举起长矛组成厚厚人墙。已经抢到粟米的人紧紧抱住粮袋,飞快挤出人群四散窜走,而没抢到的人依然聚在粮仓门口义愤填膺,把陆康团团围在中央。

      “凭什么不让我们吃口饱饭!”

      “早知如此,太守就应该跟他们谈和!”

      “都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陆康的脸色又憔悴了许多,面色蜡黄的他青筋尽起,再加上这几个月吃得也不好,风一吹起,长袖宽袍里竟显得空荡荡的,好像这位老人随时都会倒下。即便如此,他身上仍有一股威严精神,“城外贼寇为患,你们不思坚守城池就罢了,还出言扰乱军心!”

      “陆太守,您是个好官,可我们饿着肚子,怎么坚守城池?”最前面的人摊开手唤道,后面的人也跟着举拳叫好。

      陆康叹了口气,“老夫知道你们的难处,下午的事情老夫不再追究。”他举起手高高指着后面的粮仓,“但这里面是军粮,再有哄抢军粮者,一概军法处置!到万不得已时,老夫自会替大家想办法。”

      陆康身后的军士齐刷刷举起长矛对准人群,矛尖带着未擦净的血迹,躁动的人们顿时噤声,挤在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情形,也没了闹事的劲头,开始四散退去。

      周瑜把一切收入眼底,悄然转身离开了。

      南宅里,刚刚消失在街头的高大男人正站在月池边,脚边还放着两袋粟米。他的身材与孙策相仿,甚至连面貌都有几分相似,只是年纪比孙策大了好几岁。他曾一路跟随堂叔孙坚四处征伐,上次孙策偷偷翻墙进城之后,正是他顶替孙策留在了城里。

      “伯海,今天做得很好。”看着孙河与孙策几分相似的眉眼,周瑜有些恍惚。很快他又咳了一声正色起来,“虽然陆康暂时把场面压下来,但人们心里肯定不服,这几日晚上去偷军粮的人也越来越多。现在军粮缺了不少,守军们的口粮肯定又得减,时间拖得越久,人心就越不稳。再过几天,你们都去探探军士们的口风,如果伯符进城不杀守军,开仓放粮,他们还愿意守城么。”

      “是,”孙河拱手应诺。

      周瑜抬头往向积云浓重的天空,“我们只是点燃一把火,让火烧得越来越烈的,是不平静的人心。”

      冬日很快来临了,舒城很少下雪,可今年却在腊月间飘起了雪花。眼看着主帅头上已经罩上薄薄一层雪粒,却还在望着城楼不动,吕范拎起一件斗篷,披在孙策背后,“还在担心城里那位?我真想看看,这位公瑾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你牵挂成这样。”

      “你很快就能见到了,这次传回的消息很有价值,”孙策系紧了斗篷,眼神锐利,“城里快没粮了,又是冬天,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公瑾家虽然是大族,但也防不住来偷抢的,城里这么乱,陆康根本压不住,也没心思管了。快到岁旦了,舒城人哪还有心情过节。陆康以前加固城门的时候,用一种榫卯把城门卡在缝里,只能从里面打开,现在人心松动,他们也把这种榫卯的构造法弄到了。”可孙策一想到公瑾是不是受了饿,又有些担心,“公瑾传消息说,最好等到岁旦晚上再攻城,还要等十几天啊。”

      “这回是毕其功于一役,我去告诉黄将军他们,趁这几天好好准备,咱好进城过节!”可主帅脸上明显的迫不及待,让吕范简直没眼看,“都等了快一年了,这十几天都等不得了?”

      孙策摇摇头,“你不懂。”

      吕范忽然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场雪下下停停落了几日,到了岁旦那天,突然下得大起来。往年舒城过岁旦还是很热闹的,孙策还记得那年公瑾拉着他,带着弟弟妹妹们在月池边燃爆竹。院子外也传来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吓得小妹哇哇的哭。可是今天,一片雪白的舒城死寂般安静。

      呼出的气很快凝成了白气,孙策搓了搓手,吹起一个长哨。前锋队爬上了云梯。跟以往几次一样,孙策也很快翻上城墙。可这次,他发现守城的人少了很多,就算碰上几个反抗的,打了几下也就很快放弃。

      有个守卫被打掉长矛后甚至干脆瘫坐在地,放声大哭了起来。这倒让孙策愣住了,他示意吕范继续带队前进,自己蹲在了这个抽泣的守卫身边。

      “一个男人哭什么?”

      “他们都说,说不定今天就是这辈子最、最后一个岁旦了,好多人都偷跑回家了,我、我老实不敢跑,但是我、我也想回家……”守卫抹了把眼泪,抬起头看向孙策,分明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

      孙策突然想起十七岁的自己,他把手按在守卫肩头,“我可以让你回家。”

      “我爹娘现在吃都吃不饱,太守不肯多分粮食,我们都不知道这么守下去,到底是图什么……”

      “你去告诉大家,如果投降的话,我就让你们都回家,而且开仓放粮,大家都吃上饱饭,舒城的一切都不会变,怎么样?”

      孩子的眼里突然绽出光彩,“你、你难道是孙策?你不会诳我吧!”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孩子犹豫了半晌,终是说道:“我、我可以帮你告诉大家……但你保证!你的人进城之后,不能伤害我家人。”

      “我保证,”孙策用尽全身力气,摆出一个令人信任的微笑。

      漫天大雪纷纷扬扬,到后半夜都没有停。风虽然不大,雪却冷进了骨子里。不过周瑜一贯不怕冷,他的手脚在冬天都是凉的,他早就习惯了。城门方向又传来隐约的喧闹,这一年来舒城人都麻木了,可他仍然次次都睡不着,要一直听到喧闹消失,再等到天亮,去街头打听死伤的人里有谁。

      而这次的喧闹声很快就听不见了。周瑜蹙起眉头,朝黑漆漆的夜里张望。岁旦之夜,守城人心最薄弱的时候,正是一年以来的最好时机,可伯符到底成功了没有?

      夜里除了飞扬的雪花落在窗棂上,什么都看不到。裹着雪花,一袭冷风灌进屋里,正当周瑜伸出手去关窗户,窗扇却被一道黑影猛力握住。他心下一惊,只见那道黑影飞快翻进屋子,把窗户轻轻关住。

      周瑜提了一整夜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来人突然把他环抱在怀里。后背虽然贴在冰凉的盔甲上,可环绕在耳边灼热的呼吸,仍然驱走了甲衣的寒意。

      “好久不见了,还认识我么?”

      虽然这问题语气轻松,可周瑜分明察觉到这声音里的疲惫已到极限。他觉得又心疼又好笑,却故意说:“我认识的人里从没有喜欢翻窗户进门的。”话音刚落,整个人突然被拦腰抱起,没走几步,就被重重扔在榻上,来人翻身压了上来,把他的手紧紧按住。

      “伯符!别闹。”

      孙策这才笑了,“终于认得我了。”

      “认不得谁也不会认不得……”周瑜的话还没说完,孙策把头往他的颈窝里一埋,还在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奇妙的触感瞬间传至全身,让他浑身一僵。

      “公瑾瘦了好多,抱起来都硌得慌。”

      “你倒是野蛮了许多。背上的伤好了?算了,看你这么有精神,定然是好了。”拥抱越来越紧,让周瑜越发无奈。

      “不是野蛮,是坦诚。”孙策撑起身子,声音里的疲惫一扫而光,眼神炯炯盯着身下人,“有盔甲呢,背上没受过伤。公瑾这般担心我,真让我高兴,你明天来太守府吧,我介绍子衡他们与你认识。”说罢,孙策飞快啄了一口周瑜的唇角,也不等对方反应,又说道:“刚跟黄将军他们说有点事先走片刻,现在得回去了。”

      一阵寒风顺着孙策打开的窗扇进屋里,刚刚盈满全身的炙热突然换成凉意,终于让周瑜觉得有点冷了。他望着还在微微晃动的窗扇发呆,外面雪已经停了,庭院里一片雪白,映着天空初熹的微光。

      周瑜指尖摸了摸唇角,脑海里混乱得竟如浆糊一样。


tbc.

---------------------------------------

伯符什么时候能推倒公瑾,我自己都很着急!

评论(3)
热度(29)
2016-09-12